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七章 陆师祖

第七章 陆师祖

陆扬风一拳将人砸出去的动静自然也是引起了马少鲲的注意,怎么教训一个炼气士的小子也需要搞这么大的动静吗?

马少鲲想进去看看,可是丁紫瑶一把拉住了他。

“马公子还是别进去打扰他休息了吧,咱聊咱的。”

马少鲲想了想,随即点了点头,已经聊了这么久,他当然不能拒绝女神的要求了。

“那个啥,马公子,听你说了这么多,我觉得你真的很优秀……”

“真的吗?”

马少鲲心花怒放,他脸上的骄傲之色重新开始绽放,自己进攻了这么久,终于要有所收获了吗?

想来也是,自己多么高贵的身份,岂是一个小小的炼气士能比的,只要自己稍作攻势,丁紫瑶还不是手到擒来。

绝不会有女孩能抵挡住自己的魅力,绝没有。

“那要不……咱们就先出发,不等他了吧……”

“这个嘛……”

“你们在聊什么,说的这么开心。”

陆扬风的声音恰逢其会的从身后传来,马少鲲僵在了原地,他那张白白净净的脸忽然变得比锅底还黑。

这四个人是怎么回事,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吗,怎么在这关键当口让这小废物出来了?

丁紫瑶重新站起来,然后亲密的挽着陆扬风的胳膊说道:“你这么快就休息好了吗,那咱们快出发吧,别让其他人抢到仙人秘境了。”

她这句话无疑是将马少鲲的所有怒火冒了出来,内心的那种憋屈和愤怒差点将四周的空气点燃。

他将目光投向破庙之内,然后便看到他们扶着那个重伤的黑衣人走了出来。

马少鲲瞬时满脸震撼,陆扬风一个炼气士怎么伤的元婴期强者,这种扯淡的事情难道真的发生了不成?

“你们四个……看起来精神状态怎么不太好呀。”丁紫瑶故意问道。

其中一人看了看陆扬风又看了一眼马少鲲,他眼中闪过一丝惊恐,不敢随意乱开口。

陆扬风在这时候接话道:“他们几个进去非要和我抢里面那张床,这位兄弟看着我弱小可怜准备阻止其他三个人,然后他们发生了冲突,就成这样了。”

丁紫瑶差点笑喷,你这编故事的能力也太突出了,鬼才信你的满嘴胡诌呢。

可是马少鲲不得不信啊,不然怎么解释他这个手下伤成了这个样子,他胸口炸开的衣服,还有血肉模糊的伤口,怎么可能是一个炼气士能搞出来的。

“咳咳,你们几个,你们……”

马少鲲不知该说什么好,半晌过后,他带着几分怒意说道:“走吧,别耽误时间了,我们继续赶路。”

一路上,四个黑衣人都在和陆扬风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虽然他们几次都想要上前跟马少鲲说什么,但是看到这个形似人畜无害的陆扬风,他们又硬生生打消了这个念头。

只是他们心中有些疑惑。

陆扬风的实力明明很强,为何要伪装成一个炼气士。

而且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为什么不直接对马少鲲出手,以他的能力,分分钟能教马少鲲做人,可是他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马少鲲一路沉默不语,他连和拉近丁紫瑶之间关系的念头没有了,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半个时辰一晃即过,因为有马少鲲的关系,所以陆扬风和丁紫瑶一路过来还真没遇到半个上门找麻烦的人。

但是身边聚集的人已越来越多,这也意味着他们已经接近仙人秘境所在之地。

陆扬风的神识覆盖出去,立刻发现了几公里之外一处空间扭曲之地,这里的气息絮乱而强大,元婴期的强者也不敢轻易涉足,这和之前出现的仙人秘境几乎完全相同,所以陆扬风瞬间断定此地就是目的地。

但让他心中感到诧异的是,他附着在王纹虎灵魂上的那一丝印记竟也出现在了那座仙人秘境之内。

陆扬风以为是自己神识产生的错觉,但经过他不断反复查探之后,他才完全确认,王纹虎的灵魂就在那座仙人秘境之内。

“这倒是有意思了,一个残弱的灵魂,是怎么穿过这些大乘期去了仙人秘境的。”

陆扬风喃喃自语,在他思索之间,不知不觉又前进了一段距离,也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打破了他的思考。

“马少,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你得去镇守十天的吗?”

说话的是一个浓眉大眼大腹便便的胖子,胖子的个头虽然不小,可是能看出来他的年龄并不大,最多也就和马少鲲他们差不多而已。

别看他胖,在神风宗内,他是天赋一等一的天才赵帅,年纪不大,但已是初入元婴期的高手,就连宗内诸多长老都得给他三分薄面。

没有尝过失败的年轻人总是骄傲而狂躁的,赵帅当然也绝不会例外。

马少鲲看了看陆扬风,又扫了一眼丁紫瑶,然后他这才冲着赵帅说道:“赵兄,这位是我刚认识的朋友丁紫瑶,她想来仙人秘境看看,所以我怎么也不可能辜负了美人的一番请求啊。”

马少鲲故意把‘美人’两个字说的很重,所以赵帅立刻明白了他的真正意图。

“那他呢,又是谁?”赵帅看着陆扬风,语气并没有多少客气,一个炼气士站在这里当然是显得格格不入了。

马少鲲迟疑了一瞬,但他还是说道:“这位是……丁姑娘的男朋友,赵兄一定得好好招待一下才是。”

赵帅和马少鲲眼神碰撞,二人立刻意会了对方心中所想。

赵帅目光一冷道:“炼气士,也配来仙人秘境吗,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话音落下,赵帅丝毫没有客气朝陆扬风一掌拍了过去,强大的气流响起了一阵音爆声,这一掌虽然没有出全力,但至少可以要一个炼气士的半条命。

陆扬风自然是淡定的很,他一个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了,怎么可能和一群小辈在这斤斤计较。

当拳头到来的时候,他淡淡的说道:“你要是对我出手,你一定会被你的宗主开除宗门的。”

拳风戛然而止,赵帅怔在了原地,就连马少鲲也愣住了。

他们实在不明白陆扬风是怎么开口说出这句话的,也不知过了多久,赵帅陡然一声狂笑道:“你这不知天狗地厚的小东西,老子是神风宗天赋最强的弟子,神风宗要把老子开除了,老子今后就跟在你屁股后头当你小弟天天给你把鞋舔干净。”

话说完,赵帅的攻势再度来临。

陆扬风没有出手的迹象,当拳头离他不过半米之遥的时候,只听一声炸雷般的声音从赵帅的身后响起。

“给我住手。”

四字如雷,一道身影闪电般出现在赵帅身旁,此人右手探出如铁钳般死死捏住了那即将砸到陆扬风的拳头。

他正是神风宗宗主岳不悔。

与此同时,还有其他几个宗门的强者接踵而来。

“宗主,您怎么……”

岳不悔没有理会赵帅的疑惑和震惊,他双手忽然抱拳然后朝陆扬风弯下腰,态度恭敬而诚恳的说道:“晚辈拜见陆师祖,这些小辈不懂事,还望您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

赵帅:“……”

马少鲲:“……”

这二人只觉心脏忽然‘突突突’的加快了跳动,就连灵魂都开始颤栗,一种名叫恐惧的情绪从他们二人的脚底疯狂朝头顶蔓延。

如果他们有心脏病的话,这个时候他们两人估计现在已经病发倒地了。

自己宗门的宗主居然在这个年轻人身前屈尊称呼为晚辈,是他们看错了还是听错了?

那四个黑衣人心中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可能更多的是庆幸吧,庆幸能从这个被诸多宗主称为前辈的人手上活下来。

陆扬风笑了笑,道:“没什么,谁都年轻过嘛,这一路走来,我仔细观察了一下马少鲲,他的天赋和心理都不弱,但是葛万啊,修行先修人,当初我记得跟你强调过这件事,你全给忘了?”

葛万是少阳宗的宗主,他现在正颤抖着身躯朝陆扬风弯着腰,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听到这些话,他的额头更是在不断冒着汗,不开眼的马少鲲肯定是惹到了陆扬风,否则陆扬风又怎么可能跟自己说这种话。

“陆师祖恕罪,晚辈这些年,确实忽略了教弟子们怎么做人。”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一个劲的提升修为不教为人处事,就算有通天彻地的本事,和一头未进化完全的畜生又有何区别?”

“是是,师祖教训的是。”

葛万丝毫不敢反驳陆扬风,他只在一个劲儿的点头,甚至已经在从心底发誓,这次回宗之后一定要进行一次大整改。

说完,陆扬风看向另外一个老头儿说道,“徐剑,都多少年了,怎么还在一重渡劫,后面八重渡劫之境完全是了了无期啊。”

徐剑倒是没有他们那么恭恭敬敬,他大笑一声道:“缺了陆师祖的指点,这修炼速度就是太缓慢了,你来的可太是时候了。”

陆扬风脸一黑,道:“感情你每一次进步就指望着我呢?”

徐剑又是一声大笑:“陆师祖,你说的可太对了,你要是再不来,我都打算寻遍整个苍州去找你啊。”

陆扬风这些个宗主长老聊的热火朝天,马少鲲和赵帅早已是目瞪口呆。

自己惹的究竟是个什么人啊,所有宗门竟然对他都如此之恭敬,莫非自己身处在梦境之中?

这一个个洞虚期、大乘期的绝顶强者,对一个炼气士如此毕恭毕敬,他们是借了雄心豹子胆的去惹这个人?

丁紫瑶微微得意,道:“马少鲲,你对我还有意思没?”

马少鲲面色一僵,心中却是恨意滔天,但嘴上还是说道:“不……不敢……”

丁紫瑶脸上更加得意,这哪里像是个七十岁的老女人,完全就是个十七岁的少女啊。

只是没人知道现在马少鲲内心的那种阴霾,自己就好像是一只没有脑子的小老鼠,被这两只猫来来回回的耍来耍去。

丁紫瑶则又看向赵帅说道:“我刚刚听有个人说啥来着,如果被神风宗宗主开除了,以后就当陆扬风的小弟,然后还要天天跪在他面前把鞋舔干净,是有这么回事儿吗。”

丁紫瑶就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这一嗓子,又让这里聚拢了不少人。

赵帅的脸一横,大嗓门顿时声如雷吼道:“当小弟就当小弟,跪舔就跪舔,老子赵帅岂是说话不算数的王八蛋?!”

他说着,竟真的朝陆扬风走过去,然后在他面前跪了下来。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