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八十章 关于住的问题

第八十章 关于住的问题

房间内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和怪异,一个活了几千年的祖宗级人物和一个活了近百岁的老年人就好像两个还没入世的小孩子。

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坐在椅子上,一个不知所措,一个羞涩不堪。

这种安静的氛围持续了至少半柱香的时间,沉默终于被陆扬风打破,他说道:“要不,还是你睡床上,我睡地下吧。”

白若雪细弱蚊蝇的声音传来道:“其实……其实我觉得……这张床……睡两个人……也是够的……”

实际上从白若雪的口中说出这种话需要莫大的勇气,虽然在天山琴音坊内她有想过强硬上手。

可要亲口对陆扬风说这种话依旧让她满脸害臊,她根本都不明白这种话是怎么从自己嘴里说出口的。

不过陆扬风也不知是真聋还是假聋,他带着一丝疑惑的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白若雪面色一正,旋即她忽然起身道:“我说我去洗澡啊。”

于是白若雪便头也不回的冲进了旁边的洗浴室。

像这种高档一些的客栈都有属于自己独立的浴室,只不过也不知是为了给人创造机会还是为了偷工减料。

一般浴室和房间内的隔断好像都不是很隔音,甚至连视线上都没完全隔断。

所以不久之后陆扬风便听到浴盆里传来哗啦啦冲水的声音,透过那薄薄的隔断,在微弱烛光下的映照下,那张扬的双臂、曼妙的身姿突然让陆扬风感到坐立不安。

从脚底生出的气血冲击让他一阵头昏脑胀,他忽然有一种冲动,想要将那根本没掩住的门一脚踢碎,然后冲进去……

“畜生畜生,简直畜生,你陆扬风都多大的人了,还在这思/春呢?”

脑海中一道声音响起,陆扬风强行用意志克制了内心的这种冲动。

他的岁数毕竟不小了,他毕竟已经过了血气方刚的年纪,很多事情都是可以通过自身理性来控制的。

起身将浴室的门关死,然后转身朝房间外的一个小阳台走了出去。

夜晚清凉的吹来,吹的陆扬风愈发清醒,在没有做好对人负责的前提下,绝不能做出畜生之事,这是一个男人所要承担的基本责任,无论你是年轻还是年老。

这座城池并不大,不过由于和人族有着密切的往来,所以让这座城池显得繁华了许多。

特别是大部分建筑实际上都保留了人族特征,屋顶、屋檐、屋瓦基本上都有人族设计加工过的痕迹。

夜晚街道的灯光闪烁辉映,天空的圆月时不时躲进云层之内,似是一张少女的脸,时不时用手去挡住自己有些羞涩的面容。

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亦或是其它种族,大多数人向往的其实都是这种宁静和平的生活。

但每一个种族内却总有那么些少数人有能力去搅动四方风云,以一己之力凌驾终生之上,他们的出现也不知究竟是给这芸芸众生带来了灾难还是带来了和平……

陆扬风思绪飞扬,透过如幕的月光,他陡然看到数道黑色身影跃入这座城内,几个呼吸之间便已来到了城池的另一端。

他们携带着惊人的杀机在城池上空掠过,陆扬风并没有上去一探究竟。

在妖族之内的各个地方几乎每天都会上演这种追杀与被追杀的场景,陆扬风只是个过客,他没办法去管到天下每个人的生死存亡之危。

摇了摇头,过了大概半个时辰,陆扬风吸了口气,这才转身重新回到房间。

房间依然整洁如初,只不过里面多了如兰的缤纷香味,一种洗浴和女人身体混杂的香味足以让人迷醉在此。

在这香气之中,他仿佛看到了一副美妙的胴体正在空中起舞,那如丝绸般的柔滑侵袭着陆扬风身上的每一寸皮肤。

“白若雪,你确定要这么勾/引我吗?”

陆扬风的声音没有得到人的回应,他只看到床上的被子是一个整整齐齐的人形,人形似乎在颤抖,抖的被子乱颤。

陆扬风坐在椅子上说道:“你放心,我不是随便占人便宜的人,要占你便宜,我在三十多年前就占了。”

陆扬风说完便坐了下来开始闭目养神。

被子里呢?

白若雪偷偷的探出了半个头,用一直眼睛偷偷瞄着真的已经闭上眼睛的陆扬风,白若雪的身上瞬间来气。

这个白痴,简直不是男人,亏了老娘洗的这么干净,自己怎么就会遇到这种白痴的男人啊。

白若雪颤抖的更加厉害,是被陆扬风的这种举动给气的。

自己虽然年纪不小了,但她敢保证,她身上任何一个特征都绝不会超过二十岁,这是修炼境界和她平时的修身养性所带来的成果。

极度愤怒和矛盾的心理给白若雪带去了疲倦,不知不觉她渐渐合上了眼。

仿佛根本忘了屋里还有一个男人存在,可是她对这个男人却放心的很,就算不放心又如何,她根本就不会拒绝陆扬风,所以她安心的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屋里已经没了陆扬风的影子。

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她起身穿上衣服又简单的洗了洗这才走出门外,然后发现陆扬风早早的就在外面等着她了。

“昨晚睡的可好?”陆扬风带着那三分迷人的微笑问道。

“呃……还……还好……”白若雪唰的一下满面通红,想到自己昨晚那副样子,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以掩饰自己现在的尴尬。

“下去吃口饭,再去你朋友那吧。”陆扬风说完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朝楼下走去,虽然他们之间本来就没发生什么。

白若雪跟在他身后也走到了一楼餐厅,二人在这里并不是瞩目的存在,因为这里用餐的至少有一半都是人类。

虽然也有很多长相异类的妖族,但他们好像早就已经习惯了和平共处,双方待在一个地方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合适。

二人自点了几个菜品低着头用餐,就在这个时候,身边不远处陡有议论声传来。

“你们听说了吗,温伯翰上下近一百口人在昨晚被灭满门,连一个完整的尸身都没找到。”

“你也听说了?我也是刚刚听住在他们附近的人说的,是真的惨啊,一公里外都能闻到血腥味。”

“不知道他们得罪了哪方大能,竟会遭到这般毒手。”

一道道议论声传来,还在享受着美食和昨晚余韵的白若雪忽然僵在了那里。

她忽然抓住陆扬风的手说道:“快,我们走。”

陆扬风有些疑惑的看着她:“怎么了?”

虽然疑惑不解的看着她,可陆扬风还是起身跟她走出了客栈外面,而白若雪神色的焦急已经完全掩饰不住。

“温伯翰就是我的朋友。”白若雪沉声道。

“什么?!”陆扬风失声,他连忙跟着白若雪朝街道尽头飞奔而去。

客栈中的议论声并非空穴来风,当陆扬风和白若雪来到眼前这座巨大府邸跟前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特别是白若雪,她激动的冲击了府内。

府内尸横遍地,整个府邸的地砖几乎全被鲜红色的血液所覆盖,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

“温伯伯,希望你没事,希望你没事啊……”

她绕过这些尸体朝府内走去,最后他们在一间书房发现了一具无头尸体伏在书桌之上。

此人虽然是妖族,不过他的身体已经和人类相差无几,再看他穿着的一身略显高贵的行头便知道此人定是这座府邸的主人。

“温伯伯,你别死啊,你起来啊……”

白若雪激动的冲过去,看着这句无头尸体,她知道自己所有的希望都是徒劳,她的眼泪流的更加汹涌不可抑止。

陆扬风走过去轻轻拍了拍白若雪的肩膀,后者似乎也是找到了宣泄口,她忽然转身抱住陆扬风嘶声裂肺的痛哭起来。

她没再装作羞涩,没再有任何的顾及,她现在觉得陆扬风就是值得自己信任的最亲近的人。

“这个温伯翰,是你什么人?”过了许久,陆扬风轻声问道。

他的声音似乎带着不可抗拒的魔力,白若雪那无法平静的心在这句话之后慢慢的平静了许多。

“她是……是我的恩人,我曾在……这里生活了近二十年,全凭……凭温伯伯的照顾,没有她……我这个人类根本活不到现在。”

她说话之间依旧还在抽泣,温伯翰的死对她的打击是巨大的。

而她说的话也并没有什么问题,虽然这里的妖族和人类保持着贸易关系,但吃的人多了难免会有人抢食。

一些心怀不轨的妖族自然也不会轻易放过来到这里的人族,所以在这里生存的人得有一定的关系,还要有一定的生存能力,不然的话,特别是像白若雪这种女人最后一定会惨死在那些心怀异心的妖族手上。

陆扬风叹了口气。

他叹气的不是白若雪和温伯翰的遭遇,而是他昨晚为什么没跟着那群黑衣人来这里阻止他们的行径。

可是谁也不想发生这种事情,为避免给白若雪伤口上撒盐,他决定还是不提昨晚看到的那些黑衣人了。

“你先缓缓,我们四处找找,兴许还有活口呢?”陆扬风说。

“好,我听你的。”白若雪看了一眼温伯翰,这才起身跟着陆扬风走出了门外。

实际上陆扬风知道找到活口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这些人明显是做了万全的准备,他的神识扫过这座府邸,根本感受不到一丝的生气。

不过为了缓解白若雪的情绪,他也只能故意这么说了。

可就在他们刚刚走出门的时候,府邸上空便有数道身影破空而来,为首之人熊脸人身,他带着近十来个妖族来到了外面的大院之中。

这名妖族二话不说,直接指着陆扬风和白若雪的脸说道:“把这两个杀了温伯翰的凶手给我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