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三十八章 再次逃走

第三十八章 再次逃走

如果说人族的身体有弱点的话,那心脏一定就是最脆弱的地方之一了。

它是人体的命脉,是维持人血液经脉流通的中枢地带,任何强者,即便是仙人,一旦心脏被刺破,能活命机率也极为渺小,除非是掌握了绝世神通的大罗金仙。

陆扬风作为一个炼气士,心脏当然也是其根本命脉。

所以薛盈盈的这一击只要没有刺偏,陆扬风基本上必死无疑,事实上她刺的很准,准到连马少鲲都忍不住觉得有些意外。

他一时间似乎都有些难以接受陆扬风就这么被杀死了,一个活了五千年的老怪物,就这么被一连串的计划而把命留在了这里。

“哈哈哈,陆扬风,天下无敌的陆扬风,你最终还是败在了我王纹虎的手中。”

马少鲲的身体终于支撑不住浑身血脉经脉爆裂到底,王纹虎的灵魂也是从其中钻了出来,他漂浮在空中带着所有人都为之痛恨的狂笑盯着陆扬风。

陆扬风静止在了那里,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开口道:“盈盈,为……为什么?!”

王纹虎狞笑一声开口道:“陆扬风啊陆扬风,你还没醒吗,睁开你的狗眼看看她是不是你的亡妻薛盈盈。”

随着王纹虎的话音落下,‘薛盈盈’健步如飞退到了王纹虎身旁。

在这个过程中,她的身体和容貌也是在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从薛盈盈的容貌和身材变成了一个面容苍老皮肤褶皱的驼背老妪。

“你……你不是薛盈盈,你不是……”

陆扬风的面色出现了些许呆滞,仿佛还不能相信自己手上的亡妻竟然是一个老太婆变换而来的。

“老朽敬佩陆老祖的情之所钟,不过忠人之托受人之命,对不住了,陆师祖。”老妪的声音仿佛是从干瘪的枯树干里面发出,听着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陆扬风的情绪在她这句话之下被重新唤回,他陡然厉声道:“盈盈呢,你到底把她藏在哪里了?”

王纹虎冷笑一声道:“陆扬风,你的性命所剩无几,还惦记着你的亡妻呢,在下也不得不敬佩你的痴情,只可惜,可惜啊可惜……”

陆扬风森然开口道:“可惜吗?一点儿也不可惜?”

话音落下,他右手陡然将留在心脏的那柄利刃给拔了出来,让所有人都为之神经颤动的是,拔出来的瞬间,他的心脏处竟没有一丝鲜血流出。

王纹虎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他重新把目光定格在陆扬风的左胸,然后他便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老妪的确刺穿了他的身体,可是当陆扬风把兵器拔出来的时候,他的伤口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就连被灵气破坏的心脏都似时光倒流般修复愈合,最后恢复如初。

“不可能,你……你究竟是什么怪物,你究竟是什么怪物……”王纹虎的嘴里不断喃喃念叨。

老妪是他最后的底牌,也是他认为最有可能击杀陆扬风的手段。

事实证明也的确如此,老妪把握住了最佳的时机,而后用最果决的手段刺中陆扬风,这一气呵成的动作,换做九重渡劫只怕都会在此殒命。

但陆扬风呢?

他还活着,他不断还活着,刺中的地方现在连丝毫伤口都看不到,这岂能是人类的身体,这根本就是怪物身上才会出现的情况。

“我再问你一遍,薛盈盈呢?”

陆扬风一步一步朝王纹虎和老妪走过去,老妪不断后退着,王纹虎也在不断往后飘,只是飘着的灵魂都在不断颤抖着。

“你……你问你云山宗的王重去吧。”

王纹虎说完陡然看向老妪,老妪也默契的和他对视一眼,她将王纹虎的灵魂一收,然后转身朝后如箭一般消失在了所有人的感应之中。

“王重?王重还活着?”陆扬风没有理会逃走的王纹虎和老妪,他回头看向了道尘子和云山宗内的其他人。

“对……对不起,师祖,我……我没舍得杀王重,他……他毕竟为云山宗立下汗马功劳,所以我……”

道尘子朝陆扬风跪了下来,伴随着他身后几个长老也跟着下跪。

上次王纹虎找云山宗麻烦,可不正是王重和飞云子背叛云山宗,把护宗大阵的钥匙交了出去。

陆扬风很清楚的告诉道尘子,王重和飞云子二人都不能留下。

现在看来道尘子并没有听他的建议而保住了王重的命,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王纹虎能找到薛盈盈的埋葬之地了。

除了宗内的一些长老之外,甚至没人知道薛盈盈这个人的存在。

“王重,你想逃?!”

陆扬风目力如电,瞬间发现了云山宗后山有一道冲天而起的身影,其速度快到极致,为了逃命,王重把毕生所学都完全用在了速度上。

不过即便如此,他依旧不可能快过陆扬风的速度。

“王重,我的亡妻在哪里?”

阴森的生意如同鬼域降临,听在王重的耳朵里就好像死亡倒计时的钟声响起,他身躯颤抖的一瞬差点从天空跌落在地。

“师……师祖,她在宗内,就在宗内……”

“带我去找到她。”

“我……我……”

王重还想说什么,但最终他还是面如死灰的返回到云山宗,然后将藏在宗门后山深处的薛盈盈交了出来。

陆扬风小心将薛盈盈的尸体放入棺木之中,然后暂时将冰莲紫晶棺放在了后山内。

自始至终,王重都跟在道尘子的身后,道尘子跟在陆扬风的身后,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他们能感受到陆扬风身上的那种怒火,那种足以将整片天地毁灭的怒火让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放肆,虽然王重知道自己这次可能是彻底玩儿完了。

将薛盈盈的事情处理完毕之后,陆扬风这才看向道尘子和他身后的王重。

“师祖,对……对不起……我没想到他……”

道尘子想解释什么,陆扬风却没给他继续解释的机会,“你没想到的事情太多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说的是真没错啊。”

看了看受到了不小破坏的云山宗,陆扬风再度开口道:“即日起,撤去云山宗的所有护宗大阵,渡劫秘境的恢复工作也暂停下来。”

不等道尘子他们提出自己的意见和疑问,陆扬风的目光陡然看向了那面如死灰的王重。

“说说看,王纹虎会逃到什么地方去?”

“我……我不知道……”

王重就算知道也不可能这么说出口啊,起码这件事还能成为他最后可能保住性命的唯一手段。

万一说出来之后陆扬接杀了他来泄愤怎么办?

以陆扬风目前的状态,他不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王重,你知道鬼界有一种手段叫做万鬼搜魂术吗?已万条鬼魂冲击你身体的每一寸地方,让你身体的防御力和自身抵抗力将至最低以后,再用鬼界特殊的手法来读取你脑海中知道的一切……”

陆扬风的话还没说完,王重的身体已经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他惨白的面色已因惊恐而接近扭曲。

而陆扬风还在说,“这种手段用起来有些麻烦,可能需要费上十天半个月,不过我想要的东西是一定能得到的,只不过这搜魂术因为太残忍,对任何族群的生灵施展以后据说是要遭天谴的,我甚至听说有人以这种手段读取他人的记忆之后当场殒命。”

听到这里,王重的心里总算稍稍松了口气,至少这东西的副作用还能让陆扬风稍微顾及一些。

哪知道陆扬风再度开口道:“不过你也知道,活了五千年我早就活够了,非得让我用这种手段来的话,我也会不惜一切代价的。”

王重双腿再度发软,他突然说道:“我……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说如果这次没有成功的话,他就不会继续待在人族大地,而是要去其他地方潜伏起来,他具体要去哪里我也不知道啊。”

“你确定?”陆扬风抬起了手掌。

“我确定,我以我百岁的老母和我四十的妻儿发誓,我确定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王重不惜发毒誓来保证自己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陆扬风这才停下了继续追问的打算。

他看了看道尘子,然后说道:“背叛师门在云山宗需要接受什么样的惩处?”

道尘子连忙说道:“回禀师祖,背叛师门将被废除修为毁掉气海,且被逐出宗门永世不得踏入宗门半步。”

“师祖饶命,你饶过我吧,别废我的修为,我求求你,再也不敢了……”

王重疯狂的朝陆扬风磕着头,但陆扬风对其并没有任何的怜悯之心,如果他能轻易的放过这样一个叛徒,以后云山宗是不是还会有更多的人去走王重的路?

“当初我没有给你机会,但道尘子把机会给了你,你并不知道珍惜,所以不能怪宗法无情,只能怪你咎由自取。”

陆扬风示意了一下道尘子,这一次他是没有丝毫犹豫,几大长老将其挟住,毁灭性的能量轰进了王重的体内。

“陆扬风,你不得好死,总有一天,王纹虎会杀了你,会杀了你们每一个人,啊……”

惨叫声传来,王重彻底昏迷了过去,失去所有修为和修炼根基的他被云山宗的弟子无情的扔到了宗门之外。

陆扬风接着开口道:“抽时间给王重的家人送去一笔抚恤金,同时把所有情况如实相告,云山宗对王重的后事就算是处理完成。”

“是,师祖。”

道尘子答应过后,所有人不再投入到宗门大阵的建设中,而是将精力集中到了自身的修炼上。

护宗大阵消失,也就意味着云山没有了任何安全保障,唯一能保证他们安全的只有他们不断提升自己的实力。

虽说王纹虎和白若雪的手段在短时间内控制了云山宗的所有人,那也只是因为护宗大阵没有修复完成,而且这个东西总是能给人一种心理上的暗示。

今天稍微的懈怠一下也不要紧,反正也没有人敢来惹云山宗,就算有的话,也有护宗大阵保护,自己又何必搞的这么累呢?

所以陆扬风的这一举动无疑将所有人的安逸彻底打破。

白若雪看着陆扬风的目光依旧冷漠,“这下你总满意了吧,马少鲲死了,王纹虎逃出了人族领地,王重这个叛徒也被清理,你总该放了我吧。”

白若雪的修为被禁锢,就连行动都带着几分不便。

虽然她已经清楚了事情的大概经过,可她还是不想给陆扬风好脸色,至少让她给陆扬风道歉就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因为她和魔族不共戴天,见到任何魔族她都绝不会手下留情,而陆扬风却和一个魔女一直走在一起,甚至不惜为她而得罪数大宗门之主。

陆扬风说道:“你也看到了,那些宗门之主受到马少鲲,哦不,是受到王纹虎的教唆,幸运的是你……”

“你少给我来这一套,有本事放了我,你一个男人把我捆在这里算什么意思?”白若雪怒目而视的盯着他。

陆扬风说道:“我又怕你出去做傻事,虽然我没有义务管你的事,可是你修炼的那个化魔大法我得再给你解决一下才是。”

白若雪依旧是愤怒滔天的说道:“我的事不要你管……”

陆扬风有些无奈,他说道:“你亲眼所见亲身经历,并非是我陆扬风胡搅蛮缠,而是王纹虎利用了你们,怎么还怪我呢?”

白若雪冷笑一声道:“反正你和魔女走到一起是我亲眼所见,这总不是胡编乱造吧。”

陆扬风除了无奈还是无奈,“你怎么总是对她有偏见呢,她不过是……”

“她不过是什么,不过就是长的好看了点,会在你面前发嗲撒娇,然后你就爱上她了是不是……”

“这……这都哪跟哪啊……”

说到这里的时候,白若雪脸上的愤怒更甚,就好像突然有某件事激起了她内心最原始的怒火。

“陆扬风,你这个人渣,有种的放了我,我们一对一单挑。”

“白若雪,你……”

陆扬风话还没说完,他陡然扭头看向天际,只见一道身影从天空如陨石般狼狈的砸到了云山宗的山门跟前。

陆扬风如电一般窜出,白若雪的行动虽然受阻,不过她还是迈着脚步跟了出去。

看着门口那奄奄一息的白发老人,陆扬风和白若雪的目光尽皆凝重起来,陆扬风将其搀扶起来说道:“徐牧,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