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全息之幻想 > 第三百八十五章 余波荡漾

第三百八十五章 余波荡漾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幻影箭!”

“-427325!”

随着boss倒下而响起的,是邵晓瑜期待已久的提示声。

“叮!系统提示!玩家经验值已到达上限,请找转职导师执行职业考核……”

“呼,总算是到极值了!”

随手将boss贡献的两件传说装放入包包后,邵晓瑜抬起头,挥了挥手让半空中的拉蒂斯洛降落下来。

“我们先回去幻想大陆吧!也不知道经过这些时间,如今情势变得如何了?”

闭关一段时日,总算在冰雪域之中,将自己等级提升到了二转极限(59级99%)的邵晓瑜,这才有空关心一下幻想中的状况。

嗯?冰雪域?没错,邵晓瑜这次闭关的地点,就是选在冰雪域!

虽说这个时间点上,冰雪域已经有不少新的玩家探索到了,但与外头越来越少的练级区比起来,人数不算多的冰雪域已然成为了邵晓瑜练等的最佳选择。

这块区域都已经被人挖出来了,来的人还不多自然是有其原因。

为了避免出现僧多粥少的情况,知道此宝地存在的人,都是非常有默契地保持沉默──难得有一片可以练级的世外净土,桶出去不是自找麻烦吗?

再说了,看着别人再外面痛苦的抢怪,然后再回头看看自己身边如此空旷的怪区……(划掉)光是这种满足感,就足以让众人继续缄默下去!(划掉)

至于,邵晓瑜会闭关的原因就更简单了。

她都已经在征战天地里面浪了那么久,现在既然出局了,不努力一下不就等着被超车而已吗?

而且事实证明,她这般的未雨绸缪是非常正确的──就在她搭着拉蒂斯洛往传送阵赶、顺便打开排行榜上查看时,排名第二的秦xx那三个字,经验进度赫然已经达到59级1%!

“呵呵,看来万年二这个名词,暂时是摘不掉了呢!”

把论坛上那个恶搞的称呼套在秦淮头上后,因着上次谈判失利而在她心中产生的郁闷感,总算是消去不少──她知道这样是有点自欺欺人,只是有时候骗骗自己,也不见得是件坏事啊!

“啊,到了,降落降落!”

注意到冰雪皇宫已经出现在视线尽头,邵晓瑜赶紧拍了拍拉蒂斯洛的头,让减速下降。

趁着邵晓瑜往光鳕城赶路的这段时间,先来说明下幻想如今是哪般景象好了。

现在这个时间距离碧伐城之战,约莫已经过了一个多月、甚至是快要两个月之久。

虽说这两个月的时间中,邵晓瑜没在大陆上搞事,可幻想并没有因着她的缺席而有所失色。

更准确点应该说,她人不在、余威尚在的情况下,幻想依旧是热闹万分的!

若要说明为何幻想会如此热闹,就必须要先从差点没被邵晓瑜玩坏(或者已经玩坏?)的辣个副本,开始说起了。

在经历了整整二十余年的副本时间后,征战天地的第一篇章‘战国七雄’终于画下了句点。

副本的关闭,除了代表着所有仍旧存活在副本中的核心玩家都会退出外,同时也代表着副本所有历史的进程,都会公诸于众。

不过这个进程嘛……

恐怕,如果邵晓瑜知道她退出后的副本会是如此发展,也会怔愣好一阵子吧。

别误会,征战天地中秦国一统天下的结局没变,最终在皇位上的是秦始皇也没变,唯一变的、只有过程而已。

虽说在历史车轮滚到一半时,邵晓瑜就已经被迫退出副本,可她遗留下来的一切,却还是让整个副本的走向变得有些光怪陆离。

神医之逝的事件过后,秦国遵守了诺言,三年之内都没有起兵。

但,兵力尚可的赵、楚二国,却没有遵守当初附和的协议走;或者说得更详细点,在医馆那些学生的搅局下,他们想遵守根本不可能。

意识到要想将那些‘目标’给解决掉、好替邵晓瑜报仇的最佳方式,就是让他们不断互相征伐后,在休兵的第十八个月,几个已经是当前最有名望的‘大家’,开始导了一出天下大戏。

几人连手之下,两个月不到的时间,整个天下的风云就已经变了不少──楚灭韩、赵吞魏,齐燕联合共抗两个磨刀霍霍的大国。

嗯?形容的不够清楚吗?

这么说吧,在把不发兵的秦国去掉之后,目前所剩余的四国硬生生整出了个三国鼎立之势!

说实话,如果没有邵晓瑜那些学生在从中作梗,恐怕赵楚两国已经连手进逼秦国;可惜,尽管邵一、林然几人最主要的目的是报仇,但他们更没忘记,邵晓瑜谆谆教诲(唬弄?)过的那些话。

‘让秦国统一天下,好解救苍生百姓的’这次要目的,也是他们政在致力达成的啊!

因此,在僵局持续了半年、也就是秦国闭锁的第二十四个月时,四大势力便又开始斗了起来。

今天你阴我、明天我算你,各种腌之事在这期间,那是层出不穷。

可以说,他们很彻底的诠释了何谓‘没有绝对的朋友、只有共同的敌人’!

总而言之,当秦国三年期满、准备起兵之时,他们便发觉……他们的目标,竟然只剩下奄奄一息的赵、楚两国?

甚至,好几次秦军在进攻时,根本就还没动武,城里面的百姓就已经自己打开城门,要跟他们投降了!

一开始,秦国还有些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生怕其中有诈、不敢轻举妄动。

可是,当这种情况不是一次两次,而是常态发生后,就算是厉兵秣马多年的秦军,最终也不得不接受、恐怕这些地方真的只等他们去收复的事实。

毕竟,这些个穷困到都快要易子而食的地方,会期待他们的到来是再在正常不过的事。

不过,知道了这些百姓投诚的原因,并不代表秦军明白,到底为何会发生这种状况──楚赵两国可是有过不少英贤之君,没道理会如此穷兵黩武的啊!

尽管因着如此,让秦国发兵到天下归一统,只用了六个月不到,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消息,可没弄明白此事原因为何,赢政心底始终不踏实。

这个疑惑,一直持续到他大权在握几年之后,才总算真相大了个白。

原来,这一切的一切,竟然都是‘邵家医馆’出的手!

明白其中因由的第一时间,赢政内心先是感激,但接下来的,却是无尽的后怕和恐惧……

如果当初邵晓瑜没意外横死,现在拥有天下大权的,是不是就是‘她’了?

虽然不知道邵晓瑜出局后,为何医馆还致力于协助秦国,但为了一绝后患,多疑的秦始皇可是丝毫没有手软。

就在知晓真相的隔天,赢政便开始明查暗访,想要找出一统之后,那个莫名失踪医馆的蛛丝马迹,可惜直到副本关闭,他的这个愿望都没有达成。

因此,在众多玩家口中,究竟当年被暗算掉的神医是否为玩家,始终都还是个谜。

啊?和氏璧?

拜托,玩家们又不是邵晓瑜,怎么会知道那个‘能将异人放逐的’传说,到底指的是什么?说不准,这玩意之所以对神医有效,是因为他并非此间人啊!

当然了,无论这个问题的正解为何,都与幻想会如此热闹无关。

之所以会提到这事,是因为众多沉浸征战天地中的玩家,此刻因着副本关闭,重现于幻想中了!

嗯?就算他们重现又如何?要知道,征战副本所能兑换的东西,于邵晓瑜、于天涯众人来说是鸡肋,可对众多普通玩家而言,这些却都是实打实的菁英装啊!

多了这么一批高手玩家出现,各大势力会摩拳擦掌准备抢人,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抢人过程中,多少都会造成某些冲突,所以才会形容幻想在这段时间内‘打得如此火热’嘛!

当然,若单单只是势力对战,那也不会用热闹来形容。

真正的热闹,是邵晓瑜替冰心盟打下的那座城后,所引发的后续事情。

尽管冰心盟跟天涯对于攻城战的攻略掩的很实,可玩家的创意总是无极限的,在一片攻城令不行、那就用上两片这种无赖攻略下,大大小小的公会都已经成功掌握了属于自已的副城。

啊?不是说攻城令的失败惩罚是针对‘势力’的吗?怎么玩家还……?

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攻城令是针对势力没错,可公会令又不是什么太贵的玩意!

先弄个新公会出来,然后让大盟在进攻时以‘外援’身分加入,这个针对性的惩罚,不就被玩家给绕过去了?而且这样一来,玩家除了在攻城战不幸失败时,将这个宣战公会就地解散就能避掉惩罚外,还能在成功夺城时,直接来个秽土转生,将公会纳入盟中!

当然,在这个方法被人研究出来后,如今公会令的价值也是水涨船高了不少没错,可与拥有自己的一座城相比,这点代价又算得了什么呢?

……

“就这而已?”

瞧着放在会长桌上,那迭远低于自己预估的文件量,邵晓瑜挑了挑眉,很是意外。

她这次闭关的时间可不比短,怎么会只有这些?

“你知道的,虽然地城跟光鳕城分一部份‘租卖’给秦王朝是个挺痛苦的决定,但以他们如今的势力来说,在知道他们有所经营的地方,麻烦事都会少上不少。”

听到这话,坐在一旁处理文书的燃烧的雪头也没抬的,直接把原因说明给邵晓瑜听:“再说,这两个月的风风雨雨跟我们关系又不大,征战天地副本你又不关心、副城你又不让打……”

“喂,别血口喷人啊,什么叫做不让打?那是没人了好不?”见她后面的话有越描越黑的趋势,邵晓瑜赶紧出声打断:“说到这事,这个礼拜安全会舍又有多少人入住了?占房率如何?”

“等等,我看看……有了,按照计划所规划的,如今已经完成了92%的人入住,而占房率在58%……恩,你上次说的群聚效应还挺有效的,当整个小队的人都进来后,差你一个不是太奇怪了吗?不得不说,你这种邪门歪道的伎俩总是特别多。”

“你今天是怎么了?熟归熟,乱说话我一样告你诽谤啊!”

邵晓瑜翻了个白眼,不再没事找事的找疑似捡到枪的自家副会聊天。

走到桌旁,顺手拿起上面几个红色件的文件翻阅了下之后,邵晓瑜便明白、为何燃烧的雪火气会那么大了。

‘秦王朝的xxx颐指气使,逼迫血战八方将xx练级区……惩罚:两千金币,调离现职。’

‘攻城器械买卖契约;第三次续约……’

‘xx练级区归属权,每周一三五由天涯方所有,二四六日……’

“这些是?”

此刻,邵晓瑜的眉头皱得很紧。

她知道随着时间过去,合作伙伴的后续人员多少会挤压到他们的生活区,可燃烧的雪居然完全不反击?她是在谈判桌上战败了没错,但并没说要割地赔款啊!

“你真忘了,当初闭关前下的指示?”见邵晓瑜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燃烧的雪气冲冲地指了指她贴在椅子上的那四个大字:“你还写在那呢,自己看!”

看着那黑黝黝的‘息事宁人’四个字,邵晓瑜脸色有些尴尬。

那什么,她不是想说深渊即将要开了,所以先释利给他们好为以后铺路吗?谁知他们会如此得寸进尺啊?

“好吧,是我的错,我现在就处理。”

稍稍瞄了眼燃烧的雪的练色后,邵晓瑜马上拿着几分红色文件就往外头跑去。

说实话,连她看了几眼都如此火大了,可以想想这两个月燃烧的雪受了怎么样的气。

都说解铃还需系铃人,她现在就去找罪魁祸首理论理论!

从邵晓瑜这知道这些事后,秦淮脸色非常难看。

他知道,秦家分支的斗争从来没少过,可如今他们在实验室中,与军部的角力都还没个结果,他们就那么急着动手?

而且,还选在邵晓瑜这边?这摆明着是要给他难看啊!

“我会处理,抱歉。”

从邵晓瑜手中接过文件复印了一份后,秦淮就神色匆匆的下线了。

“那什么,秦家最近有不少人想要……咳,你知道的,这次是我们的疏忽。”

秦朝太师见邵晓瑜被无情的某人用完就丢,赶紧缓颊下:“相关的赔偿后续会跟上,我会先在公会中先把合约作废,你看?”

她看?

邵晓瑜面无表情的转过头,望向满脸歉然的秦朝太师。

她看什么?她现在才是最想哭的好不?家里还有个碎掉的玻璃杯要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