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五十五章 远古大巫

第五十五章 远古大巫

无脸魔还是那个黑色影子的形态,但千面魔就不同了。

他的本体和狂多有几分相似,头上有角,双目腥红,标志性的倒三角脸型就好像雕刻出来的等边三角形放在了脖子上。

但他最醒目的还要数众人眼睛都能看到的四只手,它们自然而然的分布在千面魔的前胸和后背,乍一看是颇为吓人。

不过有陆扬风在此,再加上这里也云集了苍州最顶尖的高手,所以倒是没人惧怕千面魔的这副模样。

“你知道王纹虎?”陆扬风看向千面魔说道。

“听尸魔尊提起过,所以知道个大概。”千面魔说道。

“说说看,这个王纹虎究竟是怎么回事?”陆扬风问道。

千面魔将在场的所有人扫视了一眼,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了陆扬风的身上,他说道,“我说了,你得放过我和无脸魔。”

陆扬风淡淡道:“这就得看你站在什么立场了。”

千面魔说道:“无脸魔都跟我说了,他也看到听到了狂魔神说的那些话,我们现在对狂魔神……很失望。”

这的确是在掏心掏肺的在说话。

想他和无脸魔为了狂魔神的大业是倾尽了所有一切,最后得来的就是狂魔神无情的抛弃,不论他们是什么种族又来自哪里,内心都是无法承受的。

我们可以为你卖掉自己的命,但你却真的只是在把我们当成一件卖命的工具,想要就要,不想要就随时扔掉吗?

陆扬风说道:“所以呢……”

无脸魔开口道:“所以我们会把知道的全告诉你,然后我们帮你把道尘子还有云山宗的那些弟子全部救出来,但……你要放我们走……”

陆扬风连想都没想便说道:“没问题,我放你们走。”

“陆师祖,不行啊,这两个人回到狂魔神身边,可是又给他凭增两员大将,万一他们重新替狂魔神卖命,我们该如何是好?”徐牧旁边这位九重渡劫的老头忧心忡忡,他的担心当然也不无道理。

千面魔冷冷的说道:“不要把我们和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人族相提并论,我们要说中午死,就绝不会挪到晚上。”

此人大怒道:“你放肆,你们这些魔族屠杀了多少人类,我们……”

不等他说完,花九歌便打断道,“好了,听陆扬风的决断就行。”

陆扬风没有解释什么,他说道:“你们说该说的,做该做的,我保证你们安稳离开。”

虽然这个老家伙还是一脸不满,不过陆扬风的态度在这里,花九歌和徐牧他们又都是向着陆扬风的,所以他也只好把自己的想法咽回肚子里去。

“王纹虎虽然是人族,但据说他得到了刑天的传承,所以他肩负着唤醒远古巫神刑天的重任。”

“巫神?刑天?那是什么?”陆扬风疑惑道。

“狂魔神和刑天在远古时代都是一个级别的,不过刑天天生好战,战力通天,他一旦苏醒,连狂魔神都得遭殃。”千面魔说道。

“我有些不太理解,远古时代的人……现在要复活?是这个意思?”陆扬风问道。

千面魔点头道:“简单的理解就是这样,狂魔神的记忆也有所缺失,不过关键的一些东西他还是记得的,据说远古大巫会在这个时代一个个苏醒过来,花九歌刚刚所提炼出来的这一丝气息就属于远古巫族的力量。”

陆扬风又问道:“意思是王纹虎并不是继承了什么仙人秘境,他是得到了一位远古大巫的传承?”

千面魔说道:“是的,远古大巫都有着通天莫测的手段,王纹虎虽然还没有彻底修炼成,但想必也快了。”

陆扬风接着问道:“那狂魔神呢?也是一位远古巫神?”

千面魔点头道:“是,只不过在大巫中算是最弱的一位,也是最不受待见的,因为他没有专心修炼自家的巫族力量,还在暗中修炼了魔族的一些手段。”

“这可是有意思了。”

陆扬风眼神闪烁着光芒,这些消息对他来说是一种新鲜事物,活了几千年的他还真是有些寂寞难耐,现在听来好像有一些不错的对手即将出现,他当然是乐在其中了。

“那依你看,王纹虎把叶小瞳带走是几个意思?”陆扬风问。

“这个问题其实你应该能想到的。”无脸魔在一旁开口道。

“什么意思?”陆扬风疑惑道。

“实力稍微高一些的人都知道正面和你战斗纯属找死,所以只能在暗中找你的软肋来对付,恰好你的软肋就是云山宗,还有……”

“还有丁紫瑶。”

无脸魔的话没说完,一旁的白若雪和花九歌几乎同时开口。

这二人情绪蓦然的激动让陆扬风一阵莫名其妙,他们由刚刚友好而担忧的神色忽然变得激动甚至是……有些仇视……

“咳咳,意思是王纹虎想让叶小瞳用丁紫瑶来对付我?”

“两位天山琴音坊的主人已经帮我回答了。”

陆扬风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关键他现在根本不知道丁紫瑶在什么地方啊,难道说王纹虎已经知道了丁紫瑶的下落?

“好啊,你果然喜欢上了那个魔族的小魔女。”白若雪怒声道。

“陆扬风,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毕竟是人族。”花九歌也在这个时候开口。

陆扬风表示很无奈,一提到丁紫瑶,白若雪和花九歌的情绪就变得很激动,为了这来之不易的和平聚会,陆扬风只能好言相劝。

“没有你们说的那么严重,丁紫瑶终究是因为我而变成那个样子,我作为一个男人,得负责啊。”

“你是说,你是个很负责的男人?”白若雪开口道。

“难道我一直都很不负责吗?”陆扬风反问道。

“嗯,我知道了。”白若雪莫名其妙的说了这几个字,然后转身就走了,连叶小瞳的事情也好像没心思管了一样。

“哎,这女人那,真的是……”

接下来的时间,大伙儿难得一聚的在天山琴音坊开怀畅饮。

陆扬风和狂魔神达成了协议,狂魔神暂时也停止了进犯苍州,就连吞噬魔和笑面魔的陨落都好像完全不在乎了。

而千面魔和无脸魔早早的赶回了九五岛,他们的立场在哪一边终究需要时间的考验。

但陆扬风相信自己的直觉和判断,无脸魔和千面魔或许会给自己一个很大的惊喜。

第三天夜晚,天山琴房之内。

琴音袅袅,如烟如雾,回旋荡漾,心生向往。

琴弦在白若雪的指尖同样是出现了魔力一般,那种让人浑身酥软的感觉不是任何一个琴师所能做到的。

“天山上,琴声扬,与君弹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柔软的声音从白若雪的唇齿间传来,陆扬风只觉灵魂飘荡,然后落在了一团柔软的棉花上。

“钟鼓馔玉不足贵,只愿长醉不复醒,妾身自饮这一杯,花好月圆良宵醉……”

悠扬的歌声与琴声,再加上白若雪依稀雪白色的轻纱随风飘扬,伴随着天空的明月高照,陆扬风只觉来到了人间仙境。

琴声戛然而止,白若雪如仙子一般飘然而至。

她端起酒杯痴痴的看着陆扬风,陆扬风也痴痴的看着她,这一刻,这一晚,似乎只属于他们二人。

陆扬风的内心不觉间有着一种莫名的情绪在荡漾着,三十多年前的那种感觉好似在此刻被彻底唤醒。

月光下,良宵夜,美人坐,饮一杯,这不正是世人所向往的一种生活境界吗?

陆扬风不知不觉拿起了桌上的荧光酒杯,然后将其端到了唇边,他的眼神却从未在白若雪身上离开过,白若雪的眼神变得期待变得迷离。

她是一个女人,一个正常的女人。

她何尝不知道陆扬风的意思,但仇恨带给她的冲击是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她可以抛却所有一切,只为击杀更多的魔族来报仇。

三十年多年的情感压抑对她来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现在她放下了仇恨,准备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也许这段生活就正是从陆扬风喝下这杯酒开始。

毕竟现在的陆扬风已经没有了三十年前对她的那种情感,所以拿下他最好的办法就是用点非正常的特殊手段。

“报,主人,山门外有人求见。”

门外的声音忽然响起,将这美好的沉寂彻底打破,也将白若雪美好的幻想打破,端到嘴边的酒杯被陆扬风下意识的放了下去,他抬头看向了门外。

白若雪的脸上燃起了滔天的火焰,她发誓,如果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她一定要用最狠的手段来惩罚门外的家伙。

“咱去看看是什么人吧,这么晚了,肯定是有急事。”

不等白若雪说完,陆扬风便已起身朝门外走了出去,白若雪无奈,只能跟在他身后一同看向灯火闪烁的道路尽头。

在远处,一道黑色的身影如幽灵般悬浮,他气息内敛身影如影如幻,然后朝他们二人飘然而至。

“为表示礼貌,在下特意让人通知二位一声。”此人开口道。

“你是……”白若雪的情绪还不太稳定,陆扬风在一旁替她问话。

“在下隶属刺龙,应柳青儿的吩咐,给陆师祖带来一则消息。”此人开口,陆扬风顿时大喜,让刺龙调查丁紫瑶的去向,这么快就有消息了吗?

白若雪脸上的煞气更重,虽然这个时代三妻四妾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想到是因为那个小魔女而打断了自己的好事,白若雪愈发的窝火。

“陆师祖所要打听的丁紫瑶现在身处炎魔山,由于那里是魔族的地盘,而且炎魔王身边强者无数,所以我们没办法做更多的事。”

听语气,如果不是因为这些高手的存在,刺龙很可能会帮陆扬风把丁紫瑶救出来。

但如果真能为陆扬风做到这件事,相信刺龙绝不会错过这个和他交好的机会,毕竟柳青儿和他的交情不代表整个刺龙和他的交情。

“多谢,多谢了,知道这个消息就够了。”

“那陆师祖,没什么事我就先告退了。”

“好,辛苦你了。”

谈话结束,隶属刺龙的这道身影从琴音坊离开,而陆扬风的脸上也出现了迫不及待,他现在只想立刻赶到炎魔山去。

“你要去救那个小魔女。”白若雪开口道。

“我之前也说过,她是因为我……”

“行了别说了,你去救她,就永远别来我天山琴音坊了。”

陆扬风满腹愕然,白若雪是怎么了,以前自己对她颇有好感她无动于衷,现在自己这种感情渐渐淡化,她好像又不乐意了?

陆扬风苦笑道:“你这是何必,于情于理,我真的不能坐视不管啊。”

白若雪带着几分怒意,道:“那我呢?既然你都打算消失了,又何必在中途蹦出来,蹦出来了现在又说走就走,你是什么意思,拿我当猴耍?”

陆扬风只有苦笑,除了苦笑他什么都做不了。

“行了,走吧走吧,我也不勉强你了,反正我一直都是个苦命人,就让我自生自灭吧。”白若雪说着转身掩面泣声离开。

陆扬风叹了口气,他想回头抓住白若雪,但他知道丁紫瑶现在更需要他。

良久之后,他才轻轻一叹,“等我处理好这件事,再来给你道歉吧,现在……她或许正身处险境之中。”

陆扬风腾空朝天际化为了一道月夜的流光消失在天山琴音坊。

花九歌在陆扬风离开不久之后出现在了白若雪的身边,她开口道:“为重新得到陆扬风,你也是拼了啊,居然在酒里下药。”

她端起陆扬风刚刚准备喝下去的这杯酒若有所思。

“姐姐,你……你都知道了……”

白若雪面色羞的绯红,尽管花九歌是她的姐妹,但这种事说起来还是有些难以启齿,不过花九歌倒没什么不自在。

她说道:“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再如何强求也得不到,陆扬风现在就是个榆木脑袋,想要这榆木脑袋开窍,还需要你我姐妹同心协力啊。”

白若雪忍不住问道:“姐姐,你……不介意那个小魔女吗?”

花九歌面色微微一变,连忙改口道:“想什么呢?我只是说我们姐妹合力来帮你,我何时说我介不介意丁紫瑶了?”

“噢。”

白若雪哦了一声,然后用着完全不相信的眼神看着黑暗的夜空,好像陆扬风会从那里跳出来一样。

“你啊你,当初不珍惜,现在又费尽心机,真的是……”

花九歌一脸无语,最后只丢下了一句话便转身离开,“我得处理联盟的事情去了,你把琴音坊管好,另外……好好等着陆扬风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