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五十一章 再见柳青儿

第五十一章 再见柳青儿

陆扬风目光一片凝重,他手指朝身前一划,虚空顿有一片光幕出现。

光幕之中投影出的正是徐牧他们身在那片黑暗森林中的遭遇,特别是黄昆对空云子出手的那一幕,更是让陆扬风的双目闪烁着滔天火焰。

“这是……徐牧他们,他们怎么会……”

花九歌话没说完,陆扬风便截口道,“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徐牧明明重伤去云山宗告诉了我关于魔族入侵的消息,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接着便把徐牧抵达云山宗的的事情简略的说了一遍。

花九歌听后说道:“也许是你走后他接着就和空云子他们汇合去了那片黑暗森林。”

陆扬风摇了摇头道:“不可能,这才几天的时间,徐牧不可能康复的这么快,而且我跟道尘子特意交代过,让他好了之后先回万剑宗再做打算。”

花九歌的目光也凝重了起来,“那这个徐牧和……那个徐牧……”

陆扬风说道:“有一个肯定是假的。”

花九歌问道:“你觉得哪个是假的?”

陆扬风说道:“不管假的是哪一个,我需要你现在去一趟云山宗。”

花九歌忽然笑了,不得不说,这个长相绝世倾城的美人在她展颜发笑的那一瞬间,便如寒冬凛冽的大地忽然有着春意盎然的气息迎面扑来。

连陆扬风都不禁为之呆滞了一瞬,在这一刹那,他似已忘记黑暗森林中有人需要他立刻赶过去救援。

花九歌媚眼如歌,她手指轻轻波动着胸前的发丝,眼中含着三分笑意的说道:“你说,要是白若雪知道你在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她会不会和我这个好姐妹反目成仇啊。”

陆扬风从他的话中惊醒,旋即苦笑一声道:“花九歌,都这个时候了,就不要再开玩笑了,我真怕云山宗……”

花九歌却毫不留情的说道:“如果给你报信的那个徐牧真是假的,现在谁去云山宗估计都没用了,这一点你比谁都清楚。”

陆扬风苦笑道:“但好歹也得去确认一下不是?”

花九歌依旧是满含笑意的说道:“让你现在彻底断绝和白若雪的关系,和我现在去云山宗,你只能选一样,你选哪个?”

陆扬风带着几分怒意道:“花九歌,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开这种玩笑?”

“哈哈哈,活了几千年的某人居然还生气了。”花九歌一声大笑,接着道,“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你去救徐牧他们,我去云山宗。”

花九歌从深空中化为了一道流星般的光芒朝远方无边的大陆俯冲而去,此刻陆扬风也是毫不犹豫直接朝黑暗森林中飞掠而下。

也在这个时候,胸口无脸魔的声音再度响起,道:“如果云山宗那个徐牧真是假的,那我知道是谁假扮的他。”

陆扬风说道:“直接说,别拐弯抹角。”

无脸魔倒也没有不耐,现在是陆扬风心情正不爽的时刻,无脸魔可没傻到在这个时候去触陆扬风的霉头。

所以无脸魔很自然的接着开口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徐牧必定就是千面魔,只有他才有将任何一个人模仿的如此之像的功力,不然以你的眼睛不可能看不出那个徐牧是假的。”

陆扬风面无表情,他说道:“如果他是千面魔,你觉得他会对云山宗做什么?”

无脸魔说道:“如果他是千面魔,那就意味着狂魔神已经彻底意识到了你的威胁性,千面魔可能会将整个云山宗当成最终的底牌来对付你。”

陆扬风的目光更加凝重,他说道:“如果那个徐牧真是千面魔的话,那其实意味着魔族早就已经知道我来了天山琴音坊,也就是说北路笑面魔和南路吞噬魔他们……”

想到这里的陆扬风瞳孔猛然一缩,如果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在天山琴音坊,甚至是自己来天山琴音坊就是千面魔一手策划的,那笑面魔和吞噬魔现在可能已经彻底渗透到了苍州境内……

陆扬风沉声道:“幸好有柳青儿,不然的话,好像还真被人给摆了一道啊。”

陆扬风喃喃自语之间,他的速度也飙升到了极限,在仅仅不到五息的时间便从天空如一颗加速坠落的陨石砸进了黑暗森林之中。

此刻徐牧和空云子他们完全陷入了被动的苦战之中。

特别是空云子,被黄昆的那一击重伤在身,如今能发挥的实力仅仅不到一成,甚至还需要徐牧他们的保护才能勉强支撑下来。

对他们四人来说,现在的场面已经到了间不容发的危机时刻。

“黄昆,你现在立刻回头还来得及,不然的话……”

徐牧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黄昆的冷笑声打断,“不然的话要如何?你们还真以为陆扬风一个炼气士能和神尊大人相提并论?狂魔神尊是几万年前的人物,陆扬风也不过活了五千年而已,你们就别指望他了。”

黄昆无情的言论让徐牧他们是又气又无奈,四周无时无刻不断侵入体内的力量已经削减了他们大半的实力,再加上九重渡劫的黑袍人和黄昆联手,徐牧似乎已经预见到了自己和空云子他们三个人接下来的命运。

可本该想办法对付黄昆乃至要转身逃走的徐牧却忽然笑了。

穷途末路的四个人几乎同时笑了,特别是徐牧,他笑的几乎接近癫狂。

黄昆满脸诧异,他冷笑道:“都死到临头了,你们笑什么?”

他身后陡然有一道声音响起,“他们在笑刚刚那些话你应该背着我说,而不该在有我的场合下说出口。”

“什么?!”黄昆和黑袍人几乎同时本能的朝前一步迈出,然后闪电般转身看向身后。

在那里,陆扬风正目光冰冷的看着黄昆,一种无形的压力从天而降,黄昆忽然感觉到了一种从头到脚的冰凉。

他看似还活着,但实际上已经死了。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黄昆问道。

“这个问题还有那么重要吗?”陆扬风反问。

也不知是破罐子破摔还是黄昆真有不惧死亡的勇气,他忽然也笑了起来,他大笑道:“你说的对,那些话是不该当着你的面说,但我现在说了又如何?面对狂魔神尊,你就是个垃圾你明白吗?你保护的苍州,现在已经是神尊的囊中之物,有种的你杀了我啊,你来啊,杀了我,神尊会为我的虔诚而报仇的。”

“不错,神尊大人会为你的虔诚而报仇的。”黑袍人的口中陡然传来一道声音。

就在黄昆还在沾沾自喜的一瞬间,他陡然感觉到一股莫大的力量从背后传来,这股他无法抗拒的力量让其朝陆扬风身前冲了过去。

在他不可思议的神色中,陆扬风抬起右手朝其一巴掌扇了过去。

只听轰的一声,狂暴的力量在他脸上炸开,黄昆的身体如破麻袋砸进了左边一座离他百米左右的山石之中。

而此刻那黑袍人已如一道黑色的闪电来到了徐牧的身旁,他站在这些人身后,两只由无尽黑气凝聚成的大手将徐牧和空云子的身体死死的捏在了手中。

黑袍人低沉而冰冷的声音传来道:“不想他们两个死的话,现在立刻离开这里。”

陆扬风淡淡道:“看来你比其他人聪明很多,没让我自废修为,或者是让我立刻跪地给你求饶。”

黑袍人怒吼道:“你少罗嗦,再不走,他们死。”

陆扬风笑了笑道:“我只是想说,我不会走,他们也死不了。”

黑袍人彻底被激怒,他体内气息陡然爆开,那两只大手骤然用力,徐牧和空云子陷入了痛苦的嘶吼之中。

可就在他们身体即将被捏爆的一瞬间,一道怪异的声音从黑袍人身后响起。

黑袍人不可思议的低下头,然后他便看到了一柄锋利的银色利刃从他胸口穿透而出,银色的光芒带着死亡的气息直击黑袍人的灵魂深处。

“这……这是……”

话没说完,一声惨呼从黑袍人口中发出,然后他的身体便如火烧了一般从那银色的利刃朝四周蔓延出去。

转瞬之间,这个九重渡劫的至强者便已成了一具枯骨,一具还在被某种奇异的力量燃烧着的枯骨。

在他刚刚站着的身后,柳青儿将那把银色短刀插进了腰间的刀鞘之中,然后朝陆扬风走了过来。

两个大圆耳环,一头短发,一身劲装,看起来彪悍,却又个性十足,这个女人无论走到哪里必定都是最亮眼的存在。

陆扬风笑了笑道:“看你自信的样子,事情好像进展的还挺顺利。”

柳青儿用着一种玩酷的表情淡淡道:“既然是我自己来找你的,不把事情办的漂亮点儿,哪有脸见你。”

陆扬风说道:“能提前知道你想让我去极北之巅,是要去做什么吗?”

柳青儿说道:“去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陆扬风无奈道:“这么看来肯定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柳青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要是很容易,我找你来做什么?”

于是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好像都已忘记了这里还有四位重伤垂危的老人,徐牧他们也不敢轻易插话,只能硬生生看着陆扬风和这个陌生的女孩谈笑风生。

空云子默默的在一旁自行疗伤,他的伤势虽然重,但毕竟是达到了散仙级别的大能,身体的强度已远非常人所能想象。

“好了,不跟你多说了,这是战利品。”

柳青儿将一枚储物戒指交给陆扬风,然后陆扬风就看到戒指里面那堆积如山的极品仙石,外加……

外加两颗血都已经流干的脑袋。

“这是……”

陆扬风惊诧的将这两颗脑袋拎出来看着柳青儿。

柳青儿毫不在意的看向陆扬风说道:“哦,这两个一个叫笑面魔,一个叫什么吞噬魔,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居然敢和老娘抢仙石,然后老娘就把他们杀了,这两个脑袋专门留给你做个纪念的。”

陆扬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