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历史军事 > 重生明朝做万岁 > 3,我是来当兵的

3,我是来当兵的

不过,小胖子也是一个眷恋故土的人,他兜兜转转选了好几家寺庙,最后选择离家不远的皇觉寺,出家了。

刚来皇觉寺的时候,小胖子感觉在寺庙里,挺好玩儿的,过了几天以后,他就感觉很厌烦了。

这些和尚,每天都是参禅打坐,吃斋礼佛,完全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这么大一座寺庙,这么多张嘴,吃喝拉撒,总得要有人来料理吧。

于是,那些到刚刚进寺庙的小沙弥,不得不承担生活的重担。

每天天刚刚亮。

小胖子就要去挑水,然后,是到厨房去准备早饭,紧接着,又要去砍柴劈柴,再接着,又要为师兄师叔们浆洗衣服。

最可气的是,除了这些最基本的杂役以外,他还不得不兼任清洁工,仓库保管员,添油工,还要时常擦拭金佛。

每天晚上,小胖子都累得腰酸背痛,可是,他的师兄师叔们根本不体谅他,反而对他恶语相加,不给他一点好脸色。

皇觉寺酒肉风,一直欲盖弥彰,特别是那些出家早一点的和尚,吃肉喝酒的时候,基本上都没有小胖子什么事儿?

小胖子唯一的权利,就是隔着远远的,闻闻肉香飘过来的味道而已。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小胖子都会默默地流眼泪,思念一个一个死去的亲人。

其实他还更思念的是他前世的父母,他还是想回到前世去,去过曾经的小康生活。

可是,现在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寺庙的日子里虽然不好熬,不过,小胖子压根儿不愿意走,这里虽然辛苦一点,起码能吃饱饭,虽然师兄们经常欺负他,可是,与地主刘德相比,眼前的这帮秃驴好多了。

对于17岁的小伙子来说,只要能够吃饱饭,辛苦一点还是没多大关系的。

可是,这种痛并快乐的生活。刚刚持续了三个多月,于是就戛然而止了。

原来,由于淮河一带持续的旱灾,这让许多乡绅员外,都不愿意来寺庙里布施了,皇觉寺的长老和尚,只好让寺庙里的弟子们,自己出门化缘。

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小胖子自然是个倒霉蛋。

因为他在化缘的过程中,同样受到大家的欺负。

因为,各行各业都存在潜规则。

哪怕就是化缘,也像黑社会收保护费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

由于寺庙里的和尚众多,谁的地位高一些,出门化缘的区域,相对就富裕一些,谁和上边儿的大和尚,关系好一些,谁出门化缘的地方,百姓相对就稠密一些。

同理,在寺庙里没有任何后台的小沙弥,出门化缘的地方,就是那些不毛之地呀,穷乡僻壤呀!

小胖子刚刚来寺庙三个多月,他就是那些没有后台的小沙弥,其中的一个,出门儿化缘的地方,自然是哪些条件恶劣的地方。

小胖子被指派的地点在淮西,也就是鄂皖豫,这里原本就是旱灾蝗灾的重灾区,普通老百姓都已经挣扎在死亡线上,哪有过多的口粮,施舍给他呢?

然而,幸运女神,真是从这一刻,开始垂青小胖子的。

在四处化缘的岁月里,小胖子的思想,渐渐的成熟了许多。

他一边流浪,一边讨饭,不知道受过多少的白眼,也不知道被多少恶霸殴打过。

男儿膝下有黄金。

按说,小胖子也受不了这种奇耻大辱,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耳。

他要是不叩开普通农户的家门,不哀求别人的施舍,他就得被活活饿死。

不过,在这段艰苦的岁月里,小胖子的眼界开阔多了,他了解了淮西的地理、山脉、风土人情,也认识了许多生命中的朋友。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他接触了一种新的宗教,据说这种宗教,是从波斯那边传过来的,布衣百姓称呼他为明教。

明教的教义,是宣扬人们要相信未来,困难只是暂时的,光明才是永恒的。

一方面是在乞讨的过程中,磨练了小胖子的身体素质,另一方面,也可能是阅读了明教的教义,让他从内心里灌了一碗心灵鸡汤。

小胖子渐渐从一个弱不禁风的大男孩,蜕变成一个坚强果敢的大男人。

如果说,在没有外出化缘以前,小胖子还是一个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傻小子,可是,经过三年多的化缘生涯,他内心的思想,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思路决定出路。

对于很多人来说,想到一个好的主意,他们往往只会把他停留在口头上,不会付出实际行动。

但是,小胖子朱重八不是,他是一个胸有大志的人。

他觉得,过这种四处乞讨的生活,等同于行尸走肉,这也是一条不归路。

现在,他还年轻,腿脚也很利索,还能四面八方的流浪几十里路程,讨到半个窝窝头,一碗小米粥。

要是上了岁数,身体不行了,怎么办呢?

总不能眼睁睁地,对着人家的馒头说:

快到碗里来。

总得为自己的人生做个规划。

这次,回到皇觉寺以后。

刚刚休息了几天。

小胖子又出去了。

他这次出去的目的,不单纯是化缘,而是想出去走的远一点,多长点儿生活见识而已。

从这以后,他跑的地方,一次比一次远,最远的一次流浪,他还跑到陕甘宁地区去了。

接下来七八年的时间里。

大元朝廷腐败无能,再加上天灾人祸。

等到至正11年的时候,大元帝国的达官显贵们,终于没有几天快活的日子了。

因为,至正年间。

黄河曾多次泛滥。

沿途好几个省份。

灾民流离失所。

元朝政府连续好几年强征80万民工,修筑黄河堤坝,特别是至正11年,征调民工的数量,提高到了130万,这弄得老百姓怨声载道,叫苦连天。

老百姓实在是活不下去了。

整个黄河中下游,淮河方圆几百公里,到处都是流浪的饥民。

各地逃难的民众,在一些投机倒把人的煽动下,渐渐地养成一股一股的,武装力量了。

阜阳的韩山童,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还没有来得及品尝滋味,就被元朝这个大闸蟹,咔嚓夹为两半。

起义军,很快就被元朝政府剿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