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网游动漫 > 网游之欲望轮回 > 第三百八十六章 你以为你在跟谁讲话?

第三百八十六章 你以为你在跟谁讲话?

我看到自己那股冰冷的杀意,自己都感觉心惊,自己身上居然也能散发出这么逼人的气势。正在愣神间,忽然感觉自己身边的空气仿佛水一样的流动,片刻之后,我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看着那个瘫倒在地的服务员,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于是没有理会她,径自出了店门。

走到大街上,被温暖的阳光照耀着自己的身体,才感觉到了一丝真实。回想起刚才的事情,心里还是一阵的心悸。那种杀意我在游戏里见过,在带领天使族大战的时候,很多的士兵身上都可以体验的出那种久经沙场所磨练出特有的气质。

我的身体里果然还有一个灵魂,那个灵魂是谁呢?他之前又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为什么他会存在于我的体内?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我轻声的自言自语,却没有得到我想像中的回答……

……

华灯初上,夜色已然降临。冬天的夜总是来的很早,才只不过六点来钟,天色就已经昏黑了。

林家的大门处已经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车辆,全是名车,仿佛在开一个车展。来来往往的人穿梭不息,林建锋脸上也充满了会心的笑容。看得出他很爱自己的女儿,并没有像一些重男轻女的人一样,一门心思的要个儿子。他满脸的欣慰可以看的出,他很为自己这个女儿而自豪。

林雅韵在自己的房间坐立不安,她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陈潇的家世情况。她很清楚陈潇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假如他来到这里被门口的接代误会而拒之门外的话,他肯定会扭头就走,再也不会来到这个地方。于是她早早就跑到门口的李伯那里询问过,并且告诉他如果有一个穿着朴素的年轻人来到的话,一定要把他当贵看待。哪怕他是空着手,手中没有任何的礼物也千万不可怠慢。

可是到现在陈潇也还是没有露面,难道他没把今天的事情当回事吗?还是他来了,一看这种情况又感觉不方便,悄悄的离开了呢?林雅韵心里有点焦急,不停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并且忍不住又一次拔打陈潇的手机号码。

那个清晰的声音依然告诉她,对方的手机处于关机的状态。林雅韵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心里隐约的有些失落,又有些担心此次会伤及对方的自尊。会不会是他因为不知道该送什么礼物而一直迟迟未来呢?林雅韵心里在想着各种的可能性。

真是个固执的家伙,就算是你不送东西,只要你人来了我一样会很高兴的。干嘛到现在都还不来呢,真是让人心急。自己也真是的,早点想到这些帮助他把这些事情解决了不就好了吗?可是以他那个脾气,给他衣服或钱他又怎么可能会要呢?

“韵韵,你在房间吗?”

林雅韵的妈妈柔声的呼喊道。

“嗯,妈妈,我在这里。”

“快点出来,你张伯伯带着他的儿子来给你庆祝生日了。你这孩子,怎么老是躲在房间里啊,快点出去到大厅里坐,你可是今天的主角,你不出现那怎么成啊?”

林雅韵的妈妈拉着林雅韵向外走去,林雅韵依依不舍得从窗口又向大门处看了一眼,依然没有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

“哎呀,林总,恭喜恭喜!”

一个胖胖的看着挺富态的中年人笑呵呵的和林建锋打招呼,正好看到刚刚从楼上下来的林雅韵,马上又笑咪咪的对林雅韵说:

“小韵也下来了,这么久没见,长成大姑娘了。而且越长越好看了,这个是我的儿子,你们以前见过面的,呵呵,没事就多聊聊。来,小韵啊,这是张伯伯给你的生日礼物。”

“呵呵,老张啊,人来了就行,还拿什么礼物啊,这么气。韵韵,快谢谢你张伯伯。”

林雅韵乖巧的说:

“谢谢张伯伯。”

“你看林总家的女儿这么懂事,你小子要是有她一半我就知足了,真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家伙。”

他旁边的那个家伙穿着一套华丽的燕尾服,微微笑,对林雅韵伸出了手:

“林小姐你好,我是张挺,我们以前见过面的。再次见到你,真的很荣幸。”

……

这时,一位身穿白色西装的年轻人终于出现在林雅韵的视野之内,顿时让情绪原本有些低落的林雅韵变的开心了起来。而且对方的穿着也让林雅韵很是意外,没想到那个穿着铠甲的天使穿上白色的西装也显得这么的好看。

“羽,你终于来了。”

“韵韵,生日快乐!”

林雅韵开心的接过了陈潇手中的玫瑰,敏锐的眼神却注意到陈潇手上的斑斑血迹。

……

“羽,你终于来了。”

看着高贵如公主的林雅韵,我心里真的很开心。却又有一些浅浅的失落,这么美好的女孩,这么优秀的女孩,真的会是属于我的吗?

但是那些想法只在心中停留了片刻,我依然彬彬有礼的把右手的大束玫瑰递给了她,竭力把自己的形象伪装成一个白马王子,尽管我知道自己只是一个穷小子。

“韵韵,生日快乐!”

“谢谢!”

韵韵接过了花,眼神里充满了柔情,这种感觉比游戏里更加的美好,而她本人,也比那个身穿古典衣服的幻舞师多了几份时尚,让我看的心动不已。

看她似乎在注意我的右手,我连忙装做不在意的把手藏到了身后,并且开玩笑说:

“喜欢吗?这可是刚刚采摘的哦,为了给你送这些玫瑰,我被那个看花的老头追了九条街。”

韵韵被我的话一下子逗乐了,眼睛里的雾气也减淡了不少。我把左手拿的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了过去,里面装的是我用了大半天的功夫折的玫瑰,折了好久才折好的,一共九十九朵。

“这里面也是玫瑰,不是很值钱,但我的心在里面。回去再看吧,这么多人在这,一会人家在笑我,我多没面子啊,呵呵。”

韵韵接过去轻声的对我说:

“羽,谢谢你。”

因为韵韵是今天的小寿星,所以不可能一直在这里陪我说话,于是我就自己随意的在大厅里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并且顺便打量一下周围的环境。

红色的菜单,使用繁体竖排,菜单用金色丝线缚住,展卷读来感觉颇具中华特色。菜肴有迎宾冷餐碟、申城糟钵头、江南水晶虾、玉珠大乌参、原笼荷香鸭、蟹粉烧白玉、珍菌鲍鱼酥、雪笋蒸黄鱼、沪上扒时蔬、酒酿小圆子、合时鲜生果。鱼翅、鲍鱼等珍贵海鲜也似乎成了普通菜肴一样出现。

除此之外,每张餐桌上放上了一个精致的小藤篮,桌面上铺着大红的桌布,看上去极其的奢华。

我不由的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这种场面,也只在电视上看到过,现在身入其中,找不到一丝的归属感。看着那人来人往的大厅,仿佛置身于一个虚无的梦中,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上流社会吗?感觉和自己真的格格不入,有种想转身而逃的想法。

我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不准备和这些人有任何的交际。我们原本就不是同一类人,只不过在这个地方偶然相遇了而已。像这种借宴会来建立社交圈子的事情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还是在这个地方静静的呆一小会,然后和韵韵说一声就告辞吧。

可惜这个愿望没有过多久就被一个另人厌恶的声音给打破了:

“喂,小子,这似乎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回头一看,正是刚才我进门的时候站在韵韵旁边的那个年轻人。我最讨厌这种有钱人家的少爷在别人面前做威做福,也未必就有什么真的本事,只不过是仗着自己有个有钱的老爸或老妈而已,有什么好拽的。当然,他们都有一种普通人所没有的气质,可那玩意只不过是被奢华的生活所从小培养出来的而已,假如我们也每天什么都不用做,从小只要培养“气质”就好了,那我们也一样会成为风度翩翩的王子。

“啧啧,真不知道你的父母是怎么想的,把你打扮成这个样子就敢让你来参加这么高级的生日宴会,估计也是哪个不景气的小公司吧,真是可怜,我如果是你,我根本没有勇气进这个门,更不要说和韵韵说话了,你还真是不要脸呢。”那个家伙轻佻的端着一杯红酒,鄙夷的看着我。

我本来看在韵韵的面子上没有理他,这种人像苍蝇一样恶心,实在没有什么好讲的。可是看来这家伙是因为韵韵的关系,打定了主意要找我麻烦了。

“滚!”

和这种人说话我一向都很简洁明了,去你妈的贵族风范,去你妈的礼貌待人,老子不装安静的王子了,什么样的态度就该对付什么样的人。

“你说什么?你以为你在跟谁讲话?”那家伙把一张脸凑的离我更近了,“你也不去打听打听,什么人敢这么和我张挺说话?”

我突然抬起头,冷冷的盯着他的眼睛:

“你又以为你在跟谁讲话?”

[]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