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超级御兽系统 > 第98章 大战来临的前兆

第98章 大战来临的前兆

“愿闻其详。”曹操压了压手,示意众人安静。

所有人都看向郭嘉。

郭嘉道:“禀丞相。袁谭和袁尚虽然败了,但是青并两州,仍有十几万的驻军。丞相可派人前往,与他们结盟,给他们一些好处,如封他们为青州大将军、并州大将军。约他们再攻冀州,威胁袁熙的两侧,给我军创造机会。”

“太行山的张燕,一直想寻找机会,劫掠河北各州,只因袁尚的并州军占据要津,才使得他不敢轻举妄动。丞相可派人去协调,让袁尚撤离要津,使张燕的黑山军进入幽州,劫掠中山、涿郡一带。捣乱袁熙的后方,截断他的粮道。”

“再以天子的名义,晋封袁熙为骠骑大将军、授邺城侯,使他放松警惕...。”

“同时,丞相率领二十万军,以雷霆之势,击溃黎阳的冀州军,直抵邺城。如此,袁熙将面临近五十万军的讨伐,内忧外患,岂能不败?”

“好计策...。”众将都充满了信心。

“臣复议。”

程昱和荀攸也道。

曹操沉默了一会儿,笑道:“确是妙计!”

“兵未出,敌境先乱。袁熙再是精明,也会顾此失彼...。”

“丞相,您就快下战令吧。将士们都等不及了。”独眼夏侯惇兴奋的道。

“嗯。”

曹操站起身来,道:“听令。”

所有人身形一正。

曹操道:“着令郭嘉撰写讨贼檄文,布告天下。程昱撰写封赏袁熙、袁谭、袁尚的诏书,连夜送往许昌,盖玺后送回。再迅速的发往河北。”

“着令徐晃、张辽为左右先锋,领步骑三万,突袭黎阳的冀州军。曹仁为主将,夏侯惇、夏侯渊为副将,整军十七万待命...。”

一连串的命令下达后,所有人都激动的应道:“诺(遵命)。”

冀州。

邺城。

丧礼毕。

袁熙脱掉丧服,收拢心思,开始处理政务。

冀州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去年帮着袁绍处理政务时,他就觉察出来了。先不说各世家控制了大半的土地,令官府的收入减少。

袁绍对内政、军事的管理,也是无比的松懈。

各郡县的兵马,由太守辖制,缺乏统一的训练。

对青、并、幽三州,更是放养的状态,使得袁谭、袁尚的实力,逐渐变的强大,野心勃勃,明争暗斗,才有了河北的内战。

现在由他来执掌河北,自是要大刀阔斧,好好的整治一番。

不过....

在整治河北之前,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就是快速的增强自己的军力,稳固政权,提防兖州的曹操来袭。别辛辛苦苦的攻下冀州,又被曹操夺了去,那真是要被人笑掉大牙。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一旦冀州有失,威信一落千丈。

袁熙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禀主公,诸位将军来了。”一个侍卫来报。

“让他们进来。”

“诺。”

侍卫退出去后。

颜良、文丑、张颌、于禁、高览、鞠义等,来到了书房中。

袁熙请他们入座,开口道:“请你们来,是为了商谈整编军队的事情。张颌将军,我让你清点各军,你可清点好了?”

“已经清点完毕。”

张颌掏出一张熙纸,递到袁熙的手上。

“邺城冀州军六千,幽州军两万四千,俘虏五万七千...。”袁熙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微笑道:“很好。我已经下令冀州各郡县的兵力,集结于平原的东部和魏郡的南部。如果袁谭和袁尚不甘心失败,又卷土重来,便可迎头阻击。”

“于将军。”

“在。”于禁站了起来。

袁熙道:“你麾下的兵马,损失最为严重。我昨天去军营看了看,几乎全部带伤。你要好好的安抚、犒赏,近一个月都不必训练。”

“诺。”于禁应了声,坐下。

“黎阳的驻军,由高览将军统领,即日前往上任。”袁熙道。

“诺。”高览应道。

“其余的冀州军、俘虏,统一整编,由颜良、文丑、张颌、鞠义统领。邺城所有的器械、装备,任你们挑选。你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使其恢复士气,形成战斗力。”袁熙道。

“诺...。”

被点名的众将回道。

有了袁熙这话,冀州将领们的地位,便是清楚的划分了出来。颜良、文丑、张颌、于禁、高览、鞠义,可算作是握有兵权的上将。其他的都是副将、校尉,权力矮了一截。

虽然有些失望。

但是,看看这些受到重用的将领,都是什么样的资历?除了幽州来的于禁,仍统领幽州军。其他的掌权者,都是纵横河北多年的名将。

谁敢与他们争锋?

竖日。

阳光和熙。

曹操的使者荀恽来到邺城,宣读天子敕命。

“诏:闻冀州大将军袁绍薨,朕心甚痛。然冀州不可一日无主,特敕封袁绍之子袁熙为冀州刺史,领骠骑将军、邺城侯。”

“谢天子陛下。”

袁熙接过诏书。

荀恽微微笑道:“恭喜熙公子,荣领骠骑将军。”

“荀先生气了,请府内拜茶吧?”袁熙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礼。

“不了,我还要赶回许都。谨此告辞。”

荀恽作势要走。

袁熙的眼眸转动了几下,上前道:“荀先生,请转告曹丞相,我领他这份情,希望我们今后的关系,能越来越好,再不要打仗了。”

“是是是...。”

送走了荀恽。

袁熙立刻召集麾下的文武,将诏书公示于众:“这是曹操遣人送来的,你们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曹操是在向我们示弱?”郭图道。

“这不过是一个顺水人情,想与主公修好...。”田丰道。

“我们冀州刚刚平定,兵困民乏,需要一段时间修养。如果曹操有意修好,不妨派人去与他和谈,休整数年...。”沮授的话方才说到一半,袁熙便是打断了他:“沮先生,连你也认为,曹操是真心的向我示好吗?”

“那.....主公的意思是?”众人微微皱起眉头。

袁熙扔掉那诏书,哼道:“你们可还记得官渡之战前,曹操做了什么?他以天子的名义,敕封先父为骠骑将军,结果怎么样?我数十万军被包围!”

“这是他的惯用伎俩,先示敌以弱,再迅速的出击。这诏书一来,说明他已经在备战了,长则半月,少则数日,必攻我黎阳!”

“高览将军。”

“在。”高览出列。

袁熙神色凝重、焦急的道:“你马上去上任,一刻也不要耽搁,提防曹军来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