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三十七章 陆扬风之怒

第三十七章 陆扬风之怒

陆扬风怒了,狰狞的神色,狂暴的气息,所有人感受到了一种震动,却并不是大地颤动所带来的感觉。

而是整片天地似乎都在随着陆扬风的愤怒而疯狂的震动着,能够让一个活了五千年的怪物狂怒,可见此事达到了何等严重的程度。

薛盈盈,陆扬风唯一的结发之妻,在她身死之后,陆扬风亲自将她的尸身放到冰莲紫晶棺内,然后封印到了那座高达五千米的山峰之内。

每一年他都会去那里祭拜自己的亡妻,每一年他都会花费很长很长的时间来悼念她。

尽管数千年的时间过去,陆扬风却从未忘记过那个和自己渡过了百年时光的女人,可见她在陆扬风的心中有着何等地位。

现在王纹虎撬动她的棺木,惊扰她的休息,甚至连尸身都被其藏了起来,陆扬风岂能不怒?!

可是陆扬风越愤怒,王纹虎就越开心。

“哈哈哈,陆扬风,你不是能耐的很吗,你不是强到天下无敌吗,有种的你杀了我啊,杀了我,你就永远也别想找到她的尸体。”

占据了马少鲲躯体的王纹虎在狂笑,笑的癫狂。

而也正是这种笑容让陆扬风也为之疯狂,他将拎起的王纹虎陡然砸向了地面。

‘通’的一声巨响,马少鲲的脑袋着地,地面四分五裂,狂暴的气浪将四周震的塌陷而下,马少鲲的整个身体完全没入了地面之内。

陆扬风并没有罢休,他再度将整个脑袋都已鲜血淋漓的马少鲲拎了起来。

“你说还是不说。”

虽然马少鲲的灵魂已经被抹除,但王纹虎的灵魂和这具身体融合,马少鲲身体承受的伤害他依然也会感受到一样的痛苦。

可是他依旧在笑,“来……来,你杀了我,你杀了我啊,我让她……让她的尸体四分五裂,让她……万劫不复……”

‘通’……

又是一声巨响传来,马少鲲的脑袋都已扭曲变形,但他却没死,因为陆扬风刻意的以体内的力量护住了马少鲲身上的所有要害之处。

即使马少鲲的身体受再沉重的伤害,也能保持他还有一口气在。

“哈哈哈,这么多年来,能……能让你这么愤怒的,也只有我……只有我王纹虎了吧,来来……杀,杀了我……”

陆扬风双目血红,一头长发随风乱舞宛如魔神,此刻的他已近乎失去理智,狂暴的气息如远古凶兽,四周的空间有着密密麻麻的裂纹扩散出去。

所到之处,大地崩裂,灵气湮灭,山川河岳更是化为无穷灰烬……

“你想死,我成全你。”

陆扬风阴森的声音传来,就在他右手猛然用力的瞬间,身后道尘子的声音忽然传来。

“师祖,住手啊……”

陆扬风猛然回头,道尘子头皮一阵发毛,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可能是第一次见到陆扬风如此暴怒。

但道尘子依旧道:“师祖,您得为师祖母的遗体考虑啊,万一……万一他真的把师祖母藏到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地方,甚至……那您岂不是……”

这一句话似荒芜之地的一汪清泉从陆扬风的头顶灌了下来。

他狰狞的神色恢复了些许宁静,抓住马少鲲的那只右手也松了下来,马少鲲顿时跌落在地,他面色一片惨白,但眼中的笑容却更甚刚才。

“陆扬风,想要你亡妻的尸体吗,想要的话,先给我跪下来。”马少鲲的嘴角不断有鲜血溢出,但体内王纹虎的灵魂却早已兴奋的在颤抖。

假如陆扬风真的给他跪下,这只怕是人族五千年以来最具轰动性的消息了。

活了五千年的陆扬风竟给一个一百来岁的小辈下跪,只要王纹虎不死,他今后在整个人族乃至大千种族面前都有笑傲天下的资本。

更重要的是,他王纹虎将扬眉吐气重新做人。

曾经陆扬风拒绝收他为徒,现在看着这个自视清高的老东西跪在自己面前,这等荣耀岂是一般人能体会到的。

“我给你跪下,但我要先看到我妻子的尸体。”陆扬风的语气平静了许多,但这平静的语气却再一次透露着他的伟大。

白若雪虽然痛恨陆扬风,但她却又不得不佩服这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虽然为了一个死去四千多年的女人来给这个人渣下跪有些不值,但站在女方的角度来看,这才是那个值得自己终生托付的男人。

“没问题,这就是你妻子的尸体。”

王纹虎忍住脸上的狂喜,他抬起沉重的手臂,奋力的朝虚空一划,然后众人便看到他身前仿佛有一片空间被隔离了起来。

在那片隔离的空间内,有一具完美的不像生在这个人世间的女人被固定在空间之内。

时隔四千多年,这个女人的尸体依旧保存的完好无损,和其他人唯一的不同就是她的耳朵形似猫耳,和人类的双耳显得格格不入。

除此之外,她的面色惨白如纸,皮肤也开始皱化。

脱离了冰莲紫晶棺之后,薛盈盈的尸体显然已经开始自然老化,如不及时放进那座特殊的棺木内,这具尸体将会和正常人一样慢慢腐坏直至剩下白骨一副。

陆扬风吸了口气,看到亡妻的尸体还是完整的,他稍稍松了口气。

“空间力量?”陆扬风沉声说道,旋即他接着又说,“不对,这是空间法宝,看来你在那个仙人秘境里收获不菲。”

王纹虎开口,“是收获不菲,这空间法宝将她隔绝在了另一个空间,任何外力的强行夺取都会让那片空间破碎,而这具尸体也会跟着空间支离破碎,所以你可别想随便就能把她给抢过去。”

王纹虎既然敢把薛盈盈的尸体拿出来,他自然也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这张底牌将是他对付陆扬风的绝命一击,为对付陆扬风,他做足了所有的功课,将能够了解到陆扬风的点点滴滴全部收集了起来。

这也才有了现在他占据主动的局面,不是如此,王纹虎现在不是身死就是再度逃往。

看着陆扬风似在沉思似在犹豫的神色,王纹虎再度一声冷笑道:“还不下跪吗,只要你照我的要求去做,我把她的尸体完好无损的送到你身前。”

陆扬风再度沉思了一下,然后他忽然笑了。

王纹虎,或者是说马少鲲的脸忽然阴沉了下来,“你笑什么?”

陆扬风说道:“我笑你,笑你很无知,先不说我真的会不会为了这具尸体而给你下跪,就这空间法宝,是锁不住的。”

“你……你什么意思?”

马少鲲的脸色再度一变,然后就见陆扬风的身体变得虚幻。

等他再度凝神的时候,竟骇然的发现陆扬风出现在了法宝空间之内,陆扬风的双手将冰凉的尸体揽住从那片空间之内消失再度回到了原地。

“你……你怎么可能,我查阅过你的无数资料,你虽然很强,但炼气士的修为限制住你无法掌控世间和空间这些天地间的规则力量,这怎么可能……”

陆扬风说道:“我的修为的确限制了我的发展,不过那仅仅只是一件空间法宝,它代表不了真正的空间力量。”

陆扬风爱怜的看着怀中惨白的身影,他的眼神仿佛穿透了四千多年来到了曾经那段美好的时光中。

她伴随着陆扬风的不断成长,在那一百年间,也是陆扬风实力增长最快的一百年。

二十多岁的陆扬风早就已经饱受世人冷眼无数,从曾经被封为的天之骄子到成年之后还在一层炼气士徘徊,这个过程自然少不了其他人的嘲讽和讥笑。

而薛盈盈的出现给他的黑暗生活带来了彩色的光芒,她虽是妖族之人,但陆扬风排除重重困难最后和她走到一起。

那些年里的陆扬风虽然修为没有丝毫精进,但体内气海的无限膨胀给予了他无穷尽的实力根基,这一切都和薛盈盈给予他的自信和自尊密不可分。

他即使再活五千年也不会忘记这个女人。

时间仿佛都静止在这一刻,陆扬风忘记了马少鲲,忘记了王纹虎,忘了身后身边所有的一切,这一刻,他的世界里只有薛盈盈。

右手朝前一抓,冰莲紫晶棺来到身边,陆扬风站了起来,伴随着棺盖也在这一刻被打开。

棺木之中光华绽放,冰冷刺骨的气息从中传来,伴随还有着浑厚的灵气如璀璨的星光将四方照亮。

冰莲紫晶棺,是极北冰莲外加天陨紫晶打造而成,它最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能保证肉身万年不腐。

当时的陆扬风还不具备穿梭鬼界能够留人灵魂在世的能力,所以薛盈盈只留下一副身躯在世,陆扬风能够为她做的也仅仅只有这些而已。

陆扬风抱起薛盈盈的遗体将其小心的放入棺木之内。

但就在这一瞬间,异变陡生。

只见那面色惨白双目紧闭的薛盈盈竟突然睁开了双眼,她右手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冰寒刺骨的利刃。

这柄利刃携带着任何人都无法想象的速度朝陆扬风的左胸口刺了进去。

这一刻的陆扬风完全沉浸在了思念薛盈盈的回忆和伤感中,他做梦也不可能想到这种变故的突然发生,道尘子他们更是完全呆在了原地。

所以他们就看到那三尺利刃穿透了陆扬风的左胸,然后带着鲜红色的血液从他的后背穿透而出……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