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疯长的迷伤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吴兴的一场风花雪月的戏

第一百八十四章 吴兴的一场风花雪月的戏

什么叫做“没有必要”?我的天,却原来,这古老的文字,却还有着别样的解释呀。这个“没有必要”,其实还是赵劲得依了自己的内心,觉得与吴兴没有必要,而要去找她有必要的曾流。而此时的吴兴,正如他自嘲的一样,是“好人做到底了”。他居然忙忙慌慌地谈了一场恋爱。妈地,想到这点,老子想到了陈香和苏小禾。先前的苏小笔,为了我,逼和我陈香有个结果。而此时的吴兴,为了赵劲,竟然让自己看着象是“谈了场幸福的恋爱”。这就是王梦,当然的女主角。这也是为什么最后,林兰还是和四儿在一起了的真正原因,一开始,这里面,就确实有着一个天大的错,是一场有着错觉的恋爱。这个过程,容后细说。所以,在这一场象模象样的恋爱中,王梦是认真的。王梦渴盼一种爱情,为什么费了那么大的劲,策划了吴兴的幸福,不惜骗了自己最好的姐妹林兰,这也是爱情中的一种极致吧。而最后,王梦选择了柳河结束自己,这就是真正的原因,她想在她最幸福的地方结束自己,是她的心结。而王梦最后在离开这个没有挂牵的人世时,是最终知道了吴兴所演的这场戏的,这也在后面会细说。先说他们的过程吧。王梦的关照,同事们的融洽,让吴兴觉得激情一点点回到了自己的身体。有一种向上的**,就像绿色的藤蔓,在慢慢地爬满心房。他的吃苦耐劳帮了他,他的好学上进帮了他,而更有一个重要的因素,王梦的幸福帮了他。都说万事万物相恒相守,也确实,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王梦在无数次的痛苦之后,无数次面对空月的寂寞相许之后,她对吴兴编了一个美丽的故事,故事中有个他,是她的那个异地的他,终是来了,或许更准确地说,是缘来了。她的那个他风尘仆仆,形容憔悴。王梦只对吴兴说了一句话,说:“他来了,牵了我的手说,我终于知道,没有你,我在哪都是天涯!”只为这一句,王梦说自己哗然泪下,一切的等待,一切的埋怨,一切的猜想,还有一切的固守,都值了。过后吴兴的同事们笑得前仰后合,一对新时代的文艺青年。当然,这注定要浪漫许多,也磨难许多。前面说过,王梦走了,当然,这是王梦策划的开始。在最后的离开时,王梦找到了吴兴,当然,也只能找到吴兴。在一种宿命的交往中,这两个身上都有伤的人,还是最容易走到一起的,还是最容易说到一起去的。但也同时,吴兴对王梦,还是怀着十分的感激,毕竟,在他的人生诸多的不如意的时侯,是王梦,让他重新昂起了头,虽说在其中,他还生出了许多其他的想法,但王梦,却还是用了她的精明,很自如地让吴兴走出了一个圈子,一个过往的吴兴很容易陷进去的圈子,这个圈子,是吴兴伤心的,是吴兴无可奈何的。所以说,之于王梦,吴兴真的还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学习她的一种自如的人生,学习她的一种为人处世的方法,学习她对待感情的一种方法。王梦对了吴兴说:“我终于要走了,我要去完成我一直想要的幸福!”吴兴说:“是对的,你真的是对的,我祝福你,但同时,也很想说,你真的是赌得太大了,用了自己一生的幸福,赌了这一盘,但庆幸的是,你赌赢了,所以说,我的花环还是要送给胜利者!”王梦听了吴兴这番话,脸上兀自竟是有了泪水流出,她哽咽着说:“不是我好赌,而是我将我的人生一开始就设在了这个赌局上,让我无法退步,真的,说实话,这个时侯我唯一能说实话的可能就是你了,我曾经是多么地后悔,后悔我为什么还这么地执着,要将自己的幸福一下赌在一个人的回心转意上,可能是天命吧,也或许是命中注定,让我只能经受这种经过磨练的爱情,我是没法不赌,我时刻提醒自己要坚强,要拼命,要相信,其实,你知道的,在那种谁也不知道结果的赌中,几乎是耗尽了我的所有,包括我的梦想,还有我所有的激情,真的,这是我的大实话,就现在这个结果,我一直认为,是我应得的,与其他的无关,更与梦想无关,只是我们都在做着一张爱情的考卷,最后,是我坚持着答完了所有的题,我当然应该得到满分,得到优秀的满分!”王梦是流着泪说完这番话的,真的,让吴兴的心颤栗着不明所以,这是一个在爱情里浸得久了的女人的大实话,没有丝毫的做作,也没有虚假的成份,是一种心的交流。爱情到如此,让人无话可说。吴兴一忽儿觉得有冷气升了起来,直凉到心里,让他整个人都有一种莫明的不安。但在此时,他还是真诚地祝福着王梦,她也应该受到这种真诚的祝福,她是胜利者。但我是胜利者吗?吴兴想都不敢想。送走了王梦,吴兴开始自己的所谓的幸福之路。但真的应该感谢王梦,她的良好的基础,让他可以自如地起飞。所以,清楚了这些,就可以理解吴兴和王梦的关系了。其实,我们不能不悲哀地发现,在某种程度上,王梦其实还就是赵劲的影子。还是从头说吧。吴兴觉得自己真是生活在记忆里了。那一堆的记忆,如潮地涌进来。但还是有个蓝色的影子,让他不能释怀。你有过记忆吗?是的,你会笑问话的人真傻,谁没有记忆。而吴兴想说的是,是那种刻骨铭心的记忆。在一种恍惚中,大家都为一个记忆感动,珍惜,抑或是拿不起也放不下。于此中,不能自拔,但终是走了出来。因为看到了,窗外正在燃烧的是太阳!所以说,年少时的爱情,多与冲动有关。长大后的爱情,多与责任做伴。风花雪月里,又有谁不渴望地老天荒!前面说过,大四时,赵劲穿纯蓝的棉布衣裙,留飘然的长发,胸前永远抱着一叠书,在校园里走成男生的梦幻。但梦幻不属于吴兴,哪怕吴兴就是喜欢这样的长裙和长发,只是强扭着叫的哥哥。她是为曾流!那小子人帅,球打得好,还骨子里就有着那么一股子张扬劲儿,这样的拉风当然是一些女孩的梦幻。这前面已经说过了。于是再远远地看到那道黑蓝相间的风景时,吴兴就有了酸酸的笑。仅凭一个推断,人家就可以改变,而且是坚持不懈。而吴兴,是真喜欢,与那天王无关,却是如不入眼的一粒尘沙。罢,罢,罢,可能青春里最初的萌动都是这般酸涩!于是就在其他同学纷纷找关系托门路想留在上海这座国际化的大都市时,吴兴想也没想,独自来了小城打拼。当然,这也就是有了后来与王梦的认识。吴兴知道自己有对未来发展的幻想,但更多的,好像还是退出一个关于青春的记忆。因为,当吴兴在毕业时,终于有幸看到了曾流牵了那一道风景在校园里招摇。记忆消失,现实残酷。象牙塔里的天真一入俗世轮回,碎得让吴兴夜里睡着的时侯也要强打精神,睁着一只眼。咬牙坚挺,一如老家父母对土地的诚实,吴兴终于站稳了脚跟。一个男人发疯般地工作,要么是爱情来了,要么是爱情去了。这虽说有失偏激,但,用在吴兴身上,还真就那么地贴切。吴兴爱过,恨过,最终还是原始的生理需求占了上风,他得活下去,所以,没法子不努力地工作。有时工作是为了崇高的理想,有时工作是为了忘却一些什么不愉快的记忆,但有时工作真的就只是为了活下去。吴兴终于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风声水起,虽说这与爱情无关。在一种爱与被爱中沉得久了,似乎只有心与心的纠结,从来没有看到那一丝丝的亮光。现在,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找到了这样一种体现自尊的方式,真的很好。原先是一种爱情与被爱情中,过多地纠结于一种爱的纯与不纯,似乎是只在乎一种爱的方式和过程,却从没有认真地想过爱情的真正目的。两情相悦,地老天荒,竟然就这样地被忽略了。为了爱而爱,不是一种正确的爱的方式和目的。吴兴觉得,自己通过努力,换得的这样一种成果,如果用来对待爱情,那该是怎样的一种风景。但不管怎样,这确实是属于吴兴的春天。吴兴有理由让自己暂时地平静下来,让一颗心有了一些思索的空间。那道久远的黑蓝相间的风景,就只在偶尔地弥上心头。还有赵劲,他把她放在了心里的一角。但那天不该独自去“偷欢”!加班完成了一个设计,独自对了自己灵感泉涌的样稿欣喜不已,于是决定奖励一下自己,去吃一碗牛肉面。不是去常和客户去的那种弥漫小资气息的地方,而是去那种所谓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不屑一顾的小摊。吴兴固执地认为,只有在那种地方,才能吃出真正的味道,热**辣,不管汗水是否打湿了前胸,不管吃相多么地不雅,就那么呼呼拉拉着,有着故土粗犷的质朴。到了,坐下,叉开腿,高叫:“来碗面,多加辣!”肉筋面弹汤辣!什么叫畅快淋漓,什么叫唇齿留香!当吴兴满足地喝完最后一口汤时,真的,吴兴心里满是对生活的幻想!突然感到有些不对,抬起头,惊呆了。对面,就在吴兴坐的对面,有一个女子,就那么怔怔地望着吴兴。“赵劲!“吴兴脱口而出。女子有一丝慌乱,但还是下意识地答应了一声。还是长发,只是稍显零乱;还是蓝裙,只是已洗得开始泛白!记忆中的风景一瞬间重燃,虽已物是人非。吴兴起身,一把抓住她的手。她的手僵着没动。天啦,梦想中牵着她的手,不想现实中竟是这样地发生。吴兴急急地问:“你怎么在这?”赵劲的泪一下哗然而出,吴兴慌手慌脚,周围的目光如网。吴兴的机灵一下派上了用场,马上说:“你住在附近吧,走,我送你回去!”赵劲点了点头。一直没有抽出她的手,吴兴就像牵着一个记忆,很轻,有一丝凄凉,向她的出租屋走去。不出吴兴所料,赵劲通过最后的拼死的抗争,确实是和曾流相爱了,而且是那种让所有灰姑娘眼中冒火的所谓幸福。无奈,现实不是小说,没人来为之设计一个温暖的结尾。赵劲和曾流的是是非非,前面已经叙说过了。当然的分手,这是现成的最合乎情理的理由。再最后,赵劲就回了小城。是的,这当口,赵劲正和家庭闹得不可开交,父亲断了其生活来源,还有家里,是赵劲最不愿提起的地方,这在前面说过了,各位可参看前面。赵劲真的有着一丝的惶恐还有不安,真的,一个伤了心也伤了身的女人,到一个更伤心的环境,真的还让人不好一下子适应。开始时,还真的没有什么别的选择,她茫然地在街上,四围都是匆忙的人群,让她真的无法可想,也真的无路可走,一种天涯尽头的感觉包裹着她,让她的心好沉好沉。许是想找一个从来没有尝试过的开始吧,赵劲的心似乎低到了最低点,她想,就从最低的做起,让自己的心沉静一段时间后再说。一家打着“大量招收洗头工”的发屋接纳了她,这个地方确实是不需要任何的资质,而且还存在着需要大量的从事这样劳动的人,当然不需要特别复杂的技术。这里有着大量的男人和女人,大家都在一个流水线上忙着,只是忙的意义不一样,有的是谋生而已,而有的,却是来找个乐子。赵劲只想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让自己好好地想一想,她想要让这种简单重复不停的工作来麻醉自己,让自己得到重生的机会。但事情却是没有她想的那样简单,当然一件事也不会依了人们自己的愿望去发展。赵劲就像一座静默着的火山,这任谁也可以看得出来,那种看似静静的安好,却是在下面有着涌动的**。这是一种独特的气质,当然会吸引人。有个客人,一个中年男人,第一次来找了赵劲后,次次都点名要赵劲给他服务。服务时,赵劲总是不作声,只是认真地做事,而这个客人也奇怪,也不主动问什么,只是双眼从镜子里直直地盯着赵劲看,那种眼神,是一种让人摄了心去的眼神。但赵劲却是没有理会,因为,她想,她是暂时没有了心的人。如是几次后,倒是这个客人绷不住了,主动问她:“小姐叫什么呀?”赵劲头也没抬,只是低低地说:“我不是小姐,我是9号服务员,我姓杨,工作牌上有我的编号,先生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去总台投诉我,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的。”客人显然没有防备赵劲会这么说,因为这个一问一答在他看来很平常,特别是在这样在别人的眼里可称之为准风月场所的地方,有些个小姐还巴不得有客人主动搭讪呢。客人笑笑说:“不是不是,对不起,我只是觉得一直要你服务,要知道一下,没有别的意思,你也服务得挺好的,我当然要知道一下,所以问了你,你不要生其他的想法。”赵劲“哦”了一声,说了声“谢谢”,然后接着低头做事。客人的服务很快做完了,赵劲也舒了一口气,因为这是今天最后的一个客人,她可以下班了。她正在简单的收拾着,不想,一直很少到前面来的老板走了过来,拉了赵劲说:“有位客人想和你一起吃顿饭,你看行不行呀?”赵劲一听坚决地摇了摇头说:“不吃,我也不出去。”老板说:“不是别人,是我们的一个关系客人,一直很照顾我们的,他人很好,从来不乱来,他今天是想找个人说说话而已。”正在这时,刚才赵劲服务的客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赵劲呵呵地笑了笑说:“看着你挺大度的,不想也是这样的小度呀,你还怕我把你给吃了呀!”倒是这句话一下激起了赵劲久远的记忆,想当初,她还真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现在只不过自己想重新开始所以这样罢了。赵劲又看了看老板期盼的眼神,这个老板真的很好,在她最无助的时侯接纳了她,而且从没有为难过她。冲了这,赵劲一挑眉说:“好呀,那就谢谢先生了。”赵劲和客人一起走了出来,不远,就在对面的怡人居里落座。客人让赵劲点菜,赵劲说:“随便吧,别浪费就成,我啥都行。”客人又是一惊,还真的和别人不一样,有些人,有了机会,就会大捞一把,可赵劲却是真把这当成了一次吃饭,没有别的想法。这样的结果,当然只是两人吃饭了,客人很有素质,看赵劲这样,也就没有多问,只是在吃饭快结束时说了一句:“看得出,你是有故事的人,我不想知道你有什么故事,我也无异让你担心什么,我只是想对你说,故事总是故事,过去的故事就让他成为旧故事,我们得重新开始我们的新故事,你只要还在这做,我就会一直找你服务的。”听完这话,赵劲还是对了客人真诚地说了声“谢谢!”她在心里祝愿这个好人一生平安,他的话,还真的让她有了思考,所以,不久,她就走了出来,当然,也才能有机会碰到吴兴。赵劲说的租住屋确实就在附近,想不到是地下室,阴暗潮湿,还是两个人合租。走进屋,赵劲拉亮灯泡。一圈黄晕的光笼了他们俩。同屋的女伴出去了,赵劲让吴兴坐在了惟一的凳子上,她坐到了床上。吴兴努力地想将记忆重叠,但,望着眼前这个还挂着泪痕的女人,像一株支离破碎的植物,无助地蜷缩在这个阴暗的地下室里,那道风景怎么也无法亮丽。关于梦想,关于记忆,在现实中,正被拉开了一道口子,裸露着的,只是触目惊心!赵劲开口了,更像一个人的自言自语:“我以为,爱一个人,就会有地老天荒,但,我错了,爱情,有时,在无底的**面前,只是一个工具!但我就是没有想到,工具终有旧了的时侯,结果,只能是换新!”赵劲的泪已是铺天盖地,瘦弱的双肩无助地颤抖,零乱的长发,蓝灰的长裙,天啦,当感情在时间里迟钝时,竟是这样一柄伤人的利器!吴兴的眼圈开始泛红,五年了,吴兴可曾忘记过一天。望着那一抹风景时的青春激荡,看到他们牵手时的无奈凄凉,南下广州时的绝然转身,及至现逛街时望着店里的蓝裙痴痴不已。所有的一切,都已刻成了成长中的印迹,也成就了吴兴所有关于年少冲动的回忆,甩不掉,抹不去!又有轻轻的话语响起:“你还是喜欢吃牛肉面?”吴兴从沉思中抬起头,又点点头。赵劲竟然笑了,开在凄楚的植物上,揪人揪心。“其实我也喜欢的,只是曾流不喜欢,总说太辣,我其实很欣赏男人吃辣的!”赵劲的话似乎有某种暗示。吴兴再也坐不住了,呼地一下站起来,扑过去,整个人把这株颤栗的植物抱在了怀里。就在吴兴狂乱地低下头,压在她还满是泪痕的脸上时,吴兴感到,赵劲在复醒,一如梦想中的地老天荒。“砰,砰,砰!”倒是响起了大力的敲门声。吴兴和赵劲同时一惊,都停止了动作。赵劲一把推开吴兴,坐了起来,忙忙地整理衣裙。吴兴也慌慌地站了起来,拉正了衣服。是她的合租同伴回来了,一个同样憔悴的女人,只是衣服艳丽。看了一眼她们的情景,忽然暧昧地笑了笑,说:“你们忙,我先出去了!”随着门“砰!”地地一声再次响起和关上,吴兴感觉自己的心和记忆一起随了那暧昧的眼神以及笑沉得无影无踪。“我在做什么呀!我成什么人啦!或者说我在忙什么呀!”吴兴重坐回椅子上低下了头。一个受伤的女人,一个被以为的爱情折磨得体无完肤的女人,她只想远离她伤心的城市,来开始一段无牵无挂的生活。而我,有什么权利,来为她全新的生活添上并不怎么光彩的一笔,再让她负重前行?仅仅为一个记忆,还是为了一已之欲?吴兴重新抬起头,看着赵劲,吴兴发现,她的眼中清澈无比,就像当初看那一抹纯纯的风景。吴兴全身一震,一如悟禅之人突然洞透玄机。是的,烟花虽美,极至炫烂,但谁又能,在那一现的辉煌后,细水长流?吴兴能给赵劲什么?可能只是一辈子的偷偷摸摸,最终只能是负人负己!而,这些,赵劲,显然不需要!吴兴重又拉了赵劲的手,说:“你明天来我们公司吧,我帮你推荐,相信我!你会做得很好的!”赵劲没有拒绝,点了点头。她知道,面前这个男人,再不是贪看那一道风景的男孩!告别出来,外面的空气很好。吴兴对着送出来的赵劲说:“明天等你!”然后,转身,与爱情无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