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三十六章 底牌亮相

第三十六章 底牌亮相

感受到这体内澎湃的力量,马少鲲有着前所未有的兴奋,这一个月的努力终于在他身上得到了最丰厚的回报。

王纹虎传授给他的哪里是什么罗天封印术,那不过是为了骗这些宗门之主而随意编造出来的一门功法而已。

他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吞噬这些宗主的力量从而在短时间内让马少鲲的实力达到巅峰状态。

马少鲲这试探性的出手虽然没有破碎空间,但所到之处已经隐约能够看到一些密密麻麻的黑色细纹。

这些纹路正是空间破碎的前兆,也唯有达到巅峰渡劫期以上的修为才有这等恐怖的破坏力。

陆扬风的目光依旧平静,他轻轻抬起手掌,狂暴的吞噬力量从他掌心传来。

黑色的掌印竟控制不住全部涌向了陆扬风的掌心,掌印力量穿透陆扬风的手掌顺着手臂直奔他那看不到尽头的气海而去。

这一掌印虽然狂暴无匹,但到了陆扬风的气海里面之后,就好像朝着无边无际的大海扔进去了一粒小石子,连半点浪花都没溅起。

陆扬风目光略显凝重,道:“马少鲲,你的身体根本不可能承受住这些力量,最多一柱香的时间,你的身体就会被这些力量撕成碎片。”

虽然陆扬风轻描淡写的化解了他的进攻,但马少鲲并没有任何的意外。

他冷冷一笑道:“这个时候还在想着当救世主吗,只可惜我的身体没有你想的那么弱,所以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陆扬风微微一叹,“你这是何苦,我与你并无深仇大恨,你现在将这些力量物归原主,也许我还能……”

“物归原主?这些人的身体都早就灰飞烟灭了,怎么物归原主?”他说罢,神色再度便阴狠而毒辣,“陆扬风,从你和丁紫瑶那个魔女把我当猴儿耍的那一天就注定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马少鲲的身体骤然动了,闪电般来到陆扬风的跟前,右拳无情的朝他胸口砸了过去。

恐怖的音爆声外加狂暴肆掠的天地灵气让马少鲲的这一拳释放出了毁灭性的力量,虚空顿时破碎,未知的虚无力量从裂缝中钻出吞噬着周围的天地灵气。

别说这一拳了,任何渡劫期的强者被这虚无的力量波及到只怕都会瞬间殒命。

陆扬风并不是渡劫期,但他比渡劫期的强者更加可怕。

仿佛提前预知了马少鲲的进攻,他的身体微微一侧,马少鲲的这一拳正好从他胸前擦身而过,那些渗透出来的虚无力量一闪即逝,伴随着裂缝的愈合而消失无踪。

陆扬风的右手闪电般探出,如一把铁钳死死的扣住了马少鲲的前臂。

陆扬风的身上没有任何力量释放出来,但这一切发生的是这么一气呵成,仿佛只是在制服一个普通的打架闹事者。

马少鲲体内的力量疯狂炸裂,他用力想挣脱陆扬风的右手,但他骇然的发现,这只显得甚至有些白嫩的右手仿佛将他的手臂固定在了空中一样,无论他如何的用力竟都无法挣脱出来。

我现在的实力足以和一些散仙抗衡,这陆扬风……强到这种程度?!

马少鲲的内心有着滔天震撼,一个炼气士究竟为什么会这么强,他现在想知道答案,但现在却不是知道答案的时候。

“你放开我。”

马少鲲终究还有些稚嫩,说的话还带着几分斗气的成分在里面。

陆扬风淡淡道:“你这一个月究竟经历了什么,是谁教会了你去吞噬其他强者的力量为己用?”

陆扬风可绝不相信这东西是马少鲲自己悟出来的,如果他有这种天赋,现在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马少鲲面色涨红,他恼羞成怒道:“我凭什么告诉你?!”

话音落下,他身体陡然腾空,右腿带着狂暴无匹的力量朝陆扬风扫了过来,腿未至劲先到。

腿风扫动之处大地竟朝两侧裂开了两米宽的裂缝,裂缝的尽头处,离陆扬风三十米开外的一座石山瞬间爆碎。

“非得让我自己来找原因?!”

陆扬风说完竟无视马少鲲这一腿之力,右手用力一甩,马少鲲便如炮弹般朝远方疾射而去。

但陆扬风的速度比他更快,转瞬间来到马少鲲身前,在他勉强停下来的瞬间,陆扬风的手掌贴近马少鲲的胸口猛的一推。

马少鲲承受不住这恐怖的一击身体朝后弯成了虾米状,但他却并没有后退,整个身体被固定在了空中。

只有一道半透明的人影竟从他后背处被硬生生震了出来。

王纹虎显然还没搞清楚状况,他茫然的看着四周,“怎……怎么回事。”

陆扬风的目光瞬间,“王纹虎,果然是你。”

身后的白若雪和道尘子他们也是骇然的看着马少鲲身后那道透明的身影,这个少阳宗弟子的身上怎么会有王纹虎的灵魂。

不过接下来他们突然明白了马少鲲为什么会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变得这么强,这恐怕和王纹虎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陆扬风!!”

咬牙切齿的声音从王纹虎口中传来,他和马少鲲一样,都把陆扬风当成了此生必杀的仇人,这也是他不断前进的动力。

但现在看来,这报仇的希望依旧渺茫,爆发了如此力量的马少鲲都没办法奈何陆扬风,这陆地之上只怕找不到第二个能杀死陆扬风的人了。

“两个把我恨之入骨的人在同一条战线上,这也就难怪了。”

陆扬风的眼中冷光如电,这么多年来,陆扬风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绪,只因王纹虎实在太招人厌恶。

时不时来你背后捅你一刀,这种祸患留下来的确有些让人寝食难安,他虽然不怕,却不得不为云山宗考虑。

“只可惜,你们不懂的隐忍,至少你应该再培养一下马少鲲,让他的身体变得更强,这样他才能吞噬更多人的修为和寿元,那时候的他可能比现在要强十倍不止,这样一来对付我的胜算也才大一些。”

陆扬风还有心情来解释这些,道尘子他们也是不得不为之佩服。

只听他继续说道,“现在马少鲲体内的力量已经撕碎了他的经脉和骨骼,再过半柱香的时间他就会爆开而死,而你一个残破之魂该何去何从呢?”

马少鲲面色一变,他扭头看向王纹虎说道:“师……师尊,他说的是……是真的吗?”

王纹虎表情冷漠着说道:“没用的废物,既然没多长时间了,就把最后的机会留给我亲自来吧。”

王纹虎说完猛的钻进了马少鲲的体内。

马少鲲面色顿时大骇,他惊怒道:“不……师尊,不要,求求你,不要……”

他的声音越来越微弱,直到最后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然后马少鲲的目光忽然变得比野兽还要疯狂。

这一幕已经告诉了所有人,王纹虎抹除了马少鲲的灵魂占据了他的躯体。

陆扬风并没有对马少鲲生出多少同情,从他选择让王纹虎当师父的那一天,也就注定了现在这一幕一定会发生。

陆扬风虽然能阻止,但他却没有阻止。

目的之一不过是要告诉身后云山宗的每一个人,你所做的任何一个选择都可能会把你的后半生带向完全不同的命运轨迹。

也许此刻最庆幸的要数白若雪了吧。

如果她没有临时起意想单独来对付陆扬风,可能她现在的下场就和徐剑他们差不了多少,可是看着陆扬风的背影,她心里为什么还是那么的来气呢?

马少鲲,或者说是王纹虎,他冷冷的盯着陆扬风说道:“我承认你很强,我承认现在不是你的对手,但今天你依旧要付出代价。”

看着语气斩钉截铁的王纹虎,陆扬风说道:“意思你还留了一手?”

王纹虎森然一笑道:“没错,我还留了一手,留了要你命的最后一手。”

话音落下,王纹虎双手伸出朝上抬起,整个大地陡然在这一刻轰然震动起来,伴随着地动山摇恍若陆地变迁。

整个云山宗都在摇摇欲坠好似随时有沉没到地底的可能,好在护宗大阵勉强还能维持住宗门的稳定。

“这是……”

随着震动愈发的强烈,一道裂缝从王纹虎脚下延伸出去,一直延伸到最远处那座最高的山峰之上。

王纹虎笑的愈发阴森,当裂缝来到那山脚下的时候,他右手陡然一抓一拉,一道五彩斑斓的光芒从那山体中飚射而来。

一向古井无波的陆扬风忽然面色大变,那平静无奇的表情竟变得杀气滔天。

让所有人的灵魂都为之战栗的气息从他体内释放出来,以他为中心,周围的大地瞬间塌陷,一个直径数千米的圆形盆地在他脚下悄然形成。

看到这一幕,王纹虎的眼皮子也是跳了跳,此刻陆扬风释放出来的气息竟有让他跪地匍匐的冲动。

但陆扬风越是如此,王纹虎的内心就越是兴奋,他大叫道:“看到没有,这就是你妻子的棺木,你四千多年前为她亲手打造的冰莲紫晶棺以保她肉身永久不腐,现在你看到了吗,你妻子的尸身从棺材里消失啦,哈哈哈……”

王纹虎兴奋的已尽癫狂,他接着狂吼道:“你知道我把你那位妻子的尸体弄到什么地方去了吗?!”

“你把她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陆扬风的声音宛如恶魔的咆哮,他一步上前如虚空遁走,瞬息之间来到王纹虎的跟前,他揪住衣襟将其从地上拎了起来。

王纹虎只觉马少鲲的这副躯体僵硬如木,体内的心脏经脉在浩瀚磅礴的压力下竟有要爆开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