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网游动漫 > 网游之欲望轮回 > 第五百一十章 谁污辱了炎月?

第五百一十章 谁污辱了炎月?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我缓缓的开口向铁血司马问道:

“炎月帮规五条是什么内容?”

铁血司马低着头,缓缓的说:

“炎月的成员要有集体荣誉感,不得去给这个名字抹黑。有私事尽量以私人身份解决,不可牵涉到炎月团体。更不能以炎月的名字去恶意欺负别的个体玩家。”

“你为了你自己的私人恩怨,却要让你手下的这些帮派兄弟跟着你一起犯错误。你想帮自己的兄弟而已,这很正常。假如说你用的是你自己的身份,你想要帮他出头我不会怪你。可是你却用炎月的身份去做一些蛮不讲理的事情,你说我污辱了炎月,我想问问,到底是谁在一直污辱炎月?”

炎月|帅帅也是满脸的怒容,向老大保证过一定会把自己手下教好,却发生了这种事情。更让人不能容忍的,是这家伙居然威胁的还是自己的老大。炎月|公子的脸色也不太好看,炎月城里面发生了这种事情,不得不说是他们这些高层领导的失职。

看到我真的动怒了,炎月|帅帅和炎月|公子都一声不吭的站在了一边。围观的玩家们怕惹祸上身,有许多都溜的远远的。也有一部分人比较胆大,大概也知道不可能会再进行pk,就站在不远的地方看事态如何发展。

“炎月|帅帅!”

“有!”炎月|帅帅尽管有些惭愧,但是声音依然非常的响亮。

“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我不想看到炎月再有类似的人员出现。回去通知所有炎月堂主到领主府会议厅里开会,将目前积累的一下事情讨论处理一下。另外,各个堂下收的新入玩家,好好的整理一下,不能只顾着数量而忘了质量。精兵一个可以还带来许多的负面效果。”

“嗯,好的!”

我说完后径自走到了网事随风身边,微笑着冲他点了点头:

“不好意思,我们炎月让你失望了。”

网事随风嘴巴张的大大的,从刚才炎月|帅帅他们一开口喊老大就一直没有合拢过。此刻见我过来和他说话,才结结巴巴、满脸不可置信的神情对我说:

“啊……那个……你,你,你是炎月|羽,那个炎月最初的创始人,神话般的人物?”

说着又围着我转了一圈,啧啧赞叹:

“一定不会有错,骄阳战队的堂主亲自过来喊老大的,除了当年的妖瞳还有谁有这个面子呢。真是太惊讶了,平常像神话一样的人物此刻就这么真实的站在我的面前。炎月|帅帅、炎月|公子,我的偶像啊,不知道其他的几个堂主在不在啊?”

我暗自发笑,网事随风这家伙真是有趣。

“你还想加入炎月么?”

听到我这么一发问,网事随风明显一愣,然后兴奋的说道:

“想啊想啊,我一直都很想加入炎月。只是我的等级现在还差那么一点点,应该不要紧的吧?”

我向炎月|帅帅示意了一下,然后对网事随风说道:

“没关系的,就破例收下你好了。你今天能够路见不平、挺身而出,甚至不惜自己掉级也要帮助别人,这种精神挺可贵的。去找骄阳的老大吧,让他安排你。”

围观的玩家们此刻才明白我居然是炎月的创始人,一个个都围了上来,纷纷的叫嚷着:

“老大,加我入帮派吧,我练级很努力的。”

“哥哥,能带我练级吗?”

“我要加入帮派啊,我给钱。”

“我的等级够了,公子能不能收我入炎月啊?”

……

一时之间场面变的极其混乱,虽然有炎月的兄弟帮我挡着人潮,可是炎月|帅帅和炎月|公子却被困到人群里出不来了。面对无比热情的玩家,我们都显得有些狼狈。

“好了,大家静一静!”

炎月|公子开口大喊了一声。

他是一批跟我一起组建了炎月的老兄弟了,对于管理也是熟的不能再熟了。因为长时间居于上位,平常说话都带有一些淡淡的威严。那是一种很自然表现出来的,基本上每一个经常处于上位者都会有的一种势。说的简单一些,也就是我们所称的气势。所以虽然场面还是有些喧闹,但是炎月|公子一开口,场面马上就安静了起来。

“今天我们老大刚刚做完了一个任务回到炎月城,我们有很多话要聊,所以就不能在这里久留了。想要加入炎月的,请你们去炎月负责收人的专门地点去进行报名考核,里面有着很详细的说明。我在这里再重复一下,初入炎月为普通成员,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才会获得二次考核,并根据玩家个人能力,分配到炎月各个堂内。而我们炎月的规矩也很多,所以只是随便玩玩的玩家最好不要去浪费时间了。还有,我们是没有收人权限的,那属于越权。即使是老大指定的人员,要加入也依然是去找专门负责收人的炎月成员。在炎月里就是这个,每个人所负责的东西都不同,所以你们现在围着我也是没有用的……”

我的注意力则没有在他的讲话上面,而是在看周围的玩家。因为我回来的消息还没有通知其他的人,所以说炎月的人现在来的也不算很多。但是不多并不代表没有,在炎月城里这边围了那么大一群人,恐怕是个炎月的成员都会过来看一下是怎么一回事。然后一传十十传百,我想一会雪儿、亡灵、血色、残泪等人就该赶过来了。

无意中却发现引起今天这件事情的玩家--人比黄瓜瘦此刻正在默默的往人群外面走,而并不是像其他人一样吵着要加入帮派。在人群都往这边涌的时候他一个人像是一条逆流而上的鱼,显得是那么的醒目。而他的背影,看上去也是那么的孤独。他是一个陷阱精通的盗贼,在平常练级的时候一般很少会有人组队。我想,他是有一点自卑的吧。

我快步走上前去,喊住了正要离去的人比黄瓜瘦……

[]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