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养龙攻略 > 第253章 阵法

第253章 阵法

对于阵法,想必没有一个华夏人会觉得陌生,每一个人都耳熟能详,而各种小说和影视作品让阵法变得神秘莫测。

阵在华夏的古代,其实就是一种队形,多见于军队当中,所以古代有行军布阵一说,布的阵法适当,那就能充分发挥军队的实力,从而克敌制胜,如果布阵不当,或者说被敌方克制,那肯定就完蛋。

这种军阵最出名的首推八卦阵,是战国时期的孙膑创造的,然后就是撒星阵,鸳鸯阵,分别是由岳飞和戚继光创造,这几种都是属于比较复杂的军阵,而简单的就多了,像圆形阵,方形阵,锥形阵等等。

这种军阵属于现实中绝对有的,不存在忽悠,也不存在夸大其词,如果想学绝对可以学得到。

然后就是第二种人们熟悉的阵法了,相对于第一种阵法的朴实无华,这第二种阵法就显得有些神秘莫测了,这种阵法不是人人都能学的,因为它并不属于普通人能学的阵法,在这里必须得提一个人的名字,他就是诸葛亮,这位华夏史上最为出名的军事和政治家创造了一种叫八阵图的阵法,相传只是用乱石堆成石阵,然后这个石阵就能挡十万精兵...十万精兵有木有?

这种阵法显然已经有了神鬼莫测之能,普通人永远猜不出这种阵法到底是有多么厉害。

然后随着各种小说和影视作品的出现,阵法也在不停的发扬光大中,历史作品里的主角以各种军阵克敌制胜,武侠小说里的主角以各种阵法困敌或是杀敌,而到了仙侠小说里,阵法已经不再局限于阵这个字了。

在仙侠小说里,只要是顶尖的宗派那必定得有护山大阵,如果没有,那肯定称不上顶尖的宗派,这种护山大阵的威力已经达到了一种极致,甚至就算宗派里的所有人消亡了,护山大阵仍旧可自行运转,最终还能沿续数十上百万年。

除了护山大阵,仙侠小说里处处可见阵法的影子,修炼的时候得布个聚灵阵,炼药的时候得布个清神阵,出门在外时得带上几枚阵旗,休息的时候得把阵旗插在周围,既能示警又能保证安全,如果是杀人,事先布好一个杀阵,然后把敌人引进阵中,那肯定能以弱胜强,最终越过好几百个境界的差距把敌人击杀,阵法这种东西简直是杀人越货,居家旅行之必备。

林西也是华夏人,所以对此当然门儿清,对于阵法也相当垂诞,现在眼看面前有可能是种阵法,林西哪能不虎躯一振,再振,大振的?

不过这可能是阵法的东西却在重甲蜗牛的壳上,林西想要得到,那就只有一个办法,把重甲蜗牛干掉,并且不能损伤它的壳,至于弄到壳后如何测验是不是阵法,林西已经想到法子了,到时候弄一些材料按照壳上的纹路那样摆设,只要摆得一丝不差,就能测验出到底是不是真的阵法。

所以对于这只重甲蜗牛,林西心里只能说声抱歉了,都说怀璧其罪,重甲蜗牛的壳现在就是林西眼中的璧,重甲蜗牛也不可能把壳给林西,林西只有抢了。

把手按在重甲蜗牛的壳上,林西体内龙气吞吐,这种发力方式类似于隔山打牛,是一种重手法,可以隔着物体把敌人打死,对付重甲蜗牛用这种方式显然要比用拳头给力得多。

在林西掌心吐出龙气的时候,重甲蜗牛的壳上光芒不停的流转,显然这种阵法不光能削减物理的能量,还能削减龙气造成的伤害,可惜林西对此早有预料,他这次运用的龙气极多,龙气的输出功率很大,哪怕被削减了一部份,剩下的仍旧作用于重甲蜗牛的软肉上面,相对于它的重甲,软肉的防御力简直跟渣一样,林西能感觉到重甲蜗牛瞬间死去。

死掉了的重甲蜗牛就容易收拾了,只要扯着那团肉就能把它的身体从壳里扯出来,扯出来的重甲蜗牛给了林西很大的惊喜,它身体居然藏着近百枚蛋,看到这些蛋,小龙嗷嗷直叫唤,因为它又有得吃了。

“算你运气好。”林西哈哈笑道,给小龙把蛋戳破了几枚,放到小龙的面前,笑眯眯的摸摸它的脑袋:“吃吧吃吧。”

其实小龙虽然每次出来都会惹事儿,但是惹事后都会给林西带来好处,比如上次,小龙虽然把别人的宠物蛇给吃了,最后不是碰到了一头龟妖么,龟妖还送了林西一枝珊瑚呢,属于意外之财,而如果重甲蜗牛的壳上真是阵法,那就更是了不得。

小龙在林西的边上吧唧吧唧的啃着那些蛋,林西自己则是用了一些水把这个巨大的壳给清洗了一部份,要清洗完太困难了,毕竟这壳二十来米高,不过这壳别看很大,其实并不重,最多只有一千来斤,相对于它的体积,算是非常轻的了。

等清洗完后,林西开始研究壳上的纹路,研究半天后,林西瞪着眼珠子,因为他根本看不懂,这方面的知识他以前没有学过,不光他,相信没有几个现代人能看得懂这方面的知识。

幸好林西也没打算现在就研究明白,他只需要按照壳上的纹路然后依样画葫芦就可以了,只要把这些纹路画出来,然后镶刻到别的物体当中就可以用来做实验了。

“镶刻纹路的载体最好是金属,不过现在金属难找,木头应该也可以,或者石头也能凑和,如果这种阵法真的有削减力量的效果,那理论上来说,木头和石头会显得更结实。”

这并不是说木头和石头变结实了,而是能承受的力量更强了,所以变相显得更结实。

附近石头和金属都很少,但是木头却多得不得了,林西随便找了一棵树,直接用手砍断,然后竖掌为刀,削出了一大块来,然后回到壳边,一边看着壳上的纹路,一边用手指在木块上把这些纹路刻下来,他当然不是刻完整的,而是刻其中的某一个纹路的图形。

这个纹路的图形有点像是六角的星星,林西得让它的大小和壳上的一致,包括纹路的粗细,这并不算困难,因为现在他对身体的掌控能力非常高,如果现在让林西去画画,林西绝对可以把一个人画得分毫不差。

用了大概五分钟,林西在木块上刻好了纹路,仔细的对比了一下,林西确定丝毫无误,看看木块上的纹路,又瞅瞅壳上的纹路,“还差点光芒,应该得输入龙气吧?这龙气就相当于阵法的动力吧?”

林西把指尖按在木块的纹路上,输出了一点龙气,接着他就惊喜的看见他输入龙气的地方亮起了一点微芒,然后这点光芒像水一样开始延着纹路流转。

“有戏,看来我真弄对了。”

林西心里正惊喜呢,那点光芒流转到纹路的某一点时突然啪的熄灭,林西呃了一声,仔细看去,发现那里的纹路居然断裂了。

“靠,这是什么意思?明明有效的啊。”林西很无语,心里却告诉自己别着急,好好找一找原因。

很仔细很仔细的打量了断裂处,林西有点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了,断裂处原本应该是一个树疙瘩,虽然被林西削平了,但是却导致纹路在那里有了极为微小的变形,而很可就是因为这点微小的变形,让整个阵法失去了作用。

林西没有气馁,又找了另一棵树,这次专门检查了,绝对没有树疙瘩的存在,然后再一次刻上纹路,接着输入龙气,但是这次同样失败了,某一处同样断裂了。

林西眨巴着眼睛找着原因,这次找了很久,他发现那个断裂点在他用指尖雕刻的时候,好像用力轻了一丢丢,导致纹路有一丢丢的浅,但是就是这一丢丢,同样导致功亏一篑。

“这貌似有点困难啊,除非一气呵成,用力均匀,否则根本做不到啊,这还只是一个纹路的图案,如果想把整个壳上的纹路刻下来,那得费多大的劲?”林西很无语,感觉这阵法真的不是普通人能学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