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八十八章 白虎之魂

第八十八章 白虎之魂

陆扬风所扮的鲁尔赤来到了房间,跟着白若雪和徐冬他们也纷纷来到了房间里面。

古晴晴放下了茶杯,她和古千仞一脸疑惑的看着陆扬风和他们身后这一群妖皇级别的人物。

“我的儿,你这是做什么?”古千仞问道。

“谁是你的儿?”陆扬风冷冷的说道。

“我的儿,你怎么跟你爹这么说话,我是你的爹,你当然就是我的儿了?”鲁尔真表情不变,用着理所应当的表情说道。

“你这个冒牌货,想冒充我爹,胆子还真是够大的。”陆扬风说道。

“什么?谁说我是冒牌货?”鲁尔真扫视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他的神色变得不太自然了起来,不过他依旧很冷静。

“你根本不是鲁尔真,要么你是别的妖族所变,要么就是你夺舍了鲁尔真的身体。”

陆扬风并没有估计的直呼鲁尔真的名讳,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已经被鲁尔真身份的真假吸引了过去,自然不会在意他如何称呼了。

“放肆,谁告诉你的,你……”

“我放肆?那好,你把古晴晴的这杯茶喝了。”

陆扬风说这句话的时候鲁尔真的面色再也抑制不住的波动了起来,他眼神变得忽然慌乱无神,陆扬风甚至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他心脏瞬间加快了跳动。

看到他犹犹豫豫,陆扬风缓缓走过去说道,“怎么,不敢喝了?是不是因为这杯茶里面放了点什么其它的东西?”

“你……”

“其实从温伯翰死之后你派我去调查凶手,我就已经对你产生了怀疑,温伯翰好歹也你手下执掌一方的重臣,你却派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去,连徐冬都是后来主动请缨才去支援的我,其实这说明你根本就不想调查杀温伯翰一家的凶手,因为……”

“你住口!”鲁尔真一声大喝。

他动的不仅仅是嘴,手上同样没闲着,直接朝陆扬风脖子抓了过去。

但有人的动作更快,包括徐冬在内的四五个妖皇闪电般来到陆扬风跟前将鲁尔真给围了起来。

陆扬风接着说道:“其实温伯翰的死我也没办法怀疑到你头上去,可是古千仞的死就不同了,这里可实打实是你的地盘,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不可能瞒过你的眼睛,对方就算是天人五衰的陆地神仙也不可能跨过那么多妖皇的把守而轻松击杀古千仞,起码得稍微闹出点动静来吧,就算他真悄无声息绕过了那些妖皇,可那座监牢可是布有阵法的,只要有人闯入,此人就算杀了古千仞,他也一定会暴露自己,但古千仞死的悄无声息。”

鲁尔真依旧在强硬道,“你如何就能判定他们是我杀的?”

陆扬风淡淡的说道:“是,凭这依旧不能怀疑到你头上,也许三大妖尊都有嫌疑呢,只可惜,你变的太快了,以前的你根本不是这种愚蠢的人,就从最近一年多以来,你突然变得跟白痴一样,无论言语行为都像换了个人,从这一点就足以分析出你大有问题,更何况……”

“何况什么?”

“更何况,你瞒不过我的眼睛。”

陆扬风说完忽然动了,他穿过这几大妖皇来到鲁尔真的跟前,后者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他只觉不可思议。

鲁尔赤怎么会有如此之快的速度。

等他彻底反应过来的时候,陆扬风的手掌已经贴在了他的胸膛,鲁尔真的身体忽然如同遭受万斤巨力的冲击朝后弯成了虾米状。

可他的身体依旧停留在原地,一道透明的身影从鲁尔真的后背震了出来。

一头白虎之魂正目光疑惑而错愕的看向四周,紧接着他看向陆扬风露出了震撼之色,白虎之魂拼命的想要挣扎,但它的身体奈何好似被彻底固定在了空中一样。

“果然,灵魂被换掉了。”陆扬风说道,不过他接着又一脸疑惑,“白虎,好陌生的妖族,最近新生的种族吗?”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因为这里的人跟他一样,除了震惊就是茫然。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白虎之魂死死的盯着陆扬风。

“现在轮不到你来问问题,你拼命想挑起花妖族和比熊族之间的战争,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可能是包括陆扬风在内的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不过被陆扬风禁锢住的白虎之魂却是怒喝一声道,“你们休想从我嘴里知道任何事情,有种的杀了我。”

他越是如此,就越显得此事非同一般。

“你就不怕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吗?”陆扬风说道。

“既然被你们发现了,我也就没打算活下去了,我和条命永远属于教主,愿我教主归来光复霸业一统天下。”

白虎之魂说完竟在所有人的目光中陡然爆开,它的灵魂化为了如同青烟一样的雾,最后这些雾气也渐渐消散,白虎之魂彻底消散。

陆扬风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了威胁,实际上他被人从鲁尔真体内剥离出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此人的厉害。

为防止陆扬风从他的灵魂之内得到更多有用的东西,白虎之魂竟直接自毁灵魂,这让陆扬风感觉到了这个陌生种族的威胁。

相比于狂魔神所带领的魔族,这头白虎之魂完全是不惧生死的死士,而这样的死士在这个势力之中又有多少呢?

过了许久,徐冬率先对古晴晴开口道:“晴晴公主,你也看到了,你父亲的死并非是我比熊郡动的手,还望你……”

古晴晴有些不耐烦,她说道:“知道了知道了,我会跟我姑姑说的。”

徐冬朝古晴晴深深鞠了一躬,道:“多谢,多谢晴晴公主。”

随着鲁尔真体内陌生的白虎之魂自杀,此事也算是彻底告一段落,温伯翰的仇可以说是报了一大半。

但由陆扬风假扮的鲁尔赤却在整个比熊郡彻底火了。

曾经的一个纨绔子弟,却以一己之力识破鲁尔真的真实身份,并且将那个陌生的白虎之魂从鲁尔真体内剥离出来,这还是原来那个鲁尔赤吗?

无论是在智慧还是在实力上的转变让每一个熊妖觉得不可思议。

徐冬同样觉得不可思议,可他却并没有其他人那么的狂热,看着眼前有些扑朔迷离的鲁尔赤,徐冬忽然说道,“你……其实也并不是鲁尔赤,对不对?”

陆扬风负手而立,徐冬找他来这里单独谈话他就已经预料到了什么,不过亲耳听到从他口中说出这样的话来,陆扬风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不过话都已经说到这里,陆扬风也就没必要再隐瞒什么了。

“对,我不是鲁尔赤。”

“果然,在温伯翰那里见到你我就觉得不太对劲。”解开疑惑的徐冬反而觉得轻松了许多。

眼前这个人虽然是假扮的,但却并没有给他那种巨大的压力,起码从他表现出来的种种迹象来看,他至少是在帮助整个比熊一族。

“能说说你是怎么发现的吗?”陆扬风问道。

“就跟你发现鲁尔真不对劲一样。”徐冬说道。

“那你其实也应该早就能发现鲁尔真换了个人。”陆扬风说。

“是,但我不能确定,就算确定我也没办法说服其他人,虽然我是他的亲信,但这种事情不是靠一张嘴就能让人信服的。”徐冬说道。

徐冬说完之后陆扬风并没有接话,双方就这样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也不知过了多久,陆扬风忽然开口道,“这个白虎之魂潜伏在比熊族这么长一段时间,他却没有对妖帝圣血下手,甚至……甚至我把妖帝圣血给他,他又重新还给了三大妖尊,你能想到原因吗?”

徐冬苦笑一声,“你都想不出,我更不可能想到的。”

白虎之魂,或者说是他背后的那个势力究竟是什么目的的确很难猜透,这一滴妖帝圣血能感应到赵梦怡所在的位置。

一个活生生拥有妖帝圣血的人是整个妖族争抢的对象,据说妖帝圣血可让渡过天人五衰的再上一个新的台阶。

虽说没人真正见到过妖帝圣血的神奇功效,但这种诱惑力几乎是没人能够抵挡的。

但那个白虎之魂却对之无动于衷,反而只是在挑拨花妖族和比熊一族之间的矛盾,这让陆扬风百思不得其解。

和徐冬一直谈到晌午,双方都没得到个什么有用的结果。

在此期间,徐冬始终没有去问陆扬风究竟是什么身份,所以双方的谈话虽然没有结果,但很愉快。

更重要的是徐冬给陆扬风重新安排了一个新的身份。

——鲁尔赤的师尊。

这个身份可以让陆扬风卸去身上的所有包袱,让他以真面目行走在大妖国的土地上,只不过为了防止出现一些意外,陆扬风给自己找了个面具挂在了脸上,这比变换身躯的确要舒服太多。

拖着一副不属于自己的身体实际上是很难受的,而徐冬的安排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晌午时分,古千仞的姐姐古千秋终于带着浩荡大军直奔比熊郡上空而来。

她的眼神冰冷无情,那双眸子似是经过万古寒冰解冻而来的冰神覆盖整个比熊郡城池上空,所有人只觉遍体生寒,是真的在这快要入夏的季节感觉到了寒冷。

现在比熊郡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古晴晴的身上,只要她不在中间胡搅蛮缠,相信比熊族就能勉强躲过这一劫。

古晴晴也的确没让他们失望,她将整个事情的经过,包括白虎之魂的出现详细的给古千秋阐述了一遍。

每个人都期待的看着古千秋,只期望她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女人。

这件事虽然发生在比熊郡,但古晴晴说的再清楚不过,两族一旦发生战争,必定会给暗中的势力坐收渔翁之利。

可是古千秋好像完全不懂古晴晴的意思,只听她冰冷无情的声音传来,“不管什么原因,我弟弟死在你们比熊族的领地上,你们就必须要为此负责。”

所有熊妖听到此话都是面色一变,包括那近百名妖皇级别的熊妖。

由于鲁尔真身死,再加上三大妖尊又在闭关推衍妖帝圣血赵梦怡的位置,现在比熊族的说话人暂时落到了徐冬的身上。

徐冬目光凝重的看着古千秋说道,“不知古藩王想要我们比熊族怎么个负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