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471章 议和

我正在船头,观山景,耳听得城内乱纷纷,旌旗啊招展……”柳淳低声哼唱,眼中全是笑意,如果再有一把羽扇,那就更完美了。

徐增寿跟他肩并肩,一只手指却在不停抠耳朵。

柳淳气哼哼斜视他,“有那么难听吗?”

“啊?不难听啊,我把耳朵抠的干净点,好能领教你这余音绕梁,回肠荡气,回味无穷……”

“行了!”柳淳气得打断了徐增寿,“不用放你那些虚伪的彩虹屁了,我刚刚得到了军报,说梅殷领兵回城了。”

“回城?”徐增寿突然大喜,握紧了拳头,不停挥动,他强压着激动,不敢大声叫出来,但是突出的眼睛,夸张的表情出卖了他兴奋的内心。

“完了!严老头完了!城里狗咬狗,太好了!”徐增寿突然讪讪看着柳淳,“那个……姓严的完蛋了,不会影响你的计划吗?”

柳淳托着腮帮,仔细想了想,“还是会的,所以我准备写一篇文章,叫做三人墓碑记,替这几位忠臣义士争取个名分,谥号都想好了,文忠、文贞、文献……怎么样,还不错吧?”

……

柳淳计划是很好的,只可惜,他的三人墓碑记,要改成两人墓碑记了,因为其中一个反了!

“李至刚,你这个小人!小人!”严震直气得老脸都挪移了,虽然有两个大汉将军紧紧按着他,老头还是用尽全力,挣扎蹿起,痛骂李至刚,他简直气疯了,明明说好的,一起举事,他攻击皇宫,李至刚掌控各门,谁能想到,姓李的居然将梅殷给招了回来,五万大军入城,顷刻之间,就把三万乡勇都给缴械了,别管参加与否,悉数被抓。

严震直也被手下给抓了俘虏,献给朱允炆谢罪。

还不到半天的时间,一场叛乱就惨淡收场。

李至刚俯视着严震直微微冷笑,“老贼,李某是东宫旧臣,一心忠于陛下,岂会和你这般的奸贼为伍,我不过是略施小计,就让你原形毕露,这是上天要亡你!”

李至刚说完,慌忙向朱允炆跪倒,激动道:“陛下洪福齐天,宵小已经覆灭,如今正好可以提兵消灭柳淳,微臣不才,愿意做陛下的马前小卒!”

不得不说,李至刚到底是在兵部混过,对军事上的事情,比严震直清醒多了。柳淳提兵前来不假,可柳淳只是封锁长江,准确说,是封锁了南京到扬州和镇江一带的江面,堵住了漕运。

柳淳并没有攻城的意思,甚至漕运虽然断绝,还可以通过其他方向渡江,偌大的朝廷,要是被一万多水师逼着投降,那岂不是笑话一样。

就算想要当从龙功臣,那也不是现在啊!

老严啊,你太着急了,没法子,小弟只有拿你的血,染红我身上的官服了,瞧见没,我身上的绯红官服,都更加鲜艳了。

严震直骂声不断,朱允炆只是哼了一声,“将老贼打入诏狱,叫锦衣卫严加审讯,揪出他的同党,严惩不贷!”

朱允炆的态度让所有人大吃一惊,什么,这位皇帝陛下要追查同党?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啊,外有强敌,内部不安,这时候若是掀起大狱,人心惶惶,岂不是要不战而败。

不行,绝对不行!

有人就想要劝谏,可是在这个关头,谁敢轻易跳出来啊,万一成了严震直的同党,岂不是自寻死路吗?

正在大家伙迟疑的时候,朱允炆缓慢而坚定道:“朕自从登基以来,志在削藩,奈何屡次用兵,徒劳无功,罪在何方?朕因为,关键就在人心!朝臣之间,各有算计,争权夺利,互相掣肘,且佞臣贼党遍布朝野,只图私利,不思报国。如果不能刷新吏治,重塑军威,即便再战下去,也是败多胜少,国朝危矣!”

朱允炆这番话让所有人大吃一惊,这可比虚应故事的罪己诏用心深刻多了,的确,如果再打下去,没有半点胜算,败亡只是时间的问题。

可要想刷新吏治,重塑军威,又是何等困难!

陛下到底怎么打算的?

正在众人胡思乱想的时候,方孝孺突然站了出来,沉声道:“陛下金玉之言,振聋发聩。老臣以为,当务之急,是要争取时间,自上而下,从里往外,进行彻彻底底的整顿。为了整顿,就必须暂时可燕逆讲和……”

讲和!

这俩字一出,所有人都傻了!

什么意思?

你方孝孺可读过不少的书啊!

汉贼不两立,这个道理都不懂吗?

咱大明朝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那么一根硬骨头。

一瞬间,所有的言官都来了劲儿,严震直已经被抓了,怎么骂都是死老虎,可方孝孺不一样,他可是帝师啊,这个奸贼够大个儿!

“陛下!”

“陛下!”

“陛下!”

……

一瞬间,几个都察院的头儿,包括六科廊都站了出来,一副要跟方孝孺拼命的架势。

哪知道朱允炆还来了轴劲儿,自己落了今天的地步,就是这帮清流害的,不能再听他们的了。

“方先生,朕就任命你为使者,再去和柳淳谈判。让他转告朱棣,朕可以暂时罢兵,给双方一个休养生息的机会。至于如何落实祖训,也,也可以商量!”

方孝孺双膝跪倒,眼圈泛红。

“陛下,老臣一定不辱使命!”

说完,方孝孺领旨下殿,径直出了京城……

不能再打了,这是方孝孺的判断。

有人或许会说,朝廷还有百万大军,虽然局面不利,但是硬拼下去,一人一口吐沫,也能淹死朱棣,怎么就打不了了?

问题还是在皇家银行上面,这些日子没有提皇家银行,可徐增寿留下的雷越爆越大,整个江南的丝绸产业完蛋了,皇家银行面临挤兑……不得不宣布,纸币不能再兑换金银,同时又开足马力,加印纸币……结果是什么,那就不用多说了,新币迅速沦为宝钞,而且比起宝钞,还要不如。

贬值的速度已经不是用天来计算了,而是每时每刻,都在贬值。老百姓的积蓄荡然无存,中小商人,纷纷破产。

只有那些身价丰厚,有房产,有金银田地的大户,才能扛得住。他们的财产不但没有缩水,还趁机大捞一笔。

严震直为什么会举事?

一个老谋深算了一辈子的官僚,怎么会仓促攻击皇宫?

他是傻子吗?

没事干,想要拿九族的性命,赌一把?

不是的,真的不是!

这个朝廷已经到了风雨飘摇的时候,即便快速平定了严震直兵变,也不意味着拜托了危机。相反,人心变得更加浮动,有一个严震直,就有第二个,第三个,文官如此,那些武将呢?只怕会更加糟糕。

千头万绪,千疮百孔。

方孝孺最大的优点就是接地气,他很了解民间的苦楚。严震直假如能改变策略,鼓动京城百万民众一起举事,或许朱允炆已经结束了,当然了,严老头永远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所以他失败就没什么可惜的了。

但是严震直的造反,却震撼了整个京城,乃至所有文官体系,连严震直都能造反,其他人会不会效仿?

再打下去,谁知道哪里会出问题?

没有办法,就只能议和!

方孝孺带着悲壮的心情,登上了柳淳的座船。

“少师大人一向可好,老夫有礼了!”

柳淳瞧了瞧方孝孺,淡然道:“方公,你不该来的,谁来见我都不该你来。见了我,可是要遗臭万年的!”

方孝孺微微摇头,“少师大人,正因为会留下骂名,所以方某必须前来。”

柳淳迟愣一下,突然大笑,冲着徐增寿道:“怎么样?我说了吧,满朝之士,唯有方孝孺一人罢了!”

“准备酒宴!”柳淳吩咐下去,然后又对老方道:“方公,我这个不算鸿门宴吧?”

方孝孺摇头,“没有生豚腿,就不算鸿门宴!”

柳淳哑然,主动拉着方孝孺,进入船舱……徐增寿抓了抓太阳穴,奶奶的,这个姓方的的确有点意思啊!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跟酸儒有这么大的不同啊?

徐增寿连忙进去,坐定之后,柳淳主动给老方倒了一杯酒。

方孝孺含笑接过,“柳大人,柳少师!老夫一直仰慕大人,很想跟大人深谈,不知大人愿不愿意指点?”

柳淳笑道:“方先生愿意相信我的话?”

“为何不愿意?”方孝孺道:“少师所言的科学,不会因人而异,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以人废言,难道老夫说错了吗?”

柳淳点头,“方公的确有古君子之风,那我就不妨说了……历代得失,都在于失控二字……两汉魏晋败于世家,盛唐亡于藩镇,自北宋以来,待士人太过,北宋南宋,皆亡于文官!这两千年史册,我们找到了许多办法,先后遏制了宗室、宦官、外戚、武将、门阀世家……如今就剩下一个士绅地主,这也是最难做的,拿刀子砍别人很容易,砍自己却很难。”

柳淳意味深长道:“方公,如果听我一句劝,你还是尽早放弃为好,不要自寻死路!”

方孝孺思量半晌,点了点头,赞叹道:“果然高见,只是放弃了,就不是方孝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