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超级御兽系统 > 第8章 实战演练,全军挂彩

第8章 实战演练,全军挂彩

校场上。

何茂和焦触已经准备好阅兵仪式。

整整六万士兵,排列成方阵,等候袁熙的到来。

何茂和焦触心里很忐忑,生怕阅兵的事情搞不好,惹怒袁熙。尤其是焦触,他的两万骑兵,已经被改成了步兵,而步战的技巧,又远远不如何茂的军队。

如果在阅兵过程中,出现什么意外,那他这辈子就毁了。

“焦触将军。”

“有事就说。”

何茂笑嘻嘻的问:“你的骑兵,一向是我幽州军的主力,不知改为步兵后,战斗力如何?”

“你是想看我的笑话?”焦触脸色微沉。

“岂敢岂敢...我就是好奇而已。”

焦触憋了他一眼,哼道:“我的两万骑兵,曾是消灭公孙瓒的主力。即使改成了步兵,也比你的军队强,你要是不服,咱们等下比比?”

“好啊,我也正有此意。”何茂才不惧焦触呢,心里想着:“没有战马的骑兵,还能叫骑兵吗?还敢向我挑衅,等下灭了你的威风。”

咚咚咚...

袁熙驱马进入校场,直奔帅台。

十二个擂鼓手,使劲的敲打战鼓。沿袁熙走来的路上,几十种青铜乐器,奏响阅兵时的曲目,每个礼乐兵的后面,都插着一面帅旗,迎着风猎猎作响。

“拜见公子。”何茂、焦触上前行礼。

“免了。”

袁熙拿着马鞭子,走到帅台上,说道:“把乐器都撤了,旗帜也收了,所有的仪式全免。每一千人为一组,进行实战演练。”

“实战?”

何茂的心里有些小激动。

他正期盼着能实战,击败焦触,好好的长长脸。没想到袁熙给了他这个机会。

何茂抱拳道:“公子英明。末将这就去安排,让士兵们脱去铠甲,赤手空拳的对战。虽然比不得真正的战场,但也能看出他们的实力。”

“你等等...。”

袁熙伸手拦住了何茂:“谁跟你说,要赤手空拳的对战了?”

“那公子的意思是?”

何茂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焦触也问道:“公子,您不会是想...让士兵们拿刀战斗吧?”

“那倒不至于。但是,要让他们把长枪的枪头去掉,用木棍进行战斗...。”袁熙把实战演练的规则给讲解了一遍,然后说道:“获胜之后,还能站立的,俸禄翻倍!”

袁熙说出自己的训兵计划,把何茂和焦触吓了一跳。他们从军多年,知道有很多训练士兵的方法,也组织过几次阅兵。可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拿着木棍对战?出现伤亡怎么办?打残了怎么办?就为了多拿一些俸禄,士兵们愿意吗?

就在何茂和焦触替袁熙的计划担忧时,袁熙找了个位置坐下,说道:“开始吧。”

“公子,您是否再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行与不行,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袁熙朝一旁的士兵吩咐道:“每一场战斗结束后,还能站立的,把他们的名字记下来。”

“诺。”

士兵去叫人取笔墨。

何茂和焦触面面相觑,心里想着:“一场实战打下来,还能有人站立吗?”

见袁熙一脸认真的模样,他们也不好再劝。

何茂走到帅台前,把实战演练的规则给士兵们讲解清楚。士兵们的情绪波动很大,叽叽喳喳的议论了很久,但最终还是按照何茂的吩咐去做准备。

“演练开始!”

待士兵们准备好,何茂拿着一面令旗划动说道。

站在远处的两千士兵,挺着长枪,冲向自己的对手。

但是...

他们都非常清楚,站在自己对面的不是敌人,而是战友,绝对不能认真。万一把人打死、打残了,还得吃官司。

是以每每出招时,都留有余地,速度也很慢。

总的看上去,就像是慢镜头的战斗。

何茂和焦触都觉得尴尬。

袁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声吼道:“谁要是再敷衍我,必重罚!作战勇猛,伤敌最多者,官升一级!如果有谁,能杀掉自己的对手,我奖励他五万钱!”

啊?

何茂和焦触一起傻眼!

按照袁熙这说法,岂不是一场真正的战斗了?

这还叫演练吗?

这得死多少人?

士兵们听到袁熙的话,也是无比的震惊。他们再没有办法作假了。你不打人,人要打你。一旦倒下去,被别人踩来踩去的,不死都残。

“先下手为强。”距离帅台最近的一个士兵,一棒子打在另一个士兵的头上,虽然带着头盔,但还是把那人打晕了。

周围的士兵们反应过来,也迅速退往自己的阵营,伺机反击。

砰砰砰...

“啊,你敢打我?!”

“老子是校尉,谁敢打...啊!”

“去你麻的,打!”

...........

木棍和木棍的碰撞声,士兵们的惨叫声、谩骂声,逐渐传递开来。

何茂看了一会,感觉心惊肉跳,焦急的跑到袁熙面前,拱手说道:“公子,这样打下去可不行啊。万一把人打死了,该怎么向上头交代?”

“是啊公子。哪怕把人打残了也不好。咱们的军队,总不能是一些残疾人吧?”焦触也跑过来说道。

“我觉得...没什么不好啊。”袁熙的神情与他们恰恰相反,微微一笑的道:“你们平时训练,就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挥舞几下长枪,就算完事了,那能训练出来精锐吗?士兵们上了战场,还得哆嗦。而照我这种方式训练,我敢说他们上了战场,就像蛟龙入海,虎进深山,对搏斗的技巧掌握的非常纯熟。”

“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你们只要按照我的吩咐办事就行。不用在意上面的人怎么说,我会负责的。出了事,由我顶着!”

“是...。”

何茂和焦触一脸的担忧。

当他们回过头时,发现战斗已经结束了。获胜的一方,还有一百多人站立着。人人身上都带着伤,木棍上也有少量的血迹。

袁熙叫人把他们的名字都记下来,说道:“这些士兵的俸禄翻倍。每人赏赐一斤酒,半斤熟肉。告诉其他未参战的士兵,训练场如战场,倒下去就阵亡了,只有坚持到最后的,才配得到奖赏。”

“是...。”

何茂把袁熙的话,一字不漏的传达下去。

士兵们听着背脊骨发凉,感觉像是掉进了冰窟窿,随时有可能被冻死。也有的士兵觉得机会来了,坚持到最后,不仅能得到奖赏,还会被记名,他日前途无量。

.................

受伤的士兵被抬走,新一轮的战斗开始!

这一回,再没有人手下留情了,每每出招时,都直击要害,往死里搞。谁没本事谁倒霉,打死人也不用负责,顶多给一些赔偿。还是由刺史府给。

自身的性命受到威胁,岂有不拼命的道理?

说白了,这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

六万士兵,进行了三十次的实战演练,最终能站立者,不过五千余人。剩下的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甚至有七个士兵阵亡!

统计出最终的数据,袁熙非常的满意,说道:“好!今后就照这么练。每个月来一次,养伤半个月,再进行半个月的正常训练,如此反复。我会让荀谌先生,拿出一笔钱,作为奖赏和抚恤阵亡的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