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五十四章 花九歌归来

第五十四章 花九歌归来

纵然是活了上百年的这几个老家伙,看到这个样子的花九歌也不禁是连眼睛都直了。

花九歌全然没有徐牧他们身上这种老态龙钟的样子,她完全就像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子,身上甚至还透着一股别样的年轻味道。

“咳咳,各位注意点形象。”陆扬风轻轻咳嗽了一声,轻声的提醒顿时让徐牧他们从呆滞中反应了过来。

“花长老果真是战力无双修为无上,实乃让我等这些老家伙感到万分惭愧。”

空云子连忙站起来和她客套了几句,身上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此刻他的动作反应也是恢复了正常状态。

花九歌冷冷道:“一口一个花长老?意思是我很老了?”

空云子面色一僵,连忙道:“在下绝没有这个意思,在下只是……”

不等他说完,花九歌便截口说道:“只是什么?只是对我当这个联盟的盟主有颇大的意见?”

“不不……”

“哼,我不跟你们罗嗦这些,活了这么大岁数,一个个还扭扭捏捏,就凭你们的心态当这个盟主也完全不合适。”

“那……那依花长老所言,不知何种心态当盟主才合适啊?”另外一名老者适当开口道。

“当然是杀伐果决说一不二,不以感情用事,不以杀戮为喜,让你们当了这个盟主,万一你们旗下的某个宗门有人出了问题,你们第一时间想的不是如何处决这件事,而是该如何把这些犯错的人包庇下来的,我说的可对?!”

“这……”

花九歌言目如电,再配上这一身凌天的霸道之气,还颇有几分将领之风。

可她终究是一介女流之辈,在他们这些老一辈的眼中,女子身上的柔弱之风总是多余男子,自古以来女子做主宗门势力总算是少数。

“这什么?你有什么异议?”

花九歌瞪着徐牧,这个平日德高望重的老家伙居然也缩了缩脖子,把要准备说的话全部咽回了肚子里。

看了看眼前这情形,陆扬风终于开口道:“那想必这个联盟的位置,大家心里也都有数了。”

“不是,陆师祖,她……”

徐牧想说什么,不过花九歌已闪电般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道:“我什么你倒是说啊,我不在的时候你们一个个推推我我,现在有了人选又觉得自己才是最合适的,你们能不能把自己的人精放到其他地方?”

“花九歌,你别过分啊你……”

花九歌盯着空云子冷笑道:“我过分了又怎样,来过两招?”

空云子鼻息粗重的喘息着,“你……你太过分了……”

陆扬风连忙在一旁说道:“好了,大家都冷静一下,严格来说,花九歌的辈分比你们还要高一点,而且你们确实也没个合适的人选,暂时让她先试一试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如果不行,到时候再换人也可以嘛。”

“这……”

“全听陆师祖的吩咐。”

空云子还想说什么,另外二人已经抱拳答复了。

明眼人其实都能看出陆扬风是向着花九歌的,只是空云子和徐牧就是受不了花九歌这股子牛13轰轰的脾气劲儿。

“那这事儿先就这么定了,回头你们举行一个联盟大会,将此事通告五大州。”

陆扬风说完,这才看向花九歌说道:“云山宗,怎么样?”

不得不敬佩陆扬风的定力和忍耐力,直到他们争论完毕之后他才询问关于云山宗的事情,这一点只怕就是这里所有人都做不到的。

花九歌也没隐瞒,她说道:“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陆扬风想了想说道:“先听坏消息吧。”

花九歌说道:“坏消息就是你云山宗的道尘子和整整一千名弟子被一个叫做尸魔尊的家伙带走了,甚至包括你的那条宠物狗也被带走了,具体去了哪里没人知道。”

陆扬风接着问道:“好消息呢?”

花九歌忽然一笑,道:“好消息就是我并不是空手而归。”

她说着,右手凭空一拉,身前的虚空之中陡然有着空间破碎的声音传来,然后一道狼狈的身影从中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

众人看去,只见此人竟和刚刚在场的徐牧一模一样,如果不是他满脸的伤痕,这里只怕没人能将这两个一模一样的人给分辨出来。

“千面魔,变幻之术还真有点意思。”

陆扬风仔细的朝他看去,发现这个徐牧和真正的徐牧根本没有丝毫的区别,不论是从身高长相还是从内到外的那种气质,和真正的徐牧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你……你知道我是千面魔?”徐牧骇然的盯着陆扬风。

“我相信你一定很想见见你的老朋友无脸魔。”陆扬风说着将胸口的封印解开,无脸魔从他胸口钻了出来。

‘徐牧’的眼中先是惊诧,最后是满脸苦涩。

陆扬风接着开口道:“无脸魔,好好和你的老朋友叙叙旧,如果你们能把道尘子他们救回来,我可以让你们继续活下去。”

虽然听不懂陆扬风在说什么,不过千面魔在无脸魔的要求下,二人出了房间外面。

陆扬风和花九歌丝毫不担心他们会趁机溜走,在这两尊怪物的眼皮子低下还能让人逃走那简直是在闹天大的笑话了。

“陆扬风,出事了。”无脸魔和千面魔刚走到门外,然后白若雪便如一阵风一样从外面窜进了门内。

“出什么事了?”陆扬风急忙问道。

“叶小瞳不见了。”白若雪说。

“不可能,她怎么挣脱封印力量的?”

但是当陆扬风看到空空如也的床被之后,他才知道白若雪并没有跟他开玩笑,天山琴音坊的这名女弟子叶小瞳确实消失了。

陆扬风的目光略显凝重,虽然并没有对叶小瞳做一些很特别的封印力量,但陆扬风很自信,就算花九歌要破开他这个道封印都不太可能。

因为封印虽然不特别,但却融合了他体内强大的气海之力,强行破坏的时候陆扬风实际上是能感应到的。

“也有可能她并没有挣脱封印,是有其他人直接把她从这里给带走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还是能感应到封印存在,现在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陆扬风仔细察觉着封印的气息,但终究是徒劳无获,单单凭此就能判断封印已经彻底消失。

“确实有陌生的气息来过这里。”

花九歌感受着房间内的气息,她眉宇间的凝重同样不减,因为能破开叶小瞳体内封印的存在一定不是那么简单,毕竟这是陆扬风的手段。

而且他为什么要强行破开叶小瞳的封印,她不过是天山琴音坊内一个普通的弟子罢了。

虽然天赋也还凑合,但完全达不到那种让人惊艳的地步,此人破开封印带走叶小瞳究竟是为哪般?

“你察觉到了什么?”陆扬风连忙问道。

花九歌闭着眼,感受着房间内残留的一丝丝气息,似乎想从里面分辨出什么东西出来。

过了许久,花九歌陡然睁眼,她双手朝空气中一抓,一把墨绿色的古琴出现在手中,她衣袍一挥,身体以一个优雅的姿态正好坐在房间中的案几跟前。

古琴置于案几之上,一种令人舒畅而无法自拔的琴声从她指尖朝四周荡漾而去。

房间内的所有人几乎都沉浸在了这几乎能令人醉生梦死的琴声之中,但陆扬风的眼神却依旧清醒。

他看到四周的天地灵气化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气流朝花九歌的身躯四周汇聚而去,她四周的灵气化为了无数螺旋气流不断旋转。

花九歌的琴声由淅淅沥沥变成忽明忽暗的波动,四周有着一道道气流被这琴声不断剔除出去。

花九歌如抽丝剥茧的不断将那些纯净的灵气赶走,直到最后她身体四周几乎已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带。

她的琴声也在此刻戛然而止。

花九歌站起,双手灵动的将最后一丝气流拿在手中,她看着陆扬风说道:“就是它,感觉有魔族的气息,但又有一种陌生的气在里面。”

花九歌将这一缕带着些许黑色的气丝递到陆扬风的手上,后者将其接住,眼中也有疑惑之色闪过。

“的确不是魔族的气息,这种气息好像和那个狂魔神有几分相似啊,让我想想……”

陆扬风仔细回忆着在九五岛内狂魔神的气息,不光是他,还有无脸魔、千面魔,他们身上都有一种很纯粹的力量,这种力量是其他魔族所不具备的。

现在陆扬风手中的这一缕气息就很纯粹,但却又和狂魔神有些区别。

“是王纹虎,王纹虎身上就带着这种气息。”陆扬风猛然惊醒,他想到之前和王纹虎交手的场面。

此人手段不凡,其中夹杂的不仅仅只有灵气,还有一些陆扬风不曾遇到过的陌生气息。

可能是王纹虎故意做了掩饰,也可能是他修炼的还不够纯粹,所以那种陌生气息不怎么浓厚。

但现在仔细想来,陆扬风手中的这一缕气就和他在王纹虎身上感受到的几乎一模一样。

“又是你啊王纹虎,还真是阴魂不散,非要让我杀了你才满意不成?”陆扬风双目冰冷,反手一握,那一缕陌生的气丝直接甭散在手中。

“如果是王纹虎的话那就说得通了,因为你和叶小瞳有些小过节,他想利用叶小瞳和你之间的这种过节来放大她对你的仇恨。”白若雪在一旁说道。

众人也赞同的点了点头,现在只有这个原因才能解释发生的一切。

“但一个叶小瞳能做什么?她连元婴期都不到。”徐牧忍不住说道。

“这王纹虎一日不除,就是我的心头之患啊。”陆扬风恼火又无奈。

这种人就跟苍蝇一样,对你造不成太大的破坏力,但时不时来骚扰弄你一下总是惹人烦躁,关键人跑的还贼溜快。

“要除掉王纹虎可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一道声音从门外传来,然后就见恢复了本体的千面魔和无脸魔走了进来。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