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247章 强悍的帝王,脆弱的太子

第247章 强悍的帝王,脆弱的太子

长沙的一把大火,把潭王府烧了个精光,作为锦衣卫的二把手,柳三是最快得到消息的人。

当他听说这件事,第一念头就是跑!

不光他要跑,关键是儿子!

不跑都不行了。

柳淳打出杨朱旗号,让老朱认识到财政的问题,进而提出变法,逼死皇子……陛下的第八子,以点火焚府的方式,惨烈收场,势必天下震惊。陛下不生气才怪,万一迁怒到儿子该怎么办?

三爷扪心自问,假如自己的儿子被人逼死了,不管是谁,他都会拼命的,哪怕杀不了,也要咬块肉下来!

假如他坐在龙椅上,柳淳一定是死定了。

三爷为了自家的宝贝儿子,啥也顾不上了,飞快赶回了府邸。

哪知道他快,有人更快。

老朱已经提前派人,把柳淳叫到了宫里。

说实话,柳淳也是提心吊胆,他对明初的历史,略微有些了解,但只是个大方向而已,像潭王朱梓这么偏门的事情,柳淳是不可能清楚的。

但不管怎么说,将心比心,老朱对臣子无情,但对儿子那是没的说,谆谆教导,耳提面命,就拿诸王进京的时候,因为朱棣就藩北平,继承了故元的皇都,在柳淳的折腾之下,朱老四日子过得比太子还舒服,要钱有钱,要兵有兵,就连府邸都比别人气派堂皇。

朱元璋特别把其他孩子叫过来,告诉他们不要攀比,还让朱老四拿出一些财物,老朱又自掏腰包,贴补了几个儿子。

如果说这样就完了,也没什么。

就在万寿盛典结束的时候,朱棣要辞别京城,返回北平,老朱特意送给了三匹战马,还把自己年轻时候穿的铠甲给了朱棣。

让他好好治理藩国,用心戍边,成为国之贤王,大明的塞上干城!

老爹的一番举动,让朱老四感动的稀里哗啦,回去就领兵出塞,找蛮夷骑兵死磕了。

“潭王死了!”老朱咬着后槽牙说出了四个字,声音之中,冰冷彻骨,宫殿几乎变成了冰窖,柳淳下意识打了个冷颤,连头都没敢抬,连忙道:“陛下节哀,潭王仁孝儒雅,谦恭和善,礼贤下士……”

“闭嘴!”

老朱突然暴怒,怪叫道:“柳淳,你说那个逆子什么?”

“逆子?”

柳淳吸了口气,怎么有点不对劲啊!赶快闭嘴吧!

果然,就听老朱道:“那个逆子放火焚府,自杀身亡!他是在打朕的嘴巴!他是跟自己的亲爹叫板!”

朱元璋真的气坏了,但不是对柳淳来的,而是潭王朱梓。

“别以为朕什么都不知道,那个逆子就藩许多年,连个儿子都没有。他名义是在京城豢养美女,四处搜罗绝色,但他实际干了什么,以为朕都不知道吗?”

柳淳吓了一大跳!

乖乖!

潭王没有儿子啊!

不会吧?

说起来历代皇室都有个特点,就是开国的君王身体倍棒,最能开枝散叶,比如像老朱,忙成这样,还能生二十多个儿子,十多个闺女,也不知道他哪来的精力。

相比之下,他的儿子们就差了一筹,朱标目前有五个儿子,死了一个,朱棣只有三个,其他各位藩王或多或少,但一个没有,这就说不过去了。

难不成?

柳淳不敢想了。

这个瓜太大了,不好吃啊!

老朱没理会柳淳的鬼心思,而是继续咒骂,“他不配做朱家的子孙,朕念在他还算纯孝,没有过多责备,朕以为他能回心转意,年纪大了,成熟了,就能反省过错!哪知道,他变本加厉!兼并土地,鱼肉百姓,胡作非为,他还开文会,挑选些年轻俊美的无耻文人谈诗论道,他们谈到哪里去了?”

“不要脸的逆子!你也知道怕丑,朕让你进京,你居然来个一火而焚,让朕白发人送黑发人,有此两条大罪,不孝,你太不孝了!”

听到这里,柳淳已经丝毫没有当吃瓜群众的兴趣了。

赶快跑吧!

我懒得听了。

你们老朱家的事情,自己解决吧!

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啊!

柳淳在哀告着,老朱哪里会放过他。

“臭小子,你别装糊涂。朕现在就让你去长沙迎接太子,你去把朕的话原原本本,告诉朱标,为了这么个无耻的畜生伤心吐血,他太让朕失望了!”

老朱顿了顿,又道:“让梁国公也跟着你去,到了之后,顺便把潭王府的田产清理一下,登记造册,返回百姓吧!”

老朱说完,就甩了甩袖子,让柳淳滚蛋。

柳淳当然是如蒙大赦,赶快跑了,大殿之内,只剩下老朱一个,他的眼睛通红,拳头紧握,指甲刺入掌心!

疼!

能不疼吗!

他管教这个八儿子,不是一次两次,奈何就是死不回头。这次去抓他进京,一定是害怕了,又担心丑事暴露,所以情急之下,才点火自杀。

挺大的人,怎么就不知道父亲的心,不管怎么样,为父还能杀了你吗?

大不了圈禁凤阳,总好过自杀啊?

老朱现在是追悔莫及,这些儿子们,必须加强管教才行。

还有,那些把潭王事情捅出来的人,朕也不会放过,想看皇家的笑话,没有那么容易。让蒋瓛去查,只要查到,就立斩不赦!

老朱不停发狠,柳淳跟蓝玉已经在前往长沙的路上,在柳淳身后不远处,还有个高挑清秀的卫兵,紧紧跟着,一双眼睛,始终没离开柳淳的身体。

太好了,总算有机会跟柳郎单独出来,要是没有老爹,没有这些兵,就太完美了!

蓝姑娘是满心高兴,他爹已经不知道说啥好了。

傻丫头啊!

你可长点心吧!

咱们家的生死存亡,都寄托在太子殿下身上,他要是出了事,那可就麻烦了。

“我,我怎么也没想到,太子会,会这么孱弱啊?”

柳淳也叹了口气,“一个人十几岁的时候,受到的教育,能影响人的一辈子,能决定人的行为方式。就拿陛下来说,从小吃苦,好不容易熬出来,所以陛下坚毅果干,狠辣无情。可太子殿下,他成长的岁月里,马皇后把他照顾的太好了,陛下虽然深沉内敛,但对殿下的爱,没有半点保留。殿下又是长子大哥,对自己的兄弟姐妹,也是如此,几十年了,几乎成了习惯,改不了了!”

柳淳跟蓝玉没有什么保留,他越发觉得,朱标会成为整个变法的软肋。

老朱把江山治理得不错,他现在要改革财税,其实是在给朱标铺路,可问题是这位太子殿下,未必愿意按照老爹的路来走啊!

柳淳感慨万千,他也没有办法,只能跟蓝玉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长沙。

等见到朱标,柳淳大吃一惊,他发现这位太子殿下几天的功夫,形销骨立,面色枯黄,憔悴得吓人!

不过朱标依旧谦恭和善,甚至比原来还要周到。

他勉强站起,主动问蓝玉的好,给他们准备茶水点心,一丝不苟。

看到朱标如此,蓝玉这个莽汉子也感到了心痛。

“殿下,你身体不好,就多休息,都是自己人,不用多礼的。”

朱标轻轻颔首,“我这几天,心神恍惚,闭上眼睛,总能看到八弟,笑呵呵来找我玩,就像小时候一样……你们或许不知道,八弟从小长得秀气,还喜欢打扮,他的靴子都绣着花,还偷偷往脸上抹杭粉,往嘴上涂胭脂。我教训他好几次,他也不改,而且一说就哭,后来索性不不说他了。”

“八弟很绵软温和的,喜欢读书,结交文人名士,时常举办诗会。他,他真的不是干坏事的人!”

朱标痛苦纠结,五官扭曲变形。

“我,我来长沙,是想告诉他,有大哥在,没人能杀得了他,只要,只要跟我回家,父皇不会责怪他的。可,可他怎么就想不开了,他连面都不愿意见,就,就把府邸都给烧了啊!”朱标脸涨得发红,又咳嗽起来,仿佛肺子咳嗽出来才罢休。

蓝玉连忙过来,给他拍打前胸,好一会儿,朱标才恢复了正常。他转头看向柳淳,沙哑道:“你说,这个变法,当真那么重要吗?重要到可以不顾兄弟之情?”

柳淳无奈苦笑,“殿下,历来任何王朝,最后都毁在财税这一块上,陛下决心变法,是替殿下铺路,爱子之心,臣十分感动!”

朱标愕然半晌,突然颓丧道:“父皇要为我铺路,可我却要拿兄弟的命铺路啊!”朱标一声喟叹,从袖子里取出几份奏疏,扔在了桌上。

“你看看吧!”

柳淳接过来,略微翻看,顿时脸色变了,这里面写的都是诸王的不法之事:鲁王一心修长生,在府邸烧铅炼汞,齐王鱼肉百姓,大肆侵夺民财,向倭国走私,违规扩建王府。还有晋王,甚至私下里做了龙袍。秦王,代王,湘王……貌似除了朱棣,还有周王朱橚之外,其他的藩王,问题都不少。

当然了,朱棣要是硬要挑毛病,也是有的,就算没有毛病,说他雄心勃勃,图谋不轨也行啊!

柳淳看了看这些奏疏,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跟朱标谈过之后,朱标会突然去宫里给朱梓求情,又突然来了长沙。

“殿下,能否告诉臣,是谁向殿下透露了这些消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