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紫竹仙境 > 第四章:无忧宗

第四章:无忧宗

叶王府大门之外......

“父亲,孩儿此去无忧宗学道时间颇久,还请您珍重。”叶宁在其父亲面前,叩头就是一拜。

“起来吧。”叶亲王伸手扶起叶宁,“此去山高路远,来回不易,为父这里有一件宝物,你随身带着,以防万一。”叶亲王说着,从腰间拿出一块通体紫色的玉佩放到了叶宁的手中。

“此玉佩是为父认识的一位高人相送,若我儿遇到危险,只需捏碎即可。”

“谢父亲。”

“好了,别让你师兄师姐们久等了,去吧。”

“孩儿,再次拜别父亲。”

拜别了叶亲王,叶宁这才来到‘无忧宗’派来接自己的弟子面前。

“让诸位师兄师姐久等了。”叶宁礼貌的拱手一拜。

无忧宗弟子见状纷纷还礼。

“叶师弟多礼了,同是宗门弟子不必客气。”为首的一个二十多岁的紫衫青年和煦说道。

叶宁看说话之人相貌堂堂,言语之中,外表之上,无不给人一种亲近之感,顿生好感。

“不知师兄尊姓?”

没等紫衫青年说话,一旁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便抢先说道。

“他是我们大师兄,吴辰逸,我们都叫他辰逸师兄。”

“原来是...”叶宁正说话,忽然一阵笑声从身后传来。

“哈哈哈!无诚意!这名字真有意思!”

叶宁听见笑声就已经知道说话的是谁,当听到肖宁调侃吴辰逸的名字之时,顿时脸色难看。

脸色难看的不止叶宁,还有无忧宗的一众弟子,他们现在一个个的看向肖宁,更有几个已经有要出手的意思。

之前向叶宁介绍名字的少年听到肖宁调侃的话,怒声问道。

“你是何人,竟敢取笑我大师兄的尊名?”

肖宁听到少年的话,顿时停了下来,而且看那一行人的模样,好像一言不合就要打他一样。肖宁没有想到自己调侃一下别人的名字,这些人居然会是这些反应,霎时愣住了。

肖宁惹事,叶宁最是不愿,此刻只好硬着头皮去解释。

“各位师兄师姐,这位...是我的表兄弟,也是这次与我一同去往无忧宗修道的。我这位表兄弟从小就被家里人宠坏了,还请各位师兄师姐见谅。”叶宁言语平和,这话里的一个表兄弟已经表明了一切,这冲撞了他们的是叶王府的人,他们就算再怎么不爽,只要明白了这一点,也不会和肖宁多计较。

正当无忧宗的弟子面面相觑不知如何之时,紫衫青年微微一笑道。

“无妨,无妨,今后都是自家师兄弟。下次注意些就是了。”

无忧宗的人看自家师兄都那么说了,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这件事就这么翻了过去。

......

无忧宗的弟子都陆陆续续上了无忧宗的飞船,叶宁原本应在无忧宗弟子的簇拥下上飞船,可他却选择和肖宁一起走在最后。

“你要是敢再给我惹事,我就送你回你们村里。”叶宁和肖宁一起走在上到飞船的阶梯上,小声的说着。

“我哪知道他们那么小心眼呐,在我们村里,我们村那些小孩的小名都是我给起的,像什么狗子啊,二瘸子呀...好多好多。”肖宁一边说着一边掰着指头算自己给村里多少孩子起过小名。

“你还说!”叶宁怒瞪了肖宁一眼,“再说,我现在就把你送回你们村里。”

“不敢了,不敢了!”肖宁见叶宁生气,连连摆手,还嬉皮笑脸的,生怕叶宁真的一生气把自己送回村里过苦日子。

你一言我一语,二人很快便登上了船。

待到所有人都上船之后,一个无忧宗的弟子这才走近紫衫青年。

“师兄,所有人都上船了。”

紫衫青年微微点头,几步便跨到了船头的一处阵法面前,随后一步跨入阵法的中心盘膝下来,随着紫衫男子运转体内周天灵力汇入阵法之中,那飞船的阵法直接一闪,阵法的之芒便都亮了起来。

随着阵法启动,这艘足有三四丈长的飞船便在震动中慢慢的飞了起来。

肖宁和叶宁站在一起,在感受到微微的晃动的同时,也感觉到飞船在不断的升空。

“叶宁,这,这这,真的飞起来了。”肖宁看着慢慢升高的视野,扯着叶宁的衣服说道。

不仅肖宁惊奇,就是见多识广的叶宁也同样惊奇不已。

“嗯。真的飞起来了。”

飞船在上升到了一定的高度之后,便开始向前飞行,飞船的初始飞行速度还是比较慢的,因为还比较不稳定,但过了一段时间,飞船稳定了之后,速度就开始稳步提升了。

飞船加速飞稳后,肖宁就开始在飞船上背着手四处瞎溜达着,一圈溜达下来,他又来到了在护栏边上,看着已经远去的蜀国都城方向,不知在想什么事情的叶云边上。

“叶宁,你说这飞船得值多少钱啊?”

叶宁无奈的撇了肖宁一眼,随即回答道。

“这飞船值多少钱我不知道,但肯定价值不菲。”

“那还用你说,我刚才溜达了一圈,这船上好东西我都看的真真的。”

叶宁一听肖宁这话,立马拉下脸来。

“我可告诉你,你可别乱打这船上东西的主意,否则出了事,我也保不了你。”

肖宁脸上嘿嘿一笑,又嬉皮笑脸起来。

“不会,我能是那种人嘛。”

“你是不是...”

正当叶宁说话,一个无忧宗的弟子却主动走了过来。

“叶师弟,在这飞船上还习惯吗?”

说话的是一个眼睛微小,鼻子略尖的青衫中年男子。

“叶宁见过师兄,不知师兄贵姓?”叶宁拱手一拜,很是礼貌的问道。

“叶宁师弟不必拘礼,叫我顾悼即可。”

听了这名字肖宁的眼睛又骨碌碌的转了起来,正想说话,叶宁却掐了一下他的屁股。

“哎哟!叶宁你...”肖宁的话没说完就被叶宁的一个杀人的目光给憋了回去。

“哦,原来是顾悼师兄。失礼失礼了。”

叫做顾悼的青衫男子看了一眼在叶宁身旁的肖宁,嘴角一丝冷笑扬起的虽然不明显,可还是被叶宁看到了。

“顾悼师兄,叶宁今后在无忧宗,还请师兄多加关照啊。”

听见叶宁的话,顾悼脸上的冷笑迅速隐去,转笑说道。

“叶宁师弟客气了,以叶宁师弟在蜀国的地位,在无忧宗自然是一路畅通的,要说关照,是顾悼要师弟你关照我才是啊。”

听到这里,肖宁终于明白了这个叫顾悼的瘪三到底是为什么来和叶宁说话了。

“原来这瘪三是来套近乎,拉关系的。哼。我呸。叶宁要关照也是关照我,哪轮得到你?”肖宁心里暗骂道,就是脸上也显露出来不屑。

肖宁显露出来的这些叫顾悼看见,顿时皱眉,眼中更有一丝寒芒闪烁,再看向叶宁时,脸上虽还保持微笑,可也淡了许多。

“叶宁师弟,我那边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哦,好。”

顾悼刚走,肖宁便走到叶宁的面前,双手背在后头,一副已经看破了世间所有的伪装一般的说道。

“叶宁,我看此人生性阴险,你还是离他远些的比较好。”肖宁一边说着,还一边摇头晃脑,那副样子真是让叶宁哭笑不得。

“你一来就给我得罪了那么多人,还生性阴险,我看谁都不危险,你倒是挺危险的。”叶宁说着便往船舱里边走,在后头的肖宁眨巴了下眼睛,似乎没明白叶宁话里的意思。

“哎哎哎,你别走啊,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呀。什么危险不危险的,你说清楚呀。”

肖宁追着叶宁进到船舱,一路上肖宁还嘀嘀咕咕个不停,生怕丢了自己和叶宁的这份关系。

进入船舱没多久,叶宁就被告知无忧宗快到了,二人只好重新回到甲板上,刚回到甲板上,二人的眼前就出现了一片青山,在青山上还依稀坐立着许多房屋建筑。

不久的时间,飞船在无忧宗的山脚下降,一行人在飞船停稳之后也都从船上下来了。

下来之后的肖宁一脸疑惑的看着飞船,似乎有什么不解。

“怎么了?”叶宁看他这副样子,便问道。

“你说这好好的大船不飞进去,还停在这山脚做什么。”

“不飞进去,自然有不飞进去的道理,你怎么什么事情都这么好奇。”

叶宁说完不管肖宁,自顾跟着无忧宗的弟子往山上走。

山不算高,很快肖宁他们就来到了山门前,只见山门之上正写着三个大字——无忧宗。

“这就是无忧宗啊,看着好像还没有你们家奢华。”