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九十四章 赌剑

第九十四章 赌剑

不二公子的笑容和得意忽然定格在了脸上,他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要知道连鬼臣都不知道啊,而且除了古千仞和他自己之外,他们根本没把计划告诉过第三个人,这个看起来修为孱弱的人类如何得知这件事?

而听到陆扬风的话之后,鬼臣脸上的阴沉之色更重,显然他把陆扬风的话理解成了嘲讽。

不过他并不在意友人特别还是陆扬风的嘲讽,因为那正是让他还有他儿子进步的动力之一。

“你都做了什么好事,去比熊郡三大妖尊跟前抢妖帝圣血,你不要命了?”鬼臣已经在克制自己的情绪了,但他依旧是一脸的狰狞。

不二公子没理会鬼臣的怒吼,他盯着陆扬风说道:“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件事,你究竟是什么人?”

陆扬风微微一笑道:“我是你命中注定克制你的那个人。”

不二公子忽然笑了,他笑道:“克制我?连我爹都克制不了我,你怎么克制?”

陆扬风说道:“你是不是认为你能做到很多事情,所以你一直很自傲,自傲到几乎认为自己是天下无敌的?”

不二公子说道:“天下无敌不敢说,但我想刚刚那些话你是没资格说出口的,虽然你是我爹的朋友,但我这人就是这样,心直口快,不说不快!”

“你这逆子,你放肆,他……”

“爹,你老叫我逆子逆子,我哪里忤逆过你了,要不是我能拜在鹤祖门下,现在那些藩王就不是和和气气来找你谈判了,而是带着千军万马找上门来了,我为家族做过这么大的贡献,你还老是嫌弃我。”

“你……”鬼臣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不二公子说的倒也是实话,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些藩王的确是不可能多次给他面子来和和气气谈判的。

他们看的是不二公子,说的直白点,就是不二公子后面那个鹤祖的面子。

可是你也不能仗着这点事胡作非为啊,妖族就差给你封一个采花大盗的名讳了,你不为黑水领地考虑,也不为鹤祖的面子考虑吗?

陆扬风依旧还在笑,他笑道:“不二公子成现在这样子,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当爹的没能耐,你看他敢在鹤祖面前这么说话吗?”

不二公子的脸上出现了一抹赞赏,“说的好,说的简直太好了,我可从来都是尊重我爹的,可是他的水平太低了,还有族内那些家伙,根本没有让我心服口服的本事,你叫我如何听他们的话?”

鬼臣一脸苦涩,他也不知是哭还是笑,只能眼巴巴看着陆扬风,希望他能帮忙解决一下不二公子这顽劣不堪的脾性。

也不知道鹤祖是咋想的,怎么就能收这么一个家伙为徒呢?

陆扬风微微一笑道,“是不是只要本事比你高的,就能让你服服帖帖的听话?”

不二公子说道:“没错,你本事比我足,你就是我爹,哦不,你就是……就是我第二个师父……”

一旁的鬼臣气的七窍生烟,要不是陆扬风在这里,他估计早一巴掌扇到了不二公子的脸上。

虽然鬼臣的本事已经比不上自己这个儿子,但不二公子倒从来不会和自己爹动手。

陆扬风依旧在笑,“这样吧,为了让你服气,我和你打个赌。”

不二公子的兴趣来了,打赌可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了,不管是外面的小赌还是赌场上的大赌他从来都没惧怕过。

“你说,赌什么?”

陆扬风从一旁的案几上拿起了一个茶杯,他用右手把玩着茶杯说道,“我听闻鹤祖最厉害的就是剑道方面的造诣,你既然是他的徒弟,想必在剑道之上也不含糊吧。”

不二公子脸上的傲气更重,“说的不错,如果你想跟我比剑的话,我可以劝你换一个赌法。”

陆扬风说道:“我们就赌剑。”

不二公子说道:“怎么赌?”

陆扬风说道:“用你的剑刺我手上的茶杯,刺中就算你赢。”

不二公子说道:“你终究是客人,而且还是我爹的朋友,这……不太好吧。”

鬼臣在一旁怒斥道:“小兔崽子,你还知道他是客人啊,你还知道他是你爹的朋友哪?”

陆扬风说道:“无妨,剑道本由心生,修剑也在修心,修剑讲求随心所欲无拘无束,这剑道切磋是不分场合地点的,现在我觉得就挺合适。”

“妙,真是妙,那我们就开始吧。”不二公子眼睛发亮,从言语来看,这个人类好像还有那么点儿意思啊。

听说有技艺切磋,门外也是聚集了不少家丁侍卫,不过没人敢踏门而入,都只敢站在外面仰起脖子争先恐后的想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不过早有侍卫将大门通的一声关上,他们也只能依靠耳力来判断里面发生的精彩场面了。

不二公子拿着一把普通的剑,剑光匹练,夺目而璀璨,屈指弹剑,剑做龙吟,撕破天际,只闻其声都让门外响起一道道惊呼。

拿起剑的不二公子好像真是没那么二了,他的一举一动,他的一言一行,似都与手中的剑融为了一体。

“拿好你的杯子,我要出手了。”

不二公子目光明亮,他拿起剑抬起手,闪电般朝前刺了过去。

剑光乍现如惊鸿一瞥,大厅内的所有人只觉一道白光刺眼,然后不二公子的剑刃便已来到了陆扬风身前。

这一剑要刺中陆扬风,他岂有活命的道理。

可是包括不二公子在内的所有人都怔在了原地,只见陆扬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转过身看向了案几上的茶壶。

他手中的茶杯也不知在什么时候被放到了案几上,此刻陆扬风正在拿着茶壶往茶杯里倒着水。

陆扬风说道:“剑很快,但还不够快。”

陆扬风将倒满茶的茶杯重新拿到手上微笑着看着一脸惊愕的不二公子,陆扬风究竟是怎么躲过这一剑的,他居然连看都没看清楚。

不二公子并没有沮丧,他的脸上反而传来了一丝兴奋。

“有意思,的确有意思,我想看看你怎么躲我的第二剑。”

第二剑已经刺了出去,它不再是一道剑刃,不二公子手上的剑一分为十,十分为百,百道剑光疾射而去。

陆扬风被这剑光彻底包围,他要保住杯子就得用身体去挡,可是他自己就会被刺的一身窟窿。

他要躲开这些剑光就得离开那里,杯子也就势必会被剑光刺中。

陆扬风没有躲,他也没有用身体去挡,他只是把杯子里的茶水朝前洒了去,茶水竟在他身前迅速凝聚成了一柄剑刃。

剑刃破空,剑气如虹,所到之处,剑光碎裂,由茶水凝聚而成的剑刃笔直来到了不二公子的面门跟前。

剑尖离他的鼻梁不过三寸之遥,这剑刃又好似彻底融化掉落在地上化为了一滩茶水。

不二公子的身上惊出了一声冷汗,将普通的茶水变成一柄剑刃,这种手段他连见都没见过,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人类居然是鬼臣朋友,他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朋友的?

也在这个时候,不二公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惊呼道:“您……您就是爹口中常提到的那个……”

他连称谓都变了,眼前这个坐着的人类如果真是他想的那个人,那自己刚刚的这番作为的确是有些找死的意思了。

陆扬风笑了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你又在做什么,你说对吗?”

不二公子说道:“是……是的,刚刚多有冒犯,还望陆师祖……”

陆扬风挥了挥手道:“我喜欢刚刚那个无拘无束的你,也只有那个才是真的你,只不过你得记住,这大千世界,天才强者太多了,只不过你还没走出去而已,你的水平虽然不错,但如果让我徒儿赵帅醒来你和他过两招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差距了,所以你需要适当的谦卑,而且你需要有一双慧眼,像古千仞那种人,以后还是不要合作的好。”

不二公子说道:“是,陆师祖教训的是。”

鬼臣开心的快要跳了起来,除了鹤祖之外不二公子就没服过人,想不到陆扬风初来乍到仅仅露了两手就让自己这个心高气傲的儿子服服帖帖,他岂能不高兴。

也是,陆扬风是谁,让整个妖族闻风丧胆的存在,说他是陆地之上第一人也不为过,这样的人教训自己的儿子,他能不听话吗?

“你应该早点儿来,你要早点二来,我这儿子也不至于……”

“没关系,现在也不晚了,以他的资质还有这性格,假以时日必定也是这片大陆上一代新生的强者啊。”

“哈哈哈,那就借老朋友的吉言了,今晚我们不醉不睡。”

他们的确是想不醉不睡,二人一直喝到后半夜,心高气傲的的不二公子化身为了酒童不断给他们斟酒。

赵梦怡早早的休息,白若雪就一直陪在陆扬风身边,对她来讲,这其实就够了。

月高悬,人已醉,佳人独相随……

白若雪搀扶着已有八分醉的陆扬风朝房间内走去,每靠近房间一步,白若雪的心跳就会加快几分。

陆扬风没有用修为控制自己的酒量,所以他的醉并不是装出来的。

她忽然感激陆扬风的这个朋友鬼臣,这种难得的机会好像真的不多,白若雪说什么也得好好把握住才是。

柔软的床,柔软的心,柔软的人,看着床榻上几乎已经人事不省的陆扬风,白若雪的心早已快要融化。

灯光摇曳中,她慢慢褪去一身轻纱,这个晚上,注定只属于她和陆扬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