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三十章 咎由自取

第三十章 咎由自取

包括萨尔汗在内的四个妖王已遭受重创,万剑宗的人自然会去料理后事,现在陆扬风只想赶回赵家去探个究竟。

因为此事关系到他的徒弟赵帅的前途和命运。

从头到尾,陆扬风连看都没看徐剑一眼,以前的热情和现在的冷漠让陆扬风看起来判若两人。

但经历过神风宗的事情之后,陆扬风能出手救万剑宗就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徐剑还能指望什么。

徐剑双目阴沉的看着陆扬风和赵帅的离去,他眼中血色的光芒一闪即逝,一道声音陡然从他脑海里炸开。

“怎么?畏惧的想要退缩吗?”

“不……不敢,只……只是……”

徐剑开口,眼中忽然出现了惶恐。

人族本以陆扬风为尊,但长久的天下无敌也让一部分人心生妒忌和顾忌,所以这些原本信奉陆扬风的人心态慢慢发生了一些转变。

但这种转变并不足以徐剑这种人直接与陆扬风为敌,毕竟陆扬风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了,真要动手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才是。

在心态的挣扎和犹豫之间,正好给了一些有心人钻空子的机会,所以也才有了徐剑、郑坎还有岳不悔这些人倒向另外一边的做法了。

徐剑接着说道:“只是,罗天封印术真的有把握对付陆扬风吗,你也看到了,渡劫期的高手在他手上就跟玩具一样……”

徐剑在犹豫挣扎着,也正是他对抗自己心魔的一个过程。

如果他能立时转变自己的心态,或许能将王纹虎的力量从体内传递剥离出去,但徐剑的内心明显不太想头顶上有陆扬风这么一尊高手存在,所以他也才会放任王纹虎的力量来到他的体内。

“哼,罗天封印术能困住大罗金仙,虽然在凡界布置此阵有所削弱,但陆扬风最多也就是个普通天仙的实力,只要大阵完成,困住他很轻松。”

脑海里的声音斩钉截铁,说到这里的时候,其实徐剑内心的天秤已经又一次倾斜了。

“好吧,你只要知道,一旦失败,包括你在内,我们所有人都得跟着陪葬。”

徐剑的话并没有迎来王纹虎的回答,只是他并没有听到王纹虎在内心嘀咕的那一句话。

“不管成功还是失败,陪葬的都是你们,我王纹虎终将成为万界无敌的存在!”

徐剑开始号令万剑宗的长老弟子做着善后工作,这四大妖王得等太上长老徐牧回来之后再做定夺。

这个时候的陆扬风和赵帅已经回到了千夜城的赵家。

和陆扬风猜测的两种情况都不同,小黄的确有和人战斗的迹象,只不过它被一道道金色的丝线缠在了大院之中动弹不得。

纵然它实力强悍,但没办法动手也是徒劳。

不过看到小黄安然无恙的时候,陆扬风总算是松了口气,他绝对不希望这个陪伴了他二十多年的小伙伴遭遇不测。

“妖族的压制手段,这些家伙还真是有备而来!”陆扬风解开小黄身上的束缚,然后和赵帅飞速窜进了平日赵梦怡居住的地方。

在这里,陆扬风看到了已经奄奄一息的赵怀卫,胸前几乎被完全洞穿,连心脏都已消失无踪。

但他还活着,是什么样的意志力能撑到陆扬风他们回来的这一刻,也许只是他想再看看自己这个儿子最后一眼吧。

“爹,爹……”

赵帅一声嘶吼早就冲了上去,他扶起赵怀卫拼命的想要捂住赵怀卫的伤口,可是血都早已流干,能够撑着他一口气的不过是体内那为数不多的天地灵气在维持着短暂的生机,大罗金仙见到这一幕只怕也是无能为力的。

赵帅把最后一道希望的目光注视到了陆扬风的身上,“老师,你有没有办法……”

陆扬风双目一闭,旋即摇了摇头。

他的确无能为力,五千年的时间虽然学了不少旁门左道,也有不少神通仙法,但他没有起死回生的能力。

虽然陆扬风可以重塑身躯,可这种事情他不能一直去做,因为有违天道轮回。

因果循环轮回报应并非空穴来风,不断去干扰已死之人将触及天道轮回之力,让整个凡界都会变得不稳定。

而且赵怀卫的灵魂早就进了鬼界,现在就算去鬼界估计都已经被办法找到他的灵魂了,每天进入鬼界的灵魂何止亿万,要知道这一个凡界的人口就有无数,更何况连凡界都有无数呢……

赵帅绝望的嘶声力竭,只有赵怀卫的眼神依旧很平静,他轻声道,“你……你刚刚叫他……老师?!”

赵帅拼命的点着头,“对,他是我的老师,他就是陆扬风,他不是我的师兄。”

“我……我早该……知道的……”赵怀卫欣慰的笑了笑,又看着陆扬风说道,“我这儿子从小……缺乏管教,还让您……费心了……”

“他很优秀,你该为有他这样的儿子而感到骄傲。”陆扬风说。

“说的……说的没错,哈哈哈……”赵怀卫一声大笑,毫无血色的脸看着赵帅有些不舍,“再……再见我儿最后一面,我……就满足了,只……只可惜,苦了你娘,你娘和你妹妹,她们……她们被那些妖人……”

赵怀卫终于带着微笑合上了双眼。

“爹!!!”

一声悲愤的怒吼划破长空,赵帅扑到赵怀卫的身上,拼命的想要将他唤醒。

生死离别是陆扬风最不愿经历的场景,虽然过了这么多年,可当他看到这一幕幕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些动容。

这一幕和他四千多年前所经历的是何曾相识啊。

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亲自送走一位身边的近亲,这种感觉让陆扬风一度感觉到了身心的麻木。

门口,赵空云和赵乘阳也似乎心情煞是沉重了走了进来。

“你们为什么没事?为什么赵家,唯独只有我爹,还有他身边这些侍卫死了?!”赵帅双目赤红如血的盯着赵空云父子怒吼道。

赵乘阳冷冷的说道:“我们好心好意的来看你,你就这么跟我们说话的吗?”

赵帅继续怒道:“一定是你们,是你们和妖族串通一气故意让他们带走了我娘和我妹妹,故意让他们杀了我爹……”

赵云空眉头一皱道:“你说这话可得有证据,你爹当初不听家族的劝,非要娶一个大妖国的妖女,难道你认为灾难不该他一人承受,还得我们整个家族跟着遭殃不成?”

“赵空云,老子杀了你。”

赵帅身上的气势在瞬间拔高,霸道无匹的气息让整个地面都是猛的一阵,他身躯如猎豹一般朝赵空云飞掠而去。

不过陆扬风的速度更快,他右手轻轻一拦,将赵帅从半途抓了回来。

“老师你……”

“先冷静下,我有话问问他们。”

陆扬风说完便看向赵乘阳说道:“让萨尔汗用五极真龙兽来杀我,是你给他出的主意吧?!”

赵乘阳面色微微一变,道:“你……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给一个大妖国的人什么主意,我根本不认识什么萨尔汗。”

陆扬风说道:“你不承认也没关系,反正萨尔汗已经是万剑宗的阶下囚了,我去找他问问不就好了吗?”

“你……”赵乘阳面色再度一变,到了喉咙里的所有字眼又全让他给咽了回去。

“这么说就是了,看来真正的张狂已经遭了毒手,你们父子二人和大妖国的妖王串通一气不但害死张狂,还主动把人放进来让他们杀了你赵空云的亲兄弟,你们这个心倒真的是够狠。”

陆扬风的语气很平淡,平淡中却透着一丝杀意。

“你……你别胡说,我们什么时候放他们进来的……”

“胡说?那你们身上有和大妖国妖王战斗的痕迹吗?你们根本不是妖王的对手,却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那你……你究竟想怎样?”赵空云明显还不知道陆扬风的真正身份,刚刚他和赵怀卫的对话他们并没有听到。

“我刚刚问这些话,只是要赵帅,要赵家的每一个人都听着,你们的死是罪有应得,我非审判者,却也不能让自己的徒弟背一个亲手弑兄的罪名。”陆扬风说道。

“什……什么徒弟?谁是你徒弟?”赵乘阳有些茫然的问道。

“徒弟当然就是赵帅。”陆扬风说。

“什么?那你……你是……”

话没说完,陆扬风已如闪电来到赵乘阳身前,右手一指朝他二人点去,气海内的一道雷霆钻进了赵空云父子的眉心。

惨叫声从他们嘴里嘶吼而出,然后赵帅和不少赵家偷偷围观的人便见到赵空云父子的修为呈直线下降着。

直到最后他们身上所有的一切都被剥离开来,陆扬风才松开手指。

赵空云父子瘫软无力的倒地而去,陆扬风这才看向赵帅说道:“不论如何,他们与你体内都流着同样的血,他们不仁你不能不义,废掉他们所有的修为已算是比死都要痛苦的惩罚,你觉得呢?”

赵帅吸了口气,他感激的看了一眼陆扬风说道:“谢谢老师。”

看着赵帅重新回到赵怀卫的身边,然后将赵怀卫的尸体从地上抱了起来,陆扬风也是转身静静的离开。

赵空云父子现在的确比死还要痛苦。

修炼到如今的境界花费了他们多少心血,竟在这一刹那被陆扬风彻底剥夺,也许这一切不过是他们自己的咎由自取罢了。

陆扬风对这些人物没有任何关心,离开这里是为了不打扰赵帅,同时他也有些担心丁紫瑶。

虽然大妖国的目标并不是她,但怕难免会波及到她那里去,陆扬风并没有注意到,随着他接近丁紫瑶居住之地的时候,小黄的神情彻底落寞了下来。

“丁紫瑶呢……”陆扬风喃喃自语扫视了院子一周,发现并没有丁紫瑶的身影。

推开门,屋里一片死寂,陆扬风看到了桌上的信,也看到了一种名叫离别的愁绪在这一刻袭上了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