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原形毕露

第一百三十五章 原形毕露

浪花之中,犹如巨钟撞击的声音传来,只见一个高度达到了上百米的巨大龙头从浪花之中伸了出来。

确切的说应该是蛟龙之头,和大妖国的青蛟还有血蛟一样,他也算不上是真正的龙。

虽然无法变成龙,但他的模样依旧是震慑天地,凶煞的目光、狂暴的气息、还有天空的黑云密布电闪雷鸣,无一不在诉说着他无匹的强大。

敖清是这片海域的海神,也是被誉为最接近龙之血脉的蛟龙神,如果有机会,他也许会成为远古时代到今天最有可能化龙的一头蛟。

巨大的触须朝两侧飘去,敖清看着码头上的身影,凶煞的目光忽然散的干干净净。

“我尊敬的陆师祖,还真是您啊,我还以为是哪个不开眼的冒充您呢。”敖清开口,声音犹如雷响,只因他的体积实在太大了,如果他把整个身体放出来,目光所触及的海域根本装不下他。

身后的两大祭司更是骇的连连后退,看着陆扬风更如看到魔鬼一般,此人究竟是什么身份,竟能轻易叫来掌管这片海域的海神敖清。

陆扬风淡淡道:“别拍马屁了,我问你,附近这几个部落老长生族的族人失踪,是你干的吗?”

敖清连忙说道:“我的陆师祖,天地良心,我们从不吃陆地上的人,更何况是长生族,他们可是被……”

说到这里的时候,敖清似乎又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他连忙又改口道:“他们这些人加起来,都不够我们蛟龙一族吃饱一顿的,我们吃他们做什么。”

陆扬风说道:“你没干,不代表你手下的人也没干吧。”

敖清又说道:“那也不可能,整片海域都被我的领域封锁,有任何手下出海我都会察觉到的。”

陆扬风说道:“你最好确定清楚,别到时候查出是你干的,别怪我不客气哈。”

敖清连忙说道:“您就放心吧,真是我们干的,我提头来见您。”

陆扬风点了点头,“那行,你去吧……”

敖清和陆扬风又闲聊了几句,然后这才一个翻腾遁入海中,留下海神部落这些族人们依旧还处于目瞪口呆之中。

成四海的面色也是彻底变得难看起来,如果不是海神敖清做的,那部落中的这些族人又是如何失踪的?

更主要的是,之前几次祭祀的那些孩子们呢,难道白死了吗?

陆扬风转头看向两个祭司说道:“看来事实和二位所说的有些偏差,这件事和敖清半毛关系没有。”

两大祭司支支吾吾,“也……也许是其他海族呢,这个……”

陆扬风目光锋利,道:“每次只要失踪族人之后你们就进行祭祀,恰好还能获得一段时间的安宁,这个世界不会有这么巧的事吧。”

祭司面色变得更加惶恐,他说道:“你……你什么意思,你认为是我们……”

陆扬风截口道:“我认为此事和你们有密切的关系,海神部落的族人失踪,不会是你们干的吧?”

陆扬风的话也直白,这个地方他也不怕得罪人,实际上他在哪里都不怕得罪谁。

这两个祭司明显有问题,既然被自己碰到了,不管一下好像还真不是他陆扬风的风格了。

祭司忽然怒道:“你什么意思,你说海神部落的族人失踪是我们做的?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陆扬风说道:“我不需要知道你们是什么人……”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成四海连忙开口道:“这两位是山海部落的祭司,他们是专门前来协助我海神部落的。”

成四海插这句话的意思自然是提醒陆扬风,两位祭司前来帮忙,纵然没办成事,但也是出于好心,还希望陆扬风能给几分面子别把关系闹的太僵。

不过这和陆扬风有什么关系,他看不惯的事情就得管,况且这两人眼神飘忽显然是心里有鬼。

“成四海啊,多年不见,你怎么也变得这么畏畏缩缩了,族人死了多少,你认为和他们一点关系没有?说的再直白点儿,他们非但没帮上忙,甚至根本就是帮凶,你作为一族之长是不是太迂腐了些?”

“这……”

“当然,我只是路过而已,你觉得自己能办了这事儿我就不插手了,你以为我没事儿了吃饱撑的吗?”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成四海连忙解释,他看了看这两个祭司,最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两头他都得罪不起啊。

两名祭司看了看陆扬风想说什么,但却一个字都没说出口,陆扬风直接将海神敖清叫出来的这一幕现在还在脑海回荡,权衡利弊,他们自然不敢当面和陆扬风对着干。

陆扬风却是在此刻冷声道:“你不是这个意思是什么意思,既然你不需要我们,那你就自己去处理好了。”

陆扬风说着竟真带着小狐腾空而起,然后眨眼间便已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见到陆扬风和小狐离开,这两名祭司可算是松了一大口气,其中一名祭司说道:“我们之前的办法虽然有误,但至少也救了不少族人,不过既然此事和海神无关,那就把他们放了吧。”

两名祭司说的他们自然是指那笼子里的十个孩子。

听闻此话,成四海的神色总算是缓和了些,将孩子们放走之后,他这才和两名祭司继续商议接下来的办法。

陆扬风和小狐则腾空飞行在天空之上,小狐忍不住说道:“我们真不管了吗,我看那两个祭司就是心怀不轨的家伙,说不准那些长生族的失踪就和他们有关。”

陆扬风说道:“我也不想管,但不管不行啊。”

小狐说道:“你要管这件事,那我们就不该走啊。”

陆扬风说道:“我们走了,就不能再回去了吗?”

在小狐疑惑的神色中,二人飞行了一段时间之后陆扬风竟真的折返了回去。

夜晚将至,海神部落的每个族人都提心吊胆,他们害怕黑暗。

黑暗就像一张看不行的无形大嘴,随时都有可能将长生族的族人们吞噬干净,要知道之前那几起族人失踪事件都是在晚上发生的,每个人都生怕不幸会降临到自己头上来。

两个祭司还在海神部落居住,成四海给他们安排的自然也是档次最高的居住环境。

靠海的巨大露天台面上,二人目光正凝重的盯着对方,其中一人说道:“看来要加快我们的行动了,那个人族深不可测,保不准什么时候会折回来。”

另外一人说道:“但是大人吩咐过不能急功近利,加上每一次祭祀所用的十个孩童,一次最多不能超过五十人,超过这个数字怕会引来四大神堂的强者,后果可不是我们能承担得起的啊。”

“怕什么,把人带走后直接将其这里一把火烧了,谁能怀疑到我们头上来。”

“但……但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你没见白天那个可怕的人族吗,连海神都对他恭恭敬敬的,我们再待在这里,他要回来追根究底,我们怎么死的估计都不知道。”

“好……好吧……”

“不知你们想怎么把海神部落的族人带走呢?”

“这我们当然有办法了,只要……”

两个祭司面色陡然一惊,刚刚这句话可不是出自他们之口,那说这话的人是谁,难道……

于是两个祭司同时扭头朝旁边看过去,只见白天已经离开的陆扬风又出现在了这里,不仅如此,在他身边还有成四海以及海神部落的其他高手。

整个海神部落的人全部都是满面怒容,看着两个祭司就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了一般。

“真的是你们,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海神部落哪里对不起你们了?”

成四海盯着他们嘶声厉吼,这些天失踪的族人已超过三百人,而他却还将罪魁祸首跟供爷爷一样的供在族内,他怎么对得起那些失踪的族人,又怎么对得起那些成为祭品的孩子啊。

“这……不是我们,我们没有……”

两大祭司还想狡辩,不过陆扬风已经一步迈了过去,他淡淡道,“这只能怪你们太弱,身上泄露的气息太明显,深渊恶灵,你们说是不是?”

陆扬风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两个祭司终于再也忍不住面色狂变,他们看着陆扬风的目光比他召唤出海神敖清还要惊悚。

这个人族为什么会说出这几个字,他又是如何得知他们的真实身份,他的强大和神秘让这两个祭司愈发的感到恐怖。

“你们是山海部落的祭司,意味着是不是整个山海部落都是深渊恶灵,还是说这只是你们自己的个人行为呢?”

陆扬风步步紧逼,那双眼睛就好似有着奇异的魔力,两个祭司竟连丝毫反抗都做不到。

“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既然李族长不欢迎我们,就此告辞。”二人想敷衍过去,说完直接转身准备腾空离开。

但陆扬风岂能轻易放走他们,右手一抓,二人如遭重击然后被陆扬风凭空抓扯到了近前。

“杀了这么多海神部落的族人就想一走了之,是不是太天真了些?”陆扬风淡淡道。

“你……你想怎么样?”祭司惊怒道。

“你们这些深渊恶灵从何而来,山海部落情况如何,一一道来。”陆扬风说道。

“你休想,我恶灵一族终究会重新占领这片世界,你们等着吧,等着灾难的降临吧……”

话音落下,这两名祭司的身体竟同时爆开,连同他们体内的恶灵力量也瞬间灰飞烟灭,如此决绝的做法让每个人都感到了一阵胆寒。

陆扬风深吸了口气,然后说道:“你们做好善后工作吧,我去一趟山海部落。”

成四海面色沉重,不过他还是强笑道:“谢谢陆师祖,不是您,还不知道要损失多少族人……”

“举手之劳,况且我和这些深渊恶灵也有些恩怨。”陆扬风说。

“那……陆师祖,您此次来极北,一部分原因是……是因为月神堂圣女柳青儿吧。”成四海和陆扬风原本有些交集,所以他自然也知道一些关于陆扬风的事情。

“是,怎么了?”陆扬风问。

“果然如此,圣女现在的日子不好过啊。”成四海重重的叹了口气,包括其他海神部落的族人目光又一次黯然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