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一百零六章 兄弟相争

第一百零六章 兄弟相争

随着陆扬风的话说完,四周无数人也在这一刻炸开了锅。

“是啊三殿下,你说大殿下弑君弑父,你可有证据?”

“会不会是搞错了,大殿下绝不是这种人的。”

“搞不好是有人陷害他,三殿下一定要查明真相啊,他毕竟是你大哥,在没有足够的证据前不能胡乱定罪啊。”

“……”

一道道高呼声此起彼伏,导致整个地京城上下左右炸开了锅,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焦在了计龙的身上。

计龙的面色分外阴沉,他死死的看着眼前这个戴面色面具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四周人山人海,他根本不会废这么多话,直接就将陆扬风拿下了。

可现在绝对不行。

“好,你们要证据,我给你们证据。”计龙看着四周越聚越多的妖族,他朝身后一名妖尊打了个手势。

这名妖尊将几个年轻的侍卫侍女带到了前面,计龙接着说道:“这几个人是父王身边的丫鬟侍女,他们就是证据。”

只见其中一名侍女开口道:“当晚我替陛下更换完被褥之后和身边这几个丫鬟是最后离开陛下房间的,我们正好碰到了大殿下说要单独会见父王,我们也没在意,但刚过不久就见大殿下从房间神色慌张的走了出来,我们问大殿下出了什么事,大殿下也不说话,急急忙忙就走了。”

“凭这个也不能说明凶手就是大殿下啊,凶手在中途神不知鬼不觉的动手,这几个小丫鬟怎么可能知道。”

“是啊,没人亲眼见到大殿下动手,就不能说他是凶手。”

呼声四起,所有人都在为大殿下抱不平,单凭这一点,实际上就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计淼在这些人中间的呼声不是一般的高。

“不够吗,再加上她呢?够不够?”计龙的神色有些狰狞,此刻他看着每个人都充满了杀意。

又有一个人从后方被拉了出来,这个女人出现的刹那,四周安静了许多,虽然很多人都感觉到陌生,但还是有人看出了她的身份。

她浑身伤痕累累披头散发,一身气息萎靡不振,身上甚至还有一些鞭伤在流着血。

“妃后?!这是……大殿下的母亲……”

身后的声音让陆扬风的神色也是阴沉了下来,三皇子还真是丧心病狂啊,连计淼的母亲都没放过吗?

估计只要处决完计淼,曾经任何和计淼有关系的人三皇子都不会放过。

“我儿犯下的错,我这个当母亲的会替他承担,希望三殿下能放他一条生路。”妃后泣不成声,虽然伤痕累累,但他保护计淼的意志依旧强烈。

三皇子目光依旧带着狰狞,道:“看到了吗,都睁大眼睛看清楚,这是我大哥的娘,当今大妖国的妃后,她亲口承认的,你们还需要怀疑吗?”

整个地京城四周在这一刻变得鸦雀无声,这个女人的出现的确能够堵住所有人的嘴。

三皇子的脸色这才稍稍好看了些,他说道:“他是我大哥,难道我不想他活吗,可他不但犯了弑君之罪,那个人也是他的爹啊,我这个做弟弟的能怎么办,那不但是他的爹,也是我的爹。”

三皇子说的至情至性,巨大的声音传遍整个京霄城内外,每个人的眼神都黯然了下来。

“我知道,他是大哥,我是弟弟,我本来就应该要让着些他,这些年来我把他的风头抢完了,可你们以为我又愿意这么做?”

三皇子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接着道,“大妖国在妖族的实力虽然还算不错,但我们要居安思危,四周随时都会有其它妖族来吞吃我们,为了整个大妖国的发展,我不得不做出一些看起来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否则……否则我宁愿不要当这个三皇子。”

说着,眼泪都已掉了下来,刚刚这数万在为计淼不平的民众忽然觉得三皇子其实也挺可怜的。

刚刚失去父亲,现在又要亲手将自己的亲大哥抓回来当凶手处决,这种事情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的确是一般人无法承受的。

而他却还要为整个大妖国的未来去考虑,这样的一位皇子,他们又有什么资格质疑呢?

“对……对不起,我们……不该质疑您的决定……”

“三殿下,请恕我们的无知短浅……

“是我们太莽撞了……”

刚刚还呼声四起的民众在三皇子的三言两语下竟全改变了主意,不得不说他这煽动民众的功夫是异常之深厚,也难怪他平日里根本都不曾为这些普通平民做过什么事情,凭他这张嘴几乎就胜过了大皇子做过的所有一切。

三皇子依旧面无表情,他看着陆扬风说道:“现在你是不是该说说你把凶手藏在什么地方去了?”

“我想说,其一,我不是凶手,其二,我用不着东躲西藏,其三,你刚刚的话不过是在胡说八道,其四,这个人根本不是我的母亲,其五,你杀死自己的父亲,真的就这么心安理得吗?”

浑厚的声音传来,计淼如战神凌空而来站在了陆扬风身旁,他的目光早已被悲愤填满。

曾经他和三皇子最多也只是暗里相斗,现在如此面对面的争锋相对却是第一次。

“大哥,我知道我也有责任,但……但这件事你做的真是太过了……”

计淼的话并没有让计龙的情绪上有任何波动,相反,他依然还在劝阻计淼,看起来苦口婆心颇有宽宏大量饶恕之心。

计淼冷冷的说道:“三弟,我承认你有成为帝王的心狠手辣,但你万万不该把手伸向父王。”

计龙忍不住问道:“你说我才是杀害父王的凶手?”

计淼说道:“这一点你自己心里只怕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清楚。”

大妖国的大皇子和三皇子争锋相对谁也不让谁,双方都认定对方才是杀害大妖国国王也就是他们自己父亲的凶手,这一幕也是让整个地京城的所有妖民沉默了下来。

有人相信三皇子,也有人相信大皇子,究竟谁是真凶,真相究竟如何,谁也没有一个断定。

就在这个时候,陆扬风忽然开口道:“你是不是也想要看看证据呢?”

计龙冷冷的说道:“不会是李承巳吧,他同样是我大妖国的通缉犯,此人涉嫌通敌叛国买卖妖族,只不过因为他是我大哥的人,所以我念在这份情面上才没有动手而已,但他屡次犯错,此次再也不能饶恕。”

“三殿下,你……你不能这样啊,我是你的人,你不能说扔就扔啊。”

凄惨的声音传来,只见一身重伤的李承巳从人群中冲了出来,冲到了三皇子计龙的跟前。

三皇子面色微微一变,不过他并不慌张,“大哥,这李承巳可是你的手下,你的手下反过来找我,你想陷害你三弟也应该用点高明的手段吧。”

计淼说道:“你自己问问他,看看他是谁的人?”

李承巳对这一切谈话几乎完全没听进去,他扑过去疯狂的抓着计龙的裤腿说道,“副殿主,您救救我,您是白虎一族未来的继承人,救我完全不在话下,你不能丢下我不管了啊,您答应过我的。”

“什么白虎一族,什么副殿主,你疯了不成?”

三皇子面色一冷,身后顿有妖尊意会,手中长剑如电瞬间刺进李承巳的胸口,李承巳难以置信的看着计龙,然后他无力的倒地而去。

那双眼睛到死都还在睁开看着天空,好像在诉说着他的不甘他的委屈。

陆扬风淡淡道:“三皇子,你这么急着杀了这个证人,是不是说明你很害怕他呢,害怕他会把你的所有事情全部说出来给大伙儿听。”

“别在这里颠倒黑白血口喷人,李承巳是谁的人,整个京霄城无人不知,想用他来陷害我,你找错了人。”计龙怒道。

“我只希望接下来你见到这个人之后还会这么淡定。”陆扬风淡淡道。

“什么人?”计龙皱眉问道。

“你难道忘了,我是能够治好你父王的,否则我凭什么要夸下海口?”陆扬风满眼自信的说道。

说到此事,包括古千秋他们全都想了起来,这个蒙面人可是夸下海口能治好国王的,难道他真的有这种本事不成?

计龙的面色也是微微一变,但紧接着他便说道,“宫内几十个御用太医都无能为力,你少给我装蒜?”

计龙在见到陆扬风的时候可是亲耳听到陆扬风说他治不好计鲲,那个时候的陆扬风还没有怀疑自己,所以他不会说假话,现在他又说能治好计鲲,这怎么可能?

陆扬风淡淡道:“是啊,前两天我的确是没办法治好你的父王,但就在今天早上我已经找到了治好他的办法。”

“不可能,你不可能治好他……”

“你就这么肯定吗?你就这么不希望我治好你的父王?”

陆扬风的这一问题让计龙面色一僵,顿时哑口无言,他接下来的话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招来整个大妖国的怀疑,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计龙吸了口气,道:“好,你说,你怎么治?”

陆扬风说道:“我用不着说怎么治,你的父王已经被我治好了。”

计龙目光一震,“治好了?”

“怎么?你就这么想把你老子送到土堆里去吗?”一道威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只见一个身着金色龙袍,帝王之气震天荡地的从京霄城踏空而下。

此人不是那已经快要被搬进棺材里的计鲲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