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四十八章 姐妹情谊

第四十八章 姐妹情谊

血杀魔的修为和嗜血魔相差无几,而且他修炼的魔功明显比嗜血魔还要强横几分。

动手的瞬间使得整个天山琴音坊都是地动山摇,漫天的血腥煞气笼罩而来似要将白若雪生生撕碎。

“夫君住手,再让我去劝劝她,毕竟曾经姐妹一场,我也不忍心……”

沈玉萝拉住了血杀魔,虽然有些不太情愿,不过她的话在血杀魔心中明显还是有些份量的。

“好,我都听夫人的。”

血杀魔点了点头,右手一挥,血煞力量收回,然后沈玉萝迈着步子朝白若雪走了过来。

但白若雪却在后退着,她说道:“你用不着劝我,我不会走的,至少我绝不能看着这些弟子身死而独自逃命。”

她的话说的斩钉截铁,虽然她的心很脆弱,可她却依旧不能放弃这三千弟子。

这是她作为天山琴音坊的主人而必须要做的事情,可是沈玉萝呢,她似乎真的没办法让沈玉萝回心转意。

“听姐姐的话,你现在只有一个人,你不是血杀魔的对手,我们所有人加起来都不是血杀魔的对手,你快走好吗?”

沈玉萝的语气很柔软,当她靠近白若雪的时候,心中似乎也被激起了某种莫名的情绪,似的她的语言变得温柔了许多。

白若雪的语气则带了几分怒意,“二姐,你……你为什么,真的是为了自己苟活吗?难道我们这么多年的姐妹情就……”

“行了,别在这个时候打感情牌了,如果你真的还当我是你二姐,现在就走。”

“我走,这些弟子怎么办,难道就让他们变成魔族的食物吗?”

“有些事情,我们本来就没办法改变,有些人的命运,生来就已经注定,你又何必这么执着呢?”

沈玉萝的目光中透着无限的温柔,温柔中却又有一种别人无法理解的坚定。

她的神智明明是清醒的,她明明没有被魔种感染,为什么她会有这样的决定,为什么会让一个嗜杀的魔族成为她的夫君。

白若雪终于愤怒了,她怒吼道:“二姐,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是我……是我瞎了眼,是我瞎了眼会认你当姐姐。”

说到这里,她似乎有了某种决定,白若雪忽然抓住自己一头长发,锋利而刺目的短剑在手,刀锋一把斩向了她那漆黑而柔软的长发。

“不要……”

沈玉萝一声惊呼,但还是晚了。

一把长发应声落地,只听白若雪说道:“从此以后,你我姐妹情谊一刀两断,我再也没有你这个贪生怕死忘恩负义的二姐。”

沈玉萝的眼中似也有悲哀涌动,“你……你这是何苦呢……”

白若雪怒吼道:“住口,你没有资格对我这么说话。”

“哈哈哈,夫人,我早就说过有些人类都是冥顽不灵的,给她生路她不走,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让我吃了她吧。”

血杀魔说话之间,血杀之气铺天盖地涌动而来。

虚空之中血气编织成了一张大网将白若雪再次笼罩而来,血杀魔的身影凭空出现在白若雪的身前,他的右手朝白若雪的头顶一掌拍了下去。

白若雪没有坐以待毙,眼前这个已经超出了九重渡劫的绝世强者的确可怕,但她岂能轻易的束手就擒。

古琴凭空出现,右手顺势波动琴弦,她的动作同样是快到不可思议。

可是有人的动作更快,沈玉萝竟在这一瞬间陡然转身,手中一把漆黑色的短刀直接刺进了血杀魔的脖颈。

“夫人你……”

“二姐……”

血杀魔和白若雪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

整个广场上的人也都在这一刻怔在了原地,已经背叛了天山琴音坊的沈玉萝怎么会突然对血杀魔出手的?

这一刻的白若雪似乎明白了什么,可是她明白的好像有点晚了。

因为血杀魔的脸上陡然出现了一抹森然的表情,他阴森着脸说道:“本尊就知道,本尊就知道你这biao子没安好心,好在本尊留了一手。”

在沈玉萝骇然的神色中,被她刺中的血杀魔如同融化的橡皮泥一样从沈玉萝眼前消失,然后再度出现在沈玉萝的身后。

血杀魔的双手变换形态化为了两把尖锐无比的血色长刀。

长刀如闪电般交叉刺去,两把带血的利刃直接从沈玉萝的后心穿透然后从前胸钻了出来,红色的液体慢慢滴落下来,然后又迅速钻入血杀魔的体内消失不见。

“二姐,我的二姐……”

一声惊呼从白若雪的口中发出,血杀魔直接一脚将沈玉萝踢飞出去,白若雪已顾不得其他,跑过去将沈玉萝扶了起来。

灵气疯狂的钻进沈玉萝的体内想要护住她的心脉,但已经晚了。

血杀魔的魔气如病毒一般蚕食着沈玉萝体内的每一根神经和血脉力量,白若雪的灵气如沧海一粟根本起不到半点作用。

“二姐你撑住,我去找陆扬风,他一定有办法救你的,他能救你的。”

眼泪从白若雪的眼中夺眶而出,看着沈玉萝嘴里不断溢出的鲜血,她的心都在这一刻被彻底撕裂……

“对……对不起,我的……我的好妹子,本来……本来我想替你……替你多杀几个魔族的,可惜……只可惜……”

“不要,你不要走,我不要你报仇了,我不报仇了,你不要走啊。”

白若雪疯狂的嘶吼着,体内的灵气更是毫无顾忌的冲进沈玉萝的体内,可是沈玉萝的面色依旧是越来越苍白,气息也是越来越弱。

“你……你不要……白费力气了,血杀魔和其它魔族不同,他的力量已经撕裂了我的三魂七魄和……和我的五脏六腑,就让我……让我静静的和你待一会儿,我这个当姐姐的……可……可从来没背叛过我的妹子,三妹……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我太蠢了,都怪我,都怪我……”

白若雪的悲伤没有人能体会到,可是天地好似感受到了她的悲泣,云层密布之间有磅礴大雨倾泻而下,似乎也是在为她的遭遇而感到悲伤。

“陆扬风,你在哪里,你回来啊,你回来救救我的二姐……”

“对不起,她……我没办法救了。”

陆扬风的身影陡然出现在白若雪的身旁,后者欣喜若狂,“你回来了,快……救救我的二姐,你救救她……”

陆扬风苦涩的摇了摇头,“她的三魂七魄已经彻底消散,我……真的无能为力。”

白若雪怒吼道:“那你为什么不早出手,你为什么不杀了血杀魔阻止他。”

陆扬风的神色更加苦涩,“我……真的夜没想到沈玉萝是为了你,我也以为她是真的背叛了天山琴音坊,所以……”

“你混蛋,你这个混蛋,你救不了我爹娘,你又眼睁睁看着我的姐姐死在我面前,你这个混蛋,你怎么不去死呢!”

白若雪一巴掌扇了过去,陆扬风没有回避,他静静的站在这里挨了白若雪的一巴掌。

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闪躲,因为他是男人,因为她是个女人,她现在的孤独和无助需要发泄。

看着渐渐失去生机的沈玉萝,陆扬风在她身上看到了一种伟大的情感。

正如他自己所说,他一直都在暗中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他和白若雪一样都以为沈玉萝是真正的背叛。

实际上从第一次接触沈玉萝他就有些怀疑了,再加上沈玉萝的病情又一次出现,他就更加怀疑,可是他做梦也不会想到,沈玉萝在伪装,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白若雪。

不远处,血杀魔有些惊疑的看着出现的陆扬风,“你……就是那个被人族传的神乎其神的陆扬风?”

陆扬风说道:“我是不是陆扬风有那么重要吗?”

血杀魔的眼中出现了一丝癫狂的战意,正如嗜血魔第一次见到陆扬风一样,对这个具有一定传奇性的炼气士都充满了好奇。

“当然重要,我想看看你是不是真如传言中的那么强。”

嗜血魔并没有任何怠慢,体内力量爆发而出的瞬间,整个天山琴音坊再度震动起来,天空之上血云凝聚,四周的雨水都被他这狂暴的力量蒸发的干干净净。

“血杀领域,血神现!”

血杀魔的身后,一道高达百丈的血色身影缓缓凝聚而成。

漫天血光将半边天都照成了血红色,伴随着一股让人作呕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修为稍低的人甚至感觉到体内的血液都在开始沸腾蒸发。

“血神,斩!”

话音落下,百丈血神高举血色大刀朝陆扬风的头顶一刀斩了下来。

别说是人了,这一刀落下只怕能将整个天山琴音坊毁灭的干干净净,一种发自灵魂的颤栗从每个人心脏传遍四肢百骸。

超越九重渡劫期的全力一击,其威力的恐怖已经超越所有人的想象。

他们只看到虚空之中有一道漆黑色的裂缝顺着血色长刀落下最后直指陆扬风的天灵盖而来。

“你是自魔族发动战争以来,我击杀的第一个魔尊。”

陆扬风面色平静的站在原地,当那血色的刀影落下的瞬间,整个地面都已塌陷而下,四周的山石建筑更是化为了齑粉四散纷飞。

陆扬风的右手举过头顶,拇指和另外四指张开,血色刀影正好落到了他的掌心虎口处。

轰的一声爆响,以陆扬风为中心,恐怖的能量冲击将虚空彻底撕裂,但陆扬风却依旧如苍松站在原地不动如山。

“怎么可能!”

血杀魔瞳孔一缩,他真真实实看到了此刻的陆扬风,他竟徒手接下了自己这全力一击,不带丝毫喘气的。

他现在可是渡天人五衰的散仙强者,全力一击竟然伤不到陆扬风一根汗毛,此人究竟是个什么怪物?

“希望魔族能引以为戒,普通的小战争就罢了,一旦有魔尊出手,休怪我无情。”

陆扬风眼中杀机一现,他身影瞬间从原地消失,当血杀魔反应过来的时候,陆扬风的拳头已经刺破了他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