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七十七章 气海异变

第七十七章 气海异变

勾陈在一旁目瞪口呆,他从头到尾目睹了事件发生的整个过程,陆扬风在他心目中的危险级别再度上升。

“狂魔神和我……本来没什么深仇大恨……”

陆扬风苦笑一声,他这话也不知是对自己说的还是对一旁的勾陈说的,但却是发自他的肺腑。

杀戮对他来讲已不是人生中必不可少的一种手段,能不杀就不杀,他现在一直都在秉承着这样的道理。

狂魔神虽然是可恶了些,但陆扬风对其却反而有一丝怜悯,一个筹划了数万年的远古巫族,最后落得这样的下场……

也不知是可悲还是可叹。

“你放心,狂魔神肯定还没死透。”勾陈似乎看出了陆扬风目光黯然背后的深意,他开口解释。

“什么意思?”陆扬风问。

“像他这种人肯定已经给自己留下了退路,他能有一具分身,就不能有第二具分身吗,只不过听他的口气,他留下来的分身或者本体,修为应该不及被你击杀的这副身体,所以他才会不甘心。”

勾陈的话让陆扬风稍松了口气,狂魔神活着对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事,不过他的仇人本来就不少,所以也不多狂魔神这一个。

“至少短时间内他是没办法翻身了,你也不必担心他会给你带来什么后患之忧。”勾陈接着说道。

勾陈和陆扬风的谈话愈发的谨慎,刚刚陆扬风一系列的手段让他感到心惊的同时,内心也有一丝恐惧。

虽然是一代仙帝强者,但有没有把握能胜过现在的陆扬风,这个问题在勾陈的心中画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不过这些对现在的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陆扬风越强也就代表着找到东皇钟碎片的机率越大,对他当然也只有更多的好处,所以无论从哪些方面来讲,勾陈觉得自己都不应该变成陆扬风的敌对面。

陆扬风现在根本没心思思考这些东西,当他回到云山宗的时候,都没时间去理会小黄见到他激动的心。

因为他发现丹田内无边无际的气海慢慢发生了巨变,原本浑浊不清的无尽真气不断崩碎,它们各自分离好像变成了快要成型的顶点,只是这些顶点旋转的很慢,而且还没有彻底成型。

陆扬风完全无法理解这种变化意味着什么,这种变化对他调动这些真气没有丝毫影响。

除了真气变成了一团一团的形状之外,这种变化再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实质性的作用,就好像它们仅仅只是想换个形状和姿势待在气海里面一样。

不过即便如此,陆扬风一就感到一阵心惊动魄。

要知道四千多年了,气海内发生这种变化好像还是第一次,其余的时间他基本上只能感受到气海在不断朝四周膨胀,而他这个气海的主人对这种膨胀同样也是无能为力。

神识走进气海之内,他只觉自己好像脱离了大陆来到了无边的深空之内。

四周无尽的黑暗竟让陆扬风感到了莫名的恐惧,他忽然大怒,“这是老子自己的地盘,老子有什么害怕的?!”

于是陆扬风的神识又一次游离在气海之中,这么多年过去,他好像是第一次观察气海观察的这么仔细。

神识踏入一片基本上已经成型的真气团内,他只觉一阵心旷神怡,四周的真气包裹着他,就好像躺进了柔软的棉花之上。

神识不断进入最后抵达中心地带,在这里他发现了一道光柱贯穿了整个真气团,而这些真气团也正是在围绕着这根光柱而缓慢的旋转着。

“这是……时间力量……”

陆扬风的神识触碰到光柱的时候,一阵熟悉的感觉传来,这可不就是和狂魔神施展的那个什么时间巫术差不了多少吗?

“狂魔神使用的时间力量就是一根***,它点燃了我这气海内某种未知的东西,只是……究竟是什么呢?”

陆扬风伸出手朝光柱碰了过去,但就在那一瞬间,他只觉一阵刺痛传来,神识瞬息倒退万里直接将他的所有思绪弹回到了现实世界中。

“我他吗的……”

陆扬风爆了句粗口,脑袋传来无比的刺痛,伴随着整个身体都有酸麻疼痛感传来,自己气海内的东西居然攻击了自己?

这也太扯淡了!

气海看似是自己的,但有太多的未解之谜是他一直都搞不清楚的,好不容易出现了点儿变化,气海居然还它吗踢了自己一脚?

“我还就不信了。”

陆扬风冷哼一声,神识再度朝气海之中钻了进去,但这一次更加离谱,所有由真气凝聚而成的漩涡同时爆发出了刺眼的光芒。

一股巨大的力量冲击而来,陆扬风只觉自己遭到了万斤巨力的重锤,思绪再度回到了现实之中,而且这一次的疼痛更加剧烈,剧烈到他差点抱头发出了惨叫。

整整半柱香的时间过去,陆扬风总算得到了些许缓解,可是他对自己体内的这气海更加迷惑不解。

为什么它会突然如此的排斥自己?

以前好歹进去还能周游一下无边的黑暗空间,现在倒好,直接连待都不让待了,进去就是一脚给蹬了出来。

“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搞的清清楚楚,到时候……”陆扬风愤怒的一甩手走出了房间外,他的心情很不好,是特别的不好。

然后他就看到了整个云山宗都处在一片欢呼雀跃中,每个人都显得异常兴奋,就好像捡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贝一样。

事实上他们就是捡到了宝贝。

这些长老弟子在秘境内的收获可不是一星半点,特别是道尘子,这个本来被狂魔神列入必杀名单的人又被救了出来,然后还来秘境捡到了一门顶尖的仙法,人生的这种大起大落在他身上可谓是展现的淋漓尽致。

小黄在他身边也是兴奋的不得了,不过看到陆扬风出现,小黄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道尘子面色一收,忍住了脸上的喜悦,不过他收的有些僵硬,“师祖,您在秘境内捡到宝了吗?小黄可是带我们转了一路,所有宝物几乎都是它先闻到的,真是开局一条狗,宝物全靠捡啊!”

另外一名长老跑过来依然是带着兴奋说道:“师祖,您……和琴音坊的花长老,进展如何,有没有在秘境内……”

话没说完,他坏坏的一笑,笑的有些猥琐。

“你还想说什么?”陆扬风黑着脸问。

“哎呀师祖,您尽管放心吧,我们不会说出去的。”他说完,四周不少长老弟子都是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陆扬风的面色更黑,他走到道尘子和这名长老跟前说道:“我觉得你们真应该在秘境内再捡一双眼珠子的。”

道尘子面色一僵,道:“师祖,什……什么意思?”

陆扬风说道:“因为你们瞎了,看不到你们师祖现在的心情相当不爽。”

话音落下,只听两声惨叫声传来,陆扬风两脚蹬去,道尘子和这名长老直接呈抛物线飞了出去。

远方的湖泊有水花四溅的声音传来,伴随着还有大家惊慌失措收敛笑容的声音。

陆扬风冷哼一声从众人中间走了过去,正前方两个熟悉的魔族身影瑟瑟发抖,看到陆扬风一脚踢飞道尘子,无脸魔和千面魔僵硬在了原地,此刻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因为陆扬风已经看到了他们。

“你们做的不错。”

陆扬风走到他们跟前,黑着的脸出现了一丝暖阳,没有无脸魔和千面魔,道尘子和云山宗的那一千多个弟子的确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

他们没有在关键时刻重新倒戈狂魔神的那一边是陆扬风觉得最幸运的事情。

“那……那个,全靠陆师祖的栽培……”

虽然陆扬风从来没栽培什么,不过无脸魔和千面魔现在是生怕说错哪怕一个字,只能尽力讨好陆扬风以免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有什么要求,说吧。”陆扬风淡淡道。

“我们没什么要求,只……只有一个……”无脸魔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没有直接了当的说明。

“让你说就说,吞吞吐吐做什么?”

看到陆扬风有些不爽的表情,千面魔连忙开口道:“是这样的,狂魔神除开本体之外,还有两具分身,现在一具分身随着他的本体损毁,但还有一具尚存世间。”

千面魔带来的信息让陆扬风微微一怔,他和狂魔神并无深仇大恨,所以他没有要赶尽杀绝的意思,但无脸魔和千面魔明显是有另外的打算。

不等他说话,无脸魔已在一旁开口道:“陆师祖,实际上他的第三具分身才是最可怕的存在。”

陆扬风皱眉,道:“此话怎讲?”

千面魔接话道:“狂魔神筹划了数万年之久,自然也把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考虑了进去,他的第三具分身也是他最后的底牌,据他自己所说,三具分身一旦融合,他的修为不但能恢复巅峰,甚至可以超越仙帝。”

陆扬风眉梢一挑,看来勾陈的猜测是对的,只是他并没有猜到狂魔神隐藏的底牌比本体和另外一具分身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还要强大。

看来狂魔神最后的不甘心并非是因为没有获取仙路之门的钥匙而不甘,而是因为他本体和另外一具分身的损毁导致他无法冲击超越仙帝的修为而不甘心。

无脸魔接着说道:“据狂魔神本体所说,他的第三具分身正在炼化远古神兵昆仑镜,得此镜者可继承仙帝的无上意志,狂魔神甚至可以通过此镜开创一个全新的仙界,要知道昆仑镜几乎是和传说中的东皇钟能媲美的先天灵宝,而且还是完好无损的。”

陆扬风似有所惊,在勾陈的描述下,他对东皇钟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现在又冒出来一个昆仑镜,而且还落到了狂魔神分身的手中,这让陆扬风觉得事情越发的有意思起来。

至少他现在已经不能无视一个拥有如此宝物的敌人存在,本体和另外一具分身尽皆毁于他手,这个拥有昆仑镜的分身岂会轻易放过他。

陆扬风问道:“你们知道狂魔神的这具分身在什么地方吗?”

无脸魔和千面魔相视一眼,然后千面魔开口道:“回陆师祖的话,狂魔神的这具分身再大妖国,据说目前是大妖国十大藩王中的一位,但具体是谁我们就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