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五十六章 炎魔山外李若风

第五十六章 炎魔山外李若风

炎魔山身处魔族腹地,对人族来说,这座几乎高达万米的巨山宛如炼狱。

因为炎魔山上终年有着岩浆不断朝四面八方喷发,岩浆之中更有成灵的岩浆兽四处活动,它们带着本能的杀戮力量不会放过从身边经过的任何生灵,就连魔族都惧怕这种浑身喷火的岩浆巨兽。

不过这些巨兽对陆扬风来说并没有什么威胁,他只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击中到了炎魔山及其它背后那座巨大的城池。

这座巨大的火山曾经有过喷发的历史,但现在生活在这里的魔族已经完全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了。

因为驻守在这里强大的魔族已经将整座炎魔山封印了起来,再过十万年,这座炎魔山也绝不可能喷发。

所以城内的魔族生活的都十分安逸,高耸入云的建筑随处可见,建筑之下是熙熙攘攘的魔族正在城内劳作着。

这么看来,除了种族和人类相差甚远,其它和人族其实都相差不多。

“要在这么一个巨大的城内找到丁紫瑶,难如登天啊。”

陆扬风最大的软肋就是神识力量太弱,最多只能利用神识看清周围两百米左右的一切。

要知道连一个金丹期的修士都能轻松察觉到周围两三百米的风吹草动,他的神识力量连金丹期都不如。

所以他没办法在瞬间锁定这座城池的一切,只能依靠目力去找自己想看到的东西。

但目力终究有限,而炎魔山背后的这座城池又庞大无边,想要找到丁紫瑶肯定还得另寻他法。

陆扬风越过炎魔山打算进入城内,在高空俯瞰之下,陆扬风眼中陡然有惊异之色。

炎魔山背后竟有九座巨大的圆形场地,这些场地周围还能看到密密麻麻的观众席,它们建在炎魔山的半山腰,看起来相当宏伟壮观。

“类似武斗场的地方吗?”陆扬风喃喃自语打算再度进入城内。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双目中陡然闪烁出疑惑。

在离炎魔山另外一边荒芜的平地上,一群低着头犹如丧失一样的身影正拉拢着脑袋木讷的朝炎魔山走来。

在这些人的四周,每隔两三米就有一个模样凶神恶煞的魔族扬起手中的刺鞭抽打着那些不愿前行的身影。

让陆扬风感到惊异的是,这些人个个血脉旺盛天赋强横,很多人虽然没什么修为,但他们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气息甚至比那些持鞭人还要强横。

但他们却没办法反抗,因为这些人的双手和双脚都被沉重的镣铐束缚。

这些镣铐不是普通生铁所铸,上面时不时散发着光芒,它们束缚的不仅仅是这些人手脚的行动力,还有这些人体内喷发的强大力量。

很多人的身体都被抽的血肉模糊,但他们没有反抗之力,只能无奈继续被迫前行。

陆扬风扫视了一眼,其中并没有丁紫瑶的身影,这倒是让他稍稍松了口气。

但紧接着他目光陡然狂变,虽然其中没有丁紫瑶的身影,可却发现了另一个让他熟悉的人。

李若风,那个神风宗的弟子。

陆扬风让狂多当神风宗的宗主,他是第一个站出来力挺陆扬风的,所以陆扬风让他暂时拜在了狂多的门下。

他不在神风宗好好做他的弟子,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难道是狂多临时叛变了不成,按理说应该不太可能啊,陆扬风对自己的判断还是有几分自信的。

可要不是狂多出了问题,李若风怎么会来到魔族领地,还当成了奴隶一样被抓了起来。

陆扬风有冲下去救下李若风的冲动,但想到惊动炎魔山的强者最后有可能波及到丁紫瑶,他暂时忍住了这个想法,毕竟现在他根本都不知道刺龙的情报准不准确,丁紫瑶究竟在不在炎魔山,在不在那座城内!

四目环顾,陆扬风略作思考之后,忽然有了一个决定。

他从天空降落到地面,将身上的衣物撕破,又把地上的泥土石灰摸在身上脸上,再把头发胡乱拨弄一下,这样看来一个活生生的乞丐就出现在了这里。

做完这一切后陆扬风悄悄跟在了这些人身后。

他的出现没有惊扰任何人,甚至几乎完美的和周围的空气融为了一体,根本没有人发现在这数百人后面多了一个人类。

李若风在这些人中间当然也不可能身后多了一个人类,而且还是陆扬风这尊大神,所有人几乎都是木讷的朝前一步一步挪动着。

“都给我快点,磨磨唧唧小心我吃了你们。”

旁边的持鞭之人面目凶神恶煞不断训斥着这群奴隶一般的人,他们被骇的瑟瑟发抖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

很快,众人便穿过一条岩浆河流来到了山脚下。

只见走在最前面的一名魔族拿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黑金色令牌,他将令牌朝身前拍了过去,整个山脚下荡起了一圈圈黑色波纹。

一道五米高的大门在山脚下打开,领头的人一声训斥,这一群队伍马不停蹄没入了那道漆黑的门内。

当最后一个陆扬风准备迈进去的时候,两旁巡查的魔族一怔,其中一人顿时一声大吼道:“你的黑魔锁呢?”

陆扬风装作战战兢兢的说道:“我……我不知道,我莫名其妙的被人拉过来,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要不你们放我走吧。”

这两名魔族对视一眼,然后冷笑道:“一个一层炼气士而已,不上黑魔锁也没关系,先扔进去再说。”

陆扬风大惊道:“不要啊,我什么都没做,你们放过我……”

在他故意三番五次的挣扎下,最后还是被这些魔族强行的推进了洞内,然后在几个人的看押下朝山体内部踉踉跄跄的走了进去。

山体内的确是别有洞天,整个洞府高五米,宽五米,四周有着金碧辉煌的雕花与金塑,照明用的东西居然都是北海独有的夜海明珠。

更让陆扬风都感到瞠目结舌的是,地面上的毯子踩上去就好像踩到了一层棉花上。

要不是情况特殊,陆扬风甚至都有想躺在地上睡一觉的冲动。

难道这一切都是那炎魔王的杰作,那此人究竟奢侈到了何等地步,将这看不到尽头的通道装饰的如此奢华。

这才是刚刚踏入洞内,天知道这山体内部是何模样,陆扬风也是愈发的好奇起来。

不过很快,他们这些奴隶般的人从前方一个岔口绕了进去。

这里不再有夺目明珠,也不再有金碧辉煌,只有阴暗与潮湿,再加上一阵阵腐臭的味道传来,令人心生作呕。

随着不断的绕行前进,陆扬风发现洞穴右边每隔五米左右便有一处洞口,洞口延伸到一百多米外,然后前面的人每十个一组被带到了那座洞府之内。

半个时辰过后,前面的人所剩无几,就还有陆扬风和前面一共五个人在昏暗的灯光下继续朝前走着。

“你们六个,跟我来。”

一名持鞭人冲陆扬风他们呵斥了一句,然后朝右侧黑黝黝的洞口走进去,陆扬风和另外几个人也只好跟了进去。

在没确认丁紫瑶在不在这里面之前,陆扬风不能轻举妄动,潜伏在此或许还能发现一些意想不到的线索。

洞口尽头,陆扬风六个人被扔到了有小臂粗细的铁牢之中,在扔进去之后,持鞭人把另外五个人的手铐和脚铐全给打开了。

持鞭人在外面冷冷的说道:“你们六个人中间只有一个有资格吃今天的晚饭。”

撂下这么冷冰冰的一句话后,持鞭人将洞口的大门‘砰’的一声关死,留下他们六个人面面相觑。

陆扬风倒是没什么波澜,他的神识察觉到李若风就在自己的隔壁,这对他来说倒是个不错的好消息。

不太好的消息就李若风所在的大牢已经出现了剧烈的打斗嘶吼声。

不过李若风的气息还算稳定,暂时没有落在下风,而反观这间牢房,头顶上狭小的铁窗有着昏暗的灯光落下,落到了他们五个表情完全不同的脸上。

“好像我们六个,只有一个人能活着。”

年龄看起来最大的那名汉子沉沉的说着,他满脸胡子拉碴,神情有着说不出的悲痛。

他紧紧搂着身边的中年妇女,眼神警惕的看着陆扬风他们这四个人,好似生怕他们会突然动手袭击一样。

“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啊。”

年龄最小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忽然放声痛哭,在没经历过这些事情之前,只怕谁也无法承受住这种心理压力。

虽然他的筋骨看起来还不错,但显然应该是没经历过这种生死场面。

“想要活着,我们必须要齐心协力。”

汉子松开了他的妻子,他走上前双手抓住这年轻人的肩膀目光坚定的说着,似乎想用这些话来安抚年轻人的心。

年轻人看起来果然好了不少,他说道:“谢……谢谢你……”

话音刚刚落下,陆扬风的眼中陡然闪过一抹不可思议,这年轻人的出手竟快若浮影,他手中一根十寸银针几乎以肉眼不可察觉的速度刺向了安抚他的这个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显然也没想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年轻人出手竟如此之快,更何况他们几乎是面对面,他的反应再快也不可能在如此距离之下躲过这必杀一击。

银针刺穿心脏,前胸后背顿时飚出了两股鲜血,红色的血液将这年轻人的下巴和胸口瞬间染红。

“安慰我?也不看看这里都是些……”

话没说完,这年轻人的面色也是陡然大变,他难以置信的撇过头看向自己的肩膀,发现那里竟已一片漆黑,连袖子都被腐蚀出了一个巴掌印。

犹如碳烤一样的漆黑色顺着他的肩膀朝四周疯狂的扩散出去,不过三息时间,他忽然口吐黑色鲜血最后身体僵硬倒地气绝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