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15章 收服田畴

袁熙作为袁绍的次子,虽是声名不显,但也早已走进士族门阀、各大势力的眼中。田畴曾是刘虞的从事,经历了幽州政权的兴衰,自是对袁绍的底细一清二楚。

在此之前,他一直认为袁熙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是以袁绍没给安排官职。

可今日一见...

尤其是袁熙刚才的一番话,令他感到无比的震撼!

“公子...。”

田畴激动的斟了两壶茶,递给袁熙一壶,说道:“公子方才的一席话,足以羞煞天下诸侯!自刘虞死后,再无人关注过边境的战事,兵强如令尊,也只与乌桓议和,眼看着乌桓屠戮我们的百姓而无动于衷。在下谨以茶代酒,敬公子!”

“先生请。”

喝了一口茶。

袁熙厚着脸皮再问:“先生,我刚才说的,您考虑的怎么样?”

“如蒙公子不弃,在下愿效犬马之劳!”

“真的啊?太好了!”

袁熙抓着田畴的手,激动的道:“有先生相助,乌桓休想再踏足幽州。等我收复了辽西、玄菟两郡,我会给先生数万兵马,常年宿卫边防。还有你的表弟田豫,已任代郡太守,手上有五万多兵马。你们互为犄角,共同抗击异族,也算一段佳话啊。”

“多谢公子。”

田畴瞅了一眼袁熙,也有些迟疑的道:“不过...我还是要把一些话说在前面。我只在边境抗击异族,对河北其他的战争,恐无能为力。也不接受升职,不前往冀州。希望公子谅解。”

“哈哈哈...。”

袁熙仰着头大笑:“你们还真是一对表兄弟啊,连说的话都一样。田先生放心,我向你保证,不会让你们参与其他的战争。”

“谢公子。”

田畴感觉自己找到知音了。

袁绍当初请他,连面都不出,还想让他到冀州任职,被他一口回绝了。现在出面的是袁熙,虽然是袁绍的次子,但一开口就说到了他的心坎里。

能宿卫边防,护卫一方百姓,田畴很知足。

哪怕战死沙场,也无怨无悔。

经过袁熙真诚的相邀,田畴答应效力了,也使袁熙了却了一桩心事。今后抵御鲜卑有田豫,抵御乌桓有田畴,再加上尚未归附的阎柔,如果能争取过来,幽州边境的内政、军事、商业,都用不着担心了。他就可以集中精力,好好的对付袁谭和袁尚。

清晨。

红日初升。

刺眼的光芒透过窗户的缝隙照射进驿馆的房中,阎柔慢慢的醒来。闻到一股茶的幽香,接着发现屏风上面有一个人影。

他下了床榻,走到屏风的另一面。

赫然发现,坐在屏风对面的人是袁熙,吓的赶紧施礼:“公子,您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就来了。在下有失礼之处,还望公子见谅。”

“阎将军不必多礼。”

袁熙扶起阎柔,说道:“我准备明日一早去辽西,想找你再谈谈义从军的事。如果我们的谈判进行的顺利,我想不动刀兵,也能结束战事。”

“是是...。”

阎柔知道义从军的事让袁熙动心了,心里还是抱有一线希望。

不过袁熙接下来的话,又让他的希望破灭...

“阎将军,我是一个直爽的人,不愿兜圈子。我就和你明说了。辽西、玄菟两郡,我是志在必得。被你们俘虏的百姓,不管是男是女,都必须归还。我可以不计较你们屠戮过边境的百姓,也可以不要赔偿,但是蹋顿单于要保证,乌桓的军队,再不要侵犯我边境的百姓。”

阎柔慢慢的坐下来,细琢磨袁熙的话。

总的来说...

他想靠组建义从军,不出让辽西、玄菟两郡,基本是不可能了。只能在这个基础上,以组建义从军为代价,进行商谈。

“阎将军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明白。”

阎柔苦笑了声,道:“公子真是好算计啊。先把我们赶出幽州,使我们无法立足,迫使蹋顿单于不得不向公子靠拢,以组建义从军为代价,求得庇护。”

“言重了...。”

“公子,您了解蹋顿吗?您怎么就认定,他会低声下气的来求您呢?”阎柔道:“恕在下直言,蹋顿是一个极重情义、有仇必报的人。您给他一分好处,他会还您十分。而相反的,您强行把他赶出幽州,或许对公子来说很容易,但要再想与他合好,并组建义从军,是绝没有可能的。还会导致乌桓与幽州的关系破裂,一旦蹋顿有了实力,他就会血今日之耻!”

“你是在威胁我?”

“在下岂敢?只是不忍乌桓的报复,给幽州百姓带来灾祸,才不得已相劝。”

袁熙道:“好吧,我姑且信你的。但是,我也有自己的底线。我的底线是幽州的土地必须完整!我们的谈判,应该建立在这个基础上。你如果劝蹋顿退出幽州,并组建一支义从军,我可以答应他任何条件,包括援助他粮食,稳固他在乌桓中的地位。”

“公子要这样说,也不是没有可能...。”阎柔显然是来了兴趣,问道:“公子,您能援助乌桓多少粮食啊?”

“两万石够吗?这可是辽西、玄菟两郡好几年的收入。蹋顿要明白,我是真心实意的想和他交朋友,他有难,我愿意提供帮助,但如果我有难...。”

“哎呀!”

不待袁熙把话说完,阎柔激动的拜道:“公子,您要早说能援助乌桓两万石粮食,那让出辽西、玄菟两郡,又有何难呢?”

“呃...。”

袁熙有点懵。

两万石粮食很多吗?

他记得这次出征,调集了五万石粮食。虽然是幽州全部的积蓄,可在此之前,已有大半的钱粮被运往冀州,剩下的只是一小部分。

乌桓就这么穷吗?

连两万石粮食都没有见过?

阎柔激动的道:“不瞒公子,您这两万石粮食,可救了乌桓无数条性命啊。有了粮食之后,我就能说服大大小小的部落,团结起来,战败以难楼、苏仆延、乌延为首的三王部。我相信蹋顿单于会非常感激公子。退出辽西、玄菟,组建义从军的事,也就不是难事了。”

“公子,在下即刻返回辽西,面见蹋顿。只要公子按照约定,给两万石粮食,在下保证蹋顿单于会大开城门,迎接公子,并在收到粮食后,率军离开幽州。”

“好。”

袁熙应了声。

没想到复杂的政治局势,就因为两万石粮食迎刃而解了。袁熙感到非常的意外,也有一些犹豫。但是想到在赶走蹋顿之后还要攻打公孙度,而公孙度实力又很强。如果能不动刀兵就收复辽西和玄菟,是最好的结果。

也为攻打公孙度,节省了一些兵马,胜算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