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科幻小说 > 死亡设计师2 > 第11章 天月楼

第11章 天月楼

交代了接下来要怎么做后,我便让李帆先离开了。走之前按我们事先约定好的,他将一部分定金交到了我手上。帮葛晓琳杀刘福平我分文未取,于是这笔钱成了我靠杀人生意赚到的第一桶金。三万块现钞装在信封里,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很厚实,觉得自己真正变成了杀人为业的杀手。如果三年前我的家人没出事,如果没有这次复仇行动,我也许一辈子都是个安分守己的人,而现在,我竟然能以如此心安理得的态度拿人钱财,替其杀人。不过至少,我在复仇之路上又向前进了一步……李帆走后我并没有接着离开,而是一个人在公园又逗留了很久。电动船关闭了引擎,任其在平静的湖面上飘荡,耳边一片寂静,只剩风偶尔从耳边吹过的声音。一动不动的躺在甲板上,仰望着蓝天白云出神。我喜欢这种感觉。如果你能静下心来仰望天空,一定也会爱上这种神奇的感觉——你会发现自己与这浩渺的苍穹融为了一体,能以一种居高临下纵览全局的上帝视角,来对所有问题进行解析。于是所有纠结在你的心间的烦扰与困境,全都轻而易举的迎刃而解。脑海中将这三年来发生的一切全都在大脑中梳理过滤了一遍后,我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如果狂杰再阴魂不散,我必须采取最果断决绝的行动。任由他在我身边指手画脚上窜下跳的话,对我的复仇大计有百害而无一利。所以无论如何,只要他再出现,我要想办法找到他,然后……干掉他。没错,我决心杀掉狂杰。不管采取什么手段什么方式,不惜一切代价!目前为止,他是我整个庞大复仇计划中,发现的唯一不稳定因素。只有将他彻底清除,我才能高枕无忧。……直到黄昏降临,残阳似血,我才意犹未尽的离开公园。打了辆车直奔市北,按照李帆提供的地址,很快找到了彭娜和王小山所在的地方——天月楼。这是一栋三层商铺楼,路段位置极佳,房子面积挺大,外面雕龙画凤的,装修古典而大气,门口还煞有介事的站了两个身着旗袍的美女迎宾。菜馆门口停了几辆车,王小山的那辆黑色别克轿车就在其中。尽管心中很迫切的想和猎物见见面,但我并没有直接进去,只是大概的观察了下菜馆的外围情景,以及周围的地形,就先离开了。现在还不是饭点儿,贸然进去令人生疑。菜馆附近正好有家新华书店,我进去上了二楼,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看书。当然看书只是消遣和伪装,主要目的是监视。从这个位置,恰好可以很方便的观察天月楼门口的情况。菜馆门口除了王小山的别克外还有三辆轿车,其余的就都是电动车,摩托车。这三辆轿车都是奥迪,沃尔沃之类,看档次不像是店里工人的座驾。另外现在还不到饭点儿,所以也不太可能是客人的车,那这三辆车是……?十多分钟后,问题有了答案。它们的主人出现了。三个穿的花花绿绿,发型奇形怪状的中年男子说笑着走出了天月楼,王小山和彭娜一起将他们送出门。双方一看就是非常熟稔的朋友,彼此不断的说笑嬉闹着,三人各自上了自己的车,和王小山、彭娜挥手告别,三辆车很快绝尘而去。联想到王小山喜欢打牌,我基本上确定,这三个人应该是王小山的牌友,朋友,再看他们的穿着打扮气质,明显不是什么好东西,估计和打砸清苔小筑的事情有关,说不定就是他们或者他们找人干的。另外李帆说过,王小山人际关系很复杂,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认识,看来天月楼就是他们经常聚会见面的地方。这里处于繁华路段,人来人往车流入川,监控探头密布,如果再经常有人光顾,尤其是不在用餐高峰的时候经常有人光顾,如果想在天月楼内部动手的话,想做到悄无声息简直难于上青天。而对于这次的两个目标彭娜和王小山来说,他们一天中呆的时间最长的地方就是天月楼,这也就注定了下手机会最多的地方也是天月楼,如果天月楼没办法设计意外现场,那等于错失了一个良好的机会。当然,我不会就这样放弃在天月楼动手的想法,天月楼外看上去的确没有动手机会,但并不代表内部也同样没有。所以我觉得还是混进天月楼,对内部的情况好好观察了解一番再说。又等了二十来分钟的时间,直到新华书店马上要关门我才离开。我径直走向天月楼,这时天已擦黑,已经陆陆续续有客人登门。“欢迎光临!”门口的迎宾小姐很漂亮,高开叉的旗袍露出白花花的腿,看上去挺赏心悦目的。“帅哥,请问您是……几位?”我走进大厅,一个身材高挑,打扮性感的女人走过来,用林志玲似的腔调和我打招呼。她正是我这次任务的目标之一——彭娜。这是个美丽性感的猎物,自从来了之后,好像连大堂经理都省了。不过也对,有老板娘的这张漂亮脸蛋,这幅火辣身板,这幅任何生理正常的男人听了都毫无抵抗力的嗓音,只是往门口一站,就能抵得上十个大堂经理。视觉营销和心理战术的完美结合,看来彭娜和王小山还是有些经营智慧的。天月楼共有三层,一楼是大餐厅,装修古色古香的,大概能容纳五六十个同时就餐的样子,二楼三楼是包间,有大包和小包。我在一楼找了个位子坐下,服务生拿了菜谱过来,我瞄了几眼,发现菜都挺贵的,看来这里主打中高档菜色。“我对浙菜不是很熟悉,你就给我推荐几种吧,你们店里比较有特色的。”我将菜谱合上递还给服务生说。服务生表现很专业,立即给我连续推荐了三种,全是价格不菲的特色菜。确认了点菜后我趁机问服务生:“对了问一下,你们这平时承接婚宴,生日宴什么的吗?”“承接啊!当然承接!”服务生立即来了精神,眉飞色舞的向我介绍着,“您看我们这里有三层,第一层可容纳60人同时进餐,二楼和三楼共有十二个包间,每个包间都能容纳十人……我们这经常承接婚宴呢,可以说,我们天月楼是整个缤海最上档次的南方菜馆了……”我制止了他的长篇大论,说:“是这样的,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我妻子是浙江人,到时候她老家的亲戚朋友会来很多,所以我们决定找个主打南方菜系的酒店举办婚宴,如果你们的菜色和服务都令我放心的话……”“原来是这样啊……那先恭喜您了!”服务生对我的称呼由“你”变成了“您”,态度更加恭敬了。“不知这位哥哥怎么称呼?”“我姓楚。请问……你们老板在哪里?我可以和他谈谈吗?”我很客气的问。“当然可以!我们老板就在楼上,要不我现在帮您去找他?”服务生迫不及待的说,我猜如果这次婚宴谈妥了,他肯定能收到不少的提成吧。“不急。”我笑着说,“我要等我要的菜上来,先试试口味再做决定。”“没问题!绝对包您满意,我们天月楼是全滨海口味最正宗的浙菜馆了……”菜很快就上来了,说实话我一向对浙菜不感兴趣,但还是装作很煞有介事的品尝了一番。我很确信,服务生一定和后厨交代过了,我点的菜做的时候肯定要特别用心。吃饱喝足后,我招手让服务生过来,说对口味很满意,希望找老板谈谈婚宴的事情。服务生喜上眉梢,立马说要去帮我去找,我说不必了,带我去老板办公室谈就行。就这样,在服务生的引领下我上了三楼,穿过走廊来到尽头的一个房间,门牌上标着办公室的字样。于是我如愿以偿的见到了我的第二个猎物,天月楼的老板——王小山。我进去的时候办公室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看样子应该是王小山的朋友,当时两个人正在喝茶聊天,房间里烟雾缭绕。服务生介绍了我的来意后,那个朋友很知趣的告辞走人了,王小山很殷勤的接待了我,让座端茶倒水递烟的,无比热情。相比李帆那个老实巴交的榆木疙瘩,王小山显然更圆滑,更适合做生意。就算没有彭娜的事情,清苔小筑被天月楼干掉也是迟早的事情,两个老板截然不同的性格决定了它们的前途。我忍不住想。王小山体型保持的不错,不像大部分个体老板似得挺着将军肚,头发估计是染过了,乌黑发亮,梳理的一丝不苟,身着得体的黑西裤白衬衫,没打领带,蛮有老板派头的。我一边将自己的谎话自圆其说下去和王小山周旋,一边暗暗的打量着这间办公室。房子面积不大,装修简单,如果将它设定为意外地点的话,得好好动一番脑筋……感谢花落兄的捧场!

明天中秋节了,给读者群里的大家发点月饼,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