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历史军事 > 重生明朝做万岁 > 19,要借多少粮食

19,要借多少粮食

转眼间。

天就要黑了。

小胖子,不得不把自己想说的话,说了出来了。

因为,小胖子来的时候,就告诉马大脚他们,自己最迟不会天黑就会回来的,倘若天黑没有回来的话,说不定就遭遇不测了。

小胖子原本和对马大脚说。倘若天黑没回来,让她和汤和他们,带领手下的这两百多号兄弟赶紧回去。还是回到岳父郭子兴的身边,免得两百多号人群龙无首,被其他的军阀包饺子呢?

“张哥。你看咱们都是乡里乡亲的。现在元朝腐败无能。你们这些财主,平时也隔三差五的被那些官兵们欺负吧。我现在跟随郭大帅打天下。就是为了赶走这些混账东西。你看这样行不行?你现在资助我一点儿钱帛粮米。等我什么时候宽裕了,加倍的偿还你。你看行不行?”小胖子开门见山的说。

“行。难道我还能说,不行吗?”财主张世宝在心里闷闷不乐的说。

每次都是这样。

好几个军阀也是这么说的,能不能给他借点儿粮食钱帛。

我能不答应吗?

不答应的话,脑袋早就搬家了。

还有这些元朝的士兵,以前那些元朝的管吏们,就别提了。从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开始,哪次不是跑到我寨子里打秋风。还冠冕堂皇的说,我愿意支持他们。

谁他妈说这样说过?

都他妈是他们一厢情愿的自我标榜而已。老子还不是不愿意。可是老子有什么办法呢?

虽然这些话,都没有说出口。但是,张世宝心里已经在滴血。

老鼠腰里别杆枪,就开始打猫的主意。

这几年动荡不安。

这些狗屁不是的军阀,就像割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一茬,割了一茬又一茬。不知道都从张世宝嘴里,撬了多少独食去了?

踏马,有些军阀借粮借钱以后,拍拍屁股走人,不认账。还他妈的要张世宝,当时陪着笑脸,好吃好喝的供着他们。

”放心吧,张哥。半个月以后,我就会如数奉还。““

””放心吧,张哥。你借我多少?我到时候十倍还给你。“”

“张哥。现在是特殊时期。我知道大家都比较的困难。可是我们当兵的,不吃饭的话会饿死呀!希望你能够理解我们。我知道你是一个开宗明义的人。不用我给你动员讲大道理。你就会很热情的支持我们,你说对不对?放心吧!现在的粮食钱帛,就当是存在我这里。到时候回有利息的。”“”

这种狗屁不是的打保票,不知道张世宝,听过多少回了?踏马就没有一次兑现过。合着这些兵油说的话,就踏马跟放屁一样,全都是一阵风的功夫。

尽管这些冠冕堂皇的扣空头支票。张世宝听着太多太多回了。但是,今天他还是遇到了棘手的问题了。

小胖子朱元璋也找上门儿了。张世宝,还是惹不起也躲不起呀!

张世宝也知道。今天要是打哈哈想蒙混过去是不可能的。从朱元璋今天进门来的派头来看。今天他要是不接走粮食的话,他是不会心甘情愿的离开了。

无奈的是,小胖子背后还有一个大伯是郭子欣。要不然的话,萍姐。该死的3000号人。想把小胖子联通两个市委一同宰杀了,简直就是毛毛雨。可是谁叫对方有后台的。惹不起呀!

要是闯下祸了。恐怕祖先们留下来的基业给他留的这个寨子。就在也保不住了

毕竟,偌大的寨子要靠张世宝打理。他只好好吃好喝的供着小胖子。

况且,他知道小胖子现在攀上了高枝,是郭子兴的女婿了,不是十多年以前,那个到他寨子里买稻草的放牛娃了,现在的待遇不一样的,他也丝毫不敢怠慢呀!

这时候,张世宝陪着笑脸给小胖子说:

”请问朱将军,你要多少物资呢?”

小胖子一听。

别说,脸皮顿时薄了三分。因为在前世的时候,他们讲究的是公平买卖,一分钱一分货。他们所处的21世纪,是一个公正廉明的好时代。

可是,回到古代,就不一样了。有时候,万不得已必须得,拿出一股土匪的样子的。要不然,别人不会尿他这一壶。

今天。

小胖子豁出去了。他要做最大的尿壶。别人有多少的财产?就放马过来,尽管的尿吧!

“咱们少说,现在也有两百多号人呢。我知道张财主家大业大。些许拿出一点儿物资,来打赏我们。不过是毛毛雨而已。你看,你能资助我们多少?”小胖子没有说要多少的物质。他直接把问题,抛回给张世宝的。

虽然小胖子朱元璋现在是和张世宝借东西。可能,也是肉包子打狗,有借无还吧。但是借东西和买卖东西是一回事,有时候也讲究的是讨价还价。

谁要是先亮出底牌的话,谁在气势上和心理上。顿时就削弱了三分的优势。

“朱将军说笑了。我就是一个穷财主而已。没有你想的那么发达哦!你是来找我借粮米的。当然,你说句痛快话,要多少?“张世宝,心不甘情不愿的笑了,同时咂了一口酒,热辣辣的包谷酒,把他的眼泪,都差点呛出来了。

“能借多少借多少,反正我是不会白拿你的。”小胖子这句话明显就是假话,只不过是想在道义上,形成形成一种混账逻辑的优势。

”跟你说实话吧,朱元璋将军,我也不知道你们军队日常的开销,是怎么个计算法。当然要你说呀!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也只是象征意义上的帮助你一点而已。你也知道。这年头谁都不好过,我手下好多长工,我都没有按时发工钱。要是再不给他们发工钱的话,说不定会引起哗变的。”张士宝无可奈何地皱了皱眉头。

确实对于他们这种土财主来说,他们最期盼的是天下太平。天下太平的时候。一方面他们可以往上面打点点儿银子,打通关系。

同时,又可以苛捐杂税来鱼肉下面的乡里乡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