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七十八章 离开前夕

第七十八章 离开前夕

对人族来说,大妖国基本上是不可力敌的存在,他们甚至要比魔族难以对付的多。

因为大妖国内渡劫期的强者遍地都是,没有飞升机制的他们,陆地神仙不说多如牛毛,但也绝不是人族强者所能相比的。

要不是当年陆扬风的绝对镇压,现在人族的命运究竟几何还真是个未知数。

虽然人族曾经一度昌盛,但那绝对不是指这片大陆上五大州的人族,这里的人族几乎只能用苟延残喘这四个字来形容。

最主要的是,大妖国仅仅只是妖族其中的一个国度而已,像大妖国这样的妖国,在妖族内起码有十个以上。

所以要想在大妖国内找出狂魔神的分身,基本上就意味着是和整个大妖国在作对。

不过陆扬风对此倒是并没有那么在意,因为他曾经又不是没这么做过。

他问道:“意思是狂魔神的这具分身是个妖族?”

千面魔点头道:“没错,他的分身就是妖族,当年狂魔神机缘之下强行抹除了一名渡过了天人五衰的妖族强者,昆仑镜也正是从这个强者手上拿到手的,所以狂魔神做了一个决定,代替那个妖族继续做大妖国的藩王。”

现在看来,这个狂魔神的确也是够狂的。

他沾染的不仅仅是魔族,连妖族都敢夺舍变成自己的分身,此人虽说在远古时代背叛了自己的种族,但不得不说他也算是一方人物了。

特别是炼化了昆仑镜后,狂魔神只怕会张狂到无人可及。

如此说来,陆扬风还真得去一趟妖族了,因为赵帅提前去妖族寻仇救人,陆扬风就打算结束了这件事之后过去的,现在因为狂魔神,他更是有不得不去了理由了。

“那你们二位,是打算和我一起去妖族吗?”陆扬风问。

“我们就不去了,告诉您这件事也是想让您彻底了结了狂魔神,否则留下这么一个分身后患无穷,至于我们……我们只想待在您的云山宗潜心修炼,这几天我和千面魔琢磨出了一个合体之法,练成之后或许对我们有不小的帮助。”无脸魔恭敬的说道。

实际上他们当然也是害怕狂魔神寻仇寻到他们的头上,所以陆扬风能解决这个后患对他们也是有好处的,只不过陆扬风没有说出来罢了。

“如此也好,不过你们最好是老实点,把你们在魔族的那些脾性都给我收起来,否则……”

不等陆扬风说完,千面魔连忙截口道:“不敢,借我们一万个胆子我们也是不敢在这里放肆的,从我们救出道尘子和那些弟子之后,我们就已经把自己和魔族的身份彻底划清的界限,您尽管放心。”

“你要去妖族?”

一道声音忽然从远处响起,然后花九歌带着几分喜悦破空而来,看来她在那座仙宫内的收获不小。

陆扬风点头道:“还真得去一趟妖族,怎么,想跟我去?”

花九歌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倒是真想,不过嘛,我还真不能陪你去了。”

陆扬风松了口气,似乎在喃喃自语道,“那就好那就好……”

“死陆扬风,你说什么?!”花九歌一声怒喝,陆扬风一声惊叫连忙道,“没什么,我是说你为什么不去呢?”

花九歌轻哼一声道:“仙宫内正好发现了两本空间秘法和高深的琴法,我打算闭关潜心修炼啊。”

不得不说,花九歌对修炼方面的痴迷要盖过世间所有的事情。

尽管他对陆扬风也有所好感,但在闭关修炼和陆扬风只见,她选择了前者,所以陆扬风的眼神也出现了一丝敬佩。

这个世界上能让陆扬风佩服的人可并不多,花九歌可算是其中的一个了。

“那联盟呢,你不管了吗?”花九歌现在好歹也是苍州人族联盟的盟主,要再闭关个几十年,万一有什么大事发生,她这个盟主岂不是跟没有一样。

花九歌说道:“这你就甭担心了,我早就已经给徐牧、空云子他们交代清楚了,再不济,不还有你呢么。”

听到这略显调侃的话,陆扬风苦笑一声,终究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好了,你自己注意安全,一路顺风。”花九歌洒脱的一笑道。

“好,我提前祝你再做突破。”陆扬风给了花九歌一个拥抱,他轻轻拍了拍花九歌的背脊,然后说道,“其实你可以暂时放下闭关,毕竟你也得考虑你的终生大事不是……”

花九歌的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耳根,“要你管。”

她说完转身就走,走到路的尽头,她忽然又扭头看向了陆扬风,道:“告诉你,你最好对我二妹好点,不然等我闭关出来扒了你的皮,还有,谢谢你告诉我复活沈三妹的办法,材料基本上都已经到手了。”

说完,花九歌冲天而起,萧条而又苍凉的背影消失在陆扬风视线的尽头。

究竟是什么在支撑着一个女流之辈对修炼如此痴狂,这是陆扬风一直没有得到的答案,花九歌不说,他也没有问。

但他相信花九歌身上一定也有自己的秘密,就像白若雪一样,连魔功都要修炼,目的不就是为了多杀几个魔族来为自己的父母报仇吗?

白若雪的仇报不报其实都已经没有了意义,起码她算是从仇恨的阴影中彻底走了出来。

想到花九歌和白若雪那都有些倔强的脸,陆扬风忍不住无奈的摇了摇头,当他转身的时候,他的无奈更加严重。

因为白若雪就站在身后大殿的门口静静的看着他。

这个时候的陆扬风好像忽然明白了花九歌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选择闭关修炼了。

无脸魔和千面魔识趣的自动离开了这里,包括宗门内看热闹的一些弟子长老全都在悄然间消失无踪。

因为他们发现白若雪出现的时候,这里的气氛忽然变得微妙了起来。

就好像彻夜的寒冬突然出现了一缕火光,火光虽然并不强烈,但也足以短暂的驱除四周的黑暗。

自从在天山琴音坊内白若雪想用药物来霸王硬上弓之后,她就知道自己没脸再见陆扬风了,虽然陆扬风从头到尾根本不知道有这茬子事儿发生过。

可是她还得见,错过了陆扬风,她不知道这辈子还能再遇到谁。

所以她来到了云山宗,来到了陆扬风的地盘,她想亲自问陆扬风,他们之间究竟可以发展到什么程度,陆扬风之前说她人老珠黄赶紧嫁人又是不是真心话。

可是当她见到陆扬风的时候,发现自己什么话都问不出来,就好像有人扼住了她的喉咙一样,事先准备好的所有话都卡在了喉咙下面。

陆扬风的心情也有些复杂,三十多年前对白若雪的确有好感,可那时候的白若雪冷若冰霜根本不给自己机会。

这么多年过去,陆扬风的感觉淡了许多,凡事不可强求,至少在内心情感方面是这样,所以他气走白若雪彻底划清他们的界限,但现在……

“咳咳,你就打算这么一直瞪着我吗?”陆扬风开口道。

“呃……我只是在想,你去妖族可不可以带上我。”白若雪说这话的时候,脸瞬间红到了耳根下面。

只是她说完好像又后悔了,连忙补充道,“你别误会,我只是想去妖族看看我的一个朋友,我好久没见他了。”

陆扬风突然一笑道:“这就好,我还以为你们两姐妹要轮番上阵……”

短短一句话,瞬息之间便已挑起了白若雪愤怒的面容,她呵斥道,“陆扬风,你这个流氓,你说什么呢你?”

陆扬风连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你们姐妹的事情都比较多,需要我轮番来帮忙才能解决……”

白若雪更加愤怒,刚刚还带着三分羞涩的模样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听她怒道:“你什么意思,说我们事儿多?”

“我……我没有……”

“我看你分明就是这个意思,你不欢迎我,我走还不行吗。”白若雪说话之中已带着泪,带着泪大步的朝云山宗外走了出去。

陆扬风欲哭无泪啊,怎么女人就捡不到说话的重点呢,我是说你们事儿太多吗,我有说不欢迎你吗?

可是陆扬风生平又最见不得女人哭,这个世界上只怕再没有比这更头疼的事情了。

陆扬风又连忙解释道:“我没有不欢迎你,不管你有什么事,我都很乐意帮你解决的。”

白若雪的脚步戛然而止,刚刚还在流泪的她,忽然又出现了一丝窃喜的表情,脸颊泛起的两朵红晕哪里是一个活了几十岁的人,活脱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少女啊。

女人善变这句话果真是不掺假的,他们有时候比小孩子还要容易变脸。

为缓解这有些尴尬的对话,陆扬风问道:“你刚刚说你在妖族还有朋友?”

可白若雪面子上还是不想认输,所以她冲冲的反问道:“你能有,我为什么不能有。”

说这句话之后白若雪就有些后悔了,自己为什么要和陆扬风硬刚呢,怼他这一句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

陆扬风倒是并没有在意,他点了点头道:“这样的话,那我们就一起去吧,反正要找到狂魔神分身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

“好。”白若雪两眼放着期待的光芒,她期待这一路会和陆扬风可能发生的所有事,想着想着,她的脸又红了……

呸,白若雪,你这老女人,真是不知廉耻,为什么老是想的……想的都是那方面的事情……

白若雪一个人的思绪已经魂飞天外,可能真的是天山琴音坊太久没有男性出现,导致那里的每一个女性都爱幻想,幻想一些让人浮想联翩的事情……

要知道之前的花九歌也对陆扬风幻想过,只不过为了自己的二妹,她决定暂时闭关不见任何人,特别是不能见陆扬风,要多把机会留给白若雪才是。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陆扬风重新安排了一些云山宗的事情,最主要的还是把无脸魔而后千面魔介绍给云山宗的每一个弟子。

他们毕竟是魔族的人,而且无脸魔还没有身体承载他的灵魂,所以他们要在人族安顿下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过只要他们安分守己,又有陆扬风在背后,要融入云山宗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现在的陆扬风早已腾空而行,和白若雪各踏一柄长剑御空而行,目标正是位于苍州西边的大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