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我的幻想生物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惟愿日日新

第二百四十六章 惟愿日日新

海城是一个新xc市,也没有什么风景名胜,只有人造的人文景观,海城的名声炽盛,主要是源自它的创新精神。

云秀也来过海城很多次了,但因为身份的关系没有仔细的欣赏过这个国际性的大都会,如今有谢承文在在身边保护,还有神奇莫测的易容法,云秀自然是想要在海城好好的逛逛。

可惜,她还没想好要怎么开这个口,就被谢承文一脸神秘的拉进了房间,幸好,还有严钰玲这个甩不掉的小尾巴陪着,否则云秀的脸皮真的有些受不住谢爸谢妈奇怪的眼神扫视了。

房间是谢承文的房间,谢承文自己的东西还没有搬过来,这里放着的都是一些老物件以及几个没打开的箱子,里面装着的是谢承文的一些书和上学时保存的一些纪念品,还有就是他跟前妻的一些相片。

房间不大,谢承文只好让两女都坐在床沿上,他自己则将书桌前的滚轮椅子挪过来,面对着两女坐了。

严钰玲和云秀都好奇的看着谢承文,不知道他一脸兴奋的要做什么,谢承文坐下之后,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褐色木质的八边形的东西,然后一脸神秘的递了过去,犹豫了一下,将东西递到了云秀面前。

严钰玲见状不满的翻了个白眼,然后嘟着嘴哼了一声,谢承文嘿嘿一笑:

“嘿嘿,生气也没用,云秀,你先来试试。”

云秀毫不迟疑的接过谢承文递过来的木制品,然后拿在手上翻来覆去的看着,事实上这东西一上手云秀就感觉不一般。

表面上看,这东西绝对是新鲜出炉的制品,上面规整的刻痕非常的新鲜,甚至还能闻到木材的清香气息。再看手工,精通工艺品鉴赏的云秀可以看得出来,这个手工很生疏,但是生疏的技法却不能遮掩操刀人高超的控制力,所有的刻痕中都找不到任何瑕疵,甚至连反复修正的痕迹都找不到。

也就是说,这个刻制者刀法极为准确,如果他对雕刻刀法再多一些认识的话,毫无疑问会成为一个雕刻大师,当然,艺术性不能提,只论雕刻的功夫。

治愈艺术性,这个简单的八卦没啥艺术性好说,没错,这就是一个八卦,最近云秀也在抽时间研究道门常识,基础的先天八卦和后天八卦她还是记得的,手里这个,就是一个先天八卦,中央则是一个太极鱼。

要说有什么特别的话,那就是在太极鱼外围,有一圈由许多圆点组成的环形刻痕,这个在别的八卦中是看不到的。

当然,云秀感觉到的不一般肯定不是这东西的技术性和艺术性,而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云秀总觉得,这东西像是有生命的一般,仿佛在呼吸脉动,可是仔细去感觉,却又什么都感觉不到。

云秀抬头看向谢承文:

“这是个...”

谢承文笑了笑道:

“这是一个法器,至于作用吗,你现在来试试看。”

云秀惊讶的看了看手里的法器,点了点头问道:

“那我现在该怎么做?”

“宁心精神,然后仔细的感觉这个法器的存在,然后将所有的精神力力全都投入到这个法器中去。”

云秀尴尬的看向谢承文:

“承文,怎么才能将精神力灌注到这个法器中去呢?”

“额,就是主观意识这么想就行了,摒除别的杂念,一心想象着将自己的精神力就投入其中就行了。”

云秀有些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嘴,脸颊微微有些发红,看了看谢承文,用力点了一下头道:

“好吧,我试试看。”

谢承文点了点头,云秀双手握住了半个巴掌大的木质八卦,微微闭上眼睛,然后收敛心神,自己的感觉着手里的法器。

然后,云秀感觉到了法器上似乎有一股奇怪的吸引力,虽然并不明显,但是反复确认之后,云秀确认真的有股微弱的吸引力存在,这股吸引力似乎正试图从自己的身体里抽走一些东西,这种感觉让云秀有些紧张,下意识的想要去抗拒这股力量。

“别抗拒,投入进去。”

谢承文的提醒及时在耳边响起,云秀心里一虚,觉得自己有些辜负了谢承文的信任,赶紧放开了心神,努力接触这股吸引力,然后顺势将自己的注意力(精神力)投入了进去。

一旦放开了心神,云秀立刻感觉到一股明显的坠落感,不,应该是滑翔的感觉,坠下但是却并不急速,就像是在空中缓缓的盘旋降落,这种感觉一开始还让人有些紧张,但是一旦适应了之后,却觉得很奇妙。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似乎坠落到了尽头,然后,云秀感觉自己像是悬浮在空中,而周围一只股熟悉的气息和感觉,似乎,很不错的样子啊。

正当云秀打算仔细品味一下这种熟悉的气息是什么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将她的奇妙感觉彻底打碎,云秀不满的睁开眼睛看向谢承文。

谢承文觉得莫名其妙,我做了啥了?不就是告诉她已经可以了吗,云秀为啥要不满的瞪着自己呢?女人的心思真的是没法猜测啊,还是自己的老婆好。

“那啥,可以了,给我吧。”

谢承文顶着云秀幽怨的眼神伸出手,云秀看着有些尴尬的谢承文,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表现有些不妥,但是她可不打算解释,而是哼了一声将手里的法器塞进了谢承文的手里。

谢承文接过法器,不再理会莫名其妙的云秀,而是一边感受着法器的变化,一边在心里跟两位老婆交流:

“我觉得好像有一百二十到一百五十之间,对不对呀,老婆?”

小初心是不会让大奶牛独占‘老婆’这个称呼的,尽管她只让自己的指挥官在特殊的时候这么称呼自己,可越是这样,这个称呼就越发不能让大奶牛独占,所以她抢先回道:

“是一百一十五哦,指挥官!”

“啊?这么低吗?看来我的感觉还是不准啊。”

光辉这次总算抢到小初心前面开口了:

“这很正常,亲爱的,法器中每一个大环中的微刻度不那么容易感知,我们是使用了同位信息共鸣的方式才能确定,老公你还没掌握这种细致的操作呢。”

“额,一点都不觉得被安慰了,老婆,你是在晒我吧?”

“嘻嘻,当然没有了,我是在安慰你呢,亲爱的。”

谢承文笑了笑没有继续斗嘴,而是默默的回忆自己和两位的数据。

使用同一个法器进行的测试结果,谢承文的数据是八百一十二,光辉的数据是四百三十一,小初心的数据是五百六十五,这次,小初心大胜光辉姐姐,小初心为此得意非凡。

至于为啥光辉和小初心的灵魂强度比谢承文低这么多其实很好理解,因为光辉和小初心基本上算是分割了谢承文的灵魂作为种子,然后才成长起来的,所以她们灵魂结构的基础先天就比谢承文要差一点。

不过就算如此,她们的灵魂强度也比很多修行者要高,比如云秀这个现成的例子,想必严钰玲的也未必能比自己两位老婆的灵魂强度高。

“怎么样?承文?这个法器到底是做啥用的?感觉它在吸引我的精神力呢。”

云秀的问话将谢承文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他笑着晃了晃手里的法器道:

“这东西的作用是测试你的灵魂强度。”

云秀哦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十分平静,但是一旁的严钰玲却张大了嘴巴,然后坚决的摇着头,一副你别想忽悠我,我坚决不信的样子。

似乎感觉到严钰玲的动静,云秀瞥了严钰玲一眼之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追了一句道:

“是不是我忽略了什么啊?”

谢承文笑着正要开口,严钰玲却一脸激动的伸手将法器从谢承文手里抢了过去,一边感受着法器的情况,一边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

“不可能!怎么可能用法器来测量灵魂强度?灵魂根本无法作用于法器...除了法力之外...”

谢承文终于开口解释道:

“你不是也说了么,法力和精神力是可以作用于法器的,那么为什么不能通过法力或者精神力的强度来反推灵魂强度?”

“可是,可是这两者无法等同!”

“确实无法等同,但是你没法否认,这里面有着逻辑关系,很可能是线性的逻辑关系,再说了,就算不准确也不要紧,至少我们能测量出法力的强度。”

“法力的强度因人而异啊,承文哥,你少忽悠我了,就算同一个层次的修行者,因为法力的属性不同,在同一个法阵中表现出来的效果也是截然不同的。”

谢承文笑着点头:

“是的,你说的都没错,可是,我要看的不是效果,而是填充程度啊。”

严钰玲一呆,然后低头开始仔细的感受手里的法器,可惜,这个法器明显是被谢承文的气息所控制的,她没法感知里面的细节。

严钰玲不甘的将法器递回给谢承文:

“承文哥,清除一下,我也要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