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697章 你还不如个孩子

第697章 你还不如个孩子

“哈哈哈,哈哈哈……”

能在御前会议结束后,笑得这么灿烂的,就只剩下成国公朱能了。他是真的开心,开心到了欠揍的地步。

面对一大群咬牙切齿之人,他依旧控制不住。

应该好好去谢谢宝贝儿子的师父。

这货也是心大,朱勇都离开柳府两年了,他才想起来谢师宴,也是没谁了。

朱能知道柳淳的妻儿都进京了,必须下血本了,他横扫了整个货场,买了一大堆的貂皮,人参,东珠,装了三个大车,堂而皇之送到了柳府。

“柳兄弟啊,正所谓名师才能出高徒,我家小子虽然天资聪颖,很像他老子,但是依旧需要名师指点,所以嘛,我是特地前来拜谢,区区礼物,不成敬意啊!”

柳淳写了朱能,他要仔细瞧瞧,这货的脸皮是不是越来越厚了!

“朱能,你给我送了这么多东西,就不怕我办了你?”

“办我?什么罪名?”

“受贿!”

朱能怪叫道:“这要是算受贿,我够砍头的罪过了,咱们都是朋友,我这些钱也是这次打仗缴获的,不偷不抢,就是要答谢教育之恩,难道这也不行吗?”

柳淳沉吟道:“怕是真的不太方便啊,你难道没听说,最近又要有新的规定了出来了。”

朱能道:“不就是要在大漠建立军校吗?这事我知道啊,可问题是我家小子都领兵打胜仗了,这事挨不着我们家啊!”

柳淳哑然失笑,“我说成国公啊,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不改初心啊?”

朱能憨笑道:“这是我的优点,表里如一!”

“我是说你脑子太单纯了。”柳淳不客气道:“你稍微多想想,武学可是陛下亲自设立的,而且多数为将门虎子,学堂放在了大漠之中,你觉得什么最重要?”

朱能抓着头,想了好半天,终于答道:“安全吧?说实话啊,我挺担心遇到偷袭的。估计朝廷会派遣人马,各家都会安排家丁过去,还有梁国公在,应该没事的,没事的!”

反正不管有事没事,他都不在乎,朱能咧着嘴傻笑,没法子了,儿子太优秀,当爹的真是省心啊!

“成国公,你最好再仔细想想,陛下能准许带着家丁吗?要是前呼后拥,那是上学,还是郊游去了?不可能的!”

“那,那就要朝廷派兵马了?”

“你说要派多少过去?”

“这个吗?自然是越多越好了,估计没有几万人是不够的。”

柳淳轻笑,“那是不可能的,咱们大明还没有奢侈到这个程度。”

朱能真的懵了。

“柳兄弟啊,你就别卖关子了,冲着咱们俩的交情,赶快跟我说说吧!”

柳淳笑道:“你忘了陛下说过什么吗?”

“陛下说的话多了,我怎么记得住。”

“寇可往,我亦可往!”

朱能挠了挠头,“把武学放在大漠,不就是应了这句话吗?难道还有别的吗?”

柳淳失声笑道:“你可真够憨的,光是一个武学有什么用!陛下的意思是要把草原都纳入版图。”

朱能道:“这是好事啊,我支持,鼎力支持!”

“你准备怎么支持?”

“我,我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陛下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陛下要让你去大漠上生存呢?”

“这个……”朱能瞬间就被问住了,那天柳淳、朱棣、蓝玉,还有他,四个人去看阿鲁台,的确谈到了这件事情。

只不过要怎么办,朱能还真没想通,他突然觉得事情严重了,因此朱能急忙凑到了柳淳的面前,嬉皮笑脸。

“我说柳兄弟,你知道我脑子不好用,你就快点说吧,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我的意思是仿效三代之治,把草原当做封地,封给有功之臣。”

“等会儿!”

朱能立刻拦住了柳淳,“你不是不相信什么三代之治吗?再说了,你怎么又主张分封了,完全没道理啊!”

柳淳轻笑,“治国之法,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当下在草原建立州县,派遣官员管理,的确存在困难。没有办法,就必须使用武人,所谓分封,就是充分授权,让你们想办法经营草原。把这里变成汉家之地,让朝廷能彻底站稳脚跟……”

“停!”

朱能再次打断了柳淳,“你说‘我们’,这里面包括我吗?”

柳淳白了他一眼,“我说成国公啊,你好歹也是大明的国公,连这点话都听不明白吗?”

朱能急得一下子就站起来了,眼珠子瞪得溜圆。

他总算听明白了,原来在草原设立武学,只不过是开胃菜而已,真正的重点是让武将驻守草原。

亏姓柳的想得出来!

我们这些人辛辛苦苦,靖难起兵,一直受封国公,世袭罔替,好容易到了享受的时候,结果愣是从应天迁都北平。

这也就罢了,为什么还把我们往草原上赶啊?

什么道理?难道功劳越大,受的苦就越多吗?

不管别人怎么样,我朱能是不会服气的,绝不!

他气哼哼在地上走来走去,愤怒摇头,跟个拨浪鼓似的,嘴里不停念叨着:“不能这样,不能这样!柳淳,你不能坑我们,不能!”

正在这时候,外面走进来两个人,一个高大的年轻人,还有一个英俊粉嫩的小孩子。别看年轻人快赶上对方两倍了,可弯着身躯,眉开眼笑的,一副讨好的模样。

“你瞧瞧,这是我准备的两个虎头阔翅,都是顶好的蛐蛐。过几天朱瞻基来北平,你就能杀他一个片甲不留了。”

于谦含笑接过了两个蛐蛐罐儿,笑道:“多谢了,不过我打算输给朱瞻基。”

“输?为什吗?”朱能瞪圆了眼睛,“他给你摆皇孙的威风了?”

“没,我是觉得,他这个人,一旦赢了,就会得意忘形,就会露出破绽。如果让陛下发现了,我估计陛下肯定会把他送去武学的,让梁国公好好收拾他,咱们不就安静了。”

朱勇一听,眉开眼笑,连忙伸出大拇指,“还是你聪明啊!就这么办了!”

这俩人你一言我一语,准备给朱瞻基挖坑,正在来回踱步的朱能见到了儿子,也瞧见了于谦。

他没法跟柳淳发脾气,自己儿子可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

“朱勇,你给我过来!”

朱勇翻了翻眼皮,“你吼辣么大声干什么?”

“还干什么?上次陛下让你讨赏,结果你自己不要也就算了,也不管你爹,更不管咱们家的人,你替这小子说话,你到底是不是我朱能的儿子?”

朱勇更加鄙视老爹了,还说自己笨呢,他怎么越来越傻了?

“爹,你当一门双公是好事啊?海国公李景隆成天在海外忙活,连家都回不了。张玉伯伯为了给张辅哥哥铺路,不惜割裂父子情义,让他分家,永远不许回来。你说吧,是你离开?还是我离开?”

“我?”

朱能被问得张不开嘴了,他半晌挠了挠头,憨笑道:“还有这么一说?我,我没想到啊!”

“人怕出名猪怕壮,这不是小孩子都懂的道理吗?”

朱能又是语塞,“行了,成心讽刺你爹,说我连小孩子都不懂,我丢人现眼,对吧?”

朱勇低垂着眼皮,盯着自己的靴子,懒得废话。

朱能又苦笑了一声,“你方才说一门双公,势必分开,可现在什么都没捞到,咱父子也要分开了。”

“你这个师父坏透了,他打算把草原分封给武将,让我们想办法戍边,作为朝廷屏障。为父扪心自问,没有得罪他,你这个师父坑了我这么多年,他还有良心吗?”

朱能杜鹃啼血般控诉,柳淳简直成了十恶不赦的混蛋了。

朱勇却越听越惊讶,低头看了看于谦,突然伸出大手,于谦也乐颠颠伸出了小巴掌,用力拍在了一起!

“太好了!”

朱能气得差点昏过去,“你们什么意思?存心要看我倒霉,是吧?你爹死在大漠之上,你就高兴了,对吧?”

朱勇摇头,“什么跟什么啊!还是让于谦跟你说吧!”

于谦满脸含笑,躬身道:“成国公,小子刚刚在债券市场上,赚了一笔,眼下手里有四万两黄金。我觉得金融投机终究不是好事,所以我打算投资实业,刚刚跟朱勇聊天,我们还没有想出办法。”

“若是朝廷能把草原的某一块分封给成国公,那可是一大块肥肉啊!绝对值得投资!”

朱能哼了一声,“小孩子懂什么?大漠除了沙子就是沙子,哪有什么肥肉?”

于谦笑道:“不然,大漠之中,还是有些草场的,能够养殖牛羊。早些年在大宁都司,就建立了不少毛纺作坊,如今能大规模养羊,至少能赚一笔钱。”

朱能陷入思索,“这……这招行吗?”

于谦笑道:“没有理由鞑子能做到,我们做不到。而且养羊还只是一点零花钱而已。真正重要的是矿产!”

“矿产?”朱能表示不解。

于谦道:“朝廷迁都,北方人口骤然增加,我师父在著书当中提到,要保护树木。既然如此,煤炭必然需求大增。如果成国公能弄到一块藏着煤炭的封地,等于是坐在了聚宝盆上!”

朱能听得目瞪口呆,这么说,他真的又要发财了?

朱勇鄙夷地看着他爹,真是连个小孩子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