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医品太子妃 >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慈宁宫惊变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慈宁宫惊变

“前朝的?”邵宛如抬头,水眸之下虽然有些惊讶,但却并不明显,这原本也是她之前猜到过的,现在证实了之后,很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太后娘娘会不会有危险?这几天我每天进宫去吧!”邵宛如提议道。

“不行,太危险了!”楚琉宸摇了摇头。

“没关系的,我身边有人,而且还有这个!”邵宛如伸出手娇俏的晃了两下,手上一对蓝宝石的镯子,莹莹着水光,一看就不是凡品。

楚琉宸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不行!”

非万不得已,怎么也不可能动用这种贴身的暗器,只要想到邵宛如会置身在这么一个处境下,他怎么也不放心,“让秦依言去陪着皇祖母就是!”

“兰贵妃处也得让人跟着,如果那些人对付兰贵妃”邵宛如柔声提醒他道,“太后娘娘处,表妹去也不合适。”

“你不用每天去陪皇祖母,只偶尔去一次就行,本王自有安排!”楚琉宸懒洋洋的道,俊眸眯起一条幽浓的线,眸色浓郁,眼下时机不错,“放心,一切有本王在!”

太后娘娘的旨意过来的时候,还是在几天后的一个入夜时分,楚琉宸这几天回来的都晚,这个时候还在宫里没有回来,邵宛如才在丫环的伺候下脱了外裳,听闻太后娘娘宣召,急忙带着秋儿和冬儿进宫去。

慈宁宫门口,魏嬷嬷乐呵呵的等在殿门处,看到邵宛如过来,上前笑道:“太后娘娘方才念着宸王妃,都有好一会了,宸王妃还是跟老奴进去吧!”

邵宛如点了点头,跟着魏嬷嬷往前走,走了一段路后诧异不已的问道:“这是去哪里?”

“太后娘娘的寝宫,太后娘娘身体不适,还歇息道。”魏嬷嬷笑嘻嘻的道,神色很是亲和。

“皇祖母还没有起身?”邵宛如柳眉蹙了蹙,停下了脚步。

“已经起了,就是没什么力气,太后娘娘有些话要跟您说,就让您过来了!”魏嬷嬷解释道,这话说的还算合理。

不合理的唯有一处,邵宛如从来没有进过太后娘娘的寝宫,宫里宫妃的寝宫,可不是随便就能进的,更何况这人还是太后娘娘。

水眸滑过一丝幽然,但还是举步往前走,见一向难对付的邵宛如居然什么也不问了,魏嬷嬷松了一口气,巴结着把人带到了太后娘娘的寝宫。

寝宫门口安安静静的,只有两个小宫女低着头站在那里,见到魏嬷嬷带着人过来,急忙上前行礼。

“见过宸王妃!”

“太后娘娘在里面可有叫你们进去伺候的?”魏嬷嬷压低了声音道。

“禀报魏嬷嬷,太后娘娘没有叫奴婢们进去。”小宫女道。

魏嬷嬷笑着挥了挥手,两个宫女又退在一边。

“宸王妃,随奴婢进来吧!”魏嬷嬷笑道,然后看了看邵宛如的身后,两个丫环低着头紧紧相随。

没有太后娘娘的明旨,两个丫环是不能跟着邵宛如晋见的。

“让她们跟着我进去吧,我一会自会跟太后娘娘禀报。”邵宛如没看自己身后两

个丫环,只淡淡的道。

“宸王妃,这这不合规矩,一会太后娘娘若是怪责下来,老奴也担不起这个责任啊!”魏嬷嬷苦笑起来,摊了摊手,无可奈何的道。

“魏嬷嬷这是拦着本王妃不让进了?”邵宛如脸色一沉,方才还淡笑的眼眸,蓦的变冷,目光冰寒的落在魏嬷嬷的身上。

“宸王妃这话说的,老奴怎么敢拦您”魏嬷嬷一看邵宛如恼了,急忙笑着解释道,身子却依然挡在她面前,看这样子也不象是让她走的样子。

邵宛如柳眉微扬,她的容色略显得柔弱了一些,但眼下眸色一冷,却透着往日没有的凌厉,魏嬷嬷不安起来,原还想说什么,却见邵宛如转身居然要离开,一时大急,急忙上前两步拦下了邵宛如。

“宸王妃,太后娘娘还在等着您!”

“我不舒服,要先回去了,等我们王爷回来了,再一起过来看太后娘娘!”邵宛如平静的停下脚步,淡淡的道。

“这,您来都来了总不能就这么不进去吧!”魏嬷嬷陪着笑脸道。

“的确不应当不进去,不过我身子弱,如果没有丫环服侍,实在不便进去打扰太后娘娘,之前每次见太后娘娘的时候,太后娘娘都会允许我带着丫环,这一次难道不同?”

邵宛如问道。

“可现在是寝宫”魏嬷嬷一脸的为难。

“那我不去寝宫,我在外殿等太后娘娘!”邵宛如说完就要往外走。

魏嬷嬷这次反应也极快,看了看两个低头耸脑的丫环,看着就是胆子小的,以前也没在宸王妃身边呆过,应当是才提上来的,能有什么大用,当下陪着笑脸道:“是是老奴错了,宸王妃跟老奴进来,太后娘娘对宸王妃如此不同,怎么会让宸王妃身边没有侍候的人!”

见她同意了,邵宛如的脸色稍好,带着几分得意跟在魏嬷嬷往里行去。

魏嬷嬷眼角的余光看到邵宛如脸上得意的笑意,唇角无声的勾了勾,嘲讽之意明显,看着象是一个聪明人,以前做的事也的确是个聪明的,眼下看起来还是自己高看了她几眼,就这个样子也就如此罢了。

才进寝宫的门,两个人从墙角处冲出来,一边一个把跟在邵宛如身边的两个丫环打晕了。

听到身后的声音,邵宛如急回头,看到的居然还是自己的熟人。

“慧清、慧明!”邵宛如脸上有强撑起来的平静,一双美眸带着几分惊意,显然对于太后娘娘寝宫里出现她们两个很震惊,“你你们把太后娘娘如何了?”

“太后娘娘没什么事,不过你就可能有事了!”慧清得意的道,上前两步逼近邵宛如,一看就没怀好意。

“你你想干什么,这是皇宫,你你们莫不是想造反了不不成?”邵宛如脸色大变,倒退了两步差点摔倒,“你你们把太后娘娘如何了?”

“宸王妃到了这个时候还管太后娘娘如何?”慧清冷笑道,上前一把拉住邵宛如的衣袖就往里走,慧清跟在后面,魏嬷嬷没有进去,转身出了寝殿的门,她还得去看着外面,虽然说

宫里也不会有人不长眼的过来,但仔细一些才好。

那个神秘的人既然让自己听从慧清和慧明的安排,她就听从她们的意思就是,自己也不得不听从,眼下自己是有把柄在神秘人手中的。

邵宛如被慧清粗鲁的拉了进去,看到门内太后娘娘晕倒在床上,不由的一惊,急忙挣扎开慧清的手,扑到了床前:“太后娘娘,太后娘娘。”

她急道,看似惊慌失措,眼眸中闪过一丝冷静,没想到她们动手这么快,不过眼下人不多,应当是仓促行事。

“你再喊也没用,太后娘娘已经这被迷晕了,太后娘娘对我们是言听计从的很,就算现在醒着也不一定能听得进你说的话、。”慧明从慧清的身后出来,笑道,“要不是你还年轻,也打算一并晕倒更方便一些。”

“你你们想干什么?”邵宛如声音颤抖道的,伸手一把拉住太后娘娘的手,感应到太后娘娘手上的脉博气息,这才松了一口气,是真的没什么大事。

“我们还能干什么,宸王妃请吧!”慧清不知道在哪一处按了几下,然后把一幅画拿开,居然出现了一个黑幽幽的洞口,慧清得意的往里一指,“宸王妃请帮着扶一下太后娘娘,如果一会真的出了事情,可要怪到宸王妃的身上的。”

“我我不走,这是去哪里?”邵宛如眼眸里全是惧意,哆嗦了两下嘴唇道,“你你们是怎么知道太后娘娘这一处秘道的。”

“这很奇怪吗?”慧清和慧明看到邵宛如这么一副样子,越发的得意起来,“这宫里的秘道还没有我们不知道的,太后娘娘这一处,也是早早的就准备下的,宸王妃如果不想大家难看,就试试不走看看!”

慧清说到这里,从怀里取出把匕首,寒光在邵宛如面前一闪,一缕发丝从邵宛如的鬓然落下,吓得邵宛如水眸睁的更大,看得出几乎要晕过去了。

这种长在深闺的世家小姐,又有几个人能真的临危不变,邵宛如往日看着还算聪明,那也不过是没有真的见血罢了。

楚清很是不以为然,师傅还让自己小心这位宸王妃,其实真的不必这么小心的,以这位宸王妃的性子,没吓晕过去,还是自己高看了她。

手中的匕首一指:“宸王妃,扶好太后娘娘,走吧。”

慧清从另一边过去,把太后娘娘扶了起来,而后看了看邵宛如,嘲讽的勾了勾唇:“宸王妃,请吧!”

匕首压在背心处,邵宛如并没有思虑太多已经做了决定,她进宫之前就吩咐过两个丫环了,定了定神,依着她们的话站起来,在另一边扶着太后娘娘,抬起眼睛看向慧清:“希望你们不要对太后娘娘不利,否则我就算是拼了这条性命,也要跟你们争到底的。”

“宸王妃,那我们就等着了!”慧明觉得她说的就只是一个场面话,不以为意的道。

慧清在邵宛如身后用力推了一下,尖刻的道:“说什么废话,还不快走,你自己能不能活下来还不一定,管那个老婆子的死活干嘛!管的也太宽了吧1”

听她的话说完,慧明也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