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三章 心藏恶鬼

第三章 心藏恶鬼

这十几个少男少女显然没少受他的折磨,虽然他们天赋不错,但又怎么可能是这位快要达到渡劫期的对手?

看着这些奄奄一息的孩子,陆扬风的微微一声叹息,道:“云山宗的长老仅次于宗门一职,你们又何必做这种事情呢?就算你想做宗主,可以直接跟我说啊,我让你另立门户都行啊。”

“你……你说的好听,你立刻照我说的做。”也许是觉得心虚,也许是觉得愧疚,王重目光闪烁显得更加慌张。

陆扬风说:“我一个一层炼气士,都不知道该怎么废除修为,要不你亲自来动手?!”

王重的眼神更加惊慌,身体甚至下意识后退了两步,“你……你少耍花样,活了几千年,我就不信怎么废除修为你都不知道。”

“你既然没忘记我活了几千年这件事,那是谁给你的勇气?是丁紫瑶吗?”

“什……什么?”王重惊怒之间,扭头看向天空,那里有一道曼妙倩影正踏空而下来到了陆扬风身前。

弯月柳眉,玲珑大眼,不施粉黛的面容叫人心生怜爱,她仿佛生来就是叫人来疼爱来怜惜的。

四周所有男人看着她的时候,眼神都已变得迷离,恨不得一步将她扑到身下才能甘心。

陆扬风丝毫不受影响,他淡淡道:“你不该拿云山宗来试探我的底线。”

丁紫瑶俏着脸,嘟囔着嘴道:“几十年没见,第一次见我就要这么凶的嘛?”

陆扬风说道:“你鼓动上官云去用尽手段试探我,不就是为了弄清我还有没有那么在乎云山宗吗,现在你知道答案了吧。”

丁紫瑶依旧是笑靥如花,她一个扭身,灵动般的来到陆扬风身前。

她在陆扬风的身前用着那玲珑剔透的大眼看着陆扬风,说道:“我那么在乎你,又怎么忍心去破坏云山宗呢?再说根本就不是上官云请我来的。”

“所以是你自己主动要来的?”

“我……”

“是觉得我很久没在天下走动过了,所以你已经忘了一些事情?”

“不不,不是的……”丁紫瑶的眼神出现了一抹惊慌,她接着说道:“但起码通过这件事,让你明白了云山宗也并不是牢不可破,像王重和飞云子这种人也许不在少数。”

“所以我还得感谢你?”

“当然,你当然得感谢,本姑娘呢……”

“呵呵,你总觉得我会怜香惜玉,所以你可以为所欲为。”

陆扬风说话之间忽然抬起了右手掌,一股无法形容的至强气息爆射而出,丁紫瑶面色一片惨白。

陆扬风的出手让她精神瞬间绷紧,在这种手段下,她除了等死好像已经做不了别的了,可就在陆扬风准备出手的瞬间,一道惊呼从天空陡然传来。

“陆前辈,等等……”

“哦?速度倒是挺快的。”

上官云来不及解释太多,他用最快的语速说道:“陆前辈,我请的那位渡劫期的强者不是这位姑娘。”

陆扬风瞳孔一缩,手掌收回,他目光第一次化为了刀锋般的意志看向了上官云。

巨大的压力如山岳降临,上官云微微颤声道:“我请的那位渡劫强者是最近名声显赫的王纹虎,其它宗门的宗主都知道,包括王重和飞云子,这位姑娘与在下素不相识,还请陆前辈手下留情。”

丁紫瑶双手轻轻拨弄着胸前的一缕发丝,大松口气的她略带俏皮的说道,“怎么样,我没说谎吧,我是云山宗的守护神,可不是来搞破坏的。”

“那王纹虎呢?”陆扬风问。

“这……我就不知道了……”

包括丁紫瑶在内的所有人都迷茫的摇了摇头,显然没人知道那位半只脚踏入了渡劫期的王纹虎去了什么地方。

陆扬风微微锁眉,旋即他目光一转,陡然看向了云山宗的宗门之后。

也在这一刹那,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从云山宗后山冲击而来,宗内无数弟子如弹射般从宗门之内朝四面八方倒射而去。

他们根本来不及落地,身躯便已在半空爆开。

一团团血雾如烟花般在云山宗上空绽放,道尘子和诸多长老已是目呲欲裂,他们奋不顾身的腾空而起想要阻止悲剧的发生。

但明显已经太晚了,当最后一具躯体炸开的时候,有着三千弟子的云山宗最多剩下一半弟子有余。

“哈哈哈,我终于找到云山宗的秘密了,这就是一重渡劫吗,哈哈哈……”

狂笑声如雷声炸起,一道黑色身影从云山宗深处冲天而起,伴随着烈日当空的天气陡然变得昏暗起来。

黑云压境,电闪雷鸣,恐怖的天地之威让无数强者内心战栗,修为稍稍低下之人甚至有想要跪地匍匐之感。

“畜生,你这个畜生,你想借我云山宗秘境渡劫就罢了,你为何还要毁我秘境?!”

道尘子破口大骂,他愤怒的原因不是王纹虎来借力渡劫,而是云山宗因他死去了一千多弟子,还有秘境被毁,这根本是无法估量的损失,可以说云山宗今天经历了创宗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灾难。

“道尘子,今天我不但毁了你们的秘境,我还要毁了你整个云山宗,哈哈哈……”

王纹虎再度一声狂笑,伴随着天**霆朝他头顶轰然砸下,但这霸道无匹的雷劫竟被他一掌拍开。

恐怖的粗大雷柱在这巨力之下偏移方向直奔云山宗中心而来,霸道的雷劫比之上官云引起的雷霆力量强大了十倍不止。

一旦被这道雷劫砸中,别说云山宗的一众弟子了,整个云山宗只怕都会在瞬间被夷为平地。

王纹虎的心肠竟如此之歹毒,想借天**劫来毁掉存在了三千年的云山宗。

绝望惨叫声四起,余下的弟子惊恐逃散,当云山宗被刺眼的白色光芒笼罩的时候,所有人双目失明双耳失聪,整个世界仿佛都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

只有陆扬风,他双目一刻不曾闭合,当云山宗被雷劫笼罩的时候他仅仅只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除此之外他的神色还是那么的平静,气息还是那么的稳定,他的身体仿佛化为了一尊不朽的雕塑,永远伫立在那里。

“哈哈哈,陆扬风,叫你当年不收我做弟子,这就是下场,哈哈……嗯?!”

王纹虎在天空疯狂大笑,伴随着劫云涌动,新一轮的雷劫即将从黑云中破空而下。

可是他的笑声却戛然而止,因为雷光过后,云山宗依旧完好无损的在那里,丝毫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怎么回事?!”

王纹虎惊疑不定的看向下方,云山宗的护宗大阵已被破坏,在没有大阵保护的情况下,被这等恐怖的雷劫劈下怎么可能还会完好无损甚至没有一人受伤?

“王纹虎,在我云山宗嚣张,你来错了地方。”道尘子冲天怒吼道。

“不可能,第一道雷劫毁不了,那就用第二劫毁了你们。”他的话音落下,天空‘噼啪’一声炸响,比刚刚还要恐怖三分的雷劫再度砸下。

而王纹虎也是利用强大的手段将雷劫偏离了方向,粗大的雷柱又一次落到了云山宗之内。

这一刻王纹虎的眼睛一刻不眨,他期待的看着下方,如此恐怖的雷劫,普通的渡劫期都能变成粉末,别说现在云山宗没有渡劫期的高手了。

白光炸现,他只觉刺目的光芒一闪,双眼下意识的眨了一下,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云山宗依旧完好无损的待在那里。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王纹虎骇然失色的在天空倒退了几步,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更不明白云山宗内究竟有什么东西,竟然能挡住这等天**劫。

看着道尘子他们一脸冷笑的模样,王纹虎心一横,他身躯陡然如箭射一般俯冲而下。

他要站在云山宗内渡劫,就算毁不了宗门,他也能弄清楚云山宗挡住雷劫的秘密,因为他现在有足够的自信不惧任何一个强者。

“你的胆子很大,我们师祖回归,你还敢这么嚣张。”道尘子一声冷笑。

炼气士如蝼蚁般的存在,他当然不会对其有丝毫在意,可是他忽略了一件事,云山宗一直都尊称一位炼气士为老祖。

这个炼气士可不是那种普通的炼气士……

但王纹虎却并无畏惧,他狞笑一声,说道,“陆扬风,你回来了,你回来了就好,今天我……”

啪……

他话没说完,只听啪的一声传来,然后左脸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巨大的力量甚至差点将他的脑袋从脖子上拍飞。

“你……你是怎么……”

啪……

又是一巴掌,没人看到陆扬风是怎么出手的,他们只看到这个正在渡劫的王纹虎又挨了一巴掌。

他左脸通红一片,鲜红的五指印触目惊心,嘴里甚至有两颗后槽牙飞了出去,血水喷飞之间,整副面容惨不忍睹。

“当年我不收你,因为你心藏恶鬼,毫无善念,功成之后也不过是给天下多添几处灾难,现在你认为呢?”

“你……凭什么,凭什么……”

“不收你做弟子便心存怨恨灭掉整个云山宗,根骨再强,也是垃圾一个,你说我为什么要收你?你还不如我这条狗,虽然我只把它当成一个记名弟子,但它心存感恩,它有最起码的良知,说白了,你连一条狗都不如。”

大黄狗待在陆扬风的身边一脸委屈,好像在说为什么你老是拿那种人和我狗爷做对比,根本没有可比性的好吧。

王纹虎目呲欲裂,一双眼瞳布满血丝,看来恨不得要将陆扬风给生撕了才能解恨,可是刚刚的傲气早已消失无踪,他已经知道自己现在绝不是陆扬风的对手。

可他依旧不服气,语气充满了硬气,“好……好一个不如一条狗,陆扬风,你等着,等着我……”

“不用等了,你活不过今天。”

陆扬风头也不抬,他身躯陡然朝前一冲,瞬移般来到王纹虎身前,拳如重锤,轰然落下,只听一声闷哼炸响,恐怖的破空声如雷鸣炸开。

王纹虎的身体朝后弯成了虾米状,伴随着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无匹的力量差点让他的眼珠从眼眶内爆了出来。

右手成爪抓住王纹虎的肩膀,陆扬风将他两米高的躯体朝天空一甩。

王纹虎的身体如高射炮发射而去,与此同时,天空雷鸣电闪,第三道也是最后一道雷劫在半空砸中了王纹虎的身体。

第三道雷劫就算王纹虎找到了云山宗渡劫的秘密也必须要全力以赴,更何况他现在最多只剩半条命,根本没有丝毫成功的可能性。

当劫云渐渐散去的时候,天空重新放晴,王纹虎在这雷劫之下魂飞魄散,连肉身都被轰成了渣,仿佛他根本都没有来过云山宗一样。

只是连陆扬风似乎都没察觉到,一道比指甲盖还小的微弱光芒在刚刚雷劫碰撞的天空一闪即逝。

陆扬风的目光从天空移回地面的时候,这道微不可查的光芒以流星划过般的速度眨眼间消失在了云山宗的上空……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