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八十三章 古千仞的真正目的

第八十三章 古千仞的真正目的

陆扬风真想过去扇他一巴掌,你是不是对四个字的成语有什么错误的理解。

一颗熊脑袋外加一堆肉山也叫郎才女貌?

再说,这个鲁尔赤和古晴晴根本连见都没见过,就叫情投意合吗,脑子有问题吧你。

玩笑归玩笑,陆扬风还是注意到了双方的那种高低态度,鲁尔真几乎全程赔笑,而这个花妖族的男子,也就是古晴晴的爹说话的态度虽然没有趾高气昂,却也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就好像根本没把鲁尔真当成和自己一个层面的人。

这也难怪,无论是在生活质量还是整体的管理上,比熊郡给人的感觉都好像还处于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一样。

可花妖族是大妖国真正的贵族,他们的生活讲求优雅和品质,所以看不起比熊郡也在情理之中了。

鲁尔真自然是喜笑颜开,他连忙说道:“多谢古藩王成全他们。”

古千仞作为花妖郡的二把手,他所做的一切决定自然都需要为整个花妖郡来考虑,不论古晴晴是何模样,她终究都是花妖郡的公主。

所以古千仞能够这么爽快的答应必然还有更深的原因在其中。

只听古千仞说道:“最近大妖国可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自妖帝圣血失踪以后,各大藩间的战争也是一炮打响,虽然明面上大家都在和平相处,但暗地里的手段是层出不穷,每个藩王都想把妖帝圣血拿到手,可惜啊。”

陆扬风还没听到古千仞说这些话的主题,但这些内容对他来说已经有足够的价值了。

妖帝圣血就是赵帅的母亲赵梦怡啊,大妖国派人去苍州找到她并把她带了回来,可是中途出了岔子导致赵梦怡在妖族大地上失踪了?

鲁尔真说道:“接下来很可能还会有更猛的战争打响,但只要我们两大藩王齐心联手,其他任何藩王相信也无法撼动我们。”

鲁尔真看起来是那种标准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生物,他把事情想的很简单。

比如说只要联姻,花妖郡就一定会和他比熊郡齐心协力,但实际上两大势力之间的关系岂是一个小小的联姻所能轻易决定的。

鲁尔真似乎转开了话题,他接着说道:“不过说起来,妖帝圣血诞生的后代才真是可怕啊,她和人类结合的那个孩子居然杀了三个渡过五重天劫的牛妖还能全身而退,此人如果不能为我大妖国所用,也绝不能让他站在人类一方。”

古千仞说道:“所以现在有这么多人在找妖帝圣血,我们必须要赶在所有人之前把她找到。”

鲁尔真说道:“你想怎么做?”

“我老早就在暗中听说……”他话没说完,突然看向四周其他人,除了陆扬风和鲁尔真还有白若雪在这里之外基本上其他所有人都忽然识趣的离开了饭桌。

反正饭也吃完了,坐在这里也插不上话,还不如趁机离开。

至于白若雪,对他们来说,白若雪仅仅只是陆扬风的一个玩物,既然是一个玩物,自然也就没有重视的必要,等陆扬风,应该说是鲁尔赤玩儿完之后杀了便是。

而古晴晴呢,那更不用担心了。

还有人不断上菜,而她也就在不断用双手把各种菜品往嘴里送,这种吃到忘我的境界也是不是一般人能轻易达到的。

待大部分人离开后,古千仞这才开口道:“我老早就听说你在百年前一处远古妖族大墓中发现了一滴妖帝圣血。”

说到这里的时候,鲁尔真的面色大变,目光更是突然变得警惕。

古千仞似乎根本没发现鲁尔真的脸色,他自顾自的接着说道:“虽然隔得时间太长,圣血的纯度已经不够,但我们只需要稍微弄点特殊的手段,就能让这滴圣血和现在身怀妖帝圣血的蒙琦琦发生感应。”

鲁尔真的目光一直是分外警惕,特别是看着古千仞的目光早就由先前的讨好变成了凝重。

古千仞的目的已经不用多说,就连陆扬风这个局外人都能听出来,鲁尔真虽然四肢发达,但脑子也并没有退化,他当然也明白了古千仞的真正目的。

过了半晌,鲁尔真沉着脸说道:“这是我比熊郡隐藏了百年的秘密,你是如何得知的?”

对他的这种反应,鲁尔真并不意外,他说道:“现在讨论这个问题你觉得还有意义吗,当务之急我们是要赶紧把蒙琦琦弄到手,你手上的妖帝圣血就是最好的机会啊,你藏着掖着也发挥不出它的价值啊。”

鲁尔真说道:“这我做不了主,还得让族内的主事人讨论过后才能做决定。”

古千仞的目光有些许的不满,陆扬风注意到这也是他脸上第一次出现这种表情,这说明古千仞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鲁尔真,你要知道,纸是保不住火的,你手上的妖帝圣血就是火,明白吗?”

“你……你威胁我?”

鲁尔真噌的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整个妖族就是善战的种族,比熊族的族人更是个个骁勇善战。

骨子里的那种血液让他们受不得半点委屈,要不是为了整个族人,鲁尔真岂会忍受自己儿子和那种货色联姻的侮辱。

古千仞不动声色,他坐在椅子上双手十指交叉,道:“这不是威胁,这是合作,我们的联姻是给整个大妖族看的,为的就是避免让人看出我们的真正目的,你觉得呢?”

看着跟猪一样在疯狂吞着食物的古晴晴,还有古千仞那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鲁尔真的确感到前所未有的憋屈。

可是谁让他这个儿子不争气,谁让人家花妖族实力强悍深得各大藩王的喜欢呢?

“我……我考虑一下吧……”鲁尔真终于松口。

“我就知道鲁尔藩王是一个顾全大局的人,我今天就在你这里歇一晚,希望明天早上能得到鲁尔藩王的好消息。”

古千仞带着对桌子依依不舍的古晴晴离开了这里,等他们快要走出门的时候,古晴晴似乎反应过来了什么,她忽然又看向陆扬风,然后朝他狠狠抛了个媚眼,这才离开此地,留下陆扬风一个激灵,他只觉那个媚眼是一道闪电,劈的他浑身僵硬。

鲁尔真坐在椅子上有些喘不过气来,他突然回过头看向陆扬风说道:“我的儿,你为什么就不能争点气呢,你看看花妖族的花妖女,再看看高庭郡的萨尔汗,你再看看你……”

陆扬风“……”

鲁尔真接着又语重心长说道:“我的儿啊,为父现在才知道古千仞居然是打的这个主意,妖帝圣血是我们比熊族最大的秘密,不管他是如何得知的,我们都不能让他拿到手。”

陆扬风僵硬的点了点头,“是……是……”

鲁尔真狠狠的盯着陆扬风再度说道:“我的儿,你究竟怎么了,从进门到现在,你连一句话都不说,平时你不是这样的。”

陆扬风吸了口气,然后说道:“父……父亲,我……我可能不太舒服……”

鲁尔真的心明显也不在自己儿子身上,他忽然又转过身说道:“看来一切都只能靠我们自己了,花妖族……我们指望不上了。”

陆扬风总算是松了口气,不让自己娶那个什么古晴晴,听起来真是个美好的消息。

“父亲,他说的妖帝圣血,我为什么从来没听说过啊。”陆扬风也是豁出去了,卯足劲来用父亲这个称谓。

“我的儿,妖帝圣血是我们比熊族的秘密,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鲁尔真说道。

“那您可得把它保护好了,这么重要的东西,搞不好花妖族会用其它手段把它给弄走。”陆扬风有意无意的说道。

“放心,有三位妖尊长老守护的禁地,那古千仞再有胆子也是不敢随便闯的。”鲁尔真说到。

陆扬风恍然的点了点头,三位妖尊,而且还是禁地,听起来确实有些让人害怕,不过对他来说嘛……

鲁尔真又叮嘱了陆扬风几句,这才一脸无奈的离开了这里。

待这里没人之后,白若雪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笑的快要抽了过去,陆扬风吃这种亏好像还真是头一回,自己心里咋感觉就这么爽呢。

这个鲁尔真也是配合的很,一口一个‘我的儿’,搞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一样。

陆扬风狠狠瞪了一眼白若雪,“有脸笑?还不是你捅的篓子。”

要不是白若雪气急之下杀了鲁尔赤这些人,陆扬风也不会想到这个主意,他也不会莫名其妙就给人当了回儿子。

“不过呢,倒也不是没有收获。”

陆扬风微微一笑,他刚刚在饭桌上听到的一些消息的确是很有价值的,比如说赵梦怡,比如说比熊族内的这滴妖帝圣血。

虽然他不知道究竟该怎么用这玩意儿找到赵梦怡,但如果先把它拿到手当然也是件愉快的事情,找人的办法嘛,完了再继续慢慢问呗。

夜晚总是悄然临近,陆扬风对今天的夜其实还蛮期待的,确切的说是他期待鲁尔真口中的禁地。

不过还来不及夺门而出,门口便有一道身影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过来。

沉重二字的确将此人的步伐体现的淋漓尽致,陆扬风一度认为她那双小脚是怎么承受住那吨位级体重的。

相比于白天,此刻的古晴晴褪去了一身的浮夸,脸上多了几分腼腆的笑容。

“那个……我……没打扰你吧……”

陆扬风本想说,你这体型所到之处,能不打扰吗?

不过他不想太伤人自尊心,所以他说道:“还好,你有什么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