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我的幻想生物 > 第三百四十六章 人心皆畏威

第三百四十六章 人心皆畏威

对黄家人的调查和询问自然没有什么结果,就算黄家真的有参与知情者也绝不会多,甚至有可能只有死掉的黄家老祖才知道。

当然,所谓的没有结果指的是谢承文相关的事情,至于黄家其他各种违法乱纪的事情却都被一一调查核实,汇集的资料可以塞满一个档案柜,所以,某部门收拾黄家绝对是没有错的。

黄家的党羽该抓的抓,该罚的罚,至于核心人物,则都落在了云无争的手里,将来他们立了大功,或许能换一个身份出现在人前,但是现在,他们都被谨慎的关押了起来,秘密的帮助云无争工作。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出于对谢承文的重视,云无争首先调查的就是跟谢承文有关的事情,结果却既让人失望,又在预料之中。

黄家老祖的求死,大概也有这个目的在其中,只要谢承文没有抓住黄家陷害他的真凭实据,谢承文就不好对黄家下死手。

云无争认为黄家也不过是一个牧羊人,真正想要对付谢承文大概率不是黄家,一个二流家族不大有干这种事情的胆量,又可能,对付谢承文的并非一个人或者一股势力,而是一个群体乃至多个群体的默契行为。

谢承文自己也没指望能从黄家问出什么结果来,将幕后黑手抓出来一劳永逸的解决掉这种事情只有小孩子才会这么想,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存在一劳永逸这种事情的,所以谢承文也没打算这么干,他需要只是让那些不怀好意的人知难而退罢了。

正如云无争所说,打谁杀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某人知道你是会打人会杀人的就行了。

这是一种危机平衡,很遗憾,聪明的人类其实并不怎么聪明,所以他们往往不会选择理智平衡,而总是选择危机平衡。

这两天云秀显得特别的活泼,总是想方设法的将谢承文从实验室里弄出来,哪怕是陪着她在楼顶上眺望一会儿雾霾中的地平线也好。

谢承文知道云秀是在担心自己,但是自己真的没有那么脆弱。

云秀不喜欢烟味,所以她总是站在上风处,这么一来,她身上淡淡的香气总是往谢承文的鼻子里钻,谢承文不知道这是她用的香水还是衣物上的清洁剂味道,至于体香这种东西都是骗人的,并不存在。

可对于一个修行者来说,尤其是像谢承文这样的感知敏锐型的修行者来说,还有一种香气是真实存在的,那就是信息素的香味。

信息素自然是没有味道的,但是却能带给受体一种微妙的感觉,这种感觉用香气来形容也没差,总而言之,就是一种让人舒适甚至迷恋的感觉。

云秀的修炼成绩斐然啊,已经可以不自觉的散发女性的魅惑之力了。

似乎感觉到了谢承文的目光,正俯身看着楼宇下方的云秀忽然撑起身子,扭头向谢承文看来,谢承文坦然的吸了口烟。

“好看么?”

云秀笑眯眯的问道,顺便还略微摆了个姿势,作为一个大明星,她的一举一动都已经训练成了本能,形体自然是十分美好而又魅惑的。

“好看呀。”

“呵呵,男人!”

谢承文撇了撇嘴:

“难道我该说不好看?”

“切!哦,对了,你跟我说说呗,我朋友那边我该怎么做才好,她们未必听得进去啊。”

谢承文耸肩:

“这个我怎么知道,我又不了解她们,如果她们信任你,你就直说呗,如果相反,那...说不说也没啥区别吧。”

谢承文的话有些冷漠,但是确实事实,云秀不满的白了谢承文一眼:

“当然不一样,对我来说不一样,我没有尽到朋友的义务。那个...后果真的那么严重么?”

“这个你比我更清楚吧,你见过那么多的艺人,有没有这种失去自我,忘记初衷的情况啊?”

“额...太多了,只是,这都是因为信愿之力的侵蚀影响么?”

谢承文笑了笑:

“当然不是,肯定也有自己内心不坚定而迷失的,但是信愿之力的侵蚀和干扰也是确实存在的,而且影响会越来越大,形成雪崩效应。”

云秀的脸色严肃了起来,她皱起了好看的眉头,困扰的思索着。

“承文,法器!法器应该可以吧?不是有那种凝神静心、祛除邪念的法器么?”

谢承文点头:

“确实,佩戴法器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且可以绕过很多交流和观念上的障碍,直接达到目的,虽然对方未必知道你为她做了什么。”

云秀笑了:

“我不需要她们知道,但求心安而已。”

“可是,法器可一点都不便宜哦。”

谢承文笑眯眯的给云秀泼了一盆冷水,云秀又被难住了,不过很快她就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不怕,我自己做法器不就行了,承文,你教我怎么制作法器呗。”

谢承文笑着点头:

“可以的,制作法器原本就是你必修的功课。”

云秀兴奋的一拍手:

“好极了,这么一来就能帮她们解决这个问题了。”

谢承文扯了扯嘴角,淡淡的回道:

“以你现在的实力,一年制作一个法器应该还是可以的,几年的功夫,就能彻底解决问题啦。”

云秀呆住了:

“蛤?!几年?!”

谢承文点头:

“对,几年。”

说罢,他深深的吸了口烟,然后将剩余的烟蒂按灭在手里的烟灰缸里。

“好了,我先去将今天的工作了结了,等你做完了今天的任务,我就教你制作法器,放心好了,不难的。”

云秀看着谢承文微笑的脸,有点想要打人怎么办。

咬了咬牙,云秀忽然想到了什么,拿起手机快速的在上面点点画画,不久之后,她的手机响了几声,随后云秀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她冲着已经空无一人的楼梯口挥了挥拳头,嘴里轻轻的说道:

“哼,你欺负我我就找你老婆告状!嘿嘿,还是光辉和小初心好,原来制作法器果然是有捷径可走的。”

......

实验室里,谢承文看着面前几块玻璃板一样的东西,这可不是玻璃,而是光刻成像的掩膜模具,这是根据刘院士他们的设计制作出来的模具,有了这个东西,就能批量试产芯片了,虽然这还只是实验性质的芯片,但是已经距离应用芯片距离不远了。

目前唯一没有解决的完全工业化生产工艺,就是激活这个模具的工艺,这必须由修行者来激活,没有法力或者精神力的人,是没法激活这个模具的。

当然,这模具的激活也并不困难,只要入门级别的修行者都能做到,而且激活后只需要维持即可,不需要进行任何精细操作,所以勉强也可以适用于工业化生产,毕竟修行者也不是找不到。

将这些玻片一样的模具转移到洁净的盒子里,密封好盒子之后再装进防尘防撞的运输箱子里,谢承文今天的工作就结束了。

谢承文并没有急着离开实验室,而是又从材料柜中取了一片金属晶体,在光辉的指导下,开始制作一个法器。

这是一个仿造容留灵魂碎片功效的法器,效果自然是被弱化过的,但是原理上却是一样的,只要有人利用这个法器继续向内部增添压缩同类模块,就会得到一件被谢承文摧毁的法器一样的容留灵魂碎片的法器。

当然了,这个添加压缩的过程将会是极为漫长和困难的,谢承文甚至怀疑,当初被自己夫妻三人破坏掉的那件法器,根本就不是人力制作出来的,而是利用地下那个庞大的法阵,经年累月的汇聚和吸收周围的灵魂碎片才最终成就了那件法器。

想象一下,如果这么一件威力相当鸡肋的法器,是由一代又一代的修行者人力制作而成,也真的有些蛋疼。

由于只需要制作几个相同的模组,法器的制作变得简单起来,谢承文一口气在同一片金属晶体上制作了四个,然后用工具分割开来,得到了四件一模一样的法器,只是这些法器基本没用,只能用来传递知识和技术。

而事实上,知识和技术才是最有用的东西。

这四个法器,一个是准备给云无争的,一个当然要给严凤羽,毕竟那是自己人,还有两个,一个是留给洛诃的,如果他顺利的说服了师门长辈的话,至于最后的一个法器,谢承文是打算用来跟无名谷交易的。

跟无名谷接触了几次之后,谢承文觉得无名谷就是一个投机者,或者叫做掮客也行,只要价码合适,无名谷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商人和桥梁,想必这个法器无名谷也是很看重的,应该能从他们手里换取合适的情报或者技术。

至于逍遥谷会不会因此而怪罪自己,谢承文根本不怎么在意,谁也没法证明谢承文的技术和知识是从逍遥谷手里获得,就算是,谢承文拿出来的也是属于自己的掌握的知识,跟逍遥谷无关。

更何况,逍遥谷也没有那个胆子跟执政叫板,看看洛诃的那个怂样就明白逍遥谷其实外强中干,说穿了,逍遥谷如今就是个雇佣兵罢了,连那些有钱有势的门派都不敢随意得罪,又哪里敢得罪执政。

随手用密封树脂将法器封装好,这东西不像芯片,不需要外部接口,随意封闭起来就好了,简单的很。

弄好一切之后,谢承文从实验室里出来,拿出手机给吴玉缃发了个信息,吴玉缃很快就回复,并同意尽快会面,甚至谢承文提出会有严钰玲和云秀在场也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