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六十六章 揭穿目的

第六十六章 揭穿目的

五号斗兽场现在已经达到了人声鼎沸的地步,数十万人的怒吼和欢呼几乎要把五号斗兽场给掀飞了去。

李若风浴血浑身,但整个斗兽场内,他是唯一一个站到最后的选手。

渡劫期的雷魔兽此刻已是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李若风站在斗兽场内最高的站台上感受着百万人的欢呼与呐喊。

这种感觉他是人生当中第一次领略,他感觉自己完全成了整个世界的焦点。

尽管这些欢呼的人是魔族,但他们那种发自内心的崇拜与欢呼是做不得假的。

一方面因为这里大部分人都把注押在了他的身上,另外一方面是因为李若风在五号斗兽场的表现惊为天人。

要知道那头雷魔兽可是货真价实渡过了一重天劫的绝顶强者,竟然死在了这个貌似是金丹期的人类手上。

虽然现在他看起来并不是金丹期,修为貌似……比金丹期还要弱一些……

但也正因如此,才会让这些数十万魔族如此的疯狂,李若风的表现赢得了荣誉,更为下赌注的人赢得了用之不尽的财富。

魔族向来都是以拳头说话,谁的实力强大谁就有资格号令天下,现在的李若风无疑是把自己的形象深入到了每个魔族的内心。

数十万魔族把能脱的衣服全部脱掉然后朝斗兽场扔了上去,就好像一场盛世的烟火在李若风的头顶闪烁。

李若风闭着眼,感受着每个人发自内心的崇敬,他只觉豪气滋生,万物尽握,他的心境、他的意志、他的见识……

这一切都在慢慢改变着他……

只有炎魔王,她从未有过如此的愤怒,就连叶小瞳背叛她,那个神秘黑袍人找上门来挑衅,她好像都没有现在愤怒。

雷魔兽居然输了,这近百万魔族不但没有丝毫沮丧,反而在齐声呐喊的庆祝?

也是,现在应该沮丧的是她自己才是,就这数十万人下的注几乎都能让整个炎魔山破产,甚至有可能都无法支付这高昂的赌注,更何况……

更何况还有来自四面八方的舆论压力。

一开始的时候,就有人看出了雷魔兽的不对劲,直到雷魔兽爆发出渡劫期的实力,整个斗兽场就彻底炸开了锅。

炎魔王这分明是不想让他们赢钱啊!

数十万人的抗议也不是炎魔王能抵挡的住的,虽然抽走了他们的精血,但也只敢抽走一小部分,万一被发现了,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好在李若风很争气,最后拿下了渡劫期的雷魔兽,这当然也是他们疯狂欢呼呐喊的原因之一。

尸魔尊一开始就觉得这个主意不太对劲,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不对劲在哪里,但已经晚了。

“不行,决不能让这个人类活着离开,决不能让背叛者逍遥自在。”炎魔王依旧固执己见,看着这些已近疯狂的魔族,她倒是并没有慌张。

尸魔尊有些无奈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坚持什么?他们的精血才是主要目的,既然到手了我们离开就是。”

炎魔王目光一狠,她陡然看向叶小瞳道:“我说可以把你赏给胜利者,但并没有说是给他活的还是给他一具尸体!”

话音落下,尸魔尊陡然朝叶小瞳一掌拍了过去,强横的力量破碎虚空,叶小瞳只觉死亡的气息瞬间逼近而来,这一次,她连绝望的感觉都生不出就得身死魂灭。

“我觉得还是给他活人比较好。”一道声音从虚空传来,然后陆扬风站在了夜晓瞳身旁,这毁灭般的力量被他随手一握瞬息间从手臂钻入了那庞大的气海之内,气海之中连一丝浪花都没出现。

“你……你果然是陆扬风?!”尸魔尊一声骇然惊叫。

现在的陆扬风没有了那种邋遢脏乱,可尸魔尊还是想了几天前自己见到他的第一面,此人和那个炼气士绝对是同一个人。

“是,我是陆扬风。”陆扬风说道。

身旁的叶小瞳几乎崩溃的瘫软在地,这种生死之间的大起大落让她的小心脏都快要承受不住。

陆扬风来到这里,她也不知是惊喜还是羞愧,总之,五味杂陈的情绪一股脑的全部钻进了她的脑子里。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她暂时至少是安全了。

炎魔王下意识的撤退了两步,她陡然一声大吼道:“你们听到了吗,他就是陆扬风,就是人族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陆扬风,这个李若风就是他的人,他们是故意来破坏我们炎魔山斗兽大赛来的。”

炎魔王生不怕别人听不到,所以她用尽了浑身所有力气把这些话说了出去。

整个欢呼雀跃的斗兽场忽然安静了下来,也就在这安静的一瞬间,陆扬风迅速说道:“各位不必紧张,我此次前来没有恶意,反倒是……关于炎魔山的一些事情,我想你们一定会很感兴趣的。”

百万魔族屛住呼吸,他们紧张、他们不安、他们同时也好奇……

这个人就是陆扬风吗,就是那个传说中曾经轻易击退魔族的至强者吗?

只听他的声音再度传来道:“其实你们应该好好检查一下你们体内的精血之力,你们刚刚坐着的椅子可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机关装置……”

这些魔族有些疑惑的相互看了看,然后半信半疑的开始检查体内,半晌过后,斗兽场又一次炸开了锅。

“怎么回事,我的精血力量,我的血脉之力为什么少了这么多?”

“我的也是,我的也是,我的精血之力只剩三分之一了,我今后还怎么修炼啊。”

“椅子,是椅子,椅子有问题!”

也不知是谁猛的喊了一声,然后所有人几乎都回头看向自己的椅子,他们运用自己最拿手的手段开始检查。

然后斗兽场便直接炸了,什么李若风、什么赌注全部都被他们抛诸脑后。

这里可有不少修为强大的高手,他们纷纷从四面八方电射而来将炎魔王和尸魔尊围在了中央。

尸魔尊怒声道:“我就知道,你这个灾星,是你……是你做的好事。”

陆扬风淡淡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暗中抽取每一个魔族的精血之力已经不是一两次了,总得有人揭穿你们吧。”

“炎魔王,你为什么这么做?平时我们可待你、待你炎魔山不薄啊。”

一名达到巅峰渡劫的魔族又恨又怒,他盯着炎魔王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了一般。

这个时候,越来越多的强者围了过来,炎魔王面具后面的眼神也出现了一丝慌张,炎魔山再强,也没强到能和整个魔族对抗的境地。

虽然炎魔山也有很多长老第一时间到来将她护在身后,但和百万魔族的阵容一比,可谓是螳臂挡车不自量力了。

“陆扬风,陆扬风,我不死,必杀你!”炎魔王嘶吼道。

“想要我死的太多了,可我到现在还活的很好,而且……”陆扬风摸了摸鼻子,他看向不断围拢过来的魔族强者说道,“而且其实这件事呢,我知道炎魔王应该是无辜的。”

听到这句话,魔族强者愣了,连炎魔王自己都怔在了原地。

自己刚刚对他这么态度,他居然反过来帮自己说话?

“陆师祖,这件事还要多谢你的提醒,不然我们要一直被蒙在鼓里,但您也不必维护这个女人,炎魔山是她的,不是她做的是谁做的?”

“没错,陆师祖,这是我们魔族之间的事情,您大可在一旁看热闹,等事情结束,我们再好好招待您。”

这些魔族虽然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角色,但魔族都很敬重比自己强的人。

他们都喜欢用拳头来说话,否则李若风拿下了斗兽大赛第一名,他们也不会如此疯狂的呐喊了。

陆扬风既没杀他们爹妈,也没对他们兄弟姐妹出手,他们凭什么得罪这么一尊强者?

陆扬风连忙说道:“不是我维护她,其实这件事我知道,从头到尾都是这位尸魔尊怂恿她做的。”

“陆扬风,你找死,你……”尸魔尊面色一变,接着一声嘶吼。

“你给我闭嘴!”十几个达到了巅峰渡劫的强者齐声怒吼,尸魔尊果然乖乖把自己的嘴巴缝的死死的。

陆扬风这才接着说道:“你们都是魔族的至强者,你们应该也知道这位尸魔尊其实和你们并不属于同一个种族,只可惜炎魔王到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尸魔尊的最终目的就是利用炎魔王来得到你们体内的精血。”

陆扬风看着尸魔尊,然后他转头冲炎魔王眨了下眼睛,后者微微一怔,却是没再继续和他对着干。

“尸魔尊,真的是你吗?”一名魔族强者吼道。

“你们为什么要相信一个人类的胡言乱语,我虽然不是纯种的魔族,但我的心是向着魔尊的,总比这个人类在这胡说八道的要强吧。”尸魔尊辩解道。

“不是的,就是……就是他蛊惑的我,我根本不知道这些椅子里面被设置了机关,要不是陆师祖,这次大家真的要被他害惨了。”

炎魔王的神色有些复杂,可是在生死危机之下,她还是选择了用别人的命来保护自己,虽然这个别人是和自己相处了这么多年的尸魔尊。

别人再重要那永远是别人,代替不了自己!

炎魔王的话让尸魔尊脑子嗡嗡作响,“你……你……”

陆扬风缓缓走到炎魔王身旁说道:“这样,大家给我个面子,炎魔王毕竟是无辜的,我先带她去休息一下,有什么问题你们找尸魔尊聊,可以吗?”

“好,陆师祖,我们听你的。”魔族们直接一口答应。

尸魔尊基本上一直都在炎魔山,而且他的实力还要比炎魔王高一点,抓住他当然也能找回他们自己想要的东西。

而陆扬风则是带着炎魔王和夜晓瞳还有李若风先离开了斗兽场。

整个斗兽场居然还齐齐的给他们行礼送行,独留尸魔尊在此目光无比阴沉的看着这数十万不怀好意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