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暴力军团 > 第2512章 以后是什么天儿?

第2512章 以后是什么天儿?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大家左右看着,不说话了,李继光说的没错,他们总不能够一直住在雪坑,明年开春,雪融化了,他们面临着的就是无房可住,流离失所,也不是大家愿意看到的!

毕竟,冬天不好熬的,要是战士们都冻坏了的话,拿什么去打鬼子,一旦是有了冻疮,战士们的战斗力,可就是会下降很多很多啊,严重的,甚至是能危机战士们的生命啊!

刘旺水只能点头,“好吧,那大家伙儿就收下吧!”

李继光笑笑,“这就对了,那大家伙儿就就把搜集的枪统一交给村长保管,然后等到明年开春,大家统一建设自己的房子,革命事业还没有成功,但是,老百姓得有自己的家!”

一下子,村民们开始激动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还有人愿意主动不要钱的,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次。

村民们开始欢呼起来。

“八路军好!”

“八路军好!”

……

“那就辛苦你了村长!”李继光说道。

“不辛苦,八路军,共产党,是真心实意的为老百姓服务的,我刘旺水有生之年能够看到如此的军队,也是值得的了。”说完,刘旺水的眼角还流出眼泪。

“村长,幸福的日子,还在后面,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日子过的红火。这些钱留给大家,还有那些手表,等到我们打胜仗结束之后,就把这些手表带到县城去典当了,尽量每家每户都有一间房子。”李继光说道。

“好,我记下了!”刘旺水说道。

天寒地冻的,大雪还在飘洒,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兴奋的,峡谷的入口,有几个篮子,篮子里面都是房子弹夹。

看到这儿,李继光和王伟也有说不上来的激动。

这时候,冬冬跑了过来,他的奶奶叫了一声,“冬冬,你往哪儿跑?”

冬冬笑着,“我要找一盒香烟”!

奶奶苦笑了一声,“大晚上的,你睡一会儿吧,别乱跑了!”

李继光笑笑,“肯定是给杨飞找香烟的,这小子没烟抽了,还不得嗷嗷叫唤!”说完,李继光喊道,“冬冬,别找了,我给你,你去给你的叔叔送去!”

说完,李继光从身上掏出一个烟盒,但是打开,里面只有两根了。

冬冬过来一看只有两根,皱起眉头,“这……不够呀!”

李继光也很无奈,是啊,不够的!“我去找!”说完,冬冬就钻进了峡谷。

长时间的在峡谷,冬冬也习惯了,需要什么东西,他一看就知道是什么,对于香烟,他找到过,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就随手丢到了一边,这次,他要找到。

大家伙儿累了,就在雪洞外头坐着休息一会儿,王伟说道,“旅长,我过去,把子弹给杨飞他们送去!“

“嗯,行!”李继光说道。

刘旺水坐在一边,李继光也坐下去。

“旅长,你说,以后的天儿是什么天儿?”刘旺水问道。

“以后的天儿啊,是家家户户有田种,家家户户都幸福安康,我们共产党啊,就是要让老百姓过上一种衣食无忧的生活!”李继光说道。

“但愿,我能够活到那天,我太希望那一天的到来了!”说完,刘旺水掏出一杆烟筒,然后把烟丝放上,在火把前点了一下,安详的抽了一口哦,淡青色的烟吐出来,很享受的样子。

在峡谷中的冬冬四处照着香烟,他一具一具鬼子的尸体上翻找,却发现现在很难找到刚才那么容易找到的香烟了。

他不放弃,继续找着。

峡谷中的鬼子死相及其难堪,再加上冻了这么久,他们的身体都是硬邦邦的,冬冬徒手掰开冻僵了的口袋,仔细的翻找。

“奇怪,本来很容易找到的,这香烟去了哪儿了?”冬冬挠着头。

“不行,应该还在前面,前面才有香烟!”说完,冬冬就网前头去了。

他蹲下,仔细的翻找,每个口袋他都找了一便,却还是没有什么收获!

“冬冬!出来啊,喝口热水!”冬冬的奶奶喊了一句。

“行,我知道了!”冬冬说完,继续蹲下,在其他的鬼子口袋中翻找。

小小年纪,竟然不怕这些尸体,当冬冬的手房子啊一个鬼子上衣的口袋,高兴起来,方盒子,“这会是吗?‘

不管三七二十一,冬冬直接用力的把那口袋撕开,然后套出来,一个黄色的盒子,打开一看,竟然是一个满盒香烟!

但是,冬冬在翻找的时候,鬼子腰间的一颗手雷的环儿却挂在了冬冬的裤管上。

他高兴的拿起来,“我找到了,我找到了!”

在峡谷外头的人听见了,都笑起来,“冬冬这个小家伙,对杨飞这么好!”

李继光听了,也笑了,“要是等鬼子被打败了,我做主,让冬冬认杨飞当干爹,”

冬冬奶奶听见了,笑起来,“李旅长,要是这样,那就太好了!”

她的年纪不小了,这个年纪还能够动弹,也为数不多,不是她身体好,是她担心,自己老了,冬冬可该怎么办?

“大娘,放心,我在,杨飞他不敢不答应!”李继光笑着说道。

“哈哈,冬冬奶奶,以后你们可要过好日子了!”

“是啊冬冬奶奶!以后,冬冬可真的有依靠了!”

乡亲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在峡谷中发出一声爆炸,“轰!”

一下子,把坐在雪洞外头的人震得不轻,慌乱中倒在了地上。

冬冬奶奶的笑容戛然而止,他回头看着,从峡谷中冒出来一团青烟,有着硝烟的味道。

一万滚烫的热水掉在地上,“哗啦”,青花瓷的碗,一下子就摔碎了!

李继光赶紧站起起赖,“冬冬!”

喊叫着,他就朝着峡谷去了。

挖开的一个口子,一下子被大雪又一次掩埋。

“冬冬!”李继光大声喊着。

冬冬的奶奶一下子脑袋充血,就昏倒在了地上。

几个妇女赶紧去吧冬冬奶奶抱起来,男人们赶紧拿着铁锹又过来,“挖,赶紧挖!”

大家赶紧的去挖峡谷的积雪,不行,一定得挖出来!

李继光咽了一口唾沫,“冬冬,冬冬,你没事儿的!你会没事儿的!”

所有的村民都加入了挖峡谷积雪的行动中。

冬冬是村子唯一的小孩儿,大家也都把他当做了自己的孩子,大家伙儿格外的卖力,即便是已经累了一天,他们还是不放松!

他们爬到峡谷积雪的上面,然后说道,“我们从上面挖,冬冬刚才说话,应该不在前头,就在这里的位置!”

十几把铁锹开始你争我夺的劳动,大家根本不在乎此时的体力,很快的,就挖到了下面,然后分开两头,一头往南挖,一头往北挖。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时候,一个村民喊道,“找到了,找到了!”

大家赶紧围过去,但是,冬冬,已经没有了气息。

“冬冬,醒醒啊醒醒啊!”

村民很喊着。

等到把冬冬抱出去的时候,李继光看着冬冬已经发愣的身体,他的手上依然紧紧的握着一盒香烟,他蹲下去,冬冬的脸上,竟然没有丝毫的畏惧。

这个世界,或许就是这样,有些时候就感觉到十分的不公平,受伤害最多的,永远是平民百姓。

可是,只能怪这个乱世,只能怪小鬼子的侵略。

李继光看着冬冬裤子下面被缠着的铁环儿,拿起来,一看,紧紧的咬着牙,“可恶!”

他能够想象的出来,当冬冬找到了香烟,但是一颗手雷的环儿却被缠在了冬冬的裤子上,而冬冬丝毫没有察觉。

当冬冬高高兴兴的跑着要出来的时候,就引爆了手雷,好在,冬冬跑出去很远,手雷才爆炸,但是,无情的冲击力还是带走了这个可爱的,让人爱怜的小男孩儿的生命。

乡亲们的脸上布满了泪水,大家是在不愿意相信,大家都在鬼子的轰炸中活下来了,为什么单单要在这个时候,在出现一条生命的付出?

冬冬的奶奶醒过来,但是,看到冬冬的样子,她一下子又昏迷了过去!

“冬冬!冬冬!”李继光抱着他,“走,咱们去暖和暖和!”

村民们跟着,到了李继光的指挥部,他们都希望,奇迹能够降临。

“冬冬!冬冬!”

又叫了一声,可是,冬冬没有回话。

“冬冬,冬冬。”村民们挨着叫唤,可是,冬冬就这样无声无息的。

“不敢再睡觉了,冬冬!醒醒啊!”李继光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脸。

“冬冬!”李继光又叫喊了一声。

爆炸声,让在战壕的杨飞听见,他警觉的看了一眼,“韩青,什么情况?”

“我不知道啊!”韩青有些惊讶。,“先生,我这就去看看!”

说完,韩青就往回跑。

没一会儿,王伟提着一个篮子回来,他把篮子一放下,杨飞就问道,“政委,刚才怎么听见一声爆炸,这是哪儿发生爆炸了?”

“我也不知道,对了,我来的时候,冬冬去了峡谷给你找烟去了,你等等,我回去看看!”说着,王伟也走了。

杨飞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冬冬?”

马晓坤看着杨飞神色讶异,他赶紧说道,“团长,应该……没什么事儿的!”

“没事儿?你没有听到刚才的爆炸声吗?离咱么你这儿不远,这一声闷响,该不会出什么事儿了!”杨飞说完,就站起来准备走。

“团长,等等吧,韩青不是去看了吗?你不要着急!”马晓坤赶紧说道。

杨飞坐下,却如坐针毡,如矛刺背。

“不行,不行!”杨飞实在是等不及了。

他刚刚起身,韩青就跑了过阿里,“先生先生……”

杨飞赶紧出了战壕,“韩青,什么事儿?”

“先生……是……是……”韩青知道,冬冬在杨飞心里是什么地位,他吞吞吐吐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杨飞推了他一把,“说啊,什么事儿?“

“是……冬冬……”韩青结结巴巴的说完。

“冬冬怎么了?嗯?说啊!”杨飞紧张的问道。

“冬冬……”韩青一下子蹲在地上,“死了!”

“什么?”杨飞的脑袋一下子“嗡”的一声,“怎么可能?”

听到这个消息的马晓坤也是汗毛耸立,他看着杨飞,杨飞一下子就朝着村子跑去!

等到杨飞到了村子,发现指挥部门口站满了人。

听到大家的哭声,杨飞钻进人群。

看到李继光抱着冬冬,杨飞一下子过去,“冬冬!”

他愣了,冬冬的四肢已经耷下来。

李继光看着他,“冬冬没了!”

他的声音寒冷,如同从地府中传来的一样。

“不会的!不会的!”杨飞咽了一口唾沫,然后从李继光的怀中抱着冬冬,“冬冬!冬冬!”

喊了几声,发现冬冬没有知觉,就赶紧又说道,“去,把韩青叫来,把韩青叫来,韩青能救活人!”

他的手轻轻的拍打在冬冬的脸上,“冬冬!冬冬!你醒醒!”

可是,冬冬就这样的离开了。

李继光把香烟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这是冬冬给你找到的!”

杨飞抬头,看着那盒黄色烟盒的香烟,他的眼泪一下子流出来,“不,冬冬!冬冬,叔叔……叔叔不要这个东西了,不要了,你醒醒!”

“冬冬!”

“冬冬啊!”杨飞把冬冬抱紧,把那盒香烟丢在一边,“叔叔不要了,真的不要了,不抽烟又不会死人,不要了不要了!”

现场的人,都安静的出奇,只能听到微微的抽泣的声音。

杨飞抱着冬冬,钻在角落,他猛然发现,即便是自己再能杀鬼子,有些时候,也有无奈的时候,冬冬,他喜欢这个孩子,而冬冬也总是喜欢粘着他。

这个倔强,有些执拗,也有些胆小的男孩儿,会匍匐在雪地上,学着他们投掷手榴弹,会学着大人一样的给他站岗,看着敌人的动向,可是,这些记忆,全部被一声爆炸打碎,或许,很快的,大家都回忘掉冬冬,这个生命中的记忆,终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把他所有的记忆全部抹掉。。

杨飞呆呆的坐在地上。

李继光强忍着泪水,但是,还是无情的落下来,他过去,拍拍杨飞的肩膀,“杨飞,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