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五十七章 地牢搏杀

第五十七章 地牢搏杀

短短十息时间之内,这里发生的一切连陆扬风都感觉到不可思议。

“你……你杀了我丈夫,你杀了我丈夫,我要杀了你……”

中年女子很难接受这一现实,他竟跑过去疯狂的殴打着年轻人的尸体,不过她再如何发泄也已经于事无补。

陆扬风有些不忍看这个画面,他走过去说道,“人死不能复生,夫人还请节哀。”

哪知这女子非但不领情,还目露凶光看着陆扬风:“死的又不是你的丈夫,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呃……”

“我让你的女人也要感受到丈夫死亡的痛苦。”

这女人说完竟疯一般的朝陆扬风扑了过来,正当这时,站在陆扬风身旁不远的一名消瘦男子连忙一步挡上去。

“兄台小心!”

就在他说话的瞬间,这扑上来的女人忽然张口,口中金芒乍现,三根如发丝般的细针朝陆扬风的面门疾射而来。

陆扬风更是满腹惊讶,这男人一身是毒也就罢了,没想到这女人也是心狠手辣之辈,蛇鼠一窝形容他两个人是再合适不过了。

不过不等他出手,身旁的消瘦男子已来到他跟前,右手一挥,奇异的力量挥动之间,这些发丝般的金针竟原路返回直入这中年女人的咽喉。

她可能做梦也想不到这人出手的速度竟如此之快,不但挡住了她的暗器,竟还用她自己的暗器杀了她。

“多谢,多谢兄台救命之恩。”

陆扬风‘惊魂未定’的看着这个气绝身亡的中年女人,再加上另外两具尸体,刚刚活生生的六个人此刻仅仅还有三个人活着。

话锋一转,陆扬风忍不住又问道:“想不到咱们中间个个都是高手,而且出手都这么的心狠手辣。”

消瘦男子说道:“你不知道他们都是什么人吗?”

陆扬风连忙说道:“实不相瞒,在下实属冤枉至极。”

陆扬风把自己是如何落入魔族手上,然后又是如何被他们威逼利诱最后逮到这里的过程简略的说了一遍。

当然,百分之八十都是他胡编乱造的,目的嘛,只是想从活着的这两个人口中知道些有用的蛛丝马迹。

消瘦男子忽然一脸同情的看着陆扬风,刚刚还带着几分客气的模样已经消失,他说道,“那也就只能怪你运气不好了,来了这里,你可就别想出去了。”

陆扬风急忙问道:“为什么,我什么都没做错。”

消瘦男子说道:“因为这里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是来自四面八方的死刑犯,也有少部分运气不好的人族被抓到了这里。”

陆扬风面目惊讶道:“死刑犯来这里做什么?炎魔王有什么目的?”

消瘦男子接着说道:“炎魔王每个月会举行一次斗兽大赛,他会邀请整个魔族地区的强者前来炎魔山观赏斗兽赛,而斗兽的对象就是我们这些死刑犯,如果斗士们中间有你们这些人类出现会增加无数看点。”

陆扬风接话道:“所以把我们以小队的方式关起来是炎魔王的一种选拔方式?”

消瘦男子说道:“准确的理解就是这样,不过你嘛,一个一层炼气士,也只能活该你倒霉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陆扬风瞬间就已明白了他的意思。

刚刚他要救陆扬风也只是试探性的想和陆扬风交好,如果陆扬风很强的话,他们联手或许还有出去的机会,如果陆扬风只是个孱弱的人类,他也完全可以在瞬息之间将其斩杀,但现在看来……

陆扬风不是弱,而是弱的可怜,而且还是一个遭受了无妄之灾的家伙。

“话不能这么说,虽然他是一层炼气士,但我看他身上就有不凡的气势。”

另外一个男子开口,听他这语气,似乎想为陆扬风打抱不平,但经历了刚刚的事情,陆扬风可绝不会认为他会这么好心。

消瘦男子冷冷的盯着他说道:“怎么?你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现在还想保护这个年轻人?”

这名身材微胖的男子说道:“毕竟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兄台,此人明显想先杀你再对付我,不如我们先联手杀了他。”

微胖男子怕陆扬风理解不了他的意思,便直截了当说明了自己的目的。

陆扬风自然早就明白了他的意图,这两人都是巅峰炼气士的修为,实力接近之下,如果他能把陆扬风拉拢过来,自然是多一个人多一份力。

消瘦男子一声大笑道:“也亏你说的出口,一个一层炼气士的垃圾,他能有多强的实力,拉拢他你以为你就能杀了我?”

微胖男子冷笑道:“那可不一定,一层炼气士也有他的作用。”

陆扬风也是怒气冲冲的说道:“就是,你少瞧不起炼气士了,我可是很强的。”

消瘦男子微微一怔,旋即说道:“你活了这么大,都没点儿自知之明吗,刚刚不是我出手你早就已经死了,就跟地上的这些人一样。”

旁边微胖男轻声低语道:“别听他罗嗦,我待会儿和他交手,你找机会下个暗手,会吗?”

陆扬风轻声道:“没问题。”

这二人瞬间在牢中交手,留下陆扬风漫不经心的看着他们的战斗,说实话,这种搏斗他连分毫的兴趣都提不上来。

现在他比较关心的还是隔壁的战斗,但让他感到欣慰的是,李若风的气息依旧强盛,其他几个同级别的高手已经倒下去了五六个,全部都是出自他的一击必杀。

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现在他被两个金丹期后期外加两个金丹初期的高手围了起来。

不过陆扬风并不担心他的状态,李若风的气息还有出手的手段和狂多都有几分相似,看来他的确是继承了狂多身上不少的战斗优点。

陆扬风的神识继续扩大到极限,他发现管理这座牢狱的人把实力相近的一些囚犯关在一起。

比如说他自己所在的这座大牢,修为最高的也就是这两个正在战斗的巅峰炼气士,如果有个金丹期的话,把这几个人关在一起就没了任何意义。

如此看来,正如这个消瘦男子所说,炎魔王是想要挑选出战斗能力最顶尖的强者。

至于修为显然没有那么重要,因为能够活下去的人所面对的对手应该也相差不大,唯有如此才能增加斗兽的看点。

“有意思,靠这个来挣钱吗?还是想靠这个来为魔族输送人才?”陆扬风自语喃喃,随后便把目光重新投向这地牢之中。

他们两个人的战斗难分高下,一时半会儿可能还真没法结束。

陆扬风微微一叹,他手指轻轻一捏,一缕真气在无形中卷起一道风暴缠住了那消瘦男子的脚踝,后者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

这个小胖怎么可能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他速度快若闪电,反手一刀直接将这消瘦男子的脖子切开了一半。

成功击杀那消瘦男子,他忽然回头,被鲜血喷洒一脸的模样有些骇人心魄。

陆扬风也似被这胖男子吓了一跳,身体下意识的朝后退了几步。

“我……我见你实力不弱,所以我就……”

“呵呵,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真以为我需要你的帮忙吗?”

这男子拿着还在滴血的软刀陆扬风一步跃了过来,刀锋摄人心魄,陆扬风骇的面容失色连连后退而去。

就在那把软刀快要接近陆扬风的瞬间,这胖男子面色忽然一变,他发现自己的右脚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整个身体一个踉跄竟朝前跌倒了下去。

而他跌倒的方向正好是被之前那个年轻人用银针插中心脏而死的中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