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681章 柳淳和朱棣的两开花

第681章 柳淳和朱棣的两开花

朱权连忙点头,“不过分,不过分!”他咬牙切齿,怒冲冲道:“这样的货就该杀,该诛灭九族,一个不剩!他们背叛大明,我恨不得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

这家伙越骂越生气,顿足捶胸,指天骂地,柳淳脸上含笑,看着他的表演。

“宁王殿下,你可是张家的女婿,这九族之中,不免有你的至亲骨肉啊!”

一句话,朱权直接跪了。

他真想说老婆算什么,杀了再娶一个,就算儿子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他还年轻,也能生。可问题是这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辅国公,不管怎么说,我都是大明的宗室亲王,还戍守过大明。我对天发誓,我绝没有跟这帮东西有什么勾结……至少我没有泄露军情,更没有帮着鞑子。辅国公明鉴,明鉴啊!”

朱权跪在地上,嘭嘭磕头,没一会儿脑门磕得血肉模糊,晕头转向。

朱高燧在一旁乐得眼泪都出来了。

早就说了吧,落到师父手里,就没有好下场,朱权就是咎由自取,就是活该!

柳淳俯视着朱权,一个亲王向国公磕头求情,还真是讽刺啊!更讽刺的是柳淳根本懒得听了。

“来人,把宁王请到后面,和张家人关押在后院。对了,再把张春叫来。”

张春是朱权岳父张泰的堂兄,老头都七十多了,满头白发,面色红润,一颗牙齿都没掉,身体好得不得了。

当年借着宁王成婚,张春还得了三品冠带,虽然没有正式官职,但是凭着跟朱权的关系,混的是风生水起,这些年张家的财富迅速积累,已经到了相当可怕的程度。

晋商在北平的会馆,就是张家出钱修建的,他俨然是北方晋商的领袖。

只是此刻张春却全然没了往日的威风,匍匐在柳淳的面前,浑身的肉不停颤抖。

“把这东西给他。”

那张没写完的纸,又送到了张春面前。

这家伙看到自己写的东西,竟然像见鬼了似的,不停向后挪,拼命摆手。

柳淳哼了一声,“把笔给他,让他写完!”

当锦衣卫把笔递给他的时候,这家伙突然一跃而起,紧跟着又跪在了地上,咚咚磕头。

“饶命,饶命啊!我,我没有给鞑子写信,没有!天可怜见,我是冤枉的!”

“闭嘴!”

锦衣卫毫不客气,抡起巴掌,左右开弓,两个巴掌下去,就把牙齿都给抽下来了。张春的老脸就跟气球似的,快速膨胀起来。

“让他写,写完了,立刻送出去。”

朱高燧很不理解,“师父,你这是打算给阿鲁台送信啊?”

柳淳笑着点头,“怎么,你想治我出卖军情的罪?”

朱高燧慌忙摆手,陪笑道:“师父啊,弟子哪敢啊!我现在就是有点心疼阿鲁台,都这时候了,没准父皇都跟他打起来了,您老还要骗他啊?”

柳淳哑然,“这就是为师的优点,善始善终,务必要把欺骗做到最后一刻。”

朱高燧算是彻底服气了,这小子跳过来,逼着张春往下写。

张春现在手也哆嗦了,眼睛也迷离了,哪里写得下去。

朱高燧可不客气,掏出一把匕首,拿着张春的脑门当磨刀石,蹭了一遍又一遍!活脱土匪附体。

“老东西,你要是不写,就是不愿意欺骗鞑子,说穿了,你还是同情鞑子,这样本王可不能放过你!”

张春一把年纪,算是绝望了,按照朱高燧的要求,将这最后一封密信写完。上面赫然写着,朱棣刚刚抵达北平,最少要十日之后,才能奔赴东胜。

这封信被张家人通过秘密渠道送了出去。

有趣的是,凡是经手这封信的,一个没跑了,全都被拿下。

柳淳拿下了张家,就等于抓到了一切的源头,剩下就是顺藤摸瓜,看看能有多少收获了。

张家为代表的晋商系统,北平的官吏士绅,当地锦衣卫,卫所的将领……柳淳开始果断清理,缇骑四出,到处捉拿。

没有几天的功夫,监狱都爆满了。

柳淳在处理这些人的时候,也渐渐发现了问题所在。

自从朱元璋开始,整个九边,就是帝国的垃圾堆。

那些战败的俘虏,被老朱发配戍边,犯了罪的官吏,被赶了过来,地方的豪强也被老朱弄了过来。

这帮人到了人烟稀少的边疆之后,就屯垦戍边,抵御北元。

其实从历代以来,都是这样,为国戍边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相反,是作为一种惩罚的存在。

失意的,落寞的,获罪的,充军发配的,全都被赶到了边疆。

因此这帮人对朝廷没有什么好看法,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会逃跑,在洪武朝,军户流失就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有的卫所空额甚至能超过一半。

逃跑的人之中,多数进入内地,当然,也有那么一些人,跑去给鞑子当奴才。或许在他们看来,大明朝不让他们为所欲为,还不如大元朝好呢!

有了这帮人彼此联系,再加上朱元璋对北元的经济封锁,使得走私有利可图。

因此就在洪武朝末期,一些商人跟鞑子建立起了经济联系,大肆走私获利。

靖难之后,朱棣入主应天,北方空虚,这几年又让走私生意达到了一个高峰。

商人们拼命给阿鲁台送消息,就是害怕阿鲁台被剿灭,他们的来钱路子断了。

弄清楚这些之后,再去看柳淳的清洗,就会更加清楚,别看他抓得多,可冤枉的真没有几个!

柳淳在这边大杀四方,威风得不得了。

那朱棣呢?

他现在在正在进军的路上,策马奔驰在辽阔的草原上,人的心胸也开阔起来。

朱棣曾经发誓,再也不坐船,可这次不但坐了,而且从南边一直坐到了辽东登陆。这一路上,朱棣翻江倒海,死的心都有了。

朕当个皇帝容易吗?

凡事都要亲力亲为,朕也太辛苦了。

朱棣把所有的账都记在了阿鲁台身上,你瞧着吧,这次朕要抓到你,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朱棣一路向前,使用的就是之前建立的补给营寨。

可以说柳淳把什么都算计到了。

这些补给点表面上是为了运送宝贝,提供粮食车马的。可实际上,补给点之中,存在了几十万石的粮食,足够支撑大军前进之用。

前番遭到了阿鲁台的袭击,但是靠着士兵英勇作战,总算保住了。

如今却成了催命符,朱棣统御三万精锐,迅速前进,没有半点迟疑。

正在这时,前面的士兵迅速跑来送信。

“陛下,朱小将军遭到了袭击!”

朱小将军,正是朱勇。

这小子今年还不到十六岁,不过个子倒是比他爹朱能还高,五大三粗就是形容他的。

当初在柳淳手下学了好几年,结果也没怎么样,后来进入了军中,迅速成为一名神机营的将领。

有人或许认为朱勇是走了后门,靠着老爹,才有了今天。

可问题是这小子在几次演武当中,全都打赢了,而且赢得漂亮干脆。

就连朱棣都惊动了,亲自提拔重用,带在了身边。

这次朱勇又充当先锋。

当听说他遇到了袭击,朱棣生怕这小子太过稚嫩,应付不来。急忙带领一千人马,向前冲去。

还没等赶到,朱棣就听到了整齐的排枪之声。

一轮接着一轮。

没有半点停歇,就像是骤雨疾风。

朱棣眼前一亮,整个神机营,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唯有朱勇一个!

“好小子,真有两下子!”

朱棣的心里已经有底儿了,只要火铳兵不乱,鞑子绝对讨不到便宜。朱棣果断催马,领兵登上了高处,向前望。

通过千里眼,朱棣看到了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朱勇没有竟然没有老实结阵抗敌,而是在不断向前。

没错,朱棣看到了最荒谬的一幕,一群步兵竟然向骑兵发起了反击。

他们踩着鼓点,迈着整齐的步伐,大步向前,身上的红色战袄,就像是跃动的火焰一般,透着强烈的杀机。

“射击!”

当有少数鞑子冲过来的时候,迎面的士兵果断停下,举枪还击。

一团团的血舞,在鞑子身上绽放开,如夏花般绚烂多彩。

“威!威!威!”

每一次射击之后,全体士兵都会跟着怒吼,万千雄狮,一起发出吼声,对面的鞑子被吓得魂不附体。

对面的明军简直就是一群疯子,不断向前,压缩着和骑兵的距离,当进入射程之后,前排士兵果断单膝跪倒,黑洞洞的枪口对着鞑子。

“射击!”

枪声再度响起,又是一片人掉落马下,哀嚎怒吼,交织在一起,宛如地狱之歌。

朱棣终于看明白了,原来鞑子先是袭击朱勇,没想到让朱勇给打了回去。这些鞑子集结起来,想要再度攻击,就在他们犹豫的时候,朱勇选择了主动进攻。

你们不是在想打还是不打吗,那小爷就先揍你们!

朱勇看似鲁莽的决定,其实是看穿了鞑子缺少训练,虽然骑兵众多,但是一旦有了损失,就会裹足不前。

“射击!”

枪声不断,硝烟弥漫,一群淡薄的步兵,甚至连铠甲都没有,却吓得一群骑兵节节败退,跟见了鬼似的。

朱棣忍不住放声大笑,“好小子,比你爹还厉害!”朱棣猛地向四周瞧了瞧,欣喜大吼,“众将士,随朕杀敌去!”

说完,朱棣一马当先,就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