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八十二章 我的儿

第八十二章 我的儿

大妖国地域辽阔,一国之王虽然执掌天下,但却难以管理这偌大无边的辽阔疆土,所以在千年前的大妖国就已经将这片土地实行了集中权力的藩王制。

论功行赏,十大藩王将整个大妖国瓜分,藩王直接隶属于国王之下。

简单的来说,就是大妖国国王仅仅只用管十个人就管好了大妖国的天下,而且各大藩王之间还能相互压制平衡力量。

所以这个制度一直延续至今都没有改变,此刻陆扬风和白若雪身处的比熊郡就正是十大藩王领土之一。

而一路过来,陆扬风不断旁敲侧击,通过这个妖皇的嘴知道了很多重要的讯息。

比如说他们现在去的正是比熊郡的藩王府邸,自己变换的这副身体就是比熊王的儿子小比鲁尔赤。

先不管这个名字奇葩不奇葩,反正人的身份的的确确是在这里放着的。

只不过相比于其它藩王,比熊王的实力相对较弱,再加上最近大妖国风摇雨动极不太平,这就是比熊王为何要把自己儿子和花妖郡公主联姻的原因。

当陆扬风和白若雪来到比熊城的时候,白若雪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番。

城池的面积虽然不小,但是远看过去丝毫谈不上豪华美感,有的只是一些简陋粗糙的钢铁建筑。

一头头巨熊在城内来回奔走劳作,如果不是城墙上写着‘比熊城’三个大字,白若雪都要认为自己来到了野生动物园。

相比于昨晚的城池,这里更加靠近大妖国的内陆,在这里出现人族的机率自然也会更加稀少。

所以当白若雪出现在比熊城的时候,她就如一朵盛世的烟火在天空炸开,引得无数路人,哦不,应该说路熊纷纷驻足围观。

不过当他们看到白若雪身边这个比熊王子的时候,每个人又都识趣的纷纷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开玩笑,这位王子可是比熊王鲁尔真的儿子。

虽然鲁尔真的儿子不止他一个,但鲁尔赤在比熊城却是最出名的一个,原因无他,只因他贪酒好色无恶不作,比熊城的熊妖们都是敢怒不敢言,所以现在有一个人类女子跟在他身边,那就当没看见就是了。

谁敢招惹鲁尔赤来给自己招来一身骚?

“看来这纨绔子弟还真是不分地域不分种族,在啥地方都有。”陆扬风看着四周那些熊妖们厌恶痛恨的眼神淡淡一笑。

盏茶的时间过后,比熊城内还算豪华的一座巨大府邸出现在陆扬风和白若雪跟前。

此刻府内繁华异常,人声鼎沸的喧闹声在上空盘旋,空气中有花香四溢,这些香气令人迷醉神往,白若雪的眼神甚至已带了几分迷离之色。

“果然是花妖族……”

陆扬风的话还没说完,然后他就感觉到腰部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白若雪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道,“花妖族怎么了,是不是已经在想着怎么讨好那个古晴晴了?”

陆扬风一脸吃痛,道:“没有,我怎么可能会是这种人?”

白若雪扭头哼了一声道:“你最好别忘了你是陆扬风,不是王子,敢借着这个身份和那个什么古晴晴眉来眼去,老娘不会让你好过的。”

陆扬风轻声道:“你一天这么凶,你就不怕没人敢娶你吗?”

白若雪面色一怔,旋即怒道:“陆扬风,你又在找死是不是,你……”

陆扬风连忙跟白若雪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又用眼神看了看前方不远的这个妖皇,白若雪这才勉强抑制住了自己的性子。

不过饶是如此,她看着陆扬风依旧是凶神恶煞,看来要不是在这非常时刻,她估计已经啃下陆扬风身上的一块肉了。

陆扬风苦笑一声,他只觉人生真是充满了坎坷。

遇到丁紫瑶之后再见到白若雪,再见花九歌,每个女人都有让他头疼的点,关键他还没地儿说理去。

和女人讲理,你不是自找苦吃吗?

走进府内,陆扬风感觉到这里有着数道强大的气息从自己身上一扫而过,最后停在了白若雪的身上。

白若雪也忽然变得紧张。

她的修为虽然不弱,但这里可是妖族,一个强者如林的国度,凭她的实力在这根本就不够看啊。

不过好在有陆扬风在身边,白若雪从紧张之中稍稍喘了口气。

“哈哈哈,我的儿,你回来了,怎么样,有线索没?”

粗犷的声音震耳欲聋,半个府邸估计都能听到鲁尔真的声音,作为比熊郡的最高统治者,与他嗓门媲美的自然还有他的实力。

陆地神仙一样的修为就是最直观的体现,再加上妖族本体战斗力的强大,虽然鲁尔真仅仅只渡过天人一衰,但他如果以比熊真身来战斗的话,实力必定能撼动天人二衰甚至达到三衰的人族强者。

这就是妖族先天的优势,相比于魔族,妖族是一个更可怕的种族。

陆扬风面色有些阴沉,虽然这是变换的身体,但见面就被人家叫儿,这种感觉还是相当的不爽。

一旁的白若雪差点没忍住笑喷出来,瞧见陆扬风黑着的脸,她都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

不过这一切落到鲁尔真的眼中却是自己儿子一种沮丧的表现,他必定是没在温伯翰的府上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鲁尔真走过来重重的拍了拍陆扬风的肩膀道,“我的儿啊,咱先不说这件事了,来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你的未婚妻古晴晴。”

陆扬风差点一拳将鲁尔真的脸给砸扁,你他吗故意的不是,左一个儿右一个儿,有必要一直强调这个称谓?

陆扬风沉着脸顺着鲁尔真眼神的方向看了过去,然后他面目一瞪,整个身体骇的连退三步。

这位就是古晴晴?

陆扬风只见圆桌之上那两只比成年男子腰围都要粗的手臂正抡着一只流油的烤牛腿呼哧呼哧的啃着。

似乎瞧见了四周的目光,此人将手臂放下,然后陆扬风就看到了那张比月饼还要圆的脸,还有那张好似用两条香肠搭在一起的大嘴唇子,各种食物的残渣糊了她一脸。

脑袋上的三根冲天辨好似火箭即将发射升空,额头上的两颗大痣看起来这个人就好像有两双眼睛。

“我靠,胡……胡子……”

没错,陆扬风在这个香肠唇上看到了胡子。

然后他就把目光下移,移到了此人锁骨下的位置,看到她胸前高高的隆起,陆扬风总算是能确定,此人的确是个女人,一个体重至少达到了五百斤以上的女人。

陆扬风忽然有些可怜她屁股下的那把椅子了,真是承受了它不该承受的压力啊。

“那个,她就是古晴晴?”陆扬风惊疑不定的问着,一旁的白若雪早就在咯咯直笑,笑弯了眉毛,笑弯了腰……

鲁尔真有些汗颜,虽然他不想承认,但他还是点了点头,“是,他就是古晴晴,花妖族的一位公主。”

害怕陆扬风做出什么异常的举动,鲁尔真连忙又凑到他耳旁说道:“我的儿,你就委屈一下,为了比熊郡,我们不得不和花妖族联姻啊,现在局势越来越紧张,搞不好我们比熊郡都有灭族的危险,万一花妖族和其它藩王在一起,我们……”

鲁尔真也知道,让他儿子娶这个古晴晴根本就是一种侮辱,就算鲁尔赤再不争气,也不能承受这种无形的奇耻大辱。

可是他没办法,他不仅仅只是父亲,他还是比熊郡的王,他得为整个比熊郡的生灵考虑啊。

“你就是鲁尔赤吗?”

古晴晴忽然开口,她瞧着陆扬风满眼放出了金子般的光芒,这个样子就好像寻到了百年难得一见的宝贝。

陆扬风点了点头:“我就是。”

古晴晴眼中的光芒更亮,她起身抹了一把嘴,然后绕过餐桌朝陆扬风奔了过来,“果然一表人才风流倜傥,你就是我生命中万里挑一的那个夫君啊。”

陆扬风只觉眼前有一座肉山直奔自己面门而来,更让他感到惊异的是这个古晴晴至少是渡过了五重天劫的高手。

也不知道是她吃的太多了,还是化形出了问题,唯有这体型着实让陆扬风感到汗颜,生前的鲁尔赤要知道他必须得娶这个女人,估计也不会活太久的。

“别别,别过来……”

陆扬风连连后退,脸上有惊恐之色浮现,开玩笑,被这玩意儿怼一下可不是闹着玩的。

换做是陆扬风,他大可一巴掌给人扇飞,但自己现在毕竟是鲁尔赤,既然决定要用这个身份走下去,那他自然就不能轻易暴露自己。

“晴晴,别胡闹。”

一道低沉略带威严的声音传来救了陆扬风一命。

古晴晴虽然一脸的不乐意,不过这个声音还是很有威力,她冲陆扬风眨巴下眼睛转身重新回到了椅子上。

陆扬风长舒了口气,胸口的那种压抑也在这个时候才得以敞开。

“来来,坐……”

这个中年男子说完,等陆扬风和白若雪坐下之后,他这才看向鲁尔真接着说道,“看我女儿和令王子郎才女貌,情投意合,这门婚事不如就这么定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