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六十四章 金丹碎,斗气生

第六十四章 金丹碎,斗气生

第一个出场就是初入元婴期的六足狼,如果将这头身长达到五米的**怪兽放到人类地界,绝对会掀起一片血腥的**。

六足狼天生凶残好战,就算砍掉一个脑袋,剩下的那个依旧还有作战能力,所以六足狼也被很多魔族培养成专门的战争机器。

现在仅仅只有金丹中期的李若风在面对元婴期的六足狼,所有观众几乎都是一面倒的把注押在了六足狼那边。

人类面对魔族本来就不占优势,更何况是在境界相差如此巨大的情况下。

不过六足狼扑过来的时候李若风并没有慌,丰富的战斗经验再加**后还有陆扬风做保障,李若风当然是自信满满毫不惊慌。

步伐后撤,李若风朝后腾空而起,六足狼顿时扑了个空。

这种凶兽虽然强大,但和人类不同,即便是元婴期,它们也只有战斗的本能,并没有什么战斗技巧,所以虽然它看起来凶残,但李若风依旧气定神闲。

六足狼扑了个空,两头两双眼睛中的凶光更甚。

它抬头看向一手抓住铁笼架子支撑在半空的李若风发出了死亡般的咆哮,两丈血盆大嘴张开,而后两股冲天而起的火柱直奔李若风而来。

“好个畜生,还修炼出了本命神通。”

李若风一声厉喝,双脚一蹬,身体离开笼子边缘一个空翻落地,他的前脚掌以不为人知的力度**了地面。

六足狼转身再度朝他扑来,而李若风**地面的脚掌陡然朝前一踢。

霸道的力量携带着遮挡视线的泥土挥洒过去,六足狼的视线顿时被这一**泥土挡住,而李若风早已移形换影消失在原地。

等六足狼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哪还有李若风的影子。

“畜生就是畜生啊,元婴期的修为能发挥出五成都差不多了。”

李若风的声音在六足狼的后背响起,他站在六足狼的鳞甲之上,早已蓄积力量的拳头猛的朝着六足狼背脊砸了下去。

只听通的一声巨响,整个地面都是微微一颤,强大的力量将六足狼砸趴在了地上。

可是李若风并没有丝毫的**,他脸上反而有一丝惊容浮现,“好坚硬的鳞甲,我这副冰凌蚕丝套都破不开它的皮?!”

就在李若风惊疑之间,六足狼其中的一条腿以一个扭曲的角度猛的一挥,李若风只觉一股巨大的力量将自己的身体拍飞然后重重砸到了斗兽场边缘的墙壁之上。

“哈哈哈,真是蠢货啊,六足狼身上最坚硬的部分就是它的鳞甲,想用拳头砸开,做梦不成?”

“这次我得大赚一笔了,六足狼,赶紧杀了这个愚蠢的人类……”

“……”

观众席上的叫嚣声和欢呼声不绝于耳,本来就没人看好李若风,再加上李若风刚刚的举动,所有人都认为局势早就已经定了。

李若风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他眼中闪过了一道嗜血的光芒。

敌人越强,他就越强,绝境逢生正是他提升自己战斗力的方式之一,面对那再度呼啸而来的六足狼,李若风冷声道,“身上是够硬,我看你的脑袋和屁股也有这么硬吗?”

李若风的动作快若疾风,在六足狼扑过来的瞬间,他贴地滑行以电光火石般的速度来到了六足狼尾部。

果如他所料,那些鳞片并没有覆盖六足狼身上的每一寸地方,在尾巴下面还有一片地方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毕竟它也是兽,它既然需要吃,吃完那就得拉,这是任何生灵都不能避免的一个循环。

五指用力一插,一声痛苦的嘶吼传来,李若风手中的真元爆开直接冲进了六足狼的体内。

做完这一切,李若风一个空翻退到了身后墙根处,此刻六足狼痛苦的咆哮声响彻整个三号斗兽场,然后它五米的身体直接从内部爆开,晶莹剔透的黑色鳞片漫天飞舞,如黑色的雪花抛洒天空。

三号斗兽场忽然变得死一般的寂静,也不知过了多久,观众席上陡然有几道零星的欢呼声传来。

他们是上万人押注中的几个异类,也不知道当时是脑子抽风了还是神鬼使然,他们居然押了李若风赢。

以一赔上百的赔率来算的话,他们这一注可是挣的不少。

天台上的尸魔尊从来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但现在他也忍不住快要笑了出来,虽然他对钱财已经没有那么在乎了,可是李若风一旦赢了,也是对他自己眼光的一种肯定啊。

“有诈,绝对有诈,他一个金丹期的人类,怎么可能是六足狼的对手……”

“就是,这根本不合常理,六足狼连一半的实力都没发挥出来……”

观众席传来一道道**的声音,但身着黄袍的裁判很快便做出了回应,“各位有失判断也是正常的,六足狼是货真价实的元婴期,这你们也都看到了,只能说人类的战斗经验太丰富,六足狼根本没机会发挥出它所有的实力,所以请不要质疑我炎魔山的声誉。”

裁判当然要维护炎魔山的名声了,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场战斗并非他们人为操控,完全是李若风作为一匹黑马而打乱了所有人的判断力。

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李若风如不败战神,以金丹期的修为横扫三号斗兽场,整整十二场战斗,十二头魔兽,其中甚至有三头元婴后期,但李若风依旧是坚持了下来。

陆扬风几次想出手,但他都强行忍住了,李若风凭借着自己丰富的战斗经验和强大的战斗力站到了最后。

观众席中那些不信邪而一直把注押到魔兽那一方的选手们,此刻想吃了李若风的心都有了。

赌博本就如此,挣的永远都是不信邪的那些人的钱。

“陆……陆师祖,幸不……幸不辱命……”

李若风拖着沉重如铁的身躯返回到牢笼之中,此刻他的确已经是耗尽了身上每一寸的力气。

不等陆扬风出手,这里的其他死刑犯已经将李若风托了起来。

李若风以一人之力抵挡万军之力让他们免受死亡之危,这里虽然的确有穷凶极恶的死刑犯,但他们现在依旧对李若风投去了感激之色。

陆扬风看着半躺在地上的李若风,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种突破的迹象,不仅如此,陆扬风甚至在他身上察觉到了一种战斗形成的气息。

就如同修剑者的剑气、练刀者的刀罡一样,战斗同样能形成实质化的气。

当陆扬风的神识探到李若风丹田内的时候,他直接怔在了原地,李若风丹田内的金丹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少量的金色气体。

这些气体不同于真气,也不同于外界的灵气,当神识触碰到他们的时候,陆扬风甚至都感觉到了一种撼天动地的意志要将他的神识驱逐出去。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看来这个时代将要崛起很多后起之秀啊,再加上那什么远古强者也要苏醒……”

收回神识,陆扬风眼中喃喃自语,眼中却有一丝**出现,强者云集或许代表着他能遇到一些不错的对手。

之前他认为狂魔神或许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强者,起码能和自己对战几个回合,但他的投影在九五岛上已经摸清了个大概,狂魔神虽然不弱,但和自己还差一截,只看到时候他吸收了仙石恢复巅峰能有多强。

高手本就伴随着寂寞,虽然陆扬风从来不认为自己是高手而是个异类,但他这一身实力是做不得假的。

“战斗改变了你的修炼方向,金丹破碎形成这些金色气息,那……暂且就称你丹田内的气为斗气吧。”

陆扬风给李若风的嘴里塞了一颗丹药,然后看向了天台上的炎魔王和尸魔尊。

他们并没有注意到陆扬风的目光,因为尸魔尊的眼中只有**,但炎魔王却显然是目光阴沉布满杀机。

“不行,决不能让那个李若风拿第一。”现在炎魔王的语气完全没有了优美,其中充斥的是无穷无尽的杀机。

“你现在也知道这个人类的厉害了吧,还不相信我,要不是他,那个炼气士早就被碾成渣了。”尸魔尊**的说道。

“你知道什么?他要拿了第一,我就得把叶小瞳这个小激an货给他,他们都是人类,李若风一定不会伤害叶小瞳,当着百万魔族的面许下的承诺,我总不能反悔吧,而且更重要的是什么……”

炎魔王吸了口气说道,“一个金丹期的人类如果真拿了斗兽场第一活着走出去,这岂不成了魔族的耻辱?炎魔山的耻辱吗?”

尸魔尊对此倒是没怎么在意,他现在还还并不知道炎魔王身上有巫神虫的事情。

炎魔王也似乎没打算把这件事告诉尸魔尊,如此说来,他们二人之间也并非像表面看起来的这么和平。

尸魔尊说道:“这有什么,斗兽场的规矩就是这样,大不了事后你再找个借口杀了他们不就完了。”

炎魔王摇了摇头道:“不行,绝对不行,就不能让李若风活着离开斗兽场。”

尸魔尊有些不悦,不过他还是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炎魔王目光森然道:“半个月前捕来的那头雷魔兽呢?”

尸魔尊面色一惊,道:“你疯了?那是一头渡过一重天劫的凶兽,你把它扔进斗兽场里去?”

炎魔王说道:“正因为他渡过了一重天劫,所以它已经有了化形的能力,明天让他代替一号出战,化形之后封印他的修为,等李若风激起了它的凶性,它再爆发所有的实力不就行了,我们就说雷魔兽是在战斗中突破的境界。”

尸魔尊说道:“你当这一百万魔族都是瞎子啊?”

炎魔王说道:“那有什么?都不是傻子,我的用意大家心知肚明,就是不能让一个人族在斗兽场威风起来。”

尸魔尊还是觉得不妥,可是他一时又想不起哪里有不妥,最后也只好顺从炎魔王的意思。

他对李若风这个人类也仅仅只是有那么一丝兴趣而已,为了一个人类他自然不会跟炎魔王闹翻脸。

一晚上的休息再加上陆扬风的灵丹妙药,李若风在清晨就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只是他的修为连他自己都吓了一条,不但美突破到金丹后期,一身修为反而全没了,现在他连一个炼气士都不算上。

陆扬风淡淡开口道:“不用紧张,你今后的修炼路数异于常人,也许你可以重新开辟一条道路出来,丹田内的那些斗气就是你根基,万万不可小觑它们的威力。”

李若风连忙说道:“是,多谢陆师祖教诲。”

陆扬风笑了笑道:“我可没教你什么,所有一切都是你自己争取来了,好好准备下,你的战斗马上开始了。”

昨天九个斗兽场分别都有一个人战到了最后,只不过李若风是最艰难的一个。

其他几个斗兽场能活到最后的,几乎都是后面出场的选手,而李若风是唯一一个从头战到尾,而且还活下来的选手。

五号斗兽场内,包括李若风在内的九名选手战成了一个圈将这名蓝衣裁判外加一个箱子围在了中央。

“接下来,抽签决定战斗顺序,九个人中有一个会抽到空白签,抽到空白签的人不用参战直接晋级下一阶段的战斗。”

裁判铿锵有力的开口,九个人依次把手伸进了箱子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