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六十五章 希望和失望

第六十五章 希望和失望

每个选手的内心都有些小期待,期待他们是不是那个能抽中空白签的幸运儿。

他们是死刑犯没错,但不代表他们就没有活下去的愿望了,只不过这是炎魔王,这里更是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这些人中间修为最高的也不过初入洞虚期而已,凭他们根本没有能力离开炎魔山。

所以他们能指望的就是这次斗兽大赛,只有在这里争取第一名才有资格活着出去,如果能抽中空白签就意味着少一场战斗,活下去的机会当然也就会更大。

只不过大部分人的眼中都布满了失望,空白签毕竟只有一个,当看到自己手中不是的时候,他们都抬头看向其他人,究竟是谁拿到了这张空白签。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号选手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的手上果然拿着一张空白签。

“咦,我怎么感觉这个一号有些面生啊,昨天一号斗兽场最后胜利的是他吗?”

“我感觉好像也不是啊,难道是斗兽场换人了不成?不太可能吧。”

周围一道道惊疑声传来,依旧站在牢笼中的陆扬风皱了皱眉,正常情况下,这些魔族观众是不可能会出现这种疑问的。

毕竟有近十万人观看了昨天一号斗兽场的比赛,每一个选手他们应该都有深刻的印象才是。

陆扬风再度打开鬼眼,然后他的目光中闪过了惊异之色。

“渡劫期的凶兽?炎魔王想干什么,要杀了所有人?”

陆扬风的鬼眼可不仅仅只能看到鬼界的生物,在他打开鬼眼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到了一号选手的本体是一头渡过一重天劫的雷魔兽。

略作思考,陆扬风很快就明白了炎魔王的用意,为以防李若风夺走最后的胜利者从而带走叶小瞳,所以她安排了这么一尊杀神上场。

“好个歹毒的炎魔王,想彻底断送李若风的生路?”

陆扬风看了一眼炎魔王,然后再度把目光投向了李若风,他的眼神中并没有丝毫的担忧,因为他已经给了李若风足够的底牌去赢这场比赛。

“一号选手空白签请退出场外,剩下的相同号码为一组进行决斗,先从二号开始。”

李若风看着手中的二号,微微一声苦笑,他又是第一个出场的,而他的对手竟然还是个魔族的女性。

斗兽场上,女性魔族以极度挑衅的手势对准李若风,好像在说,你这个弱不经风的人类,准备接受我魔族的审判吧。

李若风无动于衷,他好像好真没办法对一个女人下手,不管对方是什么种族,至少这个魔族长的已经是八分像人了。

只是嘴角的獠牙,还有屁股后面的尾巴让她看起来异于常人。

“人类,害怕了是吗?害怕你也得受死。”这位女性魔族毫不客气抽出了随身携带的两把长刀,刀芒刺眼瞬息间将李若风笼罩在内。

陆扬风本打算继续观看这场比赛的,但他的身上陡然有一道微弱的声音传来。

“陆师祖,有线索了,你要不要来看看。”这个声音来自万奎,在他离开之前,陆扬风给他加持了一道灵魂印记以便二人能随时联系。

现在两天时间过去,万奎终于找到关于丁紫瑶的线索了吗?

所有人都在关注着场内的比赛,陆扬风悄然而退,他来到这些死刑犯的身后,站在原地犹如幻影消失无踪,谁也没察觉到这里少了个人。

炎魔城内一处较为隐蔽的小巷内,陆扬风在此地凭空出现,在他身前不远处正是满脸焦急等待的万奎。

“陆师祖,你来了……”

虽然知道来的人是陆扬风,但万奎还是四下左右的看了看,然后这才将院子大门紧闭带着陆扬风来到了后院中。

在这里,一个两鬓斑白尽显沧桑之态的老妇人正忐忑不安的等待着。

见到万奎和陆扬风到来,她忙起身道:“这位就是……就是陆公子吗?”

万奎本想训斥老妇人,人家可是活了几千年的活化石了,你一个几十岁的年轻人居然称呼他为公子,找死不成?

不过想到陆扬风没打算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他也暂时忽略了这个有些冒失的称呼。

“她叫苏瑾,据她自己说,她是和丁紫瑶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前几天丁紫瑶找到她,说要她有话要她亲自转告给你。”万奎在一旁把事情说了个大概,而陆扬风的眼睛也愈发的明亮。

他带着几分期待问道,“不知丁紫瑶有什么话要转告给我?”

苏瑾说道:“我家小姐让我告诉你,她说她配不上你,让你不要再找她了,你值得更好的女人陪伴。”

说话之间,苏瑾的面目黯然失色,垂首尽显落寞,这一刻她仿佛再度苍老了十几岁。

陆扬风忍不住问道:“也就是说,她确实来过这炎魔城?”

苏瑾点头道:“是,她说你有可能会找到这里来,让我专程在这里告诉你这句话,让你不要白费力气了。”

陆扬风微微一叹,虽然这样的结果早就出现,可是再一次听到这样的话,陆扬风的心里还是有些难受。

“不知她是什么时候来的炎魔城?”陆扬风又问。

“大概十几天前吧,给我交代完之后,她就彻底离开了炎魔城。”苏瑾说道。

陆扬风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他抬头看向天空,淅淅沥沥的小雨缓缓滴落,正如他现在的情绪,低落而又惆怅。

过了许久,他才开口道:“那劳烦如果她再找到你的话,请你也转告给她一句话,我并不在乎她的容貌,为了我一生未嫁,我又怎会因为一副皮囊而嫌弃她,而且我可以帮她找到解决办法的,请你转告个她!”

陆扬风对丁紫瑶还谈不上那种爱的死去活来,他这个年龄,对所谓的爱其实本来就淡了很多,能够保留着这种情绪在身上就已经很不错了。

对丁紫瑶来讲,为了他而耗费大半生,不论自己对她有没有感情,他都有责任去为丁紫瑶负责,这是作为一个男人应该承担的。

而且就算陪伴丁紫瑶百年,对他这漫长的一生来讲也不过是匆匆一瞥,所以陆扬风其实早就有了这个决定。

“好好,我一定会转告给她。”苏瑾抹了一把眼泪不断的点着头。

“我们走吧。”陆扬风似已不愿在此多待哪怕一分钟,他转身匆匆离去,万奎自然也是紧随他其后离开了这座院子。

天地再度恢复了宁静,只有漫天雨花落地的声音滴滴答答的传来,似乎传到了苏瑾的内心深处。

她坐在这里一动不动,一坐就是半柱香的时间。

后院之中,空间忽然变得扭曲,两道身影从扭曲的空间之中缓缓走了出来,其中一人头戴冰晶紫冠,一身冰蓝色的及地长袍如冰雕刀刻一般。

那双冰蓝色的瞳孔更是犹如精灵一般惹人夺目,但这双瞳孔内闪烁着冰寒的目光夺目而刺眼,常人绝不敢轻易与其直视。

她的出现甚至让周围下着的小雨在空中凝结成了冰晶坠落到地面。

而另外一人可不正是丁紫瑶吗,她的模样比出事之后看起来要年轻许多,但脸上依旧还有苍老之态。

她痴痴的看着刚刚陆扬风站立的地方,脸上早已泪流满面。

她多么想疯狂的从冲上去和陆扬风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可是她做不到,她无法接受现在的自己,即使要和陆扬风拥抱,她也一定要把最好的自己呈现在他面前。

可是还有机会吗?

她这一辈子,或许真的再也没有机会了吧。

“当你把太上忘情修炼到至高境界,这世间所有的一切你都会忘掉,包括对陆扬风的感情。”一旁的冰冷女人淡淡的说道。

“我……我怕我忘不掉他……”丁紫瑶依旧在流着泪,也许她流的已不是泪,而是血。

“你可以的,难道你不想恢复你年轻的容貌了吗,你不想再一次正面陆扬风了吗?你不想为你娘报仇了吗?”女子的语气带着几分诱惑和怂恿。

“我……我……”丁紫瑶终究黯然低下了头。

她想说,如果到时候自己对陆扬风都已经没有感情了,那自己就算见到他又有什么意义呢?

可是她没有说出口,以现在这种状态去见陆扬风,她更不乐意。

而且她还要给母亲报仇,以前她修为低下,现在有这种机会,她绝不能错过。

所以她发誓,修炼的时候一定不能忘记自己的最终目的,也一定不能忘记对陆扬风的感情。

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把自己变得更强,变得可以配得上陆扬风,变得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

“走吧,为了见到他、为了你的家仇,你需要加快修炼速度。”

这个女人拉着丁紫瑶重新消失在了虚空,苏瑾这个老妇人从头到尾一直都是恭敬的低着头弯着腰,一句话都不敢开口说出来。

陆扬风呢?

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到炎魔山,而是和万奎走在炎魔城的大街上。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明明没对丁紫瑶产生过那种情感,可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他还是异常的失落。

失落到甚至都已快要忘记李若风现在正在五号斗兽场进行生死搏斗。

过了许久,万奎小心翼翼的开口道:“那陆师祖,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他也能看出来陆扬风现在情绪很低落,所以一直都没敢轻易开口说话。

不过自己作为一个魔族,和一个人类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走在大街上,传出去他今后的日子只怕是不太好过的。

“接下来啊,接下来我……”

陆扬风的话没说完,道路尽头的炎魔山之内陡然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欢呼吼叫声,近百万人的齐声呐喊的确是有着震慑天地的效果。

“比赛有结果了吗?那就回炎魔山吧。”

陆扬风说完,身体如幻影从原地消失,万奎微微一怔,旋即大叫道:“喂,您等等我啊,别落下……”

话没说完,他就似被某种神秘的力量强行拽走,身体不受控制的如流星般直射炎魔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