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炼气士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身不由己

第一百四十一章 身不由己

李凤机在三天前也被陆扬风重伤,不过长生族的体质本就与众不同,再加上家族又提供了各种疗伤措施,所以他恢复的一点也不比柳青儿慢。

李凤机走进房间,他朝各大长老鞠躬行礼,他们之间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往了。

直到最后他才走到摆放着柳万国尸身的床前,看着柳青儿深情的说道,“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自己也知道没资格娶你,但为了神堂,也为了整个长生族,我不得不这么做,现在敌人就敢对堂主下手,下一个呢,他们的目标又是你们中间的谁,只要我们联姻,我九凤堂愿提供至少十名天人五衰巅峰的强者援助你们月神堂。”

此话一出,月神堂的众多强者都开始交头接耳,显然这是一个令人心动的数字,而且这样一来,就等于九凤堂、不死堂和七煞堂三方势力同时抽调出了数名强者来援助月神堂,这些为了神堂考虑的人物不得不心动。

柳青儿冷冷一笑道,“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舍身忘我的精神了,竟然为我月神堂考虑的这么周到。”

李凤机却是浅浅一笑道:“舍身忘我谈不上,我也只是想尽自己的一份力。”

柳青儿脸上的怒火再也抑制不住,她嘶吼道:“你它嘛能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吗,让我嫁给你这种不要脸的东西,除非我死。”

柳青儿词重且决绝,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挂着难看的神色。

月神堂这些长老们一个个又不敢轻易发作,毕竟陆扬风站在那里,而且又是柳青儿的朋友,他们或多或少也得给人些面子,柳青儿也是依仗着这一点完全爆发了。

李凤机的脸上当然也挂不住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柳青儿一番羞辱,他脸上红一阵青一阵,一时竟也不知所措说什么好。

柳青儿却是不管不顾,她接着道:“我父亲尸骨未寒,你们不赶紧追根究底的调查凶手,却在这里讨论着能不能把我赶紧嫁出去,你们真把我当人了吗,你们又把我爹当人了吗,我现在宁愿自己永远不回你们这个什么狗屁月神堂。”

她说完把柳夫人的手一拉道,“娘,我们走。”

拽着柳夫人便往外冲,但几大长老却如山一样将她挡在了身前,这个时候他们自然更不允许柳青儿随便出入,万一她真跑了,计划可就全完了。

“咳咳,那个……这件事是你们月神堂的事,我这个外人本来插不上手的,不过我和柳青儿的关系还不错,小时候我几乎就是看着她长大的,这个时候还希望各位能给她点冷静的时间,毕竟……”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把眼神递给了床上柳万国冰冷的尸身。

众人纷纷点头,人家陆扬风开口了,你不点头能行吗,他也不是蛮横无理的武力相逼,这点面子还是得给人家的啊。

“陆师祖说的是,那还希望陆师祖能开导开导青儿,这丫头,从小被惯坏了……”

“是啊陆师祖,这可就全靠你了,你也知道我们长生族……”

陆扬风点头道:“放心吧我会的,你们忙你们的,另外还是好好调查调查堂主的死才是,这么无缘无故的自杀有些说不通。”

谈完之后,陆扬风这才和柳青儿还有柳夫人走出门外。

李凤机却是一脸阴沉,“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你们这么害怕他。”

一名长老说道:“陆扬风陆师祖,谁见了不害怕?”

李凤机微微皱眉,“陆扬风陆师祖,他是什么人?”

另外一名长老错愕的说道:“你们九凤堂连这个人都没跟你说吗,大名鼎鼎的人族陆扬风,天人五衰见了他也得客客气气的,这个人你最好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李凤机目光更加阴沉,如果柳青儿身边有这么一个人的话,那自己要娶到她的希望好像更加渺茫了啊。

柳青儿身上发生的事陆扬风自然是不能不管了,冲出月神堂外以后,柳青儿一个踉跄跌倒在这冰天雪地,她匍匐在地上终于开始放声痛哭起来。

由于陆扬风先让柳夫人去收拾东西去了,所以这冰寒天地间现在就只有陆扬风和柳青儿两人。

风雪犹如白色的利刃碾碎着天地间的一切,却撵不走柳青儿身上的悲痛。

她一直冷酷无情,一直大大咧咧,一直都将自己包装的与众不同,当她将这一层面具撕开之后,也就表明了她不再掩饰所有一切,至少她已不打算在陆扬风面前掩饰什么。

陆扬风将她扶起来,强横的力量直接将她脚上的锁铐打开,柳青儿身上的修为重新恢复了正常,可她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兴奋。

她的心是脆弱的,实际上每个人都有脆弱的一面,只看有没有事情能将脆弱的那一面打碎暴露出来!

“我在月神堂活了整整六十年,六十年里唯一能为我自己活着的时候就走出月神堂,走出长生族的时候。”

柳青儿仿佛在自言自语,又仿佛在对陆扬风倾诉着什么。

“很多人有时候都不是在为自己而活。”陆扬风说道。

“但我不甘心,我绝不甘心把自己嫁给那个小白脸儿,什么狗屁家族利益,说白了就是满足那群老家伙的利益罢了。”柳青儿愤恨的说道。

“这么说……也没错吧……”陆扬风微微一叹说道。

“但现在四大神堂全部都在给我施压,我已经撑不下去了,你知道吗,他们在逼我,用尽所有一切手段来逼我,甚至连我爹的死都可以忽略掉。”柳青儿咆哮道。

陆扬风只有沉默,有时候女人在倾诉的时候你最好选择沉默,这样既能让她把情绪发泄出来,又能避免说出一些不当的言词导致把对方的状态恶化。

“但他们越逼我,我越不会屈服。”柳青儿目光坚定道。

“看来你要彻底决定自己的未来了。”陆扬风说道。

“是,我已经决定了。”柳青儿忽然看向陆扬风。

在陆扬风的目光中,看到的只一副绝美的面容,在这冰天雪地里,她就如一朵傲娇的梅花傲立在冷风刺骨的寒冬中。

尽管她有一头齐耳的短发,尽管她的装扮看起来有些中性,但这并不能影响到她那副美到窒息的脸。

浅浅的酒窝忽隐忽现,修长的手指如玉葱般修长,沉重而急促的呼吸声迎面扑来,陆扬风忽然感受到了一种炽热的气息在这雪地里燃烧着。

柳青儿的呼吸声愈发的急促,她的俏脸在这寒风中忽然慢慢变得通红,陆扬风仿佛听到了‘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传来,不知是柳青儿的还是的他自己的。

“我想喝点酒……”柳青儿的声音变得柔软,柔软到就像一朵云,你只想立刻扑进云朵之中享受那片刻间的柔软。

“我知道附近有个酒馆,我们去喝一杯。”不等陆扬风同意,她那纤纤玉手便已拉着陆扬风消失在了风雪之中。

外面刺骨的寒风猎猎作响,屋内却暖和的如同温室。

柳青儿脸上薄薄的红晕,在淡淡的灯光下真是说不出的娇艳,说不出的美丽,两个浅浅的酒窝中间,贝齿咬着嘴唇,咬的却并不重。

桌上是透明如宝石一般的酒,淡淡的酒香闻着就似已醉了。

柳青儿似已抛去了内心所有的苦闷,这一刻她的眼中只有陆扬风,只有桌上被斟满的美酒。

“你不敬我一杯?”柳青儿说道。

陆扬风实在不明白柳青儿的用意为何,“你……会喝酒吗?”

柳青儿眉梢轻轻一挑,她浅浅一笑,酒窝更深,“会不会,喝过了才会知道,不是吗?”

女人伤心海底针,柳青儿这前后情绪的变化实在太大,连陆扬风都琢磨不到这个女人究竟在想什么。

他只能怀揣着疑问说道:“但……”

柳青儿端起了酒杯,她立刻截口打断,然后说道:“你不敬我,我来敬你,但我喝一杯,你得喝三杯。”

陆扬风苦笑一声:“这种敬法我倒是第一次碰到。”

柳青儿不理陆扬风的反应,她说道:“第一杯,我先敬你,敬你……早日找到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

话音一落,杯中酒被她一饮而尽。

一个人会不会喝酒,通常从她倒酒握杯还有喝酒以后的表情就能看出来,现在陆扬风从柳青儿一系列动作中看出来了。

她根本不会喝酒。

腥辣的味道让柳青儿觉得有一团火焰一直从嘴里灼烧到她的胃部,痛苦的表情几乎让她要把刚刚饮进去的酒给吐出来。

但她并没有。

她忍住这种腥辣刺激的味道说道:“该你了。”

陆扬风只有一口气连饮三杯,三杯酒下肚,陆扬风现在的感觉和柳青儿实际上差不太多,因为他实在已有很长时间没有饮过酒了,不过他的酒量本来不弱,至少不会因为这么几杯酒而醉倒。

当柳青儿第二杯酒下肚的时候,陆扬风已连饮六杯,六杯酒对陆扬风来说不算什么,但两杯酒对柳青儿来说却是不少。

她的脸更红了,那双大眼已不如先前那么灵活,但迷离的神色更有一种别样的魅惑自在其中。

“你实在太累了,我先送你回去吧……”

“不,我才不要回去,我才不要回牢里去。”

陆扬风唯有苦笑,柳青儿将无数长生族为之向往的地方说成是一座牢房,可见这个地方对她来讲已经是一种梦魇般的存在了。

陆扬风已决定要帮她,但还没想到该怎么去帮!

“但……但你……”

“但我心情不好,你就不能陪我继续喝一杯吗?”

“可是你喝多了……”

“谁说我喝多了,我酒量很大的。”

柳青儿说着竟将斟满的酒杯再次一饮而尽,每个人都会说自己酒量不小,但实际上他们的酒量并没有他们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好,更何况这种话还是出自一个不会喝酒的姑娘口中。

“我喝完了,你再喝三杯。”

于是陆扬风只有再喝三杯。

二人你三杯我一杯的喝法持续了整整一个时辰,柳青儿的双眼终于已经浑浊迷离,不过她的思维似乎还是保持这一丝清醒。

“今晚……我们……不回去了……”

“你喝醉了。”陆扬风说道。

“不,我很清醒,我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柳青儿站了起来,她迈着凌乱的步伐走到陆扬风身前,然后扑到了他怀中。

“今晚……我是你的,只有这样……只有这样,就没人逼我了……”

陆扬风已有了四五分的醉意,无论谁一口气喝上几斤醇酿的白酒都会有醉意的,陆扬风也是人,更何况他并没有刻意控制酒量。

两颗炽热的心在这一刻开始交融,于是夜更黑,外面的风更冷,只有两颗心在这一刻是火热的,热到让人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