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404章 一个人的为师之道

第404章 一个人的为师之道

回到答应之后,王省很落寞,练子宁只觉得他没有说服朱棣投降,觉得失望,就笑道“燕逆死在眼前,他不投降,就只有死路一条。王大人,你不用介怀,只管看着就是了。”

王省草草返回了帐篷,闷坐床头,他的双手纠结地交叉在一起,一如他烦乱的心。

王省原是山东人,后来到了西安当教谕。他是想回家教书的,可因为柳学兴起,他就毅然决定留在西安,在这片文教的贫瘠之地,留下孔孟道统的种子。

从为官,到做教书先生,王省目睹了民生疾苦,他很想替老百姓做些事情,可又总觉得力有未逮。

不过他总觉得世道会越变越好的,只要圣君贤臣,励精图治,就什么都不愁了。

这是王省五十年来,一直不变的坚持。

可他在西安短短的一天时间,就让他固有的观念受到了强烈的冲击,一个叛贼实现了耕者有其田,在大战临头的时候,朱棣居然兴建了十几座学堂,让贫苦的孩子能入学读书!要知道他担任教谕的几年里,西安才增加了两座学堂,其中还有一座就是他筹建的!

为什么?

为什么朱棣能做到,为什么一个逆贼能做到?

那些老百姓又为什么死心塌地跟着朱棣,并且打算拼死一战?

或许他们也不是单纯的发疯,假如有人能给自己土地,让自己读书……设身处地想想,会不会……王省突然吸了口冷气,他拼命甩头,一定要把这个可怕的念头甩出去。

他是读书人,一个堂堂正正的读书人。

一个秉持三纲五常的孔孟门徒。

天子有错,臣子应该劝谏,可以苦谏,甚至死谏,就是不能反叛,不能!

王省不断转来转去,嘴里喃喃自语,都没有注意到,有人进了他的帐篷。

“王大人,宵夜送来了。”

王省突然停住脚步,猛地回头,进来的是个高大的年轻人,黑红的脸膛,眼睛很明亮,肩宽腰细,身形骨立,透着精明强干。

他躬身从食盒里拿出一碟一碟的小菜,最后是一碗热乎乎的粥,用羊骨熬出来的,绝对鲜美。

“大人请用,回头小的来收碗筷。”

此人转身要走,王省突然叫住了他。

“等等,你……姓什么?”

“姓刘!”

“叫什么?”

“刘春,家里头觉得我是春天生的,就给我起名叫小春!”

“哦!”

王省丝毫都没有觉出异样,刘春,很普通的名字吗!

“你过来,老夫想问你几句话。”王省沉吟道“你家里怎么样?”

刘春苦笑道“家里要是过得好,能交得起免役钱,我就不会来军中当民夫了。”

“这也没有办法,都是燕逆背反朝廷,祸及百姓,等把燕逆除掉,就什么都好了,都会好的。”

刘春只是笑,可他的眼神透着看穿一切的感觉,让王省很不舒服。

“怎么,你不信?”

刘春笑道“王大人所言自然有理,可,可就算燕逆没有造反,我们家的日子也不好过啊!杀了燕逆,最多回到以前呗!”

“嗯!”王省用力哼了一声,让一个小年轻的抓住漏洞,挺丢人的。他把碗重重一顿,然后道“你的意思是我大明天下不好了?”

“怎么会?”刘春笑道“大人不要这么说,我听老辈人讲,大明比起大元,简直就是从地狱到了天堂,过得好多了。”

“哼,那为何还有那么多的愚夫蠢妇,自甘堕落,跟着燕逆一起造反?”

刘春轻笑道“或许是想过得更好吧!”

“为了过得更好,就可以背叛朝廷吗?”王省不知不觉怒火中烧。

刘春倒是淡然,“大人或许没过过苦日子,不知道民生艰难吧!多一斗粮食,就能多养活一个孩子,荒年的时候,就能少死一些人……大人不会忘了吧,当初先帝是怎么起兵造反的?”

提到了先帝,王省不自觉吸了口气。

王省年过半百,当初的乱世也是有很多记忆的,只是过去的时间太长了,他有些模糊罢了,经刘春一点,他倒是醒悟过来。

其实何止是朱元璋,他们家家户户,都有死人。有关童年的记忆,就是饥饿和动乱……王省十五岁才第一次有机会读书,说来惭愧,当年他爹是个小生意人,拼着一条命,在各个势力中间,走私粮食、牛角、筋腱一类的东西,后来还搭上了朱元璋的部下,在乱世中,靠着搏命,才能让儿子读书,有机会当官……回想起来,真是太难了。

假如那个时候,有人能让百姓有田种,有书读,或许……别说那时候,放在历朝历代,任何时候,都是管用的!

莫非这就是天命吗?

如果朱棣早生几十年,或者说,几十年前,有人像朱棣一样做,这天下未必会是先帝的……不不不,先帝能当皇帝,乃是天命所归,顺天应人,凡夫俗子也想当皇帝,做梦去吧?

虽然先帝要过饭,但他不是寻常的乞丐,虽然先帝放过牛,他也不是寻常的牧童,他还当过和尚,他也不是一般的和尚……

王省的鬓角冒出了细腻的汗水,因为他编不下去了!

王省猛地抬头,盯着面前的年轻人!

“你,你不是一般的民夫,对吧?不然,你说不出这样的道理?”

刘春依旧不慌不忙,“大人,你太会说笑话了,我讲了什么大道理吗?没有!我说的都是普普通通的道理,大人只要肯去田间地头,走一圈,听听百姓关心什么,你就会明白的!大人,其实,是你没了初心!”

“初心?什么初心?”

“大人当初兴学,创办明伦堂,是什么心思?”

“这个……老夫自然要大兴教化,要传道授业解惑,要让所有人都读上书!”

“好,了不起的志向!大人,那你以为,该如何让所有人都能读书呢?”

“这个……”王省又语塞了,良久,才缓缓道“或许要圣人降世吧!”

“错!”刘春笑道“读书是很花钱的,首先朝廷要投入,要兴学,要给每一个县,每一个乡配备学堂。要不断的培养教书先生,要给他们更高的待遇……而且最最关键的,是从百姓民生入手!”

“什么意思?”

刘春笑道“很简单,老百姓若是整日挣扎求活,连肚子都吃不饱,哪有心思去读书!所以,要让每一家都能吃上饭,这样一来,不用去劝说,大多数父母都会把孩子送去学堂的,又有谁不想过好日子呢?不想子孙后代能活得更好呢?”

“这个……”王省涨红了脸,“你,你说的就算有理,可,可,可也不能……”

刘春轻笑,“大人,我没说要怎么样,我只是顺着大人的初心来推想罢了……大人觉得是我的想法更合适,还是你期盼着圣人降世,才更有道理?”

王省被问得哑口无言,他突然抬起头,怒喝道“小子,你不要装神弄鬼了,你到底是谁?说!”

“哈哈哈!王大人,我们说的是道理,何必诛心呢!不管我是谁,还能把错的变成对的?大人,你读书那么多,不会想不明白……其实大人该清楚,圣人早就降世了!先帝是圣人,他兴屯田,鼓励耕种,让百姓安居乐业,扫荡大元,恢复华夏衣冠……先帝做得很好了,可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做完!那就是均田,就是均赋,均徭役,均赋税!只有建立起一套公平的体系,老百姓才能安居乐业。大人希望的人人读书,教化大兴,才会出现!”

“像大人一般,死抱着纲常不放,说起来,就是你们自己,扼杀了你们的理想!因为你们变成了实现理想的绊脚石!你们用自己的学问,占用了太多属于平民百姓的东西。所以他们才穷苦潦倒,无依无靠。你不过是让几个穷人子弟来学堂读书,你就以为自己给了他们多大的恩惠,真是让人可发一笑啊!”

刘春的话,简直比刀子还要狠,每一句都戳到了王省的心头。他目瞪口呆,汗流浃背,越想越觉得可怕,浑身都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他努力否认刘春的话,可对方的言辞无懈可击,他根本找不出漏洞。

难道他,他说的真是对的?

王省想到这里,越发害怕,他慌忙抬头,想要继续询问,却不知道,刘春已经趁着他失神的功夫,消失不见了。

他到底是人,还是鬼啊?

王省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他一直枯坐到天明,突然,有人来请,说是练子宁请他过去议论军情。

王省魂不守舍,他只听到了练子宁说,官军已经胜券在握,城中有人愿意策应,里应外合,一战成功。

假如官军打进去,或许明伦堂就没了吧?

王省都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蒋才再也没有书读了,还有许多弟子门人,都要死……用他们的血,换来自己的功名前程!

王省啊王省!

这是你要的吗?那可是你的学生啊!

这位王大人突然向疯了一样,冲到自己的帐篷,从旁边牵出一匹马,直接就往军营外面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