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四十六章 刑天氏

第四十六章 刑天氏

能轻松将一块寒铁切成两块的短刀要切开一个人的脖子是再轻松不过的事情了。

更何况陆扬风似乎正沉浸在叶小瞳带来的这片刻欢愉之中,毫无防备的他,怎么可能抵挡得住这只温柔而又阴狠的手。

叶小瞳很自信,她自信任何人也绝不可能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躲过她这一刀。

可是陆扬风的反应和行为将她的自信打的支离破碎,因为陆扬风的右手已经握住了她手中冰寒的利刃。

叶小瞳大惊之下想要将短刀抽出,可她竟发现这把刀就好像在陆扬风的手中彻底固定了一样,无论她如何用力竟都无法拿回她这把刀。

但叶小瞳的反应并不慢,无法拿回短刀,她直接将其放弃。

右手一松,她身躯朝后一个翻腾倒退来到了离陆扬风三米之外的空地之上。

陆扬风若有所思的看着手中的这把刀,然后说道:“那么现在你动手的理由是什么?还是为了遵从白若雪的指令吗?”

叶小瞳的目光清冷而布满杀意,她冷冷的说道:“因为你该死!”

陆扬风问道:“我与你素不相识,为什么在你眼中我就该死?”

叶小瞳说道:“因为你根本不是陆扬风的徒弟,你就是陆扬风。”

陆扬风的眉毛一掀,他着实没想到这个小女孩居然能认出他的身份来,要知道自己以前可从来见过她。

难道是白若雪说的不成?

那也不对,白若雪都没跟沈玉萝说过自己的身份,她更不可能跟自己宗门下的一个弟子说这种事了。

陆扬风说道:“你从哪里看出我是陆扬风的?”

叶小瞳说道:“嗜血魔为什么暂时撤退,那是因为你陆扬风和他在房间内达成了协议,你早就已经和魔族变成了一伙,嗜血魔当然会对你言听计从,不然的话,就凭陆扬风一个徒弟的身份,嗜血魔绝不可能这么听话。”

陆扬风微微一声苦笑,道:“我不得不说,你的想象力是真的很丰富。”

叶小瞳怒喝道:“别在这里给我装清高,你连我们主人都骗了过去,但休想骗过我叶小瞳的眼睛。”

陆扬风一摊手,道:“所以现在呢,你打算怎么办?”

叶小瞳大声说道:“现在我就要杀了你来为民除害。”

她说完身如灵蛇般朝陆扬风冲击而来,空气中擦出了一道灰色的残影,她那一身轻纱更是在身后甩出了长长的灰色流光。

陆扬风说道:“你们天山琴音坊不是都擅长琴技吗,为什么你却擅长刀法呢?”

看着叶小瞳的短刀迎面贴来,陆扬风丝毫没有在意,甚至还有空闲和夜晓瞳说几句大白话。

“少狂妄自大,死吧。”

叶小瞳一声厉喝,她手中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把短刀,这把刀落空的瞬间她陡然在空中变向,而后朝陆扬风的脖子横切而去。

刀气滋生,斩破空气,刃未至,气先到。

但这种程度的刀气对陆扬风来说简直和玩具没什么区别,他右手快若闪电,在叶小瞳根本无法察觉的速度下穿破道气而后直接捏住了她拿刀的手腕。

轻轻用力,叶小瞳疼痛之间立刻松开右手,短刀应声落地。

陆扬风淡淡道:“既然你都知道我是陆扬风了,那我还真得佩服你的勇气,不少宗主见到我都会被吓的弯腰跪地,你居然有勇气对我出手。”

手腕吃痛的叶小瞳并不服气,她怒道:“有种的你放开我,看谁怕谁。”

陆扬风说道:“我知道你不怕我,不过为了防止你的嘴巴太长,还得让你暂时委屈几天了。”

陆扬风说完右手食指分别朝她颈部、胸口、还有腹部点去。

叶小瞳骇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彻底僵直无法动弹,她眼神惊恐的看着陆扬风:“你……你想干什么?”

陆扬风似笑非笑的说道:“你刚刚不还说不怕我的吗?”

叶小瞳的眼泪竟忽然在眼眶中打着转,“你……你别动我啊,我要喊人了,你……你放开我……”

陆扬风说道:“如果你愿意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的话,你大可以随便的去喊。”

“你……”叶小瞳几次想要大叫出声,但她却硬生生止住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陆扬风能轻易让她失去行动能力,当然也能轻易的让她失去说话的能力,所以她识趣的没有这么去做。

陆扬风右手朝她腰间一揽,而后顺势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叶小瞳大惊道:“喂喂,你……你干什么,你要对我做什么?算我求求你了,我怕了你好吗,我不是你的对手,你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对夜晓瞳的求饶,陆扬风可是恍若未闻。

只要把叶小瞳放开,整个天山琴音坊只怕会在瞬间知道自己的身份,那时候知道他在这里的可就不仅仅只是人类了。

他能封住嗜血魔的嘴,但他封不住整个天山琴音坊的嘴。

“你放开我好吗,我真的不敢了,我知道你是无辜的,你就看我这么小的年纪,放我一马吧,我求求你了……”

叶小瞳在陆扬风的怀中哭诉着,然后她就眼睁睁看着陆扬风把她扔到了床上,就好像扔一麻袋水泥一样。

她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道:“你这个混蛋,你……你就不能温柔点吗你……”

陆扬风的眼中出现了一丝邪笑,道:“你再敢这么大声嚷嚷,你信不信我先剥了你身上的衣服,然后再……”

“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叶小瞳浑身抽搐着,眼泪忍不住不断的夺眶而出。

“所以你给我老实点。”陆扬风朝着叶小瞳那若隐若现的身体打量了一下,而后说道,“不过说实话,就你这么相貌,这身材,你就算让我那个啥我都没兴趣。”

叶小瞳那布满泪水的眼睛突然充斥着滔天的怒火,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陆扬风现在估计已经尸骨无存了。

“陆扬风,你给我等着吧你……”她话还没说完,就陡然发现自己虽然在说话,可是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来了。

“时间到了你身上的禁制自然会解开的,现在嘛,你就安安分分躺在这吧。”

陆扬风拽拽的一甩头,然后转身朝门外走去,只是他还没走出门,一道一身雪白衣裳的身影便从门外走了进来。

白若雪目光阴沉的看着他,然后又看了看床上满脸眼泪的叶小瞳,她顿时怒喝道:“白玉风,你当我天山琴音坊是什么地方?”

陆扬风现在的脑子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在不断的奔腾着。

这特么怎么能这么巧,难道这一切都是他们这师徒事先安排好的吗,不然的话,怎么就叫自己遇到了这种扯淡的情况。

“你听我解释,我什么都没对她做过,不信你问问她。”说完,陆扬风转身一指点去解开了叶小瞳的禁制,她没有恢复行动力,但已经能说话了。

“主人你别听他的啊,他就是陆扬风,他要把我弄到这里要对我……对我,主人,您可要为弟子做主啊。”

叶小瞳凄惨的声音足以感天动地,陆扬风都从来没听过这么悲惨的哭泣声。

所以他没办法,只能又一次封住她说话的能力,然后双手握住白若雪的肩膀一个转身,二人从门内来到了门外。

陆扬风郑重其事的说道:“以你对我这么多年的了解,你觉得我像那种人吗?”

白若雪想也不想的说道:“像。”

陆扬风:“……”

白若雪又说道:“你没对她做什么,她为什么哭的这么厉害,而且你为什么要限制她的自由?”

然后陆扬风就用最简短的语言把整个过程阐述了一遍,白若雪将信将疑看了一眼门内的叶小瞳,道:“这些事情都先放一放,我找你来是有另外一件大事可能……可能又得让你出手帮忙了。”

陆扬风微微一皱眉,能被白若雪说成大事的,那绝对不会小。

陆扬风说道:“什么事,我当然是在所不辞尽力而为。”

白若雪目光凝重道:“你本来不是已经把沈玉萝体内的尸魔毒驱除了吗?”

陆扬风点了点头:“对啊,尸魔毒虽然很烈,但对我也没什么。”

白若雪吸了口气,而后道:“事情就出在这里,刚刚我过去,发现我二姐她……她的情况加重了。”

陆扬风失声道:“怎么可能,我可是彻底将她体内的尸魔毒驱除了,而且还反复检查过好几遍,尸魔毒不可能在她体内发作的。”

白若雪说道:“我不会拿我姐妹开玩笑的,你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陆扬风和白若雪的离开让叶小瞳不禁变得有些惶恐起来,这里虽然也在天山琴音坊,但此地是一排客房,平时都很少住人,就像现在,这里就只剩下她一人。

再加上她的行动能力和说话的能力被限制,心中有所惶恐也是理所当然的,她毕竟只是一介女流之辈。

外面风声响起,打的树木猎猎作响,虫鸣蛙叫声也似消失,整个世界突然变得万籁寂静,静的可怕。

叶小瞳的神情骤然变得紧张起来。

房间四角四盏明灯忽然若隐若现,然后她便看见一道黑影从窗户也若隐若现的飘了进来,就好像轻飘飘的幽灵。

“嗯……嗯……”

看着越来越近的黑衣身影,夜晓瞳鼻息之间疯狂的叫喊着,但也只能发出这细小的‘嗯嗯’声。

她疯狂的挣扎却完全是于事无补,陆扬风下的禁制岂是她能轻易解开的。

“你现在一定很恨陆扬风吧。”黑衣身影戴着一张面具,他拖了把椅子坐在床跟前淡淡的说道。

“嗯嗯……”叶小瞳拼命的点着头,脑袋微微的上下移动代表了她现在的确是恨死了陆扬风。

可是她也害怕,这个戴着面具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人,白若雪和陆扬风居然都没发现这里出现了这么个陌生人。

“所以你很想恢复自由对不对?”面具男子用右手在她脸颊轻轻滑动着,地狱般的死亡气息从叶小瞳的灵魂深处不断朝四周蔓延着。

“他下的禁制有些麻烦,可能需要个一两天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解开,这个过程你需要耐心点,不要被他发现异常,不然的话,我也帮不了你了。”

面具男说着朝叶小瞳的胸口一指点去,一道道波纹一样的力量没入她的胸口。

盏茶的时间过后,面具男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道:“希望你能珍惜恢复的自由身,陆扬风这个人族的恶魔不除掉,整个人族就一日不得安宁。”

“你为什么帮我?”叶小瞳努力挣脱的时候居然发现自己能说话了,这一发现让她更是惊喜交加。

面具男淡淡道:“因为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叶小瞳的神色变得黯然了许多,“可是我太弱了,陆扬风强的离谱,我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面具男接着说道:“再强的人也有弱点。”

叶小瞳急忙问道:“他的弱点是什么?”

面具男说道:“他的弱点就是丁紫瑶。”

叶小瞳疑惑道:“丁紫瑶?”

面具男说道:“只要你把丁紫瑶弄到手,他将任由你的摆布。”

叶小瞳当然听说过丁紫瑶,就是因为陆扬风这个人类喜欢上了魔族的丁紫瑶,所以他才会遭人唾骂。

叶小瞳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那你又是谁?”

“我?我传承自刑天氏,一个即将在未来统领万界的至强者。”

面具男说完这句话便迈出了大门,他的身影也如风一般在门外被吹散的无影无踪,只有一道声音从门外轻飘飘的飞了进来。

“想找丁紫瑶就去炎魔山吧,现在正好有个机会可以让你接近她,我会在暗中出手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