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八十四章 禁地

第八十四章 禁地

古晴晴说道:“白天……白天我太粗鲁无礼了,对……不起,是我爹让我……哦不,是我自己来跟你道歉的。”

陆扬风瞬间明白了古千仞的目的,晚上让古晴晴来这里找自己,进展快的话,生米煮成了熟饭,鲁尔真是不答应也得答应。

好在陆扬风不是鲁尔赤,就算真的是鲁尔赤,也不可能煮成熟饭的。

“咳咳,没关系,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陆扬风说罢,竟真打算绕过古晴晴独自离去。

“你站住!”古晴晴的怒喝声传来,陆扬风果然站在了原地。

只听她继续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们都嫌弃我,就连我爹……我爹都嫌弃我,没人敢娶我,现在有你这么个冤大头娶我,还能给他赚足利益,他当然愿意了,可是我……可是我没办法,我就是爱吃嘛,这一身修为就是一嘴一手吃出来的……”

古晴晴说罢,眼泪竟哗哗的流了下来。

陆扬风最见不得的就是女人哭,虽然古晴晴吧,看起来和女人沾不上关系,可她的性别还是没错的。

“这个……你先别哭,没什么事是解决不了的。”陆扬风能说什么,他只能这么说一句来适当的安危一下古晴晴。

其实她说这句话的时候,陆扬风突然就想到了赵帅。

他虽然没有这个女人这么恐怖,但之前也是个大胖子,但在自己的激励下,这个胖子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妖族的什么地方。

“你刚刚说,吃东西能让你长修为?”陆扬风再问道。

“对啊,我说了很多人都不信,都说我就是在找借口,可是我真的没有。”古晴晴说话有点傻了吧唧,现在这么看来,她除了胖点,还有那么一点儿可爱的成分在里面。

陆扬风没说话,他走到古晴晴身旁,右手搭在她肩膀上,神识探入,陆扬风的目光有惊骇闪过。

很强的血脉力量,甚至不弱于赵帅,只是她这种情况和赵帅又十分不同,她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需要不断的吸收外界的能量,就连陆扬风的神识也是一闪而过然后被吞了个干干净净。

看看古晴晴并没有说谎,吃东西的确能让她的修为精进,只是这种情况的确是很罕见,至少陆扬风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用修炼,吃东西就能进阶的。

“其实我都在刻意控制了,要不然,早就度过九重天劫了。”古晴晴说道。

收回右手,陆扬风忽然语重心长的说道:“其实你面临的就是个双选题,选定了哪个就一鼓作气的走下去,不用在意任何人的目光和看法,只是无论你选了哪一个,过程都需要你付出代价,但只要你坚持,要么就是吃到修为登天,要么就是将体重减下去一鸣惊人。”

陆扬风拍了拍古晴晴的肩膀,然后朝外一个闪身消失在了黑夜中,独留古晴晴还在原地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古晴晴的双眼陡然亮了。

“你说的对,我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眼光,既然吃能让我涨修为,那我就吃到底,大不了我不嫁人了,谢谢你,鲁尔赤。”

古晴晴欣喜若狂,迈动步伐最后也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陆扬风的这些话也有敷衍的成分在里面,虽然古晴晴的体质比较罕见,但和他也没什么关系,活了这些年里,他什么样的怪事怪人没遇到过。

他只想赶紧支走古晴晴,然后去府上后山的禁地看看去,毕竟那滴妖帝圣血是目前找到赵梦怡的唯一线索。

禁地之所以称为禁地,就是这里是禁止旁人进入的地方。

看来也很少有人违背这里的规矩,巨大的石碑上结满了蜘蛛网,道路两旁长满了腰深的杂草,要不是陆扬风白天打听过,他估计都会认为这里就是荒山野岭之地。

“嗯?脚印?!”

陆扬风低头一看,洞口之处有一排脚印,看草木被踩踏的痕迹,明显是刚刚来这里不久,甚至就在陆扬风前一步进去了里面。

“有人先来了这里?这就有意思了。”

陆扬风微微一笑,此人明显想不到还有人在打妖帝圣血的主意,所以并没有腾空飞行,他双脚在地上留下的痕迹正好提醒了陆扬风。

巨大的岩洞有寒气迎面扑来,陆扬风略所思考然后一步踏入朝洞内飞掠而去。

禁地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仅仅就是限制普通人来这里的一种约束,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相应的危险。

此人进入里面之后选择了腾空飞行而没有在地面上留下痕迹,不过他一路前进还是在空气中残留了不少的气息。

仔细探查之后,陆扬风便顺着这道气息缓缓跟随而去。

此刻在洞口深处,有一处巨大的空旷地带,这处地方就像从山顶凿通到山脚内部的一个巨大盆地。

四周石**错,阴暗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头顶的月光正好将四周的山壁在这空旷的地面上照映出了一个圆形的光圈。

这就更加显得四周石壁的黑暗。

光圈中央有一个石台,石台上面有一只由暗色金属雕刻而成的手掌,手掌之下半截小臂倒插在石台上面,手掌掌心相握正好对准了天空的月亮。

掌心内部有一颗不规则的暗红色晶体悬空而立,晶体内有一滴红色的液体,这一滴红色的液体微微闪烁着红色的光芒,白月光和红血光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副惨白又带着血色的诡异画面。

当天空的圆月正好来到洞顶中央位置的时候,金属手掌内的红色晶体突然爆发出了刺眼的红色光芒。

这一闪即逝的红光也让这个四周有了一个一闪即逝的画面。

三道身影呈三个方向盘坐在黑暗中,他们如同古老的祭祀围绕祭坛而坐,随后又把自己彻底隐藏在了黑暗中。

当晶体闪烁光芒的那一瞬,三个人几乎同时抬头,那几乎只剩皮包骨头的兽型面孔分明就是三张熊脸。

只不过这三张熊脸的眼中的炽热绝不是油尽灯枯的表现,那是一种对生的向往,对活着的渴望。

他们的目光被红色的晶体吸引,所以根本没注意到在这黑暗的一个角落里,有一个黑影几乎和四面的墙壁融为了一体。

此人一身夜行衣,脑袋被头巾包裹,面容也被黑面罩覆盖之露出来一双眼睛。

当红色光芒即将要散去的一瞬间,黑衣人右手陡然朝石台一甩,一颗黑色的珠子砸到石台上,然后只听轰的一声爆响,烟尘和碎石泥土四散纷飞。

“不好,有人!”

也不知是三人中的哪一个先开的口,他们动作却是出奇的一致,几乎同时朝失态扑了过去。

但这黑衣人早有准备,他在爆炸的一瞬间已经来到了石台跟前。

右手闪电般拿起朝上方飞溅的红色晶体,而后他的身体朝上空笔直腾空,身下三人更是如利箭飚射而上。

“哪里来的毛贼,把圣血留下!”

怒喝声传来,但这黑衣人充耳不闻,仅仅两息时间,他便已冲天而起来到了禁地上空,而身后三人离他不过十米之遥。

黑衣人比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禁地上空,他的修为明显比这三尊强者要低一些,干干的逃走绝对是下下策。

只见他将右手朝前一甩,手中的红色晶体如箭一般朝前方疾射而去。

在离他两百米左右的地方,那里早有一道身影等待着他,接住晶体之后,此人没有任何废话,转身疾射,瞬息之间便已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

身后三人想追,但盗走晶体的这个黑衣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三位,妖帝圣血已丢,不如顺其自然,当它没发生如何?”黑衣人有些玩味的话让这三尊熊妖愤怒滔天。

“不知廉耻的东西,你究竟是谁,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其中一人开口怒喝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黑衣人说道。

“冥顽不灵,抓起来严刑拷打,不怕他不说。”熊妖怒声震天,在他们三大妖尊的眼皮底下夺走了妖帝圣血,说出去简直要丢死人啊。

“呵呵,我要说我是谁了,你们又可敢对我动手?”黑衣人淡淡一笑,眼中却有足够的自信。

“不用你说,我先杀了你就知道你是谁了。”此人刚想动手,却被身旁一名熊妖尊拦住,他盯着黑衣人道,“你究竟是谁?”

这黑衣人淡然一笑,右手揭开了脸上的面罩,只见一个面容略微清秀的人族面孔出现在三大妖尊跟前。

这三人在看到这个人的面容之后尽皆变色,“是你!!”

话说另一头,同样是一个蒙面的黑衣人,只不过此人体态臃肿高大许多,虽然蒙着面,却依旧能看到他眼中的兴奋。

手中握着的可是妖帝圣血啊,虽然这一滴妖帝圣血没什么作用,但通过这一滴妖帝圣血是可以感应到蒙琦琦的,也就是那个身上流着妖帝圣血的女人。

“一群野蛮的比熊兽,妖帝圣血被你们拿到手上简直是糟蹋圣物。”蒙面人兴奋的直奔前方而去,他丝毫没发现身边竟有一个如影随形的人紧紧跟着他。

陆扬风为了避免给鲁尔真带来麻烦,所以他重新改换了一副新的面孔。

自从在千面魔那里学到了变换身体容貌这副技能之后,他感觉真的是太实用了,什么蒙面啊易容啊,在这个技能面前全是渣渣。

陆扬风在一旁开口道:“你的意思是,这东西在你手上能发挥作用了?”

蒙面人霍然一惊,骇的差点从天上跌落到了地上,自己身边何时跟了一个人他竟毫无察觉,是他太专注还是此人太强悍?

“什么人?!”蒙面人下意识的一问。

“你们总是不喜欢回答问题,只喜欢提问,这样真的好嘛?”陆扬风说道。

“找死的东西。”蒙面人反手朝陆扬风的脖子一抓,恐怖的力量横扫而来,妖皇级别的修为随意出手也是有着惊天动地的气势。

不过这种气势在陆扬风的手上却是完全发挥不出作用。

右手一抓一拧,蒙面人的手腕便如通被铁钳一样牢牢的抓住,他体内释放出的所有力量在这一拧之下彻底消失无踪,剧烈的疼痛从他手腕传来,他只觉骨头都在这陆扬风的手中被捏碎。

“你……你放手……”

蒙面人惊骇的看着陆扬风,这个身上没有丝毫气息外界的熊妖怎会有如此恐怖的能力。

自己可是渡过九重天劫的妖皇啊,整个妖族虽然这样的强者不在少数,但此人能够轻易将他制伏,难道是天人五衰级别的妖尊?

可比熊族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年轻的妖尊他竟丝毫没有听说过。

陆扬风并不着急松手,他轻轻的将这蒙面人的面罩拉下来,然后就看到了古千仞这副熟悉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