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009

我一个人看的电影,是一夜未了情。不是刻意去看那种,只是路过,顺便买了票,进了场。至于放什么,我根本不知道。

给安小爱发过短信,但是她没来。是九点场,诺大的空间没有多少人。孤独,是我们最可怕的东西,深藏在每个人的内心底部。

上床容易,相爱难。一对男女在旅行中邂逅,经历了一夜的浪漫激情后分开,然后二人又在都市中重逢。随后的经历,让每个人都陷入爱欲难以自拔。两个孤独的人互相慰藉,互相伤害,互相折磨,直到方中信的突然死亡,最后女主人公寂寥的声音一句话:苏东,我爱你。全场结束。

戒得掉的激情,忍不住的爱情,要做爱,不要做战。

曾有段时间的生活,过得一踏糊涂,如行尸走肉般。因为,我不知道要做什么,或想做什么。

某天,在网吧。八儿他们一群人在玩东西,我说,我也要。然后,我就被爆机。我把键盘直接往地上一砸。然后拿起桌上的东西,全甩在电脑屏幕上。

八儿他们全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我也不知道当时我做过什么,但后来他们说,我当时样子很可怕。那个网管收银的小女孩子被我吓哭了。而且,整个网吧的人都吓跑了,除了八儿几个。

我居然冲到小女孩面前,要她脱衣服!而且是命令那种语调。然后,我把钱包,手机都丢在了地上。一边吼着要她打110。而且我傻不拉几的问八儿他们,为什么110还不到?

说了会岔道吧!你们不听!!我继续咆哮着。我拍着八儿的脸,要开心不?哥我今天让你趁心!!!我把钱全掏出来,然后甩他面前。

旁边的还有谁谁和谁谁谁,他们也傻了。

后来,周姐就过来了。她说和我谈谈。我第一眼看见她时,居然第一句话:去开房?

周姐她说她比我大,她要我管叫她姐,她说她才在电脑主机上看了我的资料。她穿着拖鞋,七分短裤,屁股翘翘的,纹着眉,熟女那种。我当时满脑子的在幻,劈天盖地的居然幻出她说了一句:我不比她长得漂亮点?

然后她问我:玩别的东西了?

我笑,说,没有。挨她坐过去时,居然意乱情迷,很想亲近她的那种。

我在路口开网吧,没人象你这样搞过,她翘在另一张椅子上的两条搁着的腿,很长,也很诱人,我很想上前咬几口。但我说,我愿意赔偿。砸坏多少东西了?我赔!

总要先有句对不起吧?周姐问。小女孩子现在在楼上哭,说以后不在这做事情了。

我没对她怎么样吧?最后我问。

没有!她说。

那就好,我暗自庆幸着,我没敢开口放肆笑。因为,有人最近说我牙齿烟熏得比较黑,我准备改天就去洗。

网吧里出来后,我问八儿,里面没有监控视频吧?

八儿摇头说不知道。

我就笑,说,那我们找个有监控的地方。于是我带着他,七拐八弯的,然后屁股下面垫着沙滩鞋,坐在了工行银行的门口梯阶处。

我赤着脚,叼着烟,看着蓝色的天空发呆。

哥,你别吓我啊,准备要抢银行怎么着?八儿今天样子挺搞笑。飞机头,红短t,绿短裤,一身的花花色色。

我笑着摸他头一把:就你这装扮,怎么抢?电影里,别人好歹也有个猪头面具或蒙着女丝袜罩头上的。

哥,我们去海南吧?我一兄弟那边混得不错,只剩一点环境,八儿说。

傻x,我去能干嘛?跟你们混古惑仔?我都这么一把年纪了。

其实八儿所谓的兄弟我见过,他们玩视频时,摄像头那边的小孩子全都纹着身,光着身膀拿着吸管对着镜头玩盐。

有次,其中一个对着屏幕,哭着说要几百块钱路费回来。八儿这边才说身上没钱,我就丢了几百过去,要他去银行汇。

哥,他是骗人的!他拿到钱只会为吸毒,根本不会回来,八儿对我说。

那他跟你开过口没?我问。

是第一次!八儿说。

那你就寄!我说。

我其实喜欢k烟的那种感觉,这是小虎教我玩的,小虎很可爱,小虎是大男孩,十八九岁,平头,虎虎生威那种,小虎在酒吧high大了时,直接可以拿刀砍在别人的颈大动脉上。他玩盐时和我一个境界,喜欢独处。有次,有个老弟外地拿了批货回来,给我和他都匀了一点,鸟兽状散后。我居然在家网络会所撞到他。他把根烟前面一截的烟丝去掉,然后把k倒进烟卷里,前端再捏紧作团,打火机点燃后,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烧糊了的味道。他使劲抽了几口,不至于熄灭。然后递给我,很期待的眼神:哥,试试!

我吸了后,象抽草(大麻)一般,先在肺腑里憋了一番,再徐徐吐了出来,顿时全身上下软绵绵的,巨大莫名的幸福和喜悦感,充斥着整个心间。

小虎就很得意的问我:爽吧?

我使劲拍他肩膀:爽!!于是他就很开心,兴奋着把自己的耳机罩我头上隆重推荐他玩的游戏里的音乐。而若干后夜晚的午夜街头,他呕吐着横穿过大马路,在地上来回摔趴着一次又一次,痴呆疯狂着的表情和动作。我看在眼里,我对自己说:这孩子毁了!

小飞在深圳那边给我电话时,我都挺惊讶,前还见着的,腿怎么长那么长。

哥,跑路了,他说。

他砍人的事情,我知道。那天我们刚好相约去看电影,因为他居然找到了电影院这个能让他嗨起来的场所。

据他说:功夫熊猫,他带着眼镜看三d,玩东西后,看到熊猫银幕里都跳出来满电影院的追着他跑,而且伸开手,让他抱。

我说日!那这滋味我也得试试。

他就叫了两个小女孩子出来陪一道。短裙紧身上衣的,胸前呼之欲出,腿长屁股翘。现在的孩子发育得真好,我看在眼里,想着。

是速度与激情,盐我只沾了一点点,但车在天空翻时,我心都跳出来了,怦怦做响。他们示意还要玩时,被我断然制止。

会死的!我骂。我说的话,他们有时肯听。因为有一次在路边消夜,其中一个玩这个,战战兢兢居然就对马路中间走,我怕他撞车,连忙上去追。谁知道,他仰天就是个大字,摔倒在了地上。

我一探他的脉搏,已经触及不出,再摸胸前,连心跳都快没了,使劲就掐他人中,然后就地进行心肺复苏。一边叫其他人打120。

这条小命才算保住。

为这些事情,他们很感激我。这群小孩子很象我年轻的时候,本质都很单纯,并不坏,只是头脑简单,路走得不对,地下110那种。电话过来,直接带着道具出去,砍杀都控制在几分钟的时间内,效率很高。

我跟他们在一起,省了我很多麻烦,因为有债主烦我时,那种特别难缠的,他们都会陪着我一道去处理,而且只要我一个眼神或一句话。

但我想很好的开导他们,往正道上走。毕竟小混混在这个社会生物链中属于最低级那种。他们也知道我是真对他们好,因为没钱吃饭抽烟上网,只要他们开口,我都是几百的给。

小飞那天被我骂得够呛,因为电影中场时,他出去过,再出现时,就是一大群人,他们一脸的兴奋对我说:哥,才把人给干了,多少刀劈在什么位置的。

我就问什么事情。小飞就说小事情,他一兄弟看别人不爽,他们就过去把人给砍了。

我就骂:你们妈的都是猪啊!不会用脚和拳头?这几刀乱挥下去的,死了人怎么办?如果是老板要你们做事,给钱那种,我不会说你们,毕竟要赚钱为活命,但就只为了点鸡毛蒜皮的,你们就在瞎jb乱搞!当以为是在香港拍古惑仔啊!河蟹社会好吧!

其中一个挺不服气,说现在是他们贴兄弟讲义气争面子打名声的时候。

面子名声现在有鸟用?你有钱没?上次你跑路,身上没一分钱从某某地方走路到某某地方,打电话哭着要我给你寄路费,你忘记了?我操!真把人砍死砍残了,你们去坐牢了,家里父母怎么办?他们怎么想?你们以为呆里面的有外面现在舒坦?你们现在玩着盐吹着麻古抱着小妞你们天天睡宾馆的。关进去后朋友兄弟谁会去看你?关系好的一年一次两次的也就够意思了,要是十年二十年呢!你看着我还不服气是吧?那你拿刀现在直接捅我啊!

那天,他们全被我说得哑口无言。

我拍了拍八儿肩膀,我说我回去了。其实我很感激他,真的,至少他在我发神经岔道时,一直在旁边陪着我。

到办公室,正想一个人呆会,七七过来了。

她问我最近在干嘛。我说我没干嘛,就才砸了间网吧。她问我是不是疯了?

我吼着:你让我安静会,行不行?滚!然后我就往床上一躺。

七七也激动起来,脱下脚下的高跟鞋,拿在手里往我头上狠狠一砸。然后再穿上,摔门而出。

我莫名其妙了半天后,才开始感觉一阵阵剧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