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我的幻想生物 > 第三百四十四章 风来波澜兴

第三百四十四章 风来波澜兴

谢承文和黄某人的斗法无声无息,当谢承文招呼众人回来的时候,他们看到的只是坐在椅子上,面色平静的黄某人,虽然他已经没有了呼吸。

黄某人的死因是脑死亡,他这个年纪的老人,之所以还能活蹦乱跳的,基本上都是因为灵魂强大增强了大脑和身体的原因,一旦灵魂泯灭,他连成为植物人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导致了机体的彻底死亡。

跟随这黄某人的两个黄家人脸色都十分的沉痛,看向谢承文和云无争的眼神自然也都不怎么和善,不过他们谨记老祖的叮嘱,不敢敌视云无争和谢承文,他们都很清楚,将来黄家的存续是要仰这两人的鼻息的。

谢承文没怎么在意这两人,他跟云无争交代了一句,就有些落寞的带着严钰玲先行离开了,善后的事情不需要他插手,云无争自然会安排人办好的,至于黄家人的命运,谢承文就更不想知道了。

谢承文驾车,时间还早,谢承文不紧不慢的开着车,看他行走的路线,是打算返回某部门的实验室。

严钰玲有些小心翼翼的偷偷看着谢承文,手里的也忙活着,不断的在手机上收发着消息,看样子是在跟某人联络。

“那啥,我饿了承文哥。”

“食堂的饭不香么?”

“我想去外面吃,都来了京城这么长时间了,我都没有好好品尝京城的美食。”

“京城有啥美食?小吃么?”

谢承文这话没说错,京菜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京城中好吃的都是外地菜系,而且还不好找,而且,谢承文对吃的没啥追求。

“小吃也行啊,要不咱们去美食街,我查查蛤,哇,京城十大美食街,我一个都没去过哇,好可怜啊。”

谢承文瞥了严钰玲一眼:

“直说吧,想干啥?”

“嘿嘿,嘴馋了不行吗?”

“行!回去让食堂大妈多给你装点排骨。”

“切!没意思,人家也是想让你出去散散心嘛,不识好人心!”

谢承文撇嘴:

“心领了,用不着,我还想早点安排好手里的事情早点回家呢。”

严钰玲气哼哼的做了个鬼脸不说话了,低头玩起手机,看她手指飞快的点动,显然又再向某人告状。

车里沉默了下来,谢承文没理会撅着嘴的严钰玲,一边认真的开车,一边思索着下一步要做的工作,如果顺利的话,再呆一周就差不多了,其他的事情,就只剩下洛诃那边还没处理完成了,不过,洛诃的事情并不一定要在京城处理。

说实话,谢承文并不怎么喜欢京城,这里有种缚手缚脚的感觉,总觉得有很多双不善的眼睛盯着自己,让人不舒服。

......

某个度假山庄,洛诃正跟几个西都的盟友说话。

黄家家主毙命的消息已经传开了,虽然官方并没有公布事情的真相,但是通过各种消息渠道,圈中人还是准确的掌握了事情的经过。

黄某人死在谢承文手里已经毫无疑义了,这让不少人的心思都谨慎了不少,原本有些躁动的情绪,也都冷静了不少。

黄某人的死对圈中人来说可轻可重,从轻的角度出发,黄某人的死以及黄家的覆灭,除了对当地的势力有所影响之外,对其他门派势力根本没什么影响,毕竟黄家只是一个二流的家族,影响力有限。

甚至,对黄家附近的势力门派来说,黄家的覆灭也是一场瓜分好处的盛宴,值得喝一杯庆祝一番。

但是换一个角度则不然,黄家的覆灭是一个信号,也是一个分水岭,从此以后,执政的力量和权威将得到圈中人的承认和尊重,因为执政已经有了轻易覆灭一个二流家族的能力,这对圈中的利益群体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当然了,凡事都要一分为二看待,执政的力量和权威得到增强既有不利的一面,也有有利的一面。

执政本身是一个稳定力量,是代表着秩序的,所以执政力量的增强,意味着圈中秩序的增强,这对一些小门派小势力来说,是一件好事。

但是对那些大门派大势力,他们则必须认真慎重的对待这一个事实,同样的,必须认真慎重的对待谢承文,因为这一切都因他而起。

如果还想像以往那样随意的态度对待谢承文,可能会出问题的。

所谓的商量,其实是大家互相试探,想要明白对方的想法和态度,尤其是在对待执政某部门的态度上的调整方向,这对圈中所有的门派都是很重要也很迫切的一件事。

“洛诃师侄,我们真的要将那人交给谢承文么?”

“是的,难道师叔您还有别的想法?当时不是说话了嘛,我师父会给贵门适当的补偿的。再说了,那人对您,对贵门来说已经没啥价值了吧?如果谢承文那边能研究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多多少少您这里也能得到一些好处的。”

“我明白,只是...这个时机...”

洛诃一顿,随即恍然道:

“您是担心别人说咱们舔...说咱们巴结讨好执政是吧?呵呵,今天黄家覆灭之后,说不定有多少人急着去巴结讨好云无争呢。”

洛诃对面的几位老道都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其中一位有些不喜的说道:

“洛诃师侄,这种事情那些小门派去搞也就罢了,咱们...就不必了吧,再说了,那些带头的还没表态,咱们急着表态是不是太过操切了?”

老道士的话说的十分婉转,洛诃只要不笨就能听出来,人家就差没指着鼻子骂逍遥谷是舔狗了。

洛诃心里好笑,难道你们不是二流门派么?不是应该去巴结执政的小势力么?还真以为自己占着西都的风水宝地,就是说一不二的大门派大势力了?

再说了,我逍遥谷虽然没法离开世俗独存,但是依存度也没法跟你们这些捞着香火钱自肥的家伙相提并论,这时候谁更想做舔狗不是一目了然吗?

说不定这边斥骂鄙视自己,转头他们自己就忙着去做舔狗了。

而自己呢?想要的只不过是尽快的跟谢承文完成交易,得到自己师门想要的完善天演大阵的秘密而已,跟舔狗完全无关好不好!

心里一边鄙夷对方,脸上却依旧和蔼的笑着道:

“各位师叔伯,这只是一个早就约定好的交易,跟表态无关吧。”

“说是这么说,但是别人未必这么想啊,这个时候出头可不是好时机。”

洛诃皱眉:

“各位的意思是稍微错开一下时间?”

“对,我们并非反对这次交易,只是时间上要慎重,再说这事也不着急啊,你说呢,洛诃师侄?”

洛诃咬了咬牙,心里十分的无奈,没办法啊,这是个三方交易,需要逍遥谷先从西都门派的手中换得那个失败的天选者,然后再用天选择去跟谢承文交易天演阵的秘密,现在对方不肯交易天选者,洛诃是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果然,失去了世俗基础的逍遥谷处处受制于人,洛诃下定决心,这次回去一定要说服师门长辈,逍遥谷不能再这么与世隔绝了,否则迟早被淘汰。

......

距离京城几千里外的海城,某学校的偏僻角落里,贺轻云被黄和平与严悦枫给堵了。

当然,他们并非要对贺轻云做什么,事实上,就算他们两个联手,现在恐怕也不是贺轻云的对手,觉醒者面前,普通人都是蝼蚁,哪怕这个觉醒者只是个才觉醒的雏鸟,也能轻易的碾压他两人。

黄和平和严悦枫并没有约好,而是一个巧合,事实上,当黄和平看到严悦枫跟贺轻云离群而去的时候,立马悄悄的跟了上来。

严悦枫虽然不喜欢黄和平,但是黄和平厚着脸皮跟着他也没办法,再说了,贺轻云也没表示反对啊。

到了被绿化树隔离开的墙角,三人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一时间竟然冷场了,还是贺轻云忍不住先开口:

“你们是想问我是怎么成功觉醒的嘛?”

严悦枫毫不迟疑的点头,眼神里既有羡慕也有妒忌,黄和平则迟疑了一下,也缓缓的点了点头。

“没错,是不是谢老师用了什么特别的方法?能不能跟我们说说?”

黄和平的态度亲热平和,贺轻云却不喜的瞥了他一眼,现在她已经是一个觉醒者了,对普通人的情绪和真实想法十分的敏感,黄和平是真心还是假意,她‘看’得一清二楚。

黄和平被贺轻云的眼神一扫,有种被看穿的不舒服感觉,他干笑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贺轻云冷冷一笑:

“其实你们两个想问的是为啥是我,为啥谢老师不找你们对吧?在你们眼里,我是最应该被淘汰的那一个,对不对?”

黄和平干笑不出声,严悦枫严肃的看着贺轻云,呆了一会竟然点头:

“是的,我确实这么想过,毕竟,我是从第二组调过来的,而你们两个都已经被放弃的。”

贺轻云倒是没有生气,反而点了点头对严悦枫的坦白表示认可。

“你这么想很正常,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也许,谢老师的想的是从最难的一个开始吧,这样的话,相对来说后面的就更好解决了,不是么?”

黄和平闻言一怔,随即对着贺轻云清澈的眼神有些惭愧,脸上有点发热,竟然不大敢跟贺轻云对视了。

严悦枫却认真的思考着贺轻云的话,然后默默的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